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建国后不许成精的 ...

  •   婉拒留宿邀请后,孟瑶拎着小皮箱,打开小手电,一连三问,“413,目标人物是哪一个呀?叫什么呀?住在哪里呀?”
      “目标人物姓赵,两个目标人物是兄弟两个,住在一起。”413顿了顿,“他们家就在你们家旁边,你们两家是邻居。”
      邻居?
      “是那个生了好几个女孩的邻居吗?”她小心的看着脚下的路,努力的回想着。好像是有一个邻居,住在对门,生了五六个女儿,就想要一个儿子。
      难不成现在生了两个?
      可这年龄好像有点对不上吧?
      413:“不是。小瑶瑶,你们家东边已经盖了一个茅草屋,就隔了一两米。”
      “是吗?我怎么没看见呀?我们家的东面不是空地吗?”
      又是一个一连三问。
      413放弃挣扎,“算了,你看见就知道了。”
      ...........
      那是一个破破旧旧的茅草屋,在孟家的大后面,十分的不起眼。
      一眼扫过去,还以为是个废弃的小屋。简直要和后面的小树林融为一体。
      不过,在这样的漆黑夜里,这个多出来的小屋,就显得特别的诡异。
      尤其是当风吹过它身后的树林,响起“哗啦哗啦”的声音时,更显得幽深恐怖。
      孟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脑子不自觉的想起了各种的妖魔鬼怪、美女画皮。
      孟瑶:“413,这里面真的住着目标人物呀?该不会有那什么,妖魔鬼怪吧?”
      成功接收到她的脑回路的413,沉默片刻:“..建国后不许成精的..”
      孟瑶:“.....”
      怎么感觉更瘆得慌了?
      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建设,她才颤巍巍的敲了敲门,弱弱问道,“有人吗?有人吗?”
      回应她的只有树林里被惊起的几声鸟啼,
      “413,413,413,你在吗?”孟瑶瞬间变成孟怂怂,半边身子倚在门上,腿肚子哆哆嗦嗦。
      脑子里一直在呼唤413,仿佛只有这样,才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人。
      “刷”的一下。
      门开了。
      “啊!”她忍不住尖叫出声,身子受惯力影响,向前倒去。
      开门的人似乎也没料到,她倚着门。
      下意识的伸手扶她,拽着她的胳膊,轻轻用力,把将倒的她,拉了起来。
      “不要碰我!不要吃我!”孟瑶慌得不行,闭着眼睛,死命的挣脱者自己被牵制的手。
      完全没料到,拽着自己的人根本没用多大力气。
      “碰”的一声,她还是摔坐在地上,箱子和小手电都被她甩了出去。
      赵鹏海想动没有动,这姑娘刚刚挣扎的这么用力,怕也是不想让他碰的吧?
      孟瑶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臀部传来一阵阵的疼,她蓦地眼泪掉了下来,而后“哇”的一声哭出声。
      好疼啊!
      赵鹏海:“.....”
      “唔。”他一个大跨步,走到她旁边,蹲下捂住她还在嚎啕大哭的樱桃小嘴。
      在这么哭下去,吵醒了屋里的老娘和小侄子倒是小事。就怕把邻居什么的都喊过来了,那就什么都说不清了。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哭哭啼啼。
      他都不敢想,那些人会给他扣什么帽子。
      “呜呜呜呜”孟瑶委屈的不行,眼泪哗哗的往下掉。被他捂住了嘴巴,挣脱不得,只能小声的呜咽,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里聚满着泪水,跟只被欺负惨了的小奶猫一样。
      他的心蓦地软了,“你别哭了,我就放开你,好不好?”
      “呜呜,嗯。”她呜咽着答应,怕他听不见,忙又点了点头。
      赵鹏海松了手,感受着自己左手手背一片冰凉。
      他知道,这是这个小姑娘刚刚流出来的泪水。
      左手手指不自觉的摩擦着,仿佛还能感受到刚刚自己触碰到的娇软白皙的脸庞。
      想了想,他起身去给这姑娘拿了一条沾水的毛巾,递了过去。
      孟瑶还在那里小声抽噎,刚刚哭的太狠了,现在一时半会儿的停不下来。
      “呜呜,”她抽着鼻子,看着眼前的这条毛巾,没有接。
      她有轻微的洁癖,毛巾这么私人的东西,她连荷市大酒店里的那种一次性的都不用。
      更何况,这种看起来脏脏的,毛都快没的。
      她无声的小拒绝,没有逃过一直注视着她的人眼里。
      赵鹏海收回毛巾,擦了擦自己的手,自嘲一笑,“大小姐,你来这干嘛?” 
      “呜呜,嗝,呜”孟瑶撅着小嘴,轻轻的打了一个小哭嗝。好像不是很想哭了。
      她从自己的挎包里,摸索着拿出一个带着桃花香的手绢,慢慢的擦了惨自己布满泪痕的脸蛋。
      站在不远处,赵鹏海的鼻子都似乎钻进了一股极淡极淡的桃花香。
      她慢慢的擦完脸,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地上的凉意。伸出自己的小手,答非所问“我想起来,地上凉,不舒服。” 
      赵鹏海:“......” 
      娇气。
      他一个跨步走上前,巨大的影子瞬间把她包裹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的神色莫名。
      孟瑶身体不自觉的微微的向后缩了下,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制性的雄性力量。
      “你,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鬼?”漂亮的眼睛因受惊吓而睁大,粉色小嘴一开一合,结结巴巴的问道。
      413:“......”
      现在换宿主还来得及吗?
      赵鹏海:“......”
      他扯了下嘴角,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倒是很细。他想。
      微微用力,将人轻松拉起。
      “呀,原来你是有影子的呀。”孟瑶低头看着摔着地上的手电,照出他的影子,惊讶道。
      赵鹏海:“.....”
      他深吸一口气,沉着声音问道:“所以,大小姐,你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的?”
      “住,住宿。”她看着他沉着的脸色,心里有点虚。而后,又想到他是人,然后,稍微理直气壮了一点。
      赵鹏海看着她的那张精致的小脸上,诸多神情变化着,沉默了一瞬,干脆的拒绝。
      “不行,我们家人多,没有位置。”
      孟瑶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
      从小到大,她都是一路被人捧着过来的。何时受过这种冷淡的拒绝。
      再说了,这也就是一个破的不行的茅草屋,也不是什么高大巍峨的宫廷建筑。自己怎么就不能住了?
      搁以前,就是有人求着她,她都不一定会住。  
      孟瑶再次委屈了起来,漂亮的杏眼又聚起了水汽,扁扁小嘴,好似又要哭起来。“就住一个晚上,我会给你们掏住宿费的,不白住!”
      赵鹏海神经瞬间紧绷了,左手不自觉的握拳,生怕这个姑娘再来一个“孟姜女哭长城。”。
      他沉着脸,生硬的改了话头,“住一晚上,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吗?”
      湿漉漉的眼睛抬起看着他,像一只幼鹿在小心翼翼的试探,外界是否安全。
      “嗯。”他似乎轻轻叹了口气,“跟上。”
      这么娇滴滴的女孩,他也曾遇到过一个,在他年少不知愁的时候。
      刚走一步,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细小的惊呼,“啊。”
      “怎么了?”他瞬间转身,神经不自觉的紧绷。
      孟瑶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苦着脸,“没事。”
      赵鹏海眉头轻皱,也不多说,继续带路。
      只不过,脚步却慢了下来。
      状似不经意的回头,看着娇姑娘走路一瘸一拐的,他眉头紧皱。
      大步走回去,“怎么回事?崴着脚了吗?”
      他不说还好,一说孟瑶更难受了,伸手推了他一下,没推动。
      更生气了!
      这男人怎么壮的跟一堵墙一样呀。
      “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松手了,我也不会摔着地上。”后半句她没好意思说,也不会摔着屁股。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摔的。
      现在感觉右边屁股疼的厉害。站着不动还好,一走路就抽抽的疼。
      她自幼被娇惯,哪里受了这样的苦。
      还有这个凶的要死的男人,要不是自己下乡了,怎么可能看他时不时沉着的脸色。
      孟大小姐一向都是甩别人脸色看的,哪里受过别人接二连三的使脸色。
      赵鹏海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听着耳旁姑娘的哭声,深刻的反思自己为什么要开这个门。
      “海哥儿,怎么了?”屋子里的何静被惊醒,披着件衣服站在主屋门口。
      赵鹏海:“没事。娘,你先回去睡。”
      何静隐隐看见赵鹏海身后藏着的一个倩影,好似还有哭声传来。
      海哥儿,该不会做什么错事了吧?
      何静吓得不行,快步走来,和哭成泪人的孟瑶对视。
      孟瑶:“......”
      何静:“....海哥儿,这,这怎么回事?”
      “大娘,他欺负我。”孟瑶趁机告状。
      赵鹏山:“......”
      何静的心高高悬起,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鹏海。
      天!
      孟瑶呜呜咽咽,还不忘继续告状,“大娘,他刚才把我推到了。摔着我了。我现在走路都不能走了。”
      赵鹏海听着这个姑娘颠倒黑白,自暴自弃,闷不吭声。
      何静的心重重的落回肚子里,长舒了一口气,喃喃出声,“那就好,那就好,”
      孟瑶:“.....”
      赵鹏海:“......”
      ............
      在何静的帮助下,很快的收拾出一间干净的屋子,又帮着孟瑶铺了铺她带来的床单、布娃娃、枕头和轻薄的蚕丝被等。
      赵鹏海坐在厨房的小凳子上,给这个娇姑娘烧热水。
      麻烦。
      看着灶膛里一闪一闪,红的发亮的灶火,他突然想起了那年夏天。
      那个时候,家里还没有出事。
      他跟着妈妈一起回孟庄探亲。在公社休息的时候,恰好碰见一对老人家推着个小车。车上坐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穿着个红色的小裙子,带着个小帽子。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扎着一个小揪揪,漂亮的不行,怀里还抱了个粉都都的小老虎布娃娃。
      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粉色的老虎。
      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儿。
      在互相介绍的时候,这个小姑娘娇娇糯糯道:“我是孟瑶。我爸爸是孟成。我今年四岁了。”
      他当时是怎么说来着?好像是“我叫赵鹏海。”?
      记不清了。
      唯一有印象的是这个小姑娘非要伸手要他抱,嘴里含糊不清:“海,海哥哥,抱抱。”
      弄得他局促的不行。
      他那时还只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大人们怎么可能放心,小姑娘又坚持的不行,瘪瘪嘴,眼看着就要掉金豆豆。
      最后,还是他妈妈帮忙把她抱了起来,递给了他,又在他们两身边护着。
      抱着怀里的娇娇软软,带着奶香味的娇娃娃,他才明白:这姑娘非要他抱。不是因为自己脸白,而是因为自己的脖子上带的玉坠,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出来。
      娇姑娘是看上了这个。
      坐在他怀里,她乖乖巧巧的玩着他脖子上的玉坠,不哭也不闹,乖的不行。
      分别的时候,她还抱着自己粉色的大老虎,恋恋不舍地看着玉坠:“海哥哥,我能用我的小粉跟你换吗?”
      他摇摇头,拒绝了。
      这个是他出生的时候,他爷爷拿出珍藏的羊脂白玉,请专门的师傅做的。
      上面刻着的是他的名字,不能轻易给人。
      ......
      第二年,他们家就被抄了,然后就开始了羁押、匹都、爷爷奶奶相继去世、父亲下放农场,生死不明、妈妈哭着写下断绝书,带着他们回到了孟庄、姥姥姥爷一改往日和善,与他们断绝了关系.........
      这十几年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来了,在一天又一天的提心吊胆与草木皆兵中,在一次又一次的躲藏和搬家之中,他精心放着的玉坠终究还是不见了。
      而他和她,终究还是成了云泥之别。
      娇姑娘也终于也记不得他了。
      这段往事,他其实早已忘得差不多了。
      如果不是下午干活时,听着周围的人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孟成他闺女回来了!”;如果不是刚刚自己在院子里听到久违的软软糯糯的声音。
      怕是自己早已想不起了,也不愿意再想起了。
      这些年,他也只是在偶尔看见月姐儿的时候,会忍不住的去想:
      当年那个娇娇软软,浑身带着奶香的小姑娘怎么样了?还好吗?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了呢?
      可那么娇气的人儿,怎么受得了呢?
      如今,再见。
      已是满足。
      那些我未曾度过的安稳岁月,你能安稳度过,好像也不算太差。
      而我,只是有些遗憾,遗憾当初未能把那块玉赠给你,让它在一次又一次的藏匿中消失了踪迹。

  •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收藏!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