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慕星遥被堵在角落里不敢过去。

      换谁也不敢,面前的男人无缘无故眸色如血、行迹大变,慕星遥根本不确定现在过去会发生什么。

      她再没地方可退,贺兰涯却步步紧逼。

      慕星遥实在没办法了

      彤霞似的灵光如云锦,在慕星遥手心升起,她掌心赫然多了一柄造型奇特的银弓,流畅的弓身镶嵌着血红宝石,和她身上湘妃色的裙摆相得益彰。

      “不许过来!”这是咸鱼强装镇定的语气。

      贺兰涯抹去自己手背的血迹,在他眼中,手持长弓、终于支棱起来的慕星遥,红裙飞扬,长弓如月,才算有了点修士的模样。

      “你的法器是箭,还是你是主攻箭的箭修?”贺兰涯问。

      “我当然是法修,合欢宗全是法修。”慕星遥弯弓搭箭,灵力化成的水箭对准贺兰涯的脚,“脚,不许跨过来。”

      “既然是法修,为何用箭?”

      贺兰涯已经极少看到箭修,箭,在凡间战场就是克制铁骑的利器,威力不凡。但到了修真界,因为修士们诡异莫测的身法和坚如铁壁的结界,箭,日益没落。

      贺兰涯只看过一个箭修,能真正做到弦发摧月。

      慕星遥老脸一红,法修也需要兵刃,她总不可能说当初诸多兵刃中,只有箭,能让她一动不动在那坐着或者站着,运动量相对渐少,她就选了箭吧。

      “脚、脚、脚!”慕星遥见贺兰涯继续走过来,双眸中的血色,比琉璃更通透。

      她连声阻止:“你冷静一点,不要那么着急,你现在很不清醒,把我杀了之后你的计划怎么办?”

      贺兰涯并不回答,我行我素,他朝前虚踏一步,身形顿消。

      慕星遥瞳孔紧缩,控住弓弦,朝贺兰涯的残影连射三箭,箭矢如同流星,破空声大作。

      “你的箭术不错,比起你拙劣的法术,本尊更建议你转为箭修。”

      贺兰涯的身影蓦然出现在慕星遥眼前,眸色血红,单手抓住慕星遥拿箭的右手,他力气不知道有多大,一捏,慕星遥的手马上绯红一片,弓箭啪嗒掉落在地。

      贺兰涯的手就像寒冰,慕星遥触碰到的时候既怕被他杀掉,又被那股冷一激——

      她的弓箭坠落,右手被缚,手上只有一个武器。

      慕星遥头脑一热,把手中的玉盒朝贺兰涯重重扔过去。

      玉盒在空中旋转,机关松动,慕星遥刹那间闻到一股甜香。

      糟糕!她赶紧紧闭口鼻。

      慕星遥瞳孔紧缩,期待贺兰涯能够躲开空中的玉盒,想来,刚才他连箭枝都能躲开,躲一个玉盒不在话下。

      这也正好,他躲开,自己能稍微得到点喘息时间,等他恢复正常……

      听得啪嗒一声,玉盒结结实实撞在贺兰涯身上,碎了满身粉雾。

      空气中飘满粉色香雾,轻柔如烟,哪怕慕星遥及时升起结界,这些烟雾也能透过结界,渗透少量香雾入她的肌肤。

      她霎那间口干舌燥,更别提真切被砸了满身的贺兰涯。

      慕星遥惊得都有些结巴了:“你为什么不躲?”

      “为何要躲?”贺兰涯道,“盒里的东西,对本尊来说并无杀伤力。”

      “那是我们合欢宗的情蝶香,一旦吸入,不配合我们合欢宗的秘法双修个十天十夜,任你灵力多高深,也会当场毙命!”

      慕星遥有些麻爪,她也没想到是情蝶香,她原本以为最多是花姨放进来的普通迷情药物。

      没想到,居然是结界都防不住、十年只出一盒的情蝶香,花姨为了她的修炼,真是煞费苦心。

      慕星遥的元婴修为,在这样的奇香面前有些不够看,她的腿当即发软。

      贺兰涯扶住她,他冷玉似的脸颊也染上桃花般的薄红,在血纹的衬托下,更加妖冶。

      “这样恰好。”慕星遥听贺兰涯这么说,他脸上也没半点讶异。

      她哪怕全身发软,也震惊地抬头,恰好?

      他们两个都中了很快就死的药,好在何处啊?

      “如你所说,情蝶香需要你我双修,否则你我必亡,在本尊看来,这正是一种快速勾引本尊堕魔的办法。”

      贺兰涯冰凉的手也渐生温度,他修为高,慕星遥修为不如他,一双柔荑已软成一滩水,连指尖都是浅红。

      贺兰涯身上温度虽高,凌厉冰冷的血眸却半仍清醒:“你我不过初见,你对本尊含有惧怕,短时间你很难真正放松,只有用这样的法子,才能使你我尽快拉近距离。”

      慕星遥气得用手抠住贺兰涯的衣袖。

      他这么高的修为,这么好的道意,上清道意人人都能修吗?为了堕魔,他居然宁愿中有可能会死的情蝶香。

      疯子,她确定了,修仙者修魔者大多都是疯子。

      贺兰涯见她似乎很愠怒,淡淡解释:“本尊天性少情,绝非浅显魅术能魅惑,你既然应允助本尊堕魔,这样,对你对本尊都是最有利的方式。”

      慕星遥可以早点解脱,兑换不必死的诺言。

      他也能早日完成他的事。

      “不、不必解释了。”慕星遥脸颊酡红,十分虚弱,“你能做出来半夜强闯民宅、绑架民女的事,这样做,很符合你的人设。”

      “是吗?”贺兰涯眉头舒展开,“看来是本尊多虑了。”

      慕星遥恨不得抓住他的衣服告诉他,这不是夸奖!是讽刺!

      但想来,贺兰涯并不会在意她的意思究竟是不是夸奖,这些修仙者的执着自大,慕星遥早领教过了。

      她道:“玉盒里是情蝶香的事,你早就知道?”

      “本尊不知它的名字是情蝶香,只知是迷情香的一种。”贺兰涯有问必答。

      也对,在他目前的观念里,慕星遥是需要勾引他的人,稍微了解一下他,会有利于这件事。

      慕星遥恨不得把这个机关算尽的狗比按到地上捶。

      她忍着身上的难受:“丑话先说在前面,双修不是简单的事,到时候你必须听我的。”

      只要能助他堕魔,贺兰涯都很配合:“好。”

      *

      贺兰涯机关算尽,却没料到队友实在是太一言难尽。

      他此时已经按照慕星遥的话躺到床上,乌发垂泻在枕头上,像是一块血玉做的人,静静散发温度。

      贺兰涯在心里默数了一百下,两百下……慕星遥仍然在一旁。

      慕星遥手里抓着一本书,嘴里念念有词:“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推,而变化顺……”

      贺兰涯睁开眼:“你还没好?”

      慕星遥投来崩溃的一瞥:“我背不下来合欢宗的《玄素诀》”

      她玉颊生嫣眉蹙春山,顾盼生辉的眼里现在满是痛苦:“《玄素诀》是我们合欢宗的双修秘法,不用这套秘法双修,我们都会死。”

      “……你们合欢宗这么重要的秘法,你今日还不会背?”贺兰涯有些无法理解。

      他现在额上身上全浸出汗珠,沉稳如玉的声音,也渐渐有些破碎。

      慕星遥老脸一红,强行挽尊:“我会合欢宗其他简单些的双修法子,但是情蝶香不是普通迷情香,必须配合《玄素诀》”

      “咳,你先等等。”慕星遥继续看书,她其实也难受,但她闻到的量比贺兰涯少得多。

      慕星遥眼睛一闭,背道:“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推,而变化顺……”

      “顺什么呢?”她背到这里,就又忘记,继续瞄一眼书。

      贺兰涯:……

      为什么才背了短短几字,就背不了了?

      过目不忘的贺兰涯理解不了这种痛苦。

      好在,贺兰涯现在尚且不清楚慕星遥到底多废,以为她还有其余优点,也不大在乎背书速度快慢。

      贺兰涯强撑着身体,半睁眼眸,虚手一抓,慕星遥手中的书飞到他手上。

      慕星遥下意识追着书,一眼看到贺兰涯额上的汗珠已经把床褥打湿。

      贺兰涯掐着自己的手,虽中药力却仍锐利的血眸看向慕星遥:“等你背完,已经可以替你我收尸。”

      他光是说这句话,就喘了三下:“你既然会其他双修法子,就不会一窍不通,本尊替你念《玄素诀》,你照着做。”

      “好吧。”

      慕星遥虽然觉得这样有点丢人,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

      她果断答应下来,看了看强行忍耐的贺兰涯,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虽然一般妖女双修前,都会做做气氛,给你脱点衣服,但我觉得这些程序太繁琐了,我们省略了吧!”

      程序太繁琐,省略了吧……

      贺兰涯沉默一瞬,他不知道那些程序究竟有什么用,他之前也不会无聊到了解这种事。

      贺兰涯只知天香蝴蝶骨如果成功魅惑他,就能使他堕魔。

      但是怎么样才是魅惑,贺兰涯其实并不知晓,他只知道侣喜欢双修,便认为双修是魅惑的一种方式。

      见贺兰涯不说话,慕星遥有些心虚,不会吧,他不会要全套吧?

      《玄素诀》她好歹还会一点,其他的她是真不会了。

      “无事。”幸好,贺兰涯现在只需要以双修作为魅惑手段之一,他很求快,中间那些程序省了就省了。

      贺兰涯道:“你只需要魅惑本尊,其余一切,你尽可以省略。”贺兰涯抬眸,“当然,如果那些程序有利于魅惑,你就不能省略,这里的度,你来把握。”

      也难为了他在深受情蝶香折磨时,还能头脑清醒地阐述一大段。

      慕星遥眼睛亮了亮,她终于找到贺兰涯身上的一个优点,虽然他行事奇诡,但他省事儿!谁不喜欢省事儿的雇主呢?

      她自觉反正自己不会,所以瞒住贺兰涯:“那些程序当然没用,现在我就和你双修!”

      *

      双修,是神魂交融。

      慕星遥的神识在贺兰涯的识海里四处寻找他的神识——原本,贺兰涯可以操控神识来到她面前。

      但慕星遥在贺兰涯的识海里太弱小,她担心贺兰涯动,她的神识会被伤害到。

      贺兰涯的识海里什么也没有,这里只有一望无垠的黑暗,没有风,没有树,因为贺兰涯深受情蝶香困扰,现在,整片黑暗都在剧烈抖动。

      慕星遥的神识是个小小的慕星遥,踏入黑暗的识海后,她弱小的神识瞬间在颤动中东倒西歪。

      慕星遥赶紧道:“别别别,你控制住!尽量不要理身体上的感觉,你识海不能再动,再动就会失败了!”

      贺兰涯觉得有些奇怪,他虽从不懂双修秘法,但是秩序有常,和平时修炼相比,双修是放纵。

      既然是放纵,就该身心尽可能放松,为何还要刻意控制、压抑?

      “你确定?”贺兰涯询问。

      慕星遥完全在贺兰涯狂风骤雨般抖动的识海里站不住:“确定确定!”

      贺兰涯现在以为她毕竟是天香蝴蝶骨,在这方面定然比他懂,于是立刻执行。

      只一瞬间,他的识海再度平静下来,之前的颤动好似并未存在过。

      慕星遥心道他控制得好快,继而马上投入寻找贺兰涯神识的旅途。

      终于,她在不知走了多久的黑暗中,找到贺兰涯的神识,贺兰涯的神识并不是他的模样,而是一团飘渺的雾。

      慕星遥的神识立刻缠上去。

      双方神识相缠的瞬间,一股巨大的痛楚包裹慕星遥。

      她的神识猛然痛得弹了出来,整个人险些吐出一口血,骇然睁开眼:“为什么会这样?”

      贺兰涯同样看向她:“虽然本尊不知双修秘法出了什么问题,但本尊知晓,刚才你的做法不是双修,而是夺舍。”

      他道:“你故意的么?”

      慕星遥疼弯了腰:“我当然不是故意……我修为比你低那么多,夺舍你,我想魂飞魄散吗?”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双修秘法这么简单,也会出错?”贺兰涯看向眼前妖娆绝色的天香蝴蝶骨之主,倒不是他怀疑慕星遥夺舍,而是实在不理解,这么简单的秘法居然也有人能错。

      慕星遥自觉面上挂不住:“一定是你太不会配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28 17:13:01~2021-10-29 20:19: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鈺 35瓶;婷子超可爱、穗穗_、帅哥、蒹葭 10瓶;姜辰 5瓶;二咸、柊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