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冬天的傍晚,太阳早早地就收起了它的光芒。
      只余一抹金色挂在天边。

      一缕光束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照进室内,调皮地落在正帮人做胎心监测的顾影耳朵上,把本就白皙的皮肤衬得更加晶莹剔透。

      “好了。”顾影收起检测仪,帮助躺着的孕妇坐起身,轻声嘱咐,“宝宝心跳很正常,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这段时间要特别注意,有任何不适要及时来医院。”
      “行,谢谢顾医生。”
      孕妇离开后,顾影揉了揉发酸的颈椎坐回办公椅上。

      “下班咯。”实习生孔莹踩着轻快的步伐从外面走进来,“小影姐,我今天碰到院长夫人了,她问我你有没有交男朋友。”
      顾影解白大褂的手一顿:“嗯?”
      孔莹眨了眨眼睛,“我估摸着她是要跟你介绍对象。”

      顾影失笑,“还真有可能。”
      她之前帮过院长夫人一个小忙,自那以后她就对自己特别照顾。
      前几天也旁敲侧击问过她的感情问题。

      看来25岁真的是一个感情评判标准,超过这个岁数没有男朋友,周围的人都会替你操心起来。

      “小影姐,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孔莹好奇地问。
      顾影偏头想了下,说了个特别肤浅的答案,“帅的。”

      “我有个表哥挺帅的,不过呢,”孔莹瘪了瘪嘴,“我觉得他脾气不大好,也不像个会对女朋友温柔的人。”
      “你不会也想跟我介绍吧?”顾影笑,“可千万别。”
      “没没,随便问问。”孔莹帮忙收拾桌上的资料,“我自己还没男朋友呢。”

      “院长夫人怎么不跟你介绍?”顾影问:“你们两家不是有交情吗?”

      孔莹是大小姐属性,进医院的第一天就毫不避讳地告诉她自己是走关系进来的,还一再强调自己专业知识一点都不扎实,希望顾影不要骂她蠢。
      顾影还记得她当时的心情,无语的同时差点以为这姑娘脑子有问题。

      “我还小呗。”孔莹昂着小脸,语气傲娇。
      “行,你还小。那请小朋友好好准备下个星期的考试,争取一次性考过。”顾影放下白大褂拿上自己外套往门口走,“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顾影离开医院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天骄街。
      这条载满她童年回忆的街道还是原来熟悉的模样,只不过多了一些翻新的痕迹。

      路过墙壁上满是彩色涂鸦的天骄幼儿园,经过一群学生正从大门涌出的天骄小学,在前面拐角处一个便利店右拐,再上一道长坡就是顾影从小长大的地方——天骄孤儿院。

      顾影买了些水果,路过便利店的时候,见到三个小孩在买零食,其中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孩手里拿着一包辣条,站在收银台前正准备结账。
      后面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小胖子,手里分别拿了些饼干和饮料,高的那个用手推了下前面的人,“喂,帮我们一起付了呗。”

      男孩显得有些为难,但又不敢得罪他,支支吾吾地道:“我没那么多钱。”
      矮小胖瞄了一眼他手上的钱:“你这不是有20块吗?够了。”
      见男孩还在犹豫,高小胖非常鄙夷地道:“我们又不是不给你,让你先付而已。”

      顾影实在看不下去,上前两步,“那你们为什么不自己付呢?怕老板找不开吗?”
      老板听到这句话顺口接了句:“找得开,找得开。”

      两小胖回身齐齐瞪了顾影一眼,后者冲他们微微一笑。
      他们付钱走后,男孩跟顾影道谢,“谢谢姐姐。”

      顾影弯腰,摸了摸他脑袋,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杨杰,那时他被人欺负也是自己帮忙出头。
      “不用谢,你要记住,不是每次都会有人帮你。”顾影语重心长地说:“你得自己学会反抗,学会拒绝,态度强硬点,不要让别人觉得你好欺负。”

      小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回家吧,我也要走了。”顾影朝他挥了挥手,绕过便利店上坡。

      这条坡道比较窄,仅能过一辆车,周围都是灌木丛。
      北风穿过丛林发出呜咽的声音,听起来还怪吓人。

      顾影今天主要是来看院长妈妈,也就是天骄孤儿院上一任院长顾慈,现在年事已高,且患有海默茨综合征。
      顾慈丈夫早年去世,膝下无亲生子女。
      好在有一群以前在孤儿院待过的年轻人经常来看她。

      顾影走进孤儿院,穿过前坪来到小花园。
      果不其然看到院长妈妈正拿着个小铲子蹲在地上松土。

      这里原本有一个石砖砌成的乒乓球台,由于存在时间太长,某天暴雨后塌了一半,后来又有社会爱心人士捐赠了一个全新的乒乓球台,这个地方就被用来种了菜。

      顾影悄悄来到顾慈身后蹲下,从后面轻轻拥住她,“猜猜我是谁?”
      原本专注于给白菜苗松土的顾慈身子一僵,慢半拍转过头,见到顾影,她脸上只有茫然和困惑。

      “不记得我了?”顾影叹口气,接过她手上的小锄头帮着松土,还不忘小声嘀咕:“前天还说要给我做辣椒炒肉呢!” 
      “你也喜欢吃辣椒炒肉?”顾慈闻言笑得很开心,“我有个女儿也喜欢吃。”
      顾影轻笑了声,“你那女儿叫什么名字啊?”

      “叫小霸王。”顾慈看着虚空中的某处,脸上带着宠溺的微笑,“她可调皮了。”
      “……”顾影忍俊不禁,“哪有女孩叫小霸王的,那她肯定很丑。”

      “胡说。”顾慈非常不赞同地斜了她一眼,“我女儿可漂亮了,比你……”
      顾慈打量她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在顾影以为她要认出自己的时候,听到她用着非常小孩子的语气说:“反正比你好看!”

      “……”行吧,犯不着自己吃自己的醋。

      冬天天黑得早,太阳下山后,气温骤降。
      顾影抵不住空气中的湿冷,把院长妈妈扶起来带到室内,“你跟我讲讲你女儿吧?”
      “你说哪个女儿?”

      “……”顾影没好气地道:“就那个小霸王。”
      “她呀,出国留学咯。”顾慈笑着说完,又立马冷下脸来,“不许叫她小霸王,叫小影,漂漂亮亮一小姑娘叫什么小霸王呢。”
      “……”顾影喉间微微发涩,顺着她的话说:“好好,不叫小霸王,那她在国外你想不想她啊?”

      “想啊。”顾慈声音充满惆怅,“不过我经常跟她视频,她可懂事了,说回来帮我植牙。”
      实际上,顾影在医院入职的第二天就已经带她去植了牙。

      顾慈东拉西扯地说着她小时候的一些事。
      顾影带笑的眼里泪光若隐若现。

      “对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顾慈忽然警惕地左右看了两眼,在确认没其他人后才压低声音说:“我们家小影有喜欢的人了。”

      “……”顾影眼里的泪水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她故作好奇地哦了声:“是谁啊?”
      “一个非常帅气的男孩子。”顾慈抿唇笑了声,“叫江恂。”

      “……”顾影压根不记得自己有跟妈妈说过这件事。
      她现在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你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件事吧?这可是小影的秘密呢。”
      “没,我嘴很严的。”顾慈做了一个封嘴吧的动作,

      “那你这不是在跟我说嘛?”顾影欲哭无泪,“该不会孤儿所有人都知道了吧?”
      顾慈被她问得陷入了沉思。

      孤儿院的人是不是都知道这件事,顾影无从知晓,但她可以肯定的是李思怡知道了。
      回家的路上,她接到李思怡的电话。
      对方显得很激动,“顾影你藏得够深啊!”

      这没头眉尾的一句话把顾影给整蒙了,“我藏什么了?”
      “小杰老板就是你学生时代喜欢的那个人吧?”
      这句话犹如一道惊雷劈在顾影头上,她脑子空白一瞬,好半晌才出声:“为什么这样问?”

      昨天她和江恂没什么交流吧?
      在李思怡眼皮子底下的交流也就是在办公室那段莫名其妙又很怂的对话了。
      这到底是怎么猜出来的?

      “当然是有足够的证据咯。”李思怡的语气里有几分得意。
      她昨天得知江恂名字时就有一种在哪听过的感觉,直到今天下午从杨杰那听来江恂也是一中的,还跟顾影同届,突然就记起不知从哪听来的顾影喜欢的人就叫这个名字。

      “你昨天有点反常。”李思怡回忆了一下。
      “我有反常?”顾影没觉得,至少表面上没有。
      “你怂啊。”李思怡笑。
      “那种情况本来就是我理亏,我怂不是很正常?”顾影问。
      “如果换成是别人你应该会冷静地解释一下。”李思怡说。

      “……”她这么说也没错。

      顾影和李思怡不在一个高中念书,她只是告诉对方自己有喜欢的人,没说名字。
      这无疑是从院长妈妈那听来的,也不知道她跟多少人提过。
      顾影无声叹息,幸好来看院长妈妈的也就几个熟人。

      “诶,据我分析,你们分开的时候不太愉快啊!看起来……像是你负了他?”李思怡嗓音含笑,“说说吧,怎么回事?”
      “请问您是根据什么分析得出此结论的?”顾影不可思议地反问。

      “第一,你们连招呼都不打,第二,他对你说话——”李思怡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找一个合理的形容词,“怎么说呢,听起来不怎么友好,这种感觉就像是情侣间吵架,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你就得承受我这种不友好的态度。”

      是这样吗?
      顾影倒觉得江恂不是个这么斤斤计较的人,更准确地说,他不屑跟人计较。
      再说,过去这么多年,当年那些事他估计早就忘了。 

      “没有不愉快。”顾影说,“我们又没谈过。”
      李思怡啊了声,“没谈过?看着不像啊。”
      “真没有。”顾影说。

      她跟李思怡之间几乎无话不说,但是对于江恂这个人,顾影觉得自己不会再跟他有什么交集,所以没想多说。

      “那你现在呢?”李思怡笑问:“还喜不喜欢?有没有二次怦然心动?”
      “没呢。”顾影来到公交站看着马路上来往的车流,轻声道:“这都过去多久了。”

      “真的吗?”李思怡说:“我不信。”
      “鲁豫附身?”顾影笑笑,“好了,别八卦了,也别跟小杰说,免得给人造成困扰。”
      李思怡察觉出她不想聊这个,立马转移了话题,等顾影上了公交车便草草结束了通话。

      公交车上人不少,没有空座。
      顾影找了个门边的位置站好,她将头靠在玻璃窗上,看着外面飞逝的路灯出神。
      虽然她刚刚说当年离开时没有跟江恂闹得不愉快,事实上,在那之前有过一次不愉快。

      那天,天气跟今天一样,艳阳高照。
      高二最后一节体育课,顾影被江恂叫到篮球场旁边的一颗大树下。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地上洒下一片斑驳。

      少年冷着脸站在她对面,语气相当不善:“你真的没收到短信?”
      顾影别开视线,摇头,“没有。”
      沉默几秒,江恂忽而一笑,“挺有种啊,顾影。”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江恂再没理过她。

      公交车报站的声音把顾影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她忙走下车。

      回到黑漆漆的家,顾影按亮客厅的灯,打开电视,走到沙发前坐下。
      她的目光并没有在电视屏幕上,而是盯着茶几上那张简单大方的名片。

      衣服已经拿去干洗,过两天就能拿回来。
      顾影一开始想让小杰带给江恂,但这么一来,她还得跟小杰解释一番,指不定最后又要跟李思怡解释一番,那会是件非常头疼的事。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顾影打算自己联系他。

      拿过那张名片左思右想了一番,未免尴尬,她放弃打电话的想法,决定发条短信过去。
      自我介绍的时候顾影有片刻犹豫。
      原本编辑的名字,想了想,又删掉,改成:【你好,我是小杰的姐姐,请问我怎么还你衣服?】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