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尬住 ...

  •   现在,场面一度尴尬,我尬聊完后气氛更是从零度降到了零下四十四度。打个比方,这就像用翻译腔说这件事就像隔壁玛利亚奶奶做的苹果派一样糟糕。是空前绝后的尬。
      
      “我……出门一趟。”虽然我内心慌的一匹,但是我表面稳如老狗。我坚信“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条定理是永远正确的。
      
      我出门了,我觉得我应当去做点什么,不能因为尴尬而一直逃下去,毕竟家在那儿迟早是要回去的。思考了很多想做的计划,结果再次放弃,导致了现在我只能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晃悠。
      
      天刚亮,夜里只能看见模糊影子的树和草,现在能清楚看见每一片叶子和每一条纹路。也许因为日照的时间不够久,所以夏日的早晨却格外的凉爽,吹起的风,另人差点以为秋天提前到了。街上的早餐铺早就支起了铺子,蒸笼上冒着白烟,肉包子的味道十分浓郁,油锅里的油条慢慢膨胀,老板忙碌的身影与热情的话语,与强打起精神的顾客相互丰富画面。
      
      这些普普通通的日常,却与作者给我的剧情一点也不搭嘎,甚至可以说是反义词。我深深明白,自带“光环”的玛丽苏,体会不到正常人的生活。因为我无意的介入,这神奇的体质就会吸引来奇怪的人,后果就是轻易改变身边的人普通却充实的人生轨迹。我识趣地离开了永远不属于我的地方,我并不想打破这番宁静。身为玛丽苏,我不合格。
      
      不,我并没有那么讨厌作者,但也不可能会喜欢。谁让她创造了一个普通的世界中多出了一个不普通的我。
      
      沿着人烟稀少的地方一直走,没有目的,没有动机,身体的本能却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样在催促着我不要停下脚步。
      
      我可能是在逃避现实吧。
      
      等我得出这条结论时,已经走出去了好远,单看太阳升起的高度就能明白了。我现在坐标郊外,菜地里,小溪边。竟十分幸运遇见了有半个月没见的友人,这令我十分讶异。
      
      我站在她的后侧面悄悄观察,布带子挺着腰板儿坐在大石块上,她穿着白色短袖T恤,前面似乎有印着黑桃A图样,纯黑的运动裤运动裤被卷到膝盖下边一点,脚在清澈的溪水里晃啊晃,撑着石块的手边放着一双运动鞋,鞋底白色鞋身纯黑。是一如既往的白上衣黑裤子的搭配呢。不过她头低着在想些什么,挺入神的,上帝视角告诉我是在异世界做任务的途中遇到什么大事儿。
      
      “嘿!好久不见!你在这里干嘛?”我悄悄凑上去,希望能吓一下她。
      
      “是你?”她被吓了一跳,“也来散散心?”
      
      我找了个干净点的位置坐下来,说:“我捡到了一个来自异次元的人。”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就像是一个新手捡到流浪猫那样手足无措。
      
      “然后因为尴尬所以就到这儿来了?”她略带幸灾乐祸的语气,脸上的笑容淡下去后又用得逞的语气对我说,“我似乎很快就能猜到你的理想了。”
      
      “那也只是似乎。话说,你是不是又和系统闹掰了?感情真好啊。”我觉得她口中的系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系统,谁家系统感情这么丰富多样,说是人我都信了。不过这样想的话……有点hentai。
      
      “让我康康你脑子怎么长的好不好?一天到晚想点啥?”她捡起石头往河里一丢,“系统问我同不同意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祂。”
      
      “同意没?”
      
      “没。”
      
      “那不就是闹掰了~”
      
      我被掐了一把脸,不知道肿没肿,但痛是真的。
      
      她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用极度中二的语气说:“我们谈话的内容会不会被人听到后因为是俩深度中二的深井冰。”
      
      “不愧是你,考虑到了我平时不注意的事情。”我徐徐竖起大拇指。
      
      “老阴阳怪气了。”
      
      然后我跟她东扯西扯了一堆,聊了好久才想起我出门急两手空空啥也没带,家里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崽。
      
      “明明有上帝视角,却傻的连普通人都不如,就这智商还主角呢?”她冷酷无情地道出事实。
      
      “别骂了别骂了,孩子要被骂傻了。”我知道这样做做无济于事,但就是阻止不了我偏要捂耳朵假装没听见的鸵鸟行为。
      
      我的头发被布带子给狠狠地揉了揉,把发型给整乱才停手。
      
      “跟着,爷带你回家。”她说出了十分霸总的话,如果没有在起身的一瞬间滑倒就好了。
      
      ——————
      
      走路上顺手解决个了个鬼知道突然间从哪弄来的迷.药的见色起意的登徒子。因为附近没有摄像头也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所以就把人打了一顿,仗着他不敢拿这事去报警就威胁了一通给放走了。看那落荒而逃的背影,估计这辈子都不敢搞事了。
      
      “不愧是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布带子拍了拍手。
      
      “过奖了。”
      
      我的上帝视角告诉我,路过的太宰治悄悄靠近了我和好给蜜的身后,用意是想吓我们一跳。
      
      “其实你还有更加高效率的方法,甚至可以吓到更加多的人。待会儿我们就会路过一条河。”我回过头,用死鱼眼看着比我高的脸。
      
      他很失望的样子,耸了耸肩,说:“前几天啊晋莫名其妙不让我做这类事情了,甚至还差点出现了想快乐地生活的想法,我都快OOC了。”
      
      “难怪突然改名叫河中废鱼,我差点以为是别人。”从不给人备注的布带子抱怨道。
      
      “我先奶一波,饭团他OOC会更加严重,毕竟是作者整过来的男主角。”对于我的预言,我是十分有信心的。
      
      “那我今晚先刀你了,预言家!”布带子蜜汁激动起来了。
      
      “所以我们去看看你捡到的崽吧!”太宰他想搞事的想法在语言和行动上十分明显地表露出来了,不知道为啥也激动起来了。
      
      我身为善良可爱又天使的女主脚,怎么会拒绝好朋友呢。
      
      “我带路,路费你们出。”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给我自己的文风起了个名儿
    就叫“尬里尬气”
    居然有那么多收藏,只是我妹有想到的,鸽子我瑟瑟发抖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