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年夜 ...

  •   第三章年夜

      尤堇薇是土生土长的邺陵人。
      即便离开邺陵五年之久,在城区找个人对她来说应该不是难事,至少小迷在发信息之前是这么想的。

      但偏偏,尤堇薇自小方向感不好。
      让她找人的后果通常就是——

      小迷蹲在屋顶,托着腮看着尤堇薇第三次从巷子口经过而不入,仿佛现代版大禹治水。

      他陷入沉思。
      这该怎么继续往下演?

      -mint:她迷路了。
      -陆:?
      -mint:路过我三次。
      -陆:。

      巷子外,尤堇薇看着小迷发来的定位,神色有些迷茫。这片区域小巷错综复杂,数条相似的弯道让她绕着这个地方转了至少二十分钟。

      正焦急着,小迷发来信息。
      -mint:尤尤,我看见你了。

      兜兜转转,尤堇薇终于在小巷内找到了小迷。
      他正蹲在人家大门顶上,见到她便露出小虎牙来,而后跳到墙檐,扶着树干灵活落地。

      尤堇薇抬手摘去他脑袋上的树叶,温声道:“过年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你住在附近吗?”

      小迷:「出来找吃的,饿了。」
      尤堇薇一怔:“你哥哥呢?”
      小迷:「他不是我哥哥,是陆嘉钰。他不会做饭,睡了一整天不理我。」

      尤堇薇艰难理解了一下他话里的意思,没多问,只道:“我带你去找吃的,再送你回家。”

      小迷:……
      那恐怕出不了这个巷子。

      心里这么想,当然不会说出来。
      小迷乖乖点头,老实地跟在她身边,但他没想到走出巷子的过程会变得如此艰难。
      当尤堇薇第三次拐过相同的弯。
      他神色复杂,欲言又止。

      尤堇薇再一次拐过弯,看着角落熟悉的青苔,微微叹了口气,她小声道:“小迷,我们好像迷路了。”

      小迷想,你终于发现了。
      他打字:「我们等在这里,联系到陆嘉钰了。」

      -

      正逢夕阳落幕,橙黄色的光影散落石砖。
      家家户户贴着崭新的对联,红色灯笼浮出光亮。

      巷子一角,蹲着两个人。
      瞧着可怜巴巴的。

      小迷想起陆嘉钰交代的任务,和尤堇薇聊起天来。

      「尤尤,你和谁一起过年?」
      “我来邺陵出差,自己过年。”
      「我也是一个人,我们一起过吧。」
      “…陆、陆嘉钰呢?”

      尤堇薇第一次念出他的名字,咬字生涩,三个字滚过舌尖带出不一样的意味。这感觉很陌生,让她有些不自在。

      忽然,石砖上投下一道黑影,挡住橙光。
      低低散散的声音落下来,带着困倦:“找我?”

      尤堇薇一僵,下意识抬头看去。

      他立在拐角处,黑眸垂落。
      最后一抹夕阳映在他漆黑的瞳孔里,像火焰沸腾。

      陆嘉钰扫过地上蹲着的两个人,随口道:“走了。天一黑,三个人都得交代在这儿。”

      “……”
      尤堇薇微微涨红了脸,她有点不好意思。
      明明是来找人的,自己还迷路了。

      小迷瞥了眼陆嘉钰,再看尤堇薇又是乖巧的模样:「尤尤,想和你一起过年。和陆嘉钰在一起好无聊。」

      尤堇薇偷偷看了眼前面的男人,悄声道:“我住酒店里,也很无聊。”

      小迷仰头冲她一笑:「去我住的地方玩吧,我在邺陵一个朋友都没有,只认识你。」

      尤堇薇有些迟疑,事情进展到这里理应说很顺利,甚至比她想得更快、更便捷,她离玉镯的下落越来越近了。
      可是,这个男人……

      陆嘉钰给她的感觉太危险了。
      他像深冬里的一口井,乍一看乌冻冻的,下了雪也不会结冰,可若是摔下去,或许淹死,或许冻死,最终的结局都是沉在井底。

      尤堇薇的犹豫小迷看在眼里。
      他这一路没再出声,直到走出巷子。

      年三十,附近的店面都关门了。
      明明是热闹的年夜,他们三人却在巷口站出一种荒凉的感觉。

      尤堇薇踟蹰片刻,看向倚在一侧的陆嘉钰,捏紧包带,轻声道:“陆先生,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她喊他陆先生。
      轻轻柔柔的嗓音,像独坐春夜的少女。

      夕阳余晖落在陆嘉钰身上,蓝发不显柔和。
      他垂着眼,旁若无人地倒出根烟,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动,拢住一侧风,金属碰撞声轻响,火舌舔舐尼古丁,浓烈的烟味散开。

      狭长的眸微微眯起,而后舒展开。
      他看过来,眼底情绪很淡,嗓音带哑,似乎含着睡意:“在这儿打得到车?”

      这里地偏,路过的出租车几乎没有,加上日子特殊,打到车的概率为零。

      尤堇薇晃了晃手机,尽量自然道:“我用打车软件。”

      陆嘉钰的视线滑过小迷,懒声应:“随你。”

      他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薄唇衔着烟,不再开口。

      小迷接收到那暗示的眼神,扯住尤堇薇的衣角轻晃了晃,仰着脸用澄澈的大眼睛看着她。

      「尤尤,我好孤单。」
      「陪我过年吧。」
      「打车软件不安全,我和陆嘉钰送你回去。」

      尤堇薇和他湿漉漉的眼对视片刻,霎时心软了,温声道:“我陪你看春晚好吗?看完就回去。”

      小迷立即露出笑来,自然地牵住她的手。
      他面上装得自然天真,实际上,他忍不住屏住呼吸,轻轻地攥着她的掌心,是软的,好温暖。

      陆嘉钰低眸,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停留一瞬。

      -

      这是栋二层楼的小院子,典型的邺陵建筑。
      白墙黑瓦,陈旧的白色和院子里高龄的树木都彰显着这是有些年数的老房子了。

      尤堇薇轻手轻脚地打量着这栋小院。
      最后视线落在客堂里,那里放着张躺椅,陆嘉钰睡着了。

      他一进门便脱了大衣,随手丢在沙发上,把自己往躺椅上一摔,盖上毯子,只露出揉乱的头发。

      两次他都睡在躺椅上。
      不睡床,不需要暖气。

      小迷见她看陆嘉钰,解释:「他睡眠不好。今天早上八点才回来,断断续续睡了一天,被吵醒还砸坏了一个手机。」

      尤堇薇低头,小声道:“他脾气不好。”
      小迷眨眨眼。
      她弯起唇,揉了揉他的发,进了厨房。

      打开厨房冰箱,尤堇薇呆了一下。
      这满满当当的,哪像是没吃的模样。

      小迷无辜道:「我们不会做饭,不是吃外卖就是出去吃,都吃厌了。尤尤,我们点外卖吧?」

      尤堇薇放轻声音:“不用,自己做吧。”

      至少在年三十这一天,他们不用吃外卖。

      她脱下大衣,找了一圈没找到围裙。
      只能庆幸自己今天没穿白色毛衣。

      小迷对此很新奇,见她要做饭,忽然变得跃跃欲试的,抢着干活。

      尤堇薇问:“你们爱吃什么?”
      小迷:「我什么都爱吃,他不爱吃饭。」

      “……”
      尤堇薇只好循着旧时记忆做年夜饭。

      砂锅炖的大杂烩用小火温着,凉菜先端上了桌,甜糯糯的红烧肉泛着晶莹的光泽,冬瓜排骨汤清口解腻,再炒了盘青菜,最后陷入纠结。

      活鱼在砧板上弹跳挣扎着。
      水滴四溅,尾巴重重甩在板上。

      尤堇薇拿着刀不敢靠近,在洛京买的鱼都是让人现杀的,她自己从来没杀过鱼。

      刚刚小迷将鱼从缸里捞出来,她便吓了一跳。
      这会儿更是白了脸。

      忽然,一只微凉的手扣住她的手腕。
      清冽的气息带着浅淡的烟草味自后贴近。

      冷如干雪的指节轻轻扣着手心这截细腻纤细的手腕,指腹无意识刮擦过,带起一片细小的电流。

      “今儿不宜见血。”

      男人轻笑了声,喉咙里滚出低懒的笑意。
      另一只手拿走了她掌中的刀。

      尤堇薇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热意涌上脖子,倏地和他拉开距离,磕磕巴巴地喊:“陆、陆先生。”

      陆嘉钰垂眸看她泛起红晕的脸颊,心情好了不少。

      他放下刀,关了火,语气算得上平和:“叫我陆嘉钰就行,我知道你的名字。”

      尤堇薇轻抿了下唇,只点了点头。
      没如他所愿般喊他的名字。

      -

      这年夜过得简单,却不清冷。

      尤堇薇眼看着小迷去盛第三碗饭欲言又止,只好看向陆嘉钰,陆嘉钰原本在打电话,见她求助地看过来,微挑了挑眉。

      能看到这种眼神,倒是稀奇。
      柔软的,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行了。”
      他长腿一展,挡住小迷的去路。

      小迷莫名其妙地看他,抬脚往他小腿一踹。
      陆嘉钰不躲不避,深黑色的眸掠过来,带着冷漠的戾气。

      “……”
      他闷着脸,回去坐下了。

      尤堇薇没注意两人的眼神交流,见他老实回来,轻声道:“你身体不好,不能一次性吃太多。”

      这两天尤堇薇了解到他身体很差,正在恢复中,跑酷就是他想出来的运动方式。

      小迷见她开口,便放下碗。
      「尤尤,我们看春晚吧。别理他。」

      这顿饭只有他们两个人吃得认真。
      陆嘉钰从一上桌电话就没停过,有的接有的不接,偶尔还会发脾气和人呛起来。

      尤堇薇坐在里间,隐约能听到他含着哑的笑,笑得狠了被烟呛到,压着声咳了两声,断断续续地说着话。

      她捏着软沙发上的靠枕,问小迷:“你们一直都这么过年吗?”

      小迷:「差不多。我是被陆嘉钰捡回家的,无父无母,他有和没有一样,也算无父无母,以前都在店里过年。」
      「过年放假,店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

      尤堇薇好奇问:“是什么店?”

      小迷:「纹身店,没生意。」

      没生意?
      尤堇薇想起那日在胡同里看到的人群,听人说他第一个月至多只出现两次,心说这也算没生意。

      小迷:「其实不算是店,他住在那里,心情好了就开门接单,但他没有心情好的时候。平时就是资本家,无聊死了。」

      简而言之,陆嘉钰是个商人。
      纹身店只是副业。

      尤堇薇旁敲侧击,始终没找到机会问镯子的事,便认真看起春晚来。小迷坐在她身边,脑袋枕在她肩上,偶尔偷偷蹭两下。

      -

      近十点,烟花的爆裂声掩盖电视机的声响。

      尤堇薇侧头看向窗外,邺陵开始放烟花了。

      每年的这一天,邺陵都会放烟花。
      她从小看到大,可今夜的烟花,却阔别了那么多年。

      流离潋滟的画面里,她的手机开始震动。

      尤堇薇低头看去,还没看清,门口忽然有了响动,他站在那儿,暗淡的眸看过来,嗓音微哑——

      “走了,送你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陆老板砸手机第一天,吃到了女鹅吃的饭。
    -
    下一章更新前这章都发小红包,啾啾!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恋彦 10瓶;暖阳 6瓶;49717692 5瓶;木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