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救人 ...

  •   经历刚刚一场无语的抽签,温黎现在有点尴尬。
      
      手里拎的行李箱实在是个累赘,虽说东西不多,但架不住一条条烂路,车轮子在上面咕噜噜转,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耳际,连树梢站着歇凉的鸟雀都被这声儿吵得到处乱飞。
      
      其实大家都想要强壮点的知青来自家,平时好歹能帮助做点事,像温黎这种一看就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的主儿,谁家乐意让她住。
      
      这些她都是知道的,毕竟书里也有写过,很多人对于分配到自家的女知青都不怎么满意,娇滴滴不说,还总偷懒,关键是你又拿人家没辙。
      
      所以萧贺钦不愿意知青去家里住也是情有可原,温黎倒是没感觉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
      
      山路不好走,尤其是蜿蜒曲折的山路。
      
      昨夜不知道是不是下了场雨,路上的泥巴路湿哒哒的,偶有几个坑里装了满满当当的浑浊黄水,行李箱的滚轮压上去一阵噗兹水声,星星点点的泥点子溅到裙摆角,温黎心疼地不行。
      
      还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老老实实一步一步艰难拖着箱子追上去。
      
      不过萧贺钦这男人还真不是东西,她这么柔弱的女子提了个大箱子也不知道来帮帮忙,好歹以后就是“室友”了呀,一点也不友善。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温黎额上已经浸出大片汗液,沿着鬓角蜿蜒而下,一滴滴落在粗糙的黑泥土地里。脖颈间被汗水打湿了遍,碎发垂落在上,黏糊糊的实在难受。
      
      她的大拇指虎口处被皮箱磨破了皮,却只能继续使力拖下去。四周的杂草长得极其旺盛,没多久小腿肚就显了几道红痕,只不过温黎现在热得慌也累得慌,哪里还能在乎这些。
      
      也许是景区买的皮箱质量不咋地,在经过一个大坑时,下面的小轮子居然脱轨了!
      
      不是,这什么时候了啊大哥,您怎么就能罢工。拖着已经累死了,现在要她抬着走,简直要命!
      
      她再抬眼望去,前方快速行走的男人已经隔了她二十来米,心里没底忙大喊道:“萧,萧贺钦!”
      
      温黎被他不耐的回头吓了一跳,不敢再放声大喊,只启唇弱弱地嘟囔两句,“你走慢点……”
      
      哪知那男人停下来几秒盯了她一阵,随后大步朝着自己走来,脸色阴沉地可怕,温黎一时间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刚才做了什么事情惹了他不快,怎么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手里布满惨状的行李箱倏地就被他粗暴抢了过去,又是一个潇洒转身,待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走到对面的小树林拐角了。
      
      手上没了累赘,温黎小跑起来总算能追到前面的男人。
      
      ……
      
      “贺钦回来了,那知青呢,男人女人?”
      
      正在厨房忙活的萧家大姐听见门口传来的响动探了只头出来,脸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手里拿了支铁锅铲,上面是一层糊状物体,瞧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应该是食物。
      
      “你,你好!”在萧贺钦回答前温黎乖巧走到女人面前打招呼,她便知晓了来他们家的知青是男是女了。
      
      “哦,你好!”萧燕梅注意到这小姑娘,忙笑着开口回。
      
      萧燕梅的长相偏硬,脸盘子挺小,一双圆眼生得大,也是薄嘴唇。姐弟俩长相不太一样,只是眉眼间还是看得出来是亲生的。
      
      没多聊天,萧大姐问完话就回了厨房继续热火朝天,温黎单是站在门口就能感受到一股浓烈的热气扑面而来,烫得她想跳脚!
      
      萧贺钦看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走到西边的一间房门口,门上栓了把小锁,被他打开后里头一片漆黑。
      
      她的行李还在男人手里提着,一直等到们“吱呀”一声打开来,他便拎着走了进去,温黎见状自是跟着他。
      
      房间很小,光线昏暗,还没有自己现代的客房大,只一张小床置于中央,床边的大墙上有扇小窗户,上面糊了一层旧报纸,泛黄干脆,稍稍一碰就能变成灰烬掉落下来。
      
      床边还有一面不大不小的红漆衣柜,看着十分陈旧,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柜子门的把手已经掉漆严重变成了土木色,上面依旧挂了把略略生锈的老锁。
      
      “自己收拾一下。”他语气冷冷,没什么表情,把皮箱随手放在床脚便转身出了门,温黎只看见他侧身进了隔壁不远处的一间房,随后木门轻轻一声“砰”,便再没了动静。
      
      天色渐渐上头,闷热袭裹全身,土墙做成的房子显得有些萧条,天上此时只有一道鸟雀掠过的残影,知了的嗓子还没扯坏,依旧叫得起劲。
      
      小院子里打扫地很干净,地上裂开的缝隙长了几根嫩绿,可算是给这一片土黄蒙上色彩。
      
      温黎心下突然开始惆怅,尤其是当四周陡然安静下来,便会莫名感到烦躁不安,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地点,天底下孤单地仿佛只剩下自己……
      
      一个人的时间总是过得慢,一旦脱离胡思乱想开始忙碌起来,便又开始闲时间真快。
      
      温黎在萧家吃了顿粗糙午饭后,便被萧贺钦带着去了大队,说是下午要教他们干活,然后看情况给分活,以后的食物就得靠这双手自给自足,谁也帮不了谁。
      
      午饭吃的是不知名糊糊,里头应该是放了红薯和玉米面,几种颜色交杂掺和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感,闻起来有清香,吃起来嘛。
      
      嗯……温黎快吐了。
      
      真不是人吃的!
      
      好在她还有空间,趁着去房间的时候,快速进去挑了点食物,可算是解决了一顿大问题。
      
      下午大概是一点左右出发的,路上萧贺钦依旧脚底生风,并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温黎特意换了简约款长袖长裤还有一双小白鞋上阵,却还是得小跑着才能将他追上,停下来时整个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夏季阳光强烈,虽说这里是七十年代,但是温度并不比现代低多少,反而一路缺少树木的遮挡,紫外线强烈,晒得不行,好在出门时又涂了层防晒霜,连脖子也没放过。
      
      她现在只希望等会儿分配给自己的任务可千万别太重!
      
      只是,当温黎木愣愣拿着镰刀站在田坎中央时,才突然意识到。
      
      不管是再轻松的活,自己好像都没做过……
      
      “温黎,愣住做什么呢,赶紧跟上呀!”
      
      “来了!”
      
      这位身穿浅灰色夏季短褂的马大姐是负责教导温黎等女知青割杂草的人,约莫一米六左右,身材自然是瘦小,但胳膊十分有力,弯腰佝偻着除草时动作麻利地温黎一愣一愣。
      
      眼睛似乎都要跟不过来了,人家转头就把面前的一亩三分地给锄了个干干净净,只剩稀疏的小绿色小苗苗在夏季热风中摇曳。
      
      大姐不仅只是手头做,嘴里也絮絮叨叨念叨着注意事项,温黎的注意点却在地上蔫蔫的苗芽上。
      
      这么蔫耷耷生在干涸的土地里,能活下来吗?
      
      等到大家都开始弯腰干活,温黎热得动也不想动,她退缩了,忙艰难挪动了几步脚,问马桂芳:“姐,这附近有没有茅厕啊,我想上厕所。”
      
      “厕所?哦,茅厕啊。”马大姐叉腰顺当喘两口粗气,伸手指了北边的一处小房子,“那里可以,不过你现在方便过去吗?”
      
      “方便……”吧。
      
      她还没说完,马大姐就火急火燎跑回田坎,头也不回朝着她挥手,“行,你自个儿去吧,我先回去干活了!”
      
      大队长来这边巡视了,可不能被他瞧见自己在偷懒。
      
      温黎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大姐是看见什么活阎王了,跑那么快,只能自己撑着腿慢慢朝着小房子走去,路上碰见一个男人,高大得不行,看着得有一米八左右,能跟萧贺钦比了!
      
      倒是她在这里难得遇到的高个子之一。
      
      上完厕所的温黎出来找了一圈也没找着能洗手的地方,顶着烈日又不想去干活,趁着大家伙都在弯腰辛勤劳作,她鬼鬼祟祟顺着小树林到处闲逛。
      
      没多久就在一处小山包上张望到了一片水波粼粼的河,她忙小跑过去。
      
      ......
      
      在温黎去茅厕的十分钟后,本正辛勤干活的人群突然大声呼喊,还有四处焦急的跑步跺脚声响彻田野。
      
      “哎呀!萧贺钦,你家知青掉河里啦!”
      
      “快救人呀!”
      
      才来第一天就惹事,果然是个麻烦精!——这是萧贺钦听见叫喊声的第一想法。
      
      “救……救命。”
      
      红旗村的河还算比较清澈,但是却足够深,温黎其实是会水的,不过仅限游泳池或者水流平和的地势。
      
      这条河实在过于湍急了,温黎落水便慌张,脑子一片晕晕乎乎,本能的反应促使她拼命划动,可本就是突如其来的落水,没做过热身运动,这一下子竟直接抽筋了!
      
      天哪,还有谁比她倒霉。
      
      “救……”
      
      河中央咕噜噜的吐气泡泡自水底冒出,没多久一颗头颅跟着浮起来,几秒后又沉进河里,如此反复。还有一双高高向上举起的白皙手臂,在烈日下显得格外魔魅惨白。
      
      萧贺钦赶到河边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幕危机时刻。
      
      岸边除了一群傻愣愣的小孩就只有三个妇女,有几个同他一样闻声赶来的男人还在后头,时间不等人,得赶紧把人救上来!
      
      “噗——”
      
      红旗村这条养育子孙千百年的河可不是浪得虚名,深度流速绝对算得上强,萧贺钦这个但男人使了浑身气力也堪堪游了几分钟到达河中央。
      
      而此时的温黎只剩半刻头颅蹿上蹿下,连呼救的奶猫声儿也慢慢消散。
      
      二人肌肤相贴的一瞬是无尽的寒冷,像是冬日里抱着一块冰,即使现在烈阳高照,温度渐高,也足以冻得他打颤。
      
      濒临死亡的温黎得了攀附便像缺水的鱼儿遇水,拼命张口呼吸,她整个娇小身躯全然缠上了萧贺钦,纤弱泛白的手臂无力环绕住男人炽热的脖颈,一张小脸失了血色,微启的唇瓣也透着紫。
      
      毫无生气地被萧贺钦拖着游向岸边,此时已经站了不少人正围在岸上焦急看。
      
      头顶是烈日暴晒,底下是冰凉彻骨的河水,两种极致温差不断折磨着萧贺钦,尤其是手里还拖着个人,这人还死命缠住他,动弹一步都极为艰难。
      
      “你…你松开点……”感受着脖颈间窒息般的纠缠,萧贺钦咬牙,脚底踢蹬动作逐渐失力放缓,一只强劲的手揽住女人的腰,另一只则拼命划动。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呀~小可爱们~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