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准备相亲 ...

  •   任星流接受的速度太快,一下子把任朱的节奏都给打乱了。

      任朱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个坐姿板正到透出几分沉稳的儿子,生生把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大堆训斥的话又咽了下去……差点没噎着。

      任朱可不觉得任星流是真心悔过,这人前科太多了,信任早就破产,连重组机会都没有的那种。

      只能说,这破儿子也不完全是个傻子,起码现在还知道要装装样子。

      知子莫若母啊。
      任朱很快想明白了任星流的把戏,不过,难得这小子配合一次,她也不着急拆穿,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就看他能装多久了。

      任朱心中很快捋清了情况,脸上不动声色,还跟着也摆出了几分不太成功的慈母表情,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难得你能这么懂事,那我就放心了,还有……”

      她顿了顿,斟酌了一下用词,终于把话题带到今天的重点上,“这次的事闹得太大,全陵城都在传你是不是把裴家的小孩给怎么了,裴家那边这两天一直找我要说法,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所以我对外宣称,你已经有合适的结婚对象了……等你休息得差不多,就给我相亲去,人都给你安排好了。”

      说完这话,任朱心里倒真有些不忍了。

      这儿子虽然不太行,到底也是亲生的,要不是事情闹成这样,她不至于走这一步。

      她对任星流的狗脾气再了解不过,这小子总以为世界是以自己为中心转动的,不然不会在裴显之什么性取向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轰轰烈烈地去追求。

      现在家里要给他包办婚姻,他能同意才怪。

      任朱前面提出要停他信用卡和车,其实也是为了创造条件和他谈判,只是没想到任星流居然学会演戏了。

      他要有本事,就干脆演到底。

      任星流还真有本事,只见他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些什么,随后点了点头:“也行。”

      穿到乱世之后,他终于知道了一个平凡但温馨的家有多可贵,可惜他那么多年一直在为生存奋斗,根本无暇组建家庭。
      好不容易等到太平盛世,又直接给穿了回来。
      现在他对裴显之也没什么兴趣了,毕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少年冲动。

      如果可以选,他更想要一个能好好过日子的对象。

      家里的这个安排,倒是歪打正着,正合他意。

      任星流甚至忍不住露出一个期待的笑来,提醒道:“那你快点安排,别让我等太久。”

      任朱:“……?”

      你是谁?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

      “任朱的秘书上午给我回了信息,说任朱已经同意了,这两天就安排你堂哥跟任星流见面。”白广海在烟灰缸上敲了敲烟灰,露出一个满意的笑,“有这么一个人情在,要跟任家的生意搭上线就容易多了。”

      “太好了。”白耀闻言亦是喜上眉梢,“那白倦秋这废物也算是做了点贡献,总算没白养他那么多年。”

      他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轻慢,但白广海并没有阻止,反而点了点头,显然很认同他的这个论调。

      白家这些年生意做得不错,在陵城也算有头有脸,但跟任家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白广海此前一直想跟任家搭上线,但任朱这人很不好对付,他一直没能找到突破口。

      好在任朱固若金汤,她儿子倒是满身漏洞,居然把主意打到裴家的小少爷身上去,闹出了这么大的丑闻。
      任朱为了给裴家一个交代,只能赶紧给任星流安排对象。

      白广海开始还没想起来,是白耀向他提议,可以把白倦秋送过去做个顺水人情。

      想到这里,白广海语气中多了几分赞赏,道:“你这次做得很好,等你进了家里的公司,相信一定能大有作为。”

      白耀也十分得意,不过嘴上还是故作谦虚:“只是运气好,碰上任家着急要人,不然就白倦秋这货色,我哪敢让你往任家送。”

      “是运气没错,也是你脑子够活泛,不过……”白广海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就不怕任星流真看上他?”

      他对自己的儿子再了解不过,哪怕任星流是个混蛋,但他背后有任家这艘大船,白耀肯定不会真的希望白倦秋有机会攀上去,但白耀依然提议把白倦秋的资料送去任家,不过是笃定任星流绝对看不上他这位堂哥罢了。

      白耀轻嗤一声:“这有什么好怕的,他要能被姓任的看上,那是他有本事,对我们家也有好处不是?”

      他努力作出一副为大局着想的样子,但到底没能忍住真实的心思,憋了一会,还是幸灾乐祸开了口,“不过任星流这个人眼高手低,虽然是个草包,眼睛可是长在头顶上的……爸,你也知道,他就是想打裴显之的主意才闹出的这事,白倦秋那出身,跟裴显之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按照任星流的性子,只会觉得白倦秋自不量力,就怕到时候没看上他,还把他收拾一顿。”

      说到最后,他语气中带了几分看好戏的兴奋。

      这才是白耀的真实想法,他与任星流同在一个学校,这几年刻意经营,混进了那些世家子弟的圈子,有幸直面了任星流的种种做派。

      他深知任星流根本看不上白倦秋这样的,这次把白倦秋推给任家,除了讨好任朱,也是想看白倦秋出丑。

      白广海见状摇了摇头:“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沉不住气,幸亏你堂哥没什么本事,换了别人能让你这么明着整?”

      白耀撇撇嘴,一脸无所谓:“有什么关系,反正那废物也不敢怎么样。”

      白广海瞪了他一眼,不过这次倒没反驳。

      白倦秋是他弟弟的独子,他弟弟夫妻当年意外过世,之后白倦秋就寄养在他家,从小看着他的脸色长大,早就被他养成了一个废物。

      白耀这些年没少整这个堂哥,这当中自然有白广海刻意纵容的缘故,他要白倦秋打从心底畏惧白家,最好这辈子都由着他拿捏。

      唯一没料到的是,白倦秋别的方面都废了,读书成绩却一直都挺不错,居然上了个好大学。
      不过也没什么用,这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拿着个好文凭,毕业后连份像样点的工作都没找到,最后只进了一个总共才几十个员工的创业公司。
      就这还不是凭他自己的本事,白广海背地里调查过,那个小公司的老板是白倦秋的高中同学,大概是看白倦秋可怜才收留了他。

      如今两年过去,那公司发展得倒还行,白倦秋却是半点没长进,还在做他那个高中同学的助理,这辈子算是彻底废了。

      想到这里,白广海满意地笑了笑,做个废物挺好,需要的时候还能废物利用。

      他可没有白耀那么幼稚,觉得任星流一定看不上白倦秋,那种世家少爷平时就玩得花,谁知道会不会突然想换个口味。
      他只是觉得,就算看上了也无所谓,顶多也就是一时的事。任朱现在迫于裴家的压力,不得不做做样子,等风头过了,白倦秋这样的出身,想进任家门都没有。
      反倒是白家可以借这个机会,多跟任家要点好处。

      所以说,把白倦秋送去跟任星流相亲,不管成或不成,对白家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这时家里佣人过来通报:“倦秋少爷来了。”

      白广海把烟头按到烟灰缸里:“让他进来。”

      过了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进来。

      白倦秋长相继承了他母亲的好基因,五官俊美,是难得一见的好皮相,要不是这样,就他这个出身,任家再怎么饥不择食,也绝对轮不到他身上。
      他与往常一样,脸上没什么表情,进来后朝白广海点了下头:“伯父,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白耀一看他的样子就不爽,拧眉道:“整天摆着张死人脸,也不嫌晦气。”

      白广海倒是无所谓,白倦秋小时候是有几分锐气的,但锐气也需要实力支撑。
      他现在一无是处,这锐气也就剩个空壳罢了。
      这些年白家要他做事,他哪次敢不听的?

      这次也是,白广海连客套话都懒得说,直接进入正题,道:“是有件喜事找你。”

      “你年纪不小了,一个人在外头工作不容易,也是时候考虑一下终身大事,我作为长辈,理该为你做打算,所幸我在陵城还有几分薄面,给你争取到了一个不错的机会……”

      白倦秋心中隐隐有所预感,道:“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计划。”

      白广海睨他一眼:“你能有什么计划,我给你计划就行了。”

      他给白耀递了个眼神,白耀会意,适时接上话,把任家的事说了一遍,末了露出一脸施舍:“堂哥,我家对你也算不薄了,要不是有我爸从中牵线,任星流这样的出身,你这辈子连他的脚后跟都摸不到,别说跟他相亲了……”

      饶是白倦秋多年来习惯了克制,此时脸上也不禁起了波澜。
      他没想到这对父子能够无耻至此。

      白广海这些年生怕他有所成就,对他处处掣肘,白倦秋初来白家时年纪尚幼,又举目无亲,无力与他抗衡,只能处处忍让,虚与委蛇。

      本以为随着他长大离开白家,看起来似乎一事无成,白广海就能放心,也能收敛一些。

      现在看来,白广海对他确实很放心,放心到真把他当成一个可以随便利用的工具。

      任家自然是很出名的,不过任家的那位公子哥就更出名了。
      白倦秋与陵城的纨绔圈子八竿子打不着关系,都耳闻过这位大少爷的赫赫战绩。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冲着他背后的任家,谁会凑上去?白广海为了攀上任家,竟然不惜把自己当做“见面礼”。

      甚至没有问过他的性取向。

      白倦秋脸色冷下来,道:“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虽然对女人也没有。

      “你对男人有没有兴趣不重要,任星流对男人有兴趣就行了。”白耀一脸嘲弄,“堂哥,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想清楚了,任家可不是一般家庭,要是有幸被任少看上了,你最少能少奋斗三十年,机会难得,这时候就别装清高了。”

      白倦秋冷眼看他,漠然道:“这么好的机会,堂弟不如自己上,你看起来很有心得。”

      白耀:“你!!”

      “行了,都住嘴。”白广海瞪了白耀一眼,又去看白倦秋,脸色沉下来,“倦秋,阿耀说话不中听,但道理是没错的,清高不能当饭吃,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你现在的情况,有这样的机会已经很难得了,没必要矜持这个,你这两天就准备一下,到时候我把见面的时间地点告诉你,记得表现好一点。”

      白倦秋冷笑一声。

      他自然没指望白广海会顾及他的意愿,只不过,他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年幼无能的小孩。
      一直没有和白广海亮撕破脸,一是没到万不得已,二来也是时机还不够成熟。
      但如果白广海继续步步紧逼,他也只能提前亮爪了……只要手上的事情一完成。

      在这之前,最好还是再稳一稳。
      好在只是应付一个无脑富二代,也不是麻烦。

      片刻之间,白倦秋已经有了决定,他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对父子,淡声道:“好,我去见他。”

      白耀笑了出来:“还以为多有骨气呢。”

      白广海却是微微皱了下眉。

      总觉得在刚刚的某一瞬间,白倦秋身上的气质似乎变了,就像是……他刚来白家那时候,满身锐气的样子。

      应该是错觉吧,白倦秋现在就是个空壳子,这不还是乖乖接受了他的安排。

      白广海很快放下心来,终于给了白倦秋一个笑脸:“这就对了嘛。”

  • 作者有话要说:  星流:啊,迫不及待!
    .
    本章也发50个小红包,请大家多多留言支持呀!谢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