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艺阁我做主 ...

  •   小绿退下后,又上来一名黄衣女子,行礼说道:“小姐万福,奴唤黄花,今年二十二,来此七年了,是我那嗜赌如命的老爹卖来的,奴很早就没了娘,也没学过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是出了这门,我那老爹定时又要将我卖到别处去,小姐你就可怜可怜奴,留下奴吧,奴愿为小姐当牛做马,以报小姐恩情!…”
      ……
      不过三刻钟,二十来人都说完了,温歌也大概了解了情况。前店主张妈妈,四个没特长的是小绿、黄花,小桃红还有小柔,两个年过三十的是如烟和微霞,三个不太好看的是小春,小夏和小冬。据说原本还有一个小秋,不过后来因为和对家有所勾结,吃里扒外被打死了。两个茶水丫头,一个是哑巴,一个是孤女,都是张妈妈从路边捡来的。两个婆子也都姓张,是曾经同村的寡妇。四个打手,一个是瘸子,一个是莽夫,还有两个只是普通人而已。
      温锦看向蓝衣女子说:“之几,你自己想留下谁便留下谁,不用问我的意见,你自己做主便好,毕竟以后这是你的地盘。”
      那蓝衣女子点了点头,起身在这些人面前转了转,方才开口:“我并非无情之人,你等皆可留下,只不过多是要做选择的了。就如同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种是入我艺阁,为我效力;另一种是寄人篱下,自劳自食。若入我阁,以后就得按我给的规矩办事,如若犯了错,该罚的我绝不轻饶。当然,相比之下第二种就宽松多了,我不会逼着你做事,也只是给你一个睡觉的落脚处,余下的吃穿用行自己解决,并且要像客栈那样,每人每个月要给我交五两银子的房租,交不起我也不用你肉偿,我们县衙见便是了。现下,你等先做选择,我再说后面的。”
      女子声线偏柔,语气平淡,但气场很足,再加上温锦在旁,众人都不敢小觑,纷纷仔细的思考了起来,很快就得出了结果。张妈妈选了前者,姑娘里面除了微霞都选了前者,丫鬟和婆子也选了前者,打手中只有那瘸子选了前者,其余的都选了后者。
      温歌看了一眼,心里有了数。
      “既然都已选好了,那到时候可别后悔,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呢!”说完又看了一下众人,没人改变自己的主意。见此,温歌也只能在心里叹息着想:古人不懂得这心理战术,也就没有必要与之多费口舌,毕竟,有很多事,将来他们就知道了。
      温歌便接着说:“选择寄人篱下的人,去做你们自己的事罢,不用在这里围着了,我没什么要与你们说的,当然,如果有人胆敢出去乱嚼舌根,二哥,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说着转向温锦。
      “那是自然。”温锦很爽快地会复。
      这看似不经意的对话,反而让众人心中一震。首先,能被小霸王认可的妹妹,除了与他嫡亲的那个以外,那些权贵世家的小姐甚至是皇族公主里都没几个。再者,也没几个敢这么与他说话,语气风轻云淡,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般,而温锦也一点都没有不满的意思,由此看来两人关系貌似很好。还有就是,温锦一般不与闲杂人等来往,即便是寻常一起玩儿乐的狐朋狗友,也个个都是有钱有势的主,之前有传言这样说:出门不兜个千八百两银子,你都不好意思和温大公子一起吃酒。由此足以证明,能与其来往的都并非等闲之辈,所以,想必这蓝衣女子也不是什么平平之辈,可得小心伺候着。
      之前以为只是这小霸王的一个无关乎的友人,不想竟是小霸王认下的义妹,这层关系一出来,正要离开的四人纷纷犹豫不决起来。想留下来,可都是自己的选择,恐遭小霸王报复;直接走,又舍不下与温大公子攀上关系的机会。但很快,几人都在温锦那犀利的眼神的震慑下,迅速离开了。
      待几人离开了,温歌才继续开口说:“我这艺阁也不是什么人都收下,当然,诸位的选择是留下来的,打今儿个起,就都得听我的。我先介绍一下本人,我姓唐,名之几,字号思人,是铂巾公子的故友。在未来的一年中,我将担任阁里的一把手,也就是掌权第一人的位置。我不会接待客人,但会上台表演,所以未来的一年里,我与你等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你们唤我为一姐便可。”
      “是,一姐。”众人齐声称到。
      粉衣女子上前一步说:“我叫彩衣,唐彩衣,是一姐的贴身婢女,以后你们给一姐带话什么的,都要经过我的耳目,一姐的一些决定也会通过我下达给你们。所以,别惹到我,前一刻我把你捧上天,后一刻,我便能把你从天上拉下来,听清楚了吗!”
      这话摆明是在下马威,而那自称一姐的人没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众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我不太喜欢你们的名字,我的艺阁就算开在风尘之地,也要清新脱俗。现在我重新给你们似个艺名,以后便用我给你们似的。张妈妈,你叫张翠红对吧?那大家以后就叫你红姨好了,小绿、花黄、小桃红和小柔,你们以后分别叫绣雪、月菊、花语和淑风,如烟改为玉烟。
      小春小夏小冬以后叫春兰、夏荷,还有冬梅,两个丫头一个大丫,哑巴就叫小丫吧。婆子分别取名字最后一个字,方婆子和花婆子。你这打手就叫强子好了。你等自行下去消化我今日所说,明日我会再来,并带来些许新人,时间不早了,散了吧。”
      这些古人信奉的贱名好养活,也不能是这个贱法吧!这名字一个个的,俗不可耐呀!改,必须得改,不改就都滚蛋吧,太难受了这名字。就算是在现在的乡下人,也没有取这么俗气的名字的吧。
      午后,温锦继续留下来监工,温歌带着小云去了南街的奴力闹市,采买新鲜血液。
      一路上小云的嘴就没有停过。
      “小姐,咱们要采买多少人啊?小云粗算了一下,茶水丫鬟两个怎么可能够嘛,怎么也得再来个十个八个的,打手则越多越好,没事当小二用,后厨和婆子也要来几个,剩下的就是艺妓和乐师了,林林总总算下来,少说也得三四十人呢!”小云扳着指头盘算着。
      “呵,三四十就三四十呗,只要满足条件,本小姐还买不起吗?”二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便到了闹市。
      古代的奴力闹市,不比那些人牙子买卖的仆人,本朝的奴力闹市是这样一般场景,街道两边是长长的,一个个的木棚子,除了面向街道的这一面用木桩打的门,其余三侧都是被钉的严严实实,一个棚子归一个人贩子,两棚之间都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方便人们观察挑选奴隶。棚子里面是一群绑着手或脚,浑身脏乱的人,他们就是等待被买主买去的奴力了。
      温歌遵循着行人靠右的道理,依次看了过去,选了人数最多的那个棚子停下,那棚子的主人赶紧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给二人介绍他棚子里的奴力,温歌也不说话,只是自己看,那人说完,温歌也只是对那人点了点头,上前对着棚子里的人道:“可有女子,双十之内,懂些才艺的最好。”
      里面那堆人一听,原本对于来人就很好奇,温歌这么一说,他们便知来人是个买主。于是很快,从那群人中走出来了五名还算能看的女子,温歌让他们全背过身去,将手从木桩中间的空处伸出来,并且让没叫到的,不准转头缩手或者偷看,让小云挨个上去看他们的手,看看是否有练过武器之类留下的茧子。
      不过是温歌的一时兴起,突发奇想而已,竟真有发现,其中有三人,手形完整,不像常干粗活的,虎口却有常握东西留下的薄茧。小云偷偷点了点头示意温歌,温歌这才让他们转身,再来细细看向那三个挨着的人,都是头发篷炸,脸被黑泥糊得快找不见五官了,只留一双眼睛不时眨一下,衣着稍有破洞,但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露出来的皮肤全都涂满了黑泥。其中,左右两人明显将中间那个个子略小的保护着。
      乍一看,和别的奴力的确没什么两样,不仔细观察,还真看不出来,这三个人,不简单啊!
      不知怎的,温歌一下起了玩儿心,想了想对那人贩子说:“我要左手边第二个和右手边那两个,就这三个吧,你给我弄出来。”左手第二个正是那三人中貌似被护着的那个。
      一听这话那三人立马不干了,尤其是中间那个,立马跳起来说道:“不行,你要想买我,就必须把她们两个一起买走,你要不把她们一起买走,我,我就不跟你走。”
      温歌却笑道:“我一个开楼子的,像你这样的年纪,最是受欢迎,她们两个太老了,买回去还得我好吃好喝的供着,却不能给我挣银子,我是傻了才会买他们回去。再有,我是买主,而你们是奴力,我想买谁就买谁,你算哪根葱,还敢在我面前提要求。”
      那三人一听,立马吃惊的看向温歌,也不知是被温歌哪一句吓到了,迅速地退到后面,显然不愿意被卖走,温歌见此,实在憋不住笑出声来说:“可是乐死我了,哈哈,好了,不逗你们了,老板,这几人我全要了,先放着,我一会儿来取人。”
      说完让小云付了银子,去旁的棚子继续挑选,走开时还看了那三人一眼。
      在旁边的棚子里又选了五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又四处转了转。最后,买了七个壮汉,六个会才艺的女子,三个身材较好的女子,三个小丫头,四个中年妇人,东拼西凑下竟拿下了三十三个人,花了一百多两银子。
      这也便是奴力了,不管老的小的好的坏的,只要不是赶集或是遇上绝对的尤物,一般都是一个价,三四两银子一个人。也不需要去衙门备案,因为每个奴力身上都有一个烙印,且烙这烙印的烙铁,据说是经过特殊药水浸泡,所以只要烙了烙印,这辈子都无法去除,身份也无法改变,此生便是奴力。
      而那些人牙子买卖的仆人,就只是一张卖身契,撕了之后便是平民了,所以奴力同仆人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奴力是仆人的仆人,是真正的最底层的人群。(仆人称奴隶,而非奴力)
      待会印有他们身上烙印印章的契纸都到手上后,温歌二人便领着这三十三人去了东街一家名为'云来'的客栈,这是温锦早些时候便包下的,整个客栈都被包下了,可见其用心程度。
      “你等先将身上洗净,我稍后会让人给你们送些新的衣物,明日我再来带你们去未来要生活的地方,散了吧,你们三个留下。”说着指向一直关注着的那三个手上有茧子的女子,那三人立马戒备起来,站在那里不动。
      待其他人都离开后,大厅只剩下五人,温歌淡淡的对三人说:“你们三个跟我来。”说完也不待他想,转身直接就走了。
      温歌带着三人上了二楼,行至一处雅间,进门时拦下了小云,让他去找店小二,替那些人购买一身便衣,再打一盆水上来,便与那三人一同进了雅间。进到雅间后,温歌自己坐在桌前也不管那三人表情,给自己倒了杯水,等喝完,小云也回来了,进来时还端了一盆清水。
      温歌支了一下下巴,小云会意的说:“你们三个快些过来把脸洗干净,我家姑娘可不与'混'人说话。”
      那三人互看了看,的确挺脏的,犹豫片刻还是过去洗了脸,左右两边的都比中间那个高一些。看脸,两边也都是秀气的那种,中间的这人长相明显像是个小姐,应该是那两人的主子了,两个侍女将小姐护在中间,应是极忠心的那种吧。那小姐生的一张极为漂亮的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唇,尤其标准。
      温歌在她几人身上扫了两眼后,沉默片刻说道:“若是我未猜错的话,你等三人并非真正的奴隶吧,身上也无那甚的奴印,并且你等如今应是内力尽失了的,对吧。”
      那三人一听大吃一惊,都警惕地看着温歌,却没有人说话。
      温歌看了,心下一惊。之前一直想着,这三人若是会武,应是那江湖中人,便将其收入麾下,对自己绝对是大有益处的。
      但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温歌突然明白,江湖人士多思想清奇,一般若想隐姓埋名,多是不愿意让人再提及往事的,否则容易恼怒。看她们的样子,自己应该是猜对了,她们虽然内力尽失,但武功没有废掉,要是她们真恼了,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要除掉自己,现在这里只有自己和小云,小云恐怕只能挡住她的两个侍女。而自己,现在这具身体还处于尚且恢复状态,就是巅峰状态,也不一定跑得过她们…
      要是再妄加猜测下去,今天恐要小命不保了。
      便说:“我现在需要一名男乐师,一名女乐师和一名助演,据我观察,你三人倒是不错。若是有愿意的,今后一年就跟着我混,在一年之后我会挑选新人,即时你们便自由了。若不愿意,咯,和那些人一样,该卖艺的给我卖艺,该卖身的给我卖身,你们自己好好掂量着选吧。”
      说着又倒了一杯水,以时不时喝水的动作掩饰自己的紧张。
      一杯水的时间也够三人商量好了,那为首的女子在温歌对面坐下,说:“我们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你拿什么跟我们交换?”
      一听这话,温歌松了口气,有戏。
      “我可以,让我身后的势力保你们在这一年之内不受官僚的迫害,并且,跟了我吃穿不愁,等将来我做大了,还能带着你们去上京,去周游各国,去看遍这大好河山,吃遍世界美食。”
      那女子听了没有直接应答,而是又看向身后二人,见两人并无异议,心中有了决定便说:“好,这活我们接了。”
      见几人隐去了杀气,温歌也不急了说:“你是可行,可她二人不行,我要的是男子,她二人这身段太明显了,我那儿少不了花丛老手,我可不想一开张就落人口舌。”
      几人互看了看,的确是这个理,但古人自有妙计,那女子向温歌保证,明日她定不让人看出二人是女子,但是向温歌要了十两银子,作为打点。
      几人又在雅间呆了片刻,温歌起身要带着小云离开了,那为首的女子实在忍不住拦下温歌:“我还是不明白,你明知道我们来历不明,又为何买下我们,我可不相信你说自己身边缺人这种假话。你既知道我等身上没有奴印,为何买下了我们又这般待遇,你就不怕我们跑了,你那契纸便只是一张废纸。难道都不派人盯着我们吗?还是你有什么别的准备?”
      小云见自家小姐被拦下立马不干了,上去就要动手,幸亏温歌拦了下来,那边二人也立马将少女护在身后,温歌白了小云一眼,小云默默的退开,温歌很无所谓的说:“明天,明天你就知道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