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七月沙场。

      一场雨后,路上全踩出了黄泥坑子,营帐的账布落到了底,每隔几步搁着一大块石头压了边儿,风雨吹不进,黄泥溅在账布的边缘,糊了厚厚一层。

      “这有个泥潭,你小心些......”

      沈烟冉抱着一捆药材注意着脚下,董三公子走在前,时不时回头同她嘱咐两声,到了药材库房前,董三公子才暂且闭了嘴,一个大步跨上去,掀开帐帘,回头等着沈烟冉,“这走一趟,脚比身子还沉,待会儿我给你寻一双筒靴,你换上干净的......”

      “不必麻烦。”

      沈烟冉从怀里的药材袋子后探出了个头,暮色下的一阵高风突地从头顶怒号而过,沈烟冉忙地腾出一只手来扶住了头上的圆帽,鬓角底下散出的几根发丝被风吹得贴在了脸上,屡屡凉意渗透皮肤,泛出了浅浅桃红,再一笑,唇角两道梨涡若隐若现,如被朝阳洗净后的晨露,干净的没有一丝杂念。

      董三公子立在门前,一脸的失魂落魄,一时忘了落帘,营帐的账布被吹得“噗噗”直响。

      沈烟冉卯着腰,从董三公子拂开的帘缝里钻了进去。

      屋内董太医闻声抬头,瞧了一眼自己那不要脸儿子,心头忍不住暗骂了一句,“属驴的。”

      当初董家有意同沈家说亲,说的就是沈家四姑娘沈烟冉,本意是想让两大世家联姻亲上加亲,再者夫妻两人都会医术,往后说个什么话都能明白,日子肯定轻松。

      两家私底下探过了话头,就差请媒人上门了,董兆却不同意,梗直了脖子道,“打从我生下来,鼻子里闻的就是药材味儿,眼睛所见的也是药材,难不成将来我娶个媳妇儿,还得同她在被窝里把脉,讨论谁会先死?或是说你体虚我给你开一贴药?”

      为了拒绝这门婚事,董兆还跟着董太医跑来了军营。

      董沈两家本就是世交,闹出了这事后,董家在沈家面前一直抬不起头。

      好在亲事还未说出来,沈家也没计较,前儿沈家四姑娘到了这,董太医还震惊不已,以为这是沈家的意思,心头打定注意就算是绑也要将人绑回去,谁知沈家四姑娘,大大方方地反过来安慰了他一句,“亲事不成,董伯伯也还是董伯伯。”

      董太医已经觉得万分惭愧了,那杀千刀的龟儿子,却在前儿见了人家一面之后,之前那些宁死不从亲口说出的豪言壮志如同放了个屁,不承认了。

      还摇身一变,变成了狗皮膏药。

      他自己不觉丢人,董老爷都替他臊得慌。

      董老爷生怕他又去纠缠人家,转身提了手边上的木箱,上前招呼了一声沈烟冉,“前营回来了一批伤员,沈大夫随我走一趟。”

      沈烟冉人刚到,又掉了个头,两人到了外边,董老爷才压低了声音,歉意地道,“那逆子......是我管教不严,难为了四姑娘。”  

      沈烟冉落后董老爷一步,笑着摇了摇头,“董伯伯和三公子能替烟冉瞒下了身份,烟冉已经感激不尽。”

      如今整个军营知道她并非是沈家二公子沈安居的,只有董家人。

      半年前陈国政变,新帝登基,一直虎视眈眈的辽国乘虚而入,一场战事拉开,打了三月都没消停。

      沈家远在芙蓉城,按理说够不着,但政变之时长安城内耗严重,朝廷不得不从各地调配人马。

      前线除了兵将便是医官。

      沈、董、张三家,作为芙蓉城的三大医药世家,自是躲不过,董家支援的名额有太医院董太医和董家大公子顶着,张家托人找了关系,出钱出药不出力,轮到沈家便犯了难。

      沈家没钱,门丁也不旺,沈老爷只有一妻,膝下养了两位公子和两位姑娘。

      大公子沈安梁在政变前被招入长安,也不知怎么着得罪了先皇,挨了二十个板子,回来后就没能下得了床。

      二公子沈安居如今正是议亲的当口,未来媳妇的亲兄长年前才死在了边关,屋里只剩了一个姑娘,其母放了话,若是沈家二爷做了军医,这门亲事就当从未议过。

      沈老爷的身体近两年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沈老爷和沈老夫人想了一夜,愁白了头,第二日早上起来,沈老爷决定豁出一条老命自个儿顶上,沈烟冉却先他一步,身着青色布衫,头戴圆帽,肩上挎了个木箱,到了二人房门前笑着同其道别,“爹,娘,待女儿前去报效朝廷,回来许你们一辈子荣华富贵。”

      征兵的马车就停在门口。

      沈老爷和沈夫人反应过来追出去,沈烟冉已向将领汇报了自己的名字,“沈家老二,沈安居。”

      董家的三公子虽不认识自己,但见过沈家的二公子沈安居,前儿一来,她刚报完二哥沈安居的名字,就穿了帮。

      她能冒死顶替二哥前来,也是料定了凭着董家和沈家几代世交的关系,董太医知道了后,定会帮她隐瞒。

      至于同董三公子那门夭折的亲事,沈烟冉实则有些心虚。

      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能有什么感情,起初不过是听母亲说起,想着横竖都是嫁,嫁给了董家,往后还能做回老本行,便点了头。

      后来听了董三公子的话,又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

      她也不想在被窝里把脉。

      与其说是董家三公子扫了沈家情面、对不起她,倒不如说是自己捡了个便宜,让董三公子当了出头鸟。

      董三公子要是不闹,如今该焦虑的或许就是她了。

      董太医见她神色放松,确实没有半分介怀,心头松下之余,忍不住又埋汰起了自己的儿子。

      事后再卖力,也是亡羊补牢,没他什么戏了。

      **
      两人一前一后,往前走了几个拐角,鞋底下的黄泥越来越重,到了地儿,董太医先在营帐边的石头上,剐蹭了鞋底的黄泥,沈烟冉也择了一块石头,待鞋子轻了才跟在董太医身后进了营帐。

      十几张硬榻昨日躺了大半,余下的位置今儿也沾满了,这会子正热闹。

      新来的大胡子声音比谁都洪亮,“这群王八羔子长得一脸妖相,老子早就看不惯了,这条腿今日要是还能保住,明儿老子就去端了他老窝。”
      边上一人当场拆台,“腿断了嘴还在,我光靠嘴,还能杀了耶律荣呢。”
      大胡子不服气,音色又提高了几分,“是那帮孙子使诈,阴我,不然等我杀过去,真刀实枪地拼上一把,还能砍不了他们脑袋?耶律荣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仗着一张脸不要,自称是开国以来最年轻帅气的将军,可笑之极!比本事他打得过咱们将军?比个儿他能高过将军?论长相,更不用说,咱们将军......”

      受了伤的人动不得,也就只有靠磨嘴皮子打发日子,董太医同沈烟冉使了个眼色,吩咐她去替正囔囔的那人接骨,自己则提着药箱,去查看中了箭头的伤员。

      军营里几乎每日都有人在夸他们的那位将军,起初沈烟冉不以为然,这会儿再听,脑子里便有了一张清隽的脸。

      大胡子说得正起劲,看到跟前来了个身子骨娇小的大夫,突地住了声,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不可置信地问她,“你多大了?有十二了没?老子的一条胳膊比你的腿都粗,你确定能替我接骨......”

      此话一出,周遭一阵哄笑。

      沈烟冉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同样的事,她已经经历了一回。

      昨儿董太医领着她去了一趟前营,见到了他们口中的那位江大将军。

      过去时,江将军正同几位副将在议事,等几人商议完了,董太医才上前禀报,“将军,新来的一批医官已经到位。”

      董太医呈上名册,沈烟冉一直埋着头,只听到了几道竹简翻动的声音。

      半晌,那人突地开口,“这哪家的?”

      低沉的音色,稳重中又有一股子明朗的清润,余音过后还能品出淡淡的冷然。

      很好听。

      沈烟冉不自觉地抬起了头。

      只见跟前的木榻上坐着一人,月白的长衫,领口内露出了暗红里衣的衣襟,银冠束发,手臂处穿了一截铠甲,单手搭膝斜望过来,苍穹的暮色恰好穿过米白的账布同他跟前的灯火相溶,适宜地映在了那张脸上。

      一字浓眉延过了眼角,紧凑不乱,眸色黑沉清明,鼻梁挺拔,人中长且挺立。

      ——可不就是万里挑一的长寿之相。

      在这之前,沈烟冉对自己未来的夫君并没什么要求,可在那一刹那,突然想起了母亲曾说过的话,“咱们行医的,要是将来有造化,能遇上个长寿之相相伴一生,这辈子便能图个轻松。”

      长寿之人,做夫君最合适。

      脑子里陡然生出来的非分之想,扰乱了她的思绪,一时忘了行礼,待她回过神来,董太医已经替她回禀了,“沈家二公子沈安居。”

      那位将军当时的表情,同跟前的大胡子一般,甚至更为激烈,起身走到了她跟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如同钳子夹虾一般往上一提,险些将人提了起来,神色极为嫌弃地问她身边的董太医,“这细胳膊细腿的,沈家是没人了吗。”

      这会子她的一截手腕都还有些隐隐作痛。

      长得是好看,脾气不好。

      可惜了......

      沈烟冉蹲下身,没理大胡子话里的讽刺,看了一眼他肿成大馍的膝盖,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真有那么好看?”

      大胡子一听,觉得这话问得太过好笑,当下环顾四周,想寻几个同他一样反应的人,“那还用说......”

      沈烟冉趁机捏住了他的关节,轻轻地揉了揉,随后利落一扭。

      “啊......”大胡子只听到了骨头“咔”一声响,钻心的疼痛还未蔓延上来,又消去了大半,回过头时,沈烟冉已经接好了骨。

      大胡子盯着她,神色一阵扭曲,突地抬头唤了一声,“将军。”

      沈烟冉转身接过跟前跑堂递过来的木板,再用白沙麻利地缠住了他的腿,“行了,知道他好看,下回见了他,我也替他把一回脉,印堂发黑的人,夜里肯定睡不好......”

      沈烟冉说完,才发现一屋子的人不知何时都安静了下来,手上的动作不由一顿,狐疑地回过头。

      昨儿还嫌弃过她的那位将军正立在她的身后,容颜同昨日无异,英俊得一塌糊涂,唯有眼圈透着一片乌黑。

      神色也不太好看,“包扎完,出来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狗子:媳妇儿,我回来了,回来赎罪。
    感谢在2021-10-20 21:01:15~2021-10-25 20:42: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小小小黑子、13951657、五月啊五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小小黑子 2个;桃子momo、喜东东、茗九、烧烤肉、小白褂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喜东东 50瓶;喃喃 40瓶;嵐愛一生 37瓶;chen 30瓶;思思把猫撸秃了 20瓶;十二、46053063、芦荟苹果 10瓶;dandelion、冥王殿下 2瓶;仓鼠姑娘、玖瑶喵、殷长雪、何所冬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