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书?! ...

  •   “自力更生,奋发图强。”
      
      “提高农村生产力是农村工作的中心。”
      
      温黎懵了,眼前几面土墙上明晃晃的朱红色大字标语,最后的小角落,明明白白写着:永鸿县街道办,1976。
      
      不是她所在的c市,也不是她所在的世界...
      
      右手掌心里安稳躺了只手机,是她上个月刚买的新款,此时在她手中颤动,一道清晰刺耳的闹钟铃声响彻在清晨的天际。
      
      那是提醒自己马上要迟到了的音乐。
      
      “代替温黎活下去…代替温黎活下去…代替……”
      
      一片空白的大脑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沙哑女声,一遍又一遍循环。
      
      温黎捂头皱眉,好一会儿那诡异的声音才肯停歇。
      
      什么代替温黎活下来,她不就是温黎嘛…还代替……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没等她多想,耳畔有窸窸窣窣的说话声萦绕。
      
      “诶,你今儿个抢到猪肉没!”
      
      “没呢,供销社一大早就去了,轮到我啥也没有了,你说说这事!”
      
      “哎没事,多正常,我还想着你要是抢到了,明儿个我也去个大早!”
      
      “可还是别去了,哪里是我们能买到的。”
      
      “说的也是,还是得托人找点关系……”
      
      “那可不……”
      
      两个身着粗蓝布的中年妇女闲聊着同温黎擦肩而过,手里挽着只大竹篮,只略略瞧了眼带站路边的温黎,便扯着嗓子远离视线。
      
      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眼望去尽是一片灰黑,映衬了四周乌漆漆的平房土墙,同样的单调色彩。
      
      好不容易瞧见一抹不寻常的色彩,抬眼细看,是一件军装绿。
      
      温黎身上的鹅黄长裙衬托着她像是个另类,还有一头卷了波浪的青黑随意披洒在肩窝,脸上精致的妆容也正散发着浓烈不解。
      
      “在那呢!在那呢!”一个嗓门极大的女人声划破耳际,温黎侧头随意一瞥,那年轻女人竟是直接朝着她张望。
      
      “哎我说你这同志,咋去个茅房这么久,大家都要上路了,还不赶紧跟上!”
      
      温黎蹙眉疑惑,眼前的这位大姐她根本就不认识啊,而且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自己是一无所知,一切都透露出浓重的诡异。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只见眼前的大姐打扮穿着也是跟刚刚路过的两位妇女一般,粗蓝色布料外套,裤子也是一样的蓝,头发梳了一个水光滑亮的麻花辫子。
      
      最诡异的是四周对着她瞧、一个个营养不良的瘦皮脸。
      
      温黎在打量这些人,他们也抬眼打量她。
      
      大姐身后站了高矮不一的男男女女,有六个男人,三个女人,穿着都十分朴素,个个手里拎着箱包。
      
      随着一道道视线朝着自己投射,还有一双双瞪大了的浑圆扫视自己全身,她下意识就咽下一口唾沫。
      
      “这…这是温黎同志吗,我咋觉着不太像?”大姐身旁站着的瘦小女人开了口,声音细如蚊蚁,却还是被在场众人听了个清楚。
      
      一群人正站在街道拐角,这里人不算多,只是时不时会有人路过。
      
      大姐回了话,转头看那瘦小女人,道:“咋就不像了,大妹子今早不就是穿的土黄色裙子,我还没老眼昏花哩!”
      
      温黎:“??”
      
      她这是土黄色?不是,这身明明就是嫩嫩的鹅黄啊,怎么在你口中就成了土黄……她这还是波西米亚复古长裙啊。
      
      不过现在明显不该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好在她今儿个为了逛街,没穿什么不入调的高跟鞋,只是一双平底的编织凉鞋,脚上还涂了层浅浅的粉色指甲油。
      
      不知怎么的,她心里突然一阵发虚,想到这里可是七十年代,脚底便不由自主浸出汗液,不安地蜷缩了趾头。
      
      他们应该没注意她的脚吧?
      
      嗯……事实是,他们不但看见了,甚至有几个年轻女人露出鄙夷神色,把温黎看得满头雾水。
      
      怎么感觉大家看她的表情有些,微妙?
      
      喂!她的大红大黑可还没上脚呢……
      
      “你头发怎么不梳,披散着像什么样子!”大姐不愧是大姐,气势如虹,只一句指责话便叫温黎被吓住。
      
      她作委屈样,抿了两口唇,戚戚道:“我…我发绳断了……”
      
      今天出门本来就是故意披头,哪里给你找根绳子绑?
      
      “李安安!”大姐不耐烦,回头对着一个年轻女人望去,“你还有没有捆头发的?”
      
      “哦有的。”人群里打扮稍微靓丽点的年轻女人听她问道,忙就从随身的一个小包掏啊掏,一只大红色发圈被她放在手心,随后伸到自己面前。
      
      等等,李安安?!
      
      那不是她昨天熬夜刚看完的年代文小说里的女主角吗,怎么会……
      
      天!她可算是知道了,自己这是穿书了啊!
      
      一时竟……无语凝噎……
      
      看着眼前在阳光底下发光的大红色发绳,温黎瞬间想泪目,动作迟缓地接了过来,随后木讷把头发拢在手心一股脑扎在脑后。
      
      大脑一片空白。
      
      “你的箱子呢!”大姐又发问,却让刚绑好一头乌卷发的温黎愣住。
      
      箱子?什么箱子。
      
      温黎垂眼,果然,面前的九个男女多多少少都拎了箱包,有几个女人甚至拎了两只大皮箱,她很快反应过来,忙指指巷口角落,
      
      “啊,我忘记了,我箱子在那边呢,给我搞忘了。”她悻悻地干笑两声,忙小跑到土墙拐角,等到确定外面没人跟过来才抓紧时间从空间里快速翻找。
      
      空间是她二十岁那年无意出现的,跟随着自己的意识,没有实物。而这空间最为奇特的地方,那便是……它是自己在现代的公寓!
      
      面积将近有一百五十平,这房子是她爸妈还在世的时候买的,处于c市老城区。
      
      虽然地理环境一般般,可架不住空间大啊,还是在c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带,好歹里头的家具物什一应俱全。
      
      作为一个现代土生土长的中产家庭,即使爸妈走之后也没受过一天苦,谁知道就穿进这本破书了!
      
      她意识进入,粗略一扫后便有所了解,好在里面东西也是自己走之前的模样。不过空间虽然听上去很普通,实际上蛮神通广大,一应俱全,就算找工作也能养活自己。
      
      所以,这也算是自己在陌生世界里唯一的慰藉了吧……
      
      她记得衣帽间里有三个行李箱,其中一个还是去旅游买的,是一只复古小皮箱,大约二十寸。
      
      没空停下来细想,温黎拿了箱子又在里面随手装了些东西压重量,才装作焦急般拖着箱子小跑进人群。
      
      “我!我箱子不见啦!”温黎停下脚步粗喘着气,激动道:“怎么办啊,我那箱子里可还放在我所有的身份证明,这下没了我可怎么办……”
      
      这样漏洞百出的话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相信,不过为了身份的合理性,以后要是让她拿出什么介绍信,什么什么属于这个年代的东西,她可拿不出,只能将计就计了。
      
      “箱子不是在你手上嘛!” 一旁的陈邵梅无语,盯着这个打乱他们行程的女人没什么好感。
      
      温黎瞥了她一眼,不认识,“我本来有两个箱子的,刚刚放在茅厕居然消失了,这可怎么办!”
      
      “这……”大姐忙瞪大眼睛望着她,一张脸上虽是没什么肉,面皮还是随着惊讶动作发颤,“你咋这么不小心,行李是能乱放的!你说说,这可咋整!”
      
      温黎当然不会知道咋整。
      
      “我……”她装作十分难过的样子,委屈巴巴的模样瞧得人怪心疼,“耽误大家的时间真是太抱歉了,要不然那箱子就算了吧,反正里面除了几件衣裳就只有我的身份证明。”
      
      她一副想通了的样子,扯了扯底下的小皮箱,“算了,就这样吧,这里人多杂乱的,箱子肯定找不回来了,咱们还是先走吧。“
      
      她记得小说里也有这个情节,原温黎一大早来了县城与大家回合,只不过来得太早只见到了红旗村来接他们的大姐,后来去了躺茅房,耽误了大家的时间,被众人狠狠一番嫌弃,只不过没有什么“丢箱子”情节。
      
      所以其他人现在其实不认识她的。
      
      虽然不知道真正的温黎跑哪里去了,但既然自己穿越到这种地方来了,唯一得做的事情可不就是找一个正当的身份嘛。
      
      “这可难办了……”茫茫人海的,哪里去给她找箱子,都这么久了,人家小偷说不定早就跑没影了,大姐如是想着。
      
      可要是就这样走了不给她找找,好像也说不过去……
      
      温黎看出了他的担忧,又抬眼看了几眼后头的几个男女,现在的情节看来就是几个知青刚下乡时候的场景了,这时候大家还不熟悉,便是给了自己一个不容易露馅儿的机会。
      
      “姐,我那箱子丢了肯定也找不回来了,咱们还是先走吧,耽误大家的行程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众人都对她丢了箱子还这么为他人“着想”感到诧异,不过时候确实不早了,再不回村该派人来寻他们了。
      
      “真不要了?”
      
      温黎坚定点头,“算了吧。”
      
      大姐叹气,确实也没什么办法,反正箱子的主人都说算了,她这来接人的还能说什么。
      
      这一天天的,可真是尽出烦心事!
      
      ……
      
      等到所有人坐在赶往红旗村的大牛车上,温黎才得了空抱膝窝在一旁放空思绪。
      
      这本年代言情小说其实是一本虐文,昨晚她看的时候边看边骂,谁知道一大早就给她整过来了。
      
      呜呜呜,以后看小说再也不骂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男主是我氪大的》求个收藏,么么~
    程怡下载了一款超高人气的战神养成游戏。
    游戏制作精美,画质一流,模型逼真,过于漂亮纸片人让她忍不住疯狂想氪金!
    然而这并不仅是个养成游戏,还是个抽卡游戏。
    可关键,程怡她是个非酋……
    *纸片人急需兵器,十连抽一把小木刀……还没有她手掌宽。
    *纸片人失足坠河,十连抽一个救生圈……漏气的。
    *纸片人快饿死了,十连抽一把瓜子……皮
    程怡一怒之下咬牙氪金一万,欧皇来也!
    绝世好刀、救生衣全套、满汉全席……只有非酋想不到,没有欧皇抽不到!
    金主爸爸表示心很累,欧皇果然不是谁都能当。
    然而,养成战神胜利在望之际,程怡穿越了……
    *
    卫执月生逢战乱年代,养于武将世家,十五岁父亲为国捐躯,十六岁便跟随军队出战敌国。
    此行前去一路艰险,外有敌军临城,内有小人作祟,行军路险象环生,几度濒临绝境。
    只是没想到,每当他离死亡最近的时候,总有诡异事件发生。
    *被敌军追杀至绝路差点饿死,从天而降满汉全席。
    *山洞路口被堵差点窒息而死,下一秒洞口被野狗刨开。
    *坠河差点淹死,一套诡异的衣服将他从水中拖起。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直到某天,神仙姐姐意外来到他身边,卫执月这才发现,原来他是被神眷顾的人。
    ——
    【小剧场】
    穿越后,氪金玩家程仪,愣是把这款残酷的“战争养成”游戏玩成了“悠闲种田”游戏。
    程仪:“好热,吃沙冰吗?”
    卫执月摇头。
    程仪:“好冷,吃烤红薯吗?”
    卫执月还是摇头。
    程仪:“晚上挺无聊的,一起睡觉吗?”
    卫执月摇……疯狂点头!
    程仪:“……”
    这不是个养成游戏吗 ,怎么又被我掰成了恋爱游戏?
    又名《我的金主爸爸是非洲大酋长》
    1v1双c,甜文宠文,主言情!
    喜欢就收藏吧~^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