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真俊 ...

  •   “这里!”温黎收回情绪,抹了把湿润的面颊,对着门口回应道。
      
      没多久,小木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一个高大男人逆光站着,看不大清脸,只是莫名有些熟悉。
      
      等到那人从门口走了进来,温黎才略略看清了他。
      
      原来是方才找茅厕时候看见的那个一米八大高个男人。
      
      “你就是温知青啊?”那男人明显很意外,对着她问。
      
      “嗯,请问你是?”
      
      男人身后还有一个穿灰色薄衫的妇女站着。个子不高,约莫将近三十岁,很瘦,脸颊有些凹陷,应该是因为瘦小的原因。
      
      后脑勺绑了个光滑的麻花辫,看到她和善一笑,温黎便也淡笑着回应她。
      
      “哦,我是咱们红旗村的大队长,我叫邓和平!”他笑得有些憨厚,和温黎落水前看见的那个男人气质好像不太一样,那时候的邓和平明显冷厉一些。
      
      温黎没多想,又问他,“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邓和平被她笑靥如花的样子晃了眼,暗忖道:城里来的知青果然不一样,瞧瞧这小脸,就是落了水也不减一丝光彩。哎哟,哪里是村里那些糙妇女能比的。
      
      他挠头,“哦,郭大姐不是说你来咱红旗村丢了行李嘛,介绍信啥都没了,我就寻思着还是得去办一个,你到时候如果要去镇里或者县里办事就来找我,我带你去公社办个证明。”
      
      温黎两眼放光,忙笑着回道:“好的好的,谢谢队长!”
      
      邓和平被她如此的热情搞了个红脸,伸手又往脑门上挠,“害!谢个啥,这是身为大队长该做的事儿!”
      
      温黎含笑不语,望着他身后的女人,问:“这位是?”
      
      男人这才收回满脸的笑,转身对着身后的女人向温黎介绍。
      
      “这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以后有啥事都可以找她。下午本来她去田里要跟你们刚来的知青说说,不过你这不是落水了嘛,我就带她来找你了。”
      
      原来是这样,温黎点头。
      
      那妇女关切地问候了她几句,温黎只笑着说没事,两人又和睦地聊了几句,邓和平顺势插嘴。
      
      “温,温知青你这落水后身子好点了没?”
      
      温黎:“好了,没什么大碍了。”
      
      邓和平干笑,不知该再说写啥,只能转身告辞,“哦,那,那就好。那我先回去了,到时候记得去村口的那家瓦房找我,你随便问一个人就知道我家了!”
      
      “好的!”
      
      两人同脚走出房间,小房间又回到诡异的沉默寂静。
      
      温黎仰面躺倒在床中央,院外是窸窸窣窣的响动,她猜测应该是那俩姐弟要出门继续干活了,自己这一天出的乱子可真是麻烦他们了。
      
      她起身搓了搓发凉的手臂,把垂落耳鬓的发丝挽到耳后才打开门出去。
      
      果然,萧燕梅正拿了一把锄头背上草帽正要出门,她赶紧上前拿出手里揣着的鸡蛋摊在她面前。
      
      “萧姐姐,这鸡蛋我吃不下了,你拿去吃吧。”
      
      萧燕梅太监温黎的声音回头,满头雾水,“这,咋的了,一颗鸡蛋咋就吃不下,就这么大点。”
      
      她是真不知道天底下还有人两个鸡蛋都吃不下,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忙摆手示意,“没事的,这是特意给你煮的,你赶紧吃了吧,家里还有呢,不缺你这俩蛋。”
      
      温黎知晓她是误会了,也不想解释什么,顾自拉过她的手把鸡蛋一股脑塞进她手心,嫣嫣一笑,“我真吃不下了,给我也是浪费,你拿回去吃吧。”
      
      她又补充一句,随后转身走去厨房方向,道:“我去厨房烧点水洗澡。”
      
      萧燕梅摩挲几下手里的锄头杆子,不是很能理解。
      
      她暗忖:温知青咋这么客气。
      
      萧燕梅直到温黎的背影消失在小房间门口,还以为是这人不好意思,摇头无奈,把那颗早已凉透的鸡蛋揣进兜里,打算一会儿带去田里给萧贺钦补补身子。
      
      “燕梅,燕梅!”院墙外一声极大的嗓门凸起,就连刚走进厨房的温黎也听得一清二楚。
      
      “咋地啦!”萧燕梅探头向外,一个矮瘦女人走了进来,脚上套了双千层布鞋,也是粗布麻衣,鬓边皱纹颇多,瞧着比萧燕梅大许多,手腕上勾了只旧竹篮,站在门口向里张望。
      
      “哎燕梅,你家镰刀还要不要用,不用的话借我使使!”
      
      害!她当是什么事儿呢。
      
      “不用,你拿去吧,就搁厨房墙上呢,进去就能看见。”
      
      萧燕梅还在院门口换鞋,她是个爱干净的人,平时干完活回来的鞋子又是泥又是脏污,踩到房间里实在脏,她便没回出去都要换鞋,回家又换上干净的才肯进。
      
      且她一般如果在家,还要盯着来她院里的人走进来鞋底脏不脏,要是一大滩黑泥她看着可是要烦躁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默默骂了那人一道。
      
      陈家媳妇是个爽利人,说话做事都是这样,这不,一进这厨房就看见埋头在黑漆漆灶膛里烧火的温黎。
      
      这一瞧可不得了,忙尖了嗓音喊她,“哎哟,我说小同志,烧火可不是这样烧的。”
      
      瞧瞧这满屋的黑烟,小知青一张白嫩嫩的脸蛋都抹了层黑灰,怪好笑的。
      
      温黎经历了无数次点火失败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忙起身求救似地看这大姐,脸上一道黑一道白,小鹿蒙蒙的眼睛透着点点白光,头上发丝也乱飘着,看得李秀合直想笑。
      
      她上前几步拿起剩余的一支火柴,刷刷两下就点燃,随后又挑了一把干枯松草,把那火苗放在下面烧,只几秒钟的事情,就燃得很旺了,哪里会像温黎那样冒呛鼻的黑烟。
      
      “谢谢。”温黎表示感激。
      
      干草入灶,瞬间点亮半个屋子,温黎娇小的脸庞暴露在李秀合眼前,“害!城里人就是客气!”
      
      她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很慈祥的样子,斜着头问温黎:“你就是燕梅家新来的知青吧。”
      
      温黎淡笑着勾唇,手里握着的一把木头柴火有些不知所措,忙扔到柴堆里放着,道:“嗯。”
      
      “哎哟,可真是俊呐!”李秀合忍不住夸她。
      
      虽然蒙了层细灰,可这小脸蛋那可真是靓得没话说,尤其是这双眼睛,有点像那啥,像山上那叫什么翠鸟的眼睛,哎哟,水灵灵的,单是看着都感觉在跟你说话似的!
      
      温黎干笑两声,锅里水没烧多少,她添了几根粗木头进去,一下子燃烧得更旺。
      
      李秀合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盯着人温黎看了好久,一张嘴歇不下来,甚至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侧身坐在矮凳子上抬眼看她。
      
      “小知青叫啥名,你是哪里人?”
      
      “我叫温黎,是上海人。”温黎如是回答,也没不耐烦,就是身体有些疲倦,想赶快烧完水去洗个澡再好好休息。
      
      原书里温黎就是上海人,家里条件也还过得去,父母都在厂里上班,工资不错,上头还有一个哥哥,她是跟家人闹了脾气才怒气冲冲去报了下乡的名,那名报了自然是不能反悔的。
      
      一时间家里人也没了辙,含泪送她上了来往庆潭市的车。
      
      “哦…上海呀…上海。”她惊讶,一拍大腿,“噢哟,上海来的哟!”
      
      “上海可是了不得的大城市!温知青咋就想着从那么好的地方来咱这小农村。”李秀合说话没个思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性格足以可见的豪迈。
      
      温黎撩了几缕发丝别到耳后,锅里水开始泛起小泡泡,没多久便烧开来,她环视一圈,拿了灶台边放着的木瓢舀水,氤氲的热气雾腾腾,弥漫在狭小厨房。
      
      “想来就来了。”温黎随意胡诌,她总不能说她是跟家里闹了脾气才来的吧,更不能说自己是穿越来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