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雾霭深处亮起些朦胧的光点。
      随后,飘雪一般,纷纷扬扬降落在瘴雾中。

      随着光点落下,原本盛开在少年躯体上的紫黑花朵,骤然停息。

      突生的诡异变化,令原本嬉笑着的几人惊住。

      惊骇抬眸,却见那纷扬光点中走出一人,身形瘦削,似女子模样。

      更奇的是,那女子仿若视瘴雾如无物,行走间半点不受沾染。
      与几人目光相撞时,一双冰雪似的眼眸里,不带任何情感。

      几人看得愣怔,旋即心头稍松了口气。
      ——不是什么瘴物就好。

      只是,这女子出现的方式,未免太古怪了些。
      这地方不是乾元宗的禁地吗?

      锦衣男子看得愣了神,下意识舔了舔唇,肘部顶了下旁边汪师兄:“这可是你们乾元宗的……”

      “不是。”
      汪师兄打断了他,重复的声音有些发颤,“不是。”

      男子愣了愣,“那这……”
      他话音未落,便听身边传来惨叫。

      “啊——”
      惨叫声凄厉至极,像是承受着极致的痛苦。

      只见那几个围簇在锦衣男子身旁的男子,身上皆出现了紫黑色伤痕,缠绕而上的藤雾贪婪地吞噬着他们的血肉,几处伤口甚至露出了森然白骨。

      “这……”锦衣男子吓得一哆嗦,险些跌坐在地。

      “是护身的符咒碎了。”汪师兄紧紧盯着前方的女子,解释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们一行能这这样浓的瘴雾中无恙,靠的就是身上佩戴的高阶符咒。

      那女子平静地站着,好似和这突现的惨况无关。

      可他知道,就是她碾碎了这几人护身的符咒,让他们暴露在了瘴雾中。

      “咔嚓。”
      细微的声响让锦衣男子面色一白。
      这是他另一件护身宝物破碎的声音。

      “妖女!”

      另一旁,某个面色已经青紫的男子,声音颤抖地指着长宁,“她是和那妖物一起的,她也是妖物!”

      看着男子狰狞面色,长宁蹙起一点眉:“我不是妖。”

      她很认真地解释:“我是人。”

      答话间隙,锦衣男子的护身宝物总算没有继续碎下去,他吞咽了下唾沫,提高了音量质问:“那你为何要帮着这妖物害我们?”

      长宁的目光在那几个受瘴雾腐蚀、发出凄厉叫唤的男子身上掠过,眉头蹙得更紧了些。

      “我只是去掉了你们身上的壳子。”
      并不知晓会有这样的后果。

      她若想要这些人的命,不会用这样拖延的法子。

      长宁看向地上的少年:“他身上也没有那层壳子。”

      同样是暴露在瘴雾中,少年却远没有这些人狼狈。
      他仍是伤痕累累的模样,可身上的伤口却没有继续恶化了,此时,正呆呆地看着她。

      是有点像小动物,长宁想。

      只是把壳子去掉了?
      几人简直要气笑。

      这样浓重的瘴雾中,没有护身的屏障,几乎就是一种虐杀。
      这女子竟还能说她不是来帮这妖物的?

      “汪师兄……”
      感受到身上摇摇欲碎的护身灵物,又看几个随从凄惨模样,锦衣男子哆嗦得更厉害,“你快,你快动手啊……”

      他们一行实力最强的就是汪师兄了,此时也只能依仗他。

      不能再让这妖女再毁他护身灵物了,否则,他怕是也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果然,漂亮的东西都是有毒的,愈是漂亮,毒性便愈重。
      那妖物是,这妖女也是。

      男子心里焦急,可身旁的汪师兄却像是受什么魇住一般,只看着那妖女,没有半点反应。

      废物!
      还说是贴身保护他的……
      见此,男子吞咽了下唾沫,咬牙朝长宁呵斥:“我可是宣武的五皇子,你若是敢动我……”

      “你很怕这雾。”
      清清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

      长宁抬眸看他,语气带一点疑惑,“既然你自己也觉得害怕,那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对待别人?”

      许是她的语调过分真挚,不像是嘲讽,而是真心求问,锦衣男子一时噎住,旋即才疾声辩解:“那也是这妖物活该,他竟敢……”

      “既是你未婚妻移情于他,那为什么你只敢对付他一人?”

      疑惑的话语接着响起,“是因为他比你未婚妻好对付,你不敢找你未婚妻要说法,便将怒气都发在了他身上吗?”

      她话语直接朴素,却直戳了男子痛处,他面色瞬刻涨红,一时口不择言,“本殿下的事,也是你一个贱……”

      他没能将辱骂的话语说完。

      原本瘫倒在地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他,双手抱住他的腿,发狠将他拽倒在地。
      带着小兽一般的蛮劲。

      伴随着什么东西破碎的声响,下一瞬,浓郁至极的瘴雾顺着少年身躯蔓延至锦衣男子周身,直要将男子吞噬一般。

      “啊啊啊啊!”
      凄厉的怪叫声几乎要刺破雾霭。

      长宁很久没听到这样有精神的叫喊,愣了一会,才将目光转至了最后一个站立着的人身上。

      据说是那什么宗的弟子。

      自她出现,这人便一直看着她,用一种极古怪的眼神。

      长宁不喜欢他的眼神,皱眉道:“你身上的壳子很厚。”
      需要很费一些力气,才能击碎。

      她问:“你要与我动手吗?”

      汪师兄不答,长宁也没有在意。

      “可你打不过我。”她语调平静,“你怕这雾,你们都怕这雾。”

      可她不怕。
      她就是从比这瘴雾还要浓郁千万倍的黑暗里爬出来的。

      “你……”
      汪师兄声音干哑得可怕,像是想说什么,却又无法说出口。

      长宁蹙眉看着他。

      突然,只听“砰”地一声,汪师兄被撞倒在地,气息奄奄的少年拼尽全力压着他,带着一身瘴雾。

      间隙中,少年艰难地转头看向长宁。
      “不能……不能让他活下来……”

      少年望过来的眼眸湿漉漉的,漂亮得惊人。
      “否则,会连累您……”

      汪师兄的愣怔只对长宁一人。

      在被少年压倒、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后,他瞬刻惊醒,挣脱不成,便毫不犹豫地击向少年裸露的脖颈。

      千钧一发之际,长剑挥下,扎入他半边肩颈,中止了那一击。

      汪师兄瞪大了眼,死死地盯着长宁,眸中情绪剧烈变幻,仿若不可置信她会动手。

      “……是……不是……”
      他嘴里像是在念叨着什么,仿若魔怔了一般。

      “抱歉。”长宁面无表情地收回剑,“它不想让你伤他。”

      它,自然指的是阿辞。
      于长宁而言,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分别,都是于她不相干的人,他们的死活,她一点不在意。

      可阿辞想保护这少年,她便随了它。

      伤口处渗出血,又被紫黑的瘴雾侵蚀,可汪师兄却没有顾及伤口,只是直勾勾地看着长宁。

      他艰难地喘了一口气,死死盯着长宁,声音嘶哑地问:

      “你不是她…… 你到底……是谁?”

      -

      乾元宗。
      烟雾缭绕的殿堂上,鹤发长须的老者坐于蒲团之上,闭目静神。

      细微的“咔嚓”声响起,打破了一室静谧。

      闻声,老者瞬刻从静坐中惊起,睁开眼,锋锐目光扫向殿堂两侧的高台。

      数丈高的阔台上,井然有序地摆列着数盏明亮的灯烛。
      这是摆放宗门弟子魂灯的地方。

      魂灯牵系着弟子命数,魂灯若灭,便代表弟子魂魄消散,丧失生机。

      此刻,位于第三行最左处的那盏魂灯,灯芯摇曳,烛光黯淡,显然是要灭了。

      老者飞身临近那盏灯烛,却在看到那魂灯状况时面色惊变。
      怎么会……

      只见那灯盏下所挂的玉牌已然破碎,零散在灯盏周围。

      玉牌破碎,已是回天无力了。

      “归一峰,汪留。”
      老者念出这盏魂灯主人的名字,眉头拧起。

      这倒是麻烦了,归一峰那玉琴真人最是护短,出事的是她峰下弟子,只怕是有的闹了。

      只是,魂灯能被送存在此地的弟子,都是宗门核心。
      可这汪留魂灯熄灭的速度也太快了些,也不知是出了怎样变故。

      如此思量着,老者一挥拂尘,那盏熄灭的魂灯腾空而起,释放出无数微弱光点。

      光点汇聚,显现出汪留弥留之际所见的画面。

      那是一片昏暗的枯林,瘴雾沉沉,充斥着浓郁的死气。

      见此景况,老者原本眯着的眼猛然睁大。

      这地方不是那早被封锁的废渊禁地吗?
      汪留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你到底……是谁?”
      属于汪留的声音孱弱非常,显然是伤势极重。

      画面陡移,展露出一截红色裙摆,色泽鲜艳。

      而随着视角上移,才悚然发觉,这哪里是什么红色衣裙,分明是件被血染红的素裳。

      站在汪留前方的女子一身是血,身形落于昏沉光影间,面目模糊不清。

      “我是谁?”
      女子稍偏了些头,声线清清冷冷的。

      她像也很困惑,慢慢垂下头,露出细瘦的脖颈,脆弱又迷茫。
      “我也不知道啊……”

      血衣白发的女子,是这片荒凉阴沉中唯一的色彩。

      她侧着头,脖颈修长,似上好的冷玉,偏偏露出的半张侧脸,仍是模糊不清,像蒙了一层水雾。

      画面前的老者,站于袅袅烟雾中看着这一幕,不由脊骨生寒,额角冒出冷汗来。

      要知道,魂灯所映照出来的画面,是可以消去一切遮掩面容的术法与法器效果,展露出真容的。

      因此,画面中看不清脸的……

      只可能是死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来惹!
    【感谢~】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1579871、红鲱鱼、吧唧吧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光、冰摇桃桃乌龙茶 10瓶;微风绻凉 5瓶;鱼欢 4瓶;时光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