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审核,球你仔细看,一笔带过的精神双修连亲都木有啊!脖子以下更是一点没有啊。不仔细看连男女主精神双修都看不出来你不至于吧感谢在2021-10-30 20:57:57~2021-11-01 00:48: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乌夜 20瓶;心伤、鹅子是tatan 10瓶;柊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慕星遥没有发现结界波动。

      她们虽是神识纠缠,并不用身体接触,但其中滋味并不好捱。

      她的修为并不能支撑她在这种时候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贺兰涯停顿一瞬。

      他眸中血玉般的色彩经过一场闹腾渐渐褪却,如同火红的春江泛滥一半碧波一半霜枫,此时微微侧目,朝门窗看去。

      《玄素诀》停下。

      慕星有一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拉着贺兰涯不住喘气儿。

      “幸好。”在疼的时候,慕星遥已经把贺兰涯的衣服抠出十个洞,现在她葱管似的手指插/到他的衣服里。

      “劫后余生”的庆幸感让她顾不上什么,喟叹:“真疼啊,幸好不久,再久一点真要活活疼死了。”

      虽然作为妖女,她这样显得太没用。

      但慕星遥丝毫不觉丢人,反正合欢宗圣女的脸已经被她丢尽了,也不差这么一点。

      她现在就想闭眼睡觉,其实双修完后还有程序,也被她省略,反正对方也不知道。

      不久?

      贺兰涯指尖微微一动,那层消散的结界重新焕发生机,在夜空下闪烁圣洁的光辉。

      他旋即把目光收回到慕星遥身上,她像只吃饱喝足昏昏欲睡的懒猫,正在没心没肺睡觉。

      “你之前说,身中情蝶香至少要双修多久?”

      ……慕星遥记得,合欢宗的破香要十天十夜,她眼皮一跳,开始期待贺兰涯记性没这么好。

      贺兰涯问:“是十天十夜?”

      他脸上薄汗顺着精致的下巴滴下,啪一声落到慕星遥的衣服上。贺兰涯正常时的月姿高韵,抑或是不正常时的偏执疯魔,都有化不开的仙魔感。

      此时他这滴雪色春山般的汗,才显得他像个有温度的人。

      慕星遥被这滴汗给烫清醒了,贺兰涯的话被自动翻译为:想死吗?给你场十天十夜的酷刑。

      谁这辈子没见过绝色佳人,再好吃的菜太主动太疯魔她也吃不下!

      慕星遥赶紧后背贴紧床,在贺兰涯身下一滑,朝床底滑去:“我错了,我不该说你不久,我们停手……”

      她这么一滑,从和贺兰涯平视到一路滑到他的胸膛、意图朝床尾溜去。

      贺兰涯只能抓着她瘦削的肩膀,把滑到他腿下边的咸鱼活活拎了上来。

      “真的,我深深忏悔。”咸鱼挥舞手臂不断挣扎,“都怪我刚才不会说话。”

      “你最久,又最威猛。”她惧怕越渐攀升,“虽然你没脱衣服,但我就是知道你最厉害。”

      “一定比大象还大,没有人比得上你。”

      慕星遥虽然没见过大象有多大,但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强。

      停手吧!不要因为男人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就真要连续折腾神识,情蝶香可以慢慢来。

      贺兰涯耳边越来越吵,像一只蜜蜂在不断嗡嗡嗡,终于想得个清净:“本尊并未在意你那句话。”

      久或是不久,并非贺兰涯的追求,更不会在意慕星遥对这方面的评价。

      至少现在不在意。

      他需要的只是她魅惑他,只要成功达成这个目标,哪怕她说他不久、短暂、 不行他也不会有所波动。

      慕星遥一怔,既然不在意,他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这么长久的双修?

      贺兰涯道:“既然要解情蝶香之毒,就应一气呵成,今次之事,何必等到下次?”更何况,这次魅惑似乎并未成功,也许是时间不够。

      慕星遥茫然瞪大眼,可是痛啊,一定要一次活活痛死吗?战略分散,逐个击破不好吗?

      咸鱼不懂这样疯狂的自律。

      她开口正要说话,贺兰涯以指覆住她的唇,拒绝吵闹:“住嘴。”

      二话不说,《玄素诀》再度运转,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更娴熟地缠上去。

      *

      在慕星遥不断朝后缩,已经开始挠贺兰涯时。

      正道的光出现。

      透明结界猛然碎裂,化作片片月光,流泻到地面时发出轻微的响动,消失在天地之间。

      别说贺兰涯,这次就连“饱受摧残”的慕星遥也勉强睁眼朝门口望去。

      她看见了一柄在月色下反光的长剑,一角翻飞的雪衣。

      雪衣、长剑……这不是原著里说的女主陆飞虹第一次出现重创合欢宗圣女的场景?

      慕星遥略一合计,原著合欢宗圣女在糟蹋男子双修时,被女主天降正义。现在她什么坏事都没做,反而是那个男人一直拉着她双修,痛得她眼泪汪汪。

      要刺,也该刺他。

      现在正义的女主或许是唯一能把自己从他的魔爪下救出来的人。

      慕星遥趁贺兰涯看向别处时,大着胆子一把推开他,把拔X无情演绎得淋漓尽致,赤脚跳下床,眼含热泪朝陆飞虹跑去。

      然后她就听到陆飞虹叫道:“师尊!”

      慕星遥一喜,女主的师尊云华仙尊也来了吗?

      云华仙尊贺兰涯,玄清仙门的超绝战力,光风霁月高不可攀,是真正的仙中之仙。如果他来了,这个男人修为再高,也一定会被吓跑。

      慕星遥四处打量云华仙尊在哪儿,继而,她顺着陆飞虹崇敬、不可思议又夹杂着心痛难忍的表情看过去。

      男人手上渗透鲜血的纹路已经消失不见,眉心红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苍穹之下,整个人如同明月般高华,雪青的道袍穿在他身上也显得无暇。

      陆飞虹充满崇敬的眼神对着他,又喊了声:“师尊!”

      慕星遥:……

      一伙的?

      她想起来,这个人最开始也拿了柄剑,那柄剑抵在她脖子上时半点灵力都没用,也如石激悬流、日浸东山,厉害得很。

      慕星遥急刹住奔往陆飞虹的脚步,湘妃色的裙摆在空中一摇,像一朵盛开的花,戒备地回头:“你叫什么名字?”

      贺兰涯看向她:“忘了告诉你,本尊复姓贺兰,单名涯。”

      他说他叫贺兰涯……贺兰……涯

      慕星遥有瞬间的天旋地转,她懵逼地看向贺兰涯,想到他刚才身上的热汗,再想到原著里说贺兰涯如何光风霁月心系天下。

      有点崩人设。

      难道原著里的贺兰涯也被穿了?

      慕星遥试探询问:“天王盖地虎?”

      贺兰涯听不懂,他已经习惯无视这些奇怪的话,朝慕星遥伸出手来:“回来。”

      慕星遥哪儿敢过去。

      陆飞虹不可思议地看着师尊完全无视她,只看着妖女。

      她在合欢宗待了这么多年,如何不知合欢宗有多么放浪形骸?合欢宗圣女慕星遥,更是合欢宗最天赋异禀的妖女。

      许多修士,都会被合欢宗修士糟蹋修炼。

      可她没想到,她最崇敬的师尊也会遭了此道。

      陆飞虹凛然持剑,怒道:“妖女!你竟敢强迫我师尊!”

      慕星遥:??

      反了吧。

      谁强迫谁?

      不能因为他们是师徒关系,就这样颠倒黑白,她这点修为还不够给贺兰涯塞牙缝,她拿什么来强迫他?

      慕星遥正要义愤填膺痛斥陆飞虹胡乱偏袒,赫然从房间内的镜面看到自己:

      因为全程只是双修,她身上的软烟裙规规整整地穿在身上,如瀑般的长发也顺而直,没有半点凌乱。

      贺兰涯没有挠人的习惯,慕星遥很齐整。

      而贺兰涯就惨了,因为慕星遥太痛,他身上的衣服被慕星遥活活抓出十个洞,再被十指插//进去活活扯得凌乱不堪。

      就连白皙的脖子上,也是慕星遥吃痛抓出来的血迹。

      更令慕星遥说不清的是,贺兰涯修为高出她太多,双修之后,她再怎么痛,得到的灵力元气也是实打实的,现在她神采奕奕,肤色白皙,整个人荣光焕发,姿容比往日更加绝艳。

      妖娆妩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而贺兰涯,有点清高厌世脸。

      这个触目惊心、和事实完全相反的对比,让慕星遥的心都咯噔一下。

      她赶紧对陆飞虹道:“你听我解释,有时候人不可貌相!”

      “是。”陆飞虹一向知道合欢宗荒唐,“如你这样的妖女,生得花容月貌,却能做出这么天理不容的事来!”

      慕星遥硬着头皮解释:“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并不像你看见的那样!你没看到全程,可能得出截然相反的结果。”

      陆飞虹哼道:“刚才在门外,我依稀听到了你说的那种话!”

      慕星遥想想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话。

      “你最久,又最威猛”

      “一定比大象还大,没有人比得上你。”

      完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陆飞虹脸色绯红,那些放肆言语,虽然她听着都觉羞人,但想来,男子肯定极喜欢,毫无招架之力。

      不愧是第一妖女!

      陆飞虹虽觉合欢宗的修炼方式不是正道,但如若她们邪道找邪道修炼,陆飞虹不会觉得有什么。她看不惯的是合欢宗的人诱惑正道修士。

      现在这个合欢宗第一妖女把土都动到她师尊头上了,陆飞虹如何能忍?

      她陡然抽出长剑,在空中一翻转,飞身直指慕星遥的咽喉。

      ……原书剧情是真的强大,她都这样了,还免不了这一刺?

      她和她们师徒拼了!太欺负人!

      慕星遥手中长弓再度出现,流月般的长箭朝陆飞虹的剑尖直射而去,红裙飞扬,箭矢破空,这一箭极快,灵力包裹在箭头射出,淡水色的光芒大盛。

      但,陆飞虹手中的剑叫问天剑,牛逼到原著花了整整十章写问天剑的来历。

      灵力化作的箭矢破碎。

      在慕星遥以为自己要变成一只死鱼时,问天剑当啷掉落在地。

      她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过去,以一种非常难看的姿势栽进贺兰涯臂弯里。

      贺兰涯垂眸看着她惊魂甫定的脸:“本尊刚才让你回来,为什么不过来?”

      他不理解,她双修秘法出错也就罢了,毕竟人的领悟力不可能这么快提高。

      但为什么明明打不过,也不知道听取意见回来?

      咸鱼被吓懵,她以为他们师徒勾结。

      “师尊,您为何救她?她是合欢宗圣女,精通魅惑之道,光是这次,合欢宗宗主就给她寻了几十名男子供她修炼!”

      陆飞虹击杀之举被阻止,万分不解。

      陆飞虹的话终于把慕星遥的神智唤了回来,她真害怕不明就里的陆飞虹再给她一剑,担心得马上抓着贺兰涯的衣服摇了摇:

      “求、求你……告诉她,是你逼我和你双修,不是我的错。”

      这根本没什么好隐瞒的,贺兰涯照做:“是本尊令她和本尊双修。”

      陆飞虹身体一颤:……

      她见鬼似的看着贺兰涯,堂堂云华仙尊,居然被一名妖女迷惑至此。

      妖女不过做了一个我见犹怜的表情,轻轻一句话,就令他不顾自己的屈辱,为她颠倒黑白遮风挡雨。

      她告诉他妖女一次就要享用几十名男子的荒唐,他也毫不在意。

      这妖女,果然手段高超,如妲己再世!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