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4、阿佳达部落 ...

  •   于是之几整理了一下心情,开口说:“小女子家住渭阳城东唐风宛,大夫可否寻人帮忙送个信,让小女子的家人知晓平安,带了人马来将人擒住。”
      大夫知道是之几有所顾忌,毕竟只是个深闺娇养的小姐,能有些自己的打算已是不错了,原本想劝其报官,见对方有自己的打算,便不再多嘴,表示自己会尽快找人去报信,然后让之几好好休息,便退了出去。
      一出屋子,大夫就变了脸色。比两个大汉还凶地说:“真是什么样的奴才都有,你们家小姐都病成这样了,才知道看医,日后是不是要等尸体腐烂了才知道办后事?如此没有眼力见儿的奴才,老夫都还是头一回见着,哼!”
      说完,大夫又看看外面日头,忙活半天,都错过饭点了,嘱咐两个学徒看好医馆,他去给二人弄点儿吃的,便哼着小调出门去了。等走远些,确定没人跟着,当即往熟知的镖局跑,然后寻好友说明了来意,好友闻言当即拍着胸脯保证,愿意帮这个忙,拜别大夫后立马出发,飞快骑马朝着渭阳城而去。
      大夫则跟没事人似的,买了些糕点和饭菜便回去了。将饭菜交给两个小徒,借着给屋里添药熏的借口,进屋将糕点给唐之几,然后又无事人似地出来和徒弟们一起吃饭。
      两个大汉在一旁看得也是一肚子馋虫,当即决定一人留下看守,一人出去买吃的。
      大夫见了,只是不屑地哼了一声,心里想着,希望友人一路平安,能快些将信带到。
      只是他不知道,此时渭阳城的一处茶楼里,温锦已经提前通过暗卫得到了信息,知道了现在之几的状态并不好,顿时温锦脸都黑得快滴出墨来。
      “为何会如此?”
      禀报信息的暗卫不敢迟疑,立马回话:“七山说小姐身子弱,今日未食早膳,不知怎的,晕船得厉害,不过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些许。”
      温锦半眯着眼自说自话:“晕船?可是,歌儿是不晕船的呀!”
      让暗卫退下,温锦也起身伸了个懒腰,踏步朝外面走去,在门外守着的家仆见了立马跟上,温锦挥挥手,让人不必跟着,并让其带话,让暗中寻找的家仆们都撤回去。
      仆人不明所以,但不敢违抗温锦的命令,只能灰溜溜离开,但撤回家仆的事,还是打算回去问过自家郡主夫人再说。
      温锦没有理会一个家仆的小心思,朝着名义上给唐之几置办的别宛而去,而那别宛,也就是之几嘴里的唐风宛了。
      大夫的镖局友人是骑马来的,不过一个时辰便进了渭阳城城门,因为唐风宛刚挂匾不久,知道的还真没几人,友人找了许久才找到,连忙过去叫门。
      见家仆来开门,立即声明来意,被请进去。
      在主厅等了片刻,便见一名男子带着一个侍女匆匆而来,瞧着就挺急的,两三下就来到了面前,来人表示自己是被掳走那姑娘的义兄,姑娘的父母这会儿还在外面找人,身边这侍女是那姑娘的贴身侍女。
      很快,唐风宛里所有男丁都集合一处,跟着那镖师,齐齐去救自己小姐去。
      唐风宛里原本的仆人不是从温府调过来的,人也不多,但温锦这两天临时调了些温府的仆人过来,这才不至于让人觉得唐风宛没什么人。
      二三十人跟着镖师浩浩荡荡地离开,温锦没有跟去,镖师没见过他,可码头那边大多数人认识他,坏了歌儿的好事可不行,不过倒是让彩衣一起去了,有她,自能照顾好歌儿吧。
      一行人匆匆往医馆赶,却不知道,此时的医馆,又是另一番风云。
      医馆原本开着的门,不知何时便关上了,行人未曾在意。
      医馆内,原本轮流看守的两个护卫已经被五花大绑地丢在角落,大夫和两个徒弟害怕地躲到柜台之下,一个身着怪异服饰的女人扫了一眼四周,然后缓步朝着之几所在的小屋走去。
      屋里的之几原是闻着药熏,昏昏欲睡,但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只敢浅眠。听到外面的打斗声,自然是醒了过来。但因为不明情况,所以还是躺在小榻上,假装熟睡,反正暗中的七山会保护自己。
      虽然这么想着,之几还是没敢再睡。
      很快,外面打斗声消失,然后便听见朝这边而来的脚步声,那人开门进来了…来到窗边了…伸手靠近之几的面门。
      之几不知道,但七山却是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何来历,但经过之前之几的一顿调说,现在的她知道,绝不能让这人碰到小姐。
      就在来人即将触碰到之几的时候,屋顶猛然袭来一枚飞镖,异装女人反应也是极快,轻松侧身躲过,再看过去,便是一把迎面劈来的软剑,异装女人瞬间和七山过了两招,推开后看了看榻上的之几,将人引到屋外打斗,一阵乒乒乓乓,打碎了不知多少药瓶药罐,那躲起来的大夫和两个小徒弟三人虽然心疼得厉害,却也不敢出来制止。
      异装女人也大致探出七山的武功,单手解下披风抛过去当了一下视线,当七山劈开披风,异装女人已经手握两柄月牙弯刀,冲了过来。
      七山被一招震出几米,半跪在地上,惊恐地抬头看向对方手里的兵器。
      语气不确定地颤抖着吐出三个字:“阿,佳,达!”
      异装女人一愣,想不到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记得她那早已灭亡的部落。
      没错,此人正是被杜欣萍派出来寻找温歌的奶娘,多尔勒·蒙柯琪。
      阿佳达部落,雪山脚下的彪悍族群,因为环境恶劣,部落附近时有狼群来袭,个个都练就了一身厉害的武功,但因为人数稀少后代凋零,决定接受外男,经过精心挑选,他们给部落最美的花朵,选了一个族外男人。哪料,就是这个男人,害的他们整个部落死伤殆尽,从此,世间再无什么阿佳达,雪山脚下也再没了那一缕缕炊烟。
      圆月弯刀不是阿佳达部落专用的武器,却是他们惯用的,而且他们有一个特点,他们和恶狼搏斗胜利后,会将其獠牙取下来,做成饰品,若是战胜了狼王,便会将其獠牙镶嵌到自己的武器上,这是很少见的操作,江湖上也很少有人认同这种方式。
      七山能认出她部落的原因,就是因为蒙柯琪手持的这两把圆月弯刀上,各镶嵌了一颗又长又尖地野兽獠牙,那獠牙已经不复曾经的洁白光泽了,上面有刀刻斧凿过的痕迹,又许是接触的血多了,有些泛着暗红,叫人一看便知,是件收割人命的利器。
      若是旁人,七山倒是有把握与对方一战,大不了打不过跑路就是了。但阿佳达部落的人不一样,他们出手以狠为首,毕竟和野兽搏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且他们自身也如野兽一般,一旦盯上的猎物,是没有放过的道理。
      这也是为何阿佳达部落向来不与外族通婚,因为他们认为一旦血脉不纯,他们代代相传的优良基因就会随之土崩瓦解,后代将渐渐衰弱,直至变成寻常百姓一般。但奈何他们的生活环境实在恶劣了些,否则也不会走到迫不得已要找外男结合延续子嗣的地步。
      当然这些都是七山在组织收集的密息卷宗里看到的,当时是因为她练武一直卡在瓶颈迟迟不能突破,为了找到让自己突破的办法,以此为由查看一些卷宗,想从里面找些前人的经验做参考。结果阴差阳错看到了有关于阿佳达部落的过往卷宗,只是这卷宗上一没列出阿佳达到底使用的什么功法,二没标明阿佳达到底是如何灭亡的,只潦草以外患一词收尾。
      也是因为这个,七山对狠字有了新的认识,好似顿悟般,不久便突破了瓶颈,所以才对此有些印象。
      回到眼下,七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方才对方只是随手一招,顶多用了四成功力,自己便是全力以赴也有些招架不住。但自己是暗卫,自己的使命就是为了主子赴汤蹈火,所以哪怕自己半分把握也没有,也不会有半点退缩。
      这时,之几已经整理好自己,从小屋出来。虽然躺了有半天,自己差不多缓过来了,但双腿还是有些软,这会儿便扶着门口,站在小屋门口。见七山还半跪在地,模样很是不敌,心下已经在为自己唱凉凉了。
      之几知道,自己现在只能等,等送信的人找到温锦他们,然后带人来救自己,之前只是为了做戏,如今,可是假戏真做了。
      所以,自己现在要尽可能拖延时间,于是之几压下心中那莫心惊,用平淡的语调开口问到:“这位前辈,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可是有什么误会,还请明言。”
      这时,之几也仔细打量起对面那个异装女人。
      她身上的衣服很陈旧了,是黑灰色的搭配,布料是很粗糙的麻和粗布,奇怪的是衣领一圈确是缝合着上好的皮草做领子,这都快三伏天了还穿貂,估计也是个不怕热的。手臂上的护腕一看就不轻,没有繁琐的花纹,却镶嵌着一圈獠牙饰品,看着就叫人瘆得慌。脖颈处佩戴的项链也是用獠牙和宝石做的,三条项链挂在胸前十分的有分量,倒是让之几想起前世见过的一些少数民族也会穿戴这种饰品。手里的圆月弯刀被磨到亮的反光,但因为那长长的獠牙镶嵌在那里,倒像是刀长了眼睛,正死亡凝视着自己的猎物。
      脸部被罩得严实,像现代的黑口罩,一双犀利的眼睛似鹰如狼,就那么盯着之几,头上带着一个黑色帷帽,只有一掌长度的黑纱,正好挡住外人看到她的双眼。
      之几将人打量了个遍也没等来对方的开口,但又见对方没有要收手的意思,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再次开口道:“前辈,…”
      还不待之几说什么,便见对方有了动作,之几立马住嘴,却见对方将手里的刀往身后一插,便将武器收回了刀封中,然后直直朝之几走来。
      七山见状自然不能继续自己的胡思乱想,立马起身挡中之几面前,将自己的软剑指向对方,煞有‘要想动她就先杀了我’的架势。
      但蒙柯琪都懒得看她一眼,抬手一挥就用深厚的内力将人扇飞出去,下一瞬便来到了之几跟前。也不待之几做出反抗,便将人定住,然后弯腰扛起就跑。
      这操作,之几懵了,七山懵了,就连躲在柜台下偷偷探出头来的那师徒三人,也是呆在原地。
      这是之几第一次被定身,根本就不像以前在电视剧里演的,一被点穴就跟雕像似的硬在那里。真实的感觉是被点穴后,整个身体都像被碰到了那根麻经,除了大脑意识清醒,瞬间就浑身麻痹,然后就浑身没有力气,瘫软下来,就好似用了软筋散,只不过点穴的时效短,遇上身体极差的也顶多有个一刻钟的时间,身体便会自行恢复,遇上身体强健的,估计半刻都要不了呢!
      而之几现在,就跟一条蛇皮袋一般被蒙柯琪搭在肩上,那感觉到因为蒙柯琪速度太快,自己的衣发被风吹着直直地飞了起来。自己的脸埋在人家的侧背,胸口下面是她的武器,自己被膈得生疼,但因为是头朝下,蒙柯琪轻功飞得快,时不时找着力点,将之几颠得那叫一个七荤八素,嘴边求饶的话是半句也说不出口,倒是那大夫给自己带的糕点,这会儿全在之几胃里作祟,纷纷争抢着从哪来回哪去。
      之几简直觉得自己要死了,但求对方给自己个痛快的,别再折磨她了…
      估计有个十来分钟的样子,自己便感觉自己手上好像有些劲了,估计是那点穴是时效过去了,结果不等她有所动作,驮着她的这人好像也有所察觉,立即又给之几背上来了两下,嘚,又给定住了。
      之几艰难地将头扬起了,虽然只成功了那么一瞬间,但她确定自己看见后面远远跟着一个黑色身影。之几知道,那应该是七山,温锦之前就说过,七山武功了得,若是不敌也可带自己逃出生天,但想来还是自己身下这人更胜一筹,七山被甩的远远的,能跟上来估计也是用了全力了,况且她方才和这异装女人打斗,想来是受了些内伤的。
      不过这女人目前并没有要伤自己的意思,一开始和七山缠斗也是因为七山突然袭击她。那这女人到底是何目的,还有,现在到底要把自己带去哪儿?
      只是之几刚有些猜疑,身体便再次传来那要命的难受感,之几也顾不得那么多,只希望自己不要真的吐出来,否则这怕是要算高空抛物了。
      前前后后,之几一共被定了四回,该吐得还是吐了,好在是在无人的地方,不然还得喜获上下数百年的问候。
      之几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放下的,又是被放在了哪里,她现在只想回家,找自己的爸爸妈妈,这无妄之灾她受一次就够了,求求老天爷显显神通,将这祸害收了吧。
      总之等到之几再醒来的时候,入眼是自己房间里床帐,透过纱帐看周围,可见的确是自己的房间,而她人也确实回到家了。
      之几身上的那些不适都已经消失了,但浑身还是有些使不上劲,喉咙也是干得快冒烟了,十分难受。身边没有半个人影,估计都在屋外,不敢打扰自己休息。
      费劲巴力伸手够到床头的一根白绳,然后轻轻扯了扯,外屋便响起了摇铃声。
      这个之前有介绍过,是富人家夜里使唤下人进来伺候时用的,之几之前觉得无用,但想着也不碍事,也就没叫人给撤去,这会儿倒是派上用场了。
      外面听到摇铃响,立马传来一阵脚步声,听起来不止一人,毕竟脚步很杂乱,之几倒也分辨不出来。
      很快,纱帐便被掀开,之几抬眼看,是棠合她们几个,看出小姐眼里的疑惑,立马给说明,瑠霞一听摇铃响便猜是温歌醒了,立马先去给夫人报信去了,她们几人自然要先进来伺候才是。
      喂下去两杯水,温歌可算缓和下来,开口声音也是有些沙哑,倒真像是刚出了什么大病,才好起来似的。
      温歌正要问什么,又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这次是浩浩荡荡一大堆人,瑠霞的腿是极快的,刚出院子便瞧见杜欣萍往这边来,立马过去禀告小姐醒了,杜欣萍带着身后一堆丫鬟婆子立马往这边赶,顺便让瑠霞快去叫家里专供的郎中过来。
      进门看见温歌已经坐起身来,几个丫鬟围在床前,杜欣萍没有犹豫,小跑着扑过去抱着温歌就要哭:“我苦命的孩儿啊!都是娘没保护好你,叫你受了这么多罪,是娘没用…”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