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下乡 ...

  •   1974年的初秋的某一天,在云国北部河省的一个偏僻的小县城。
      突然出现了一个姑娘。她穿着黄色短袖雪纺衬衣,下搭着一件纯白及脚腕的裙子,上面还绣着几枝桃花,绣工极其精湛。外面还穿着一件粉白色的开衫,脚下的小皮鞋“哒哒”的响着,引得路人纷纷回头驻望。
      在这个物质极其匮乏,家家户户都在“缝缝补补”的年代里,在这个色调偏暗的小县城,这一身装扮已足够引人回眸。
      不少人心想到底是到底是怎样的败家子才舍得这样的穿
      不见正颜,方不知倾城色。
      眉如远山,眼含清波,灵动有神;娇美无比,肌肤似雪,面色如芙。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不过是十六七的年龄,姿色已超众人矣。
      引得不少擦肩而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纷纷回望,早已忘记了自己先前所说的“败家子”。
      焦点聚集处的孟瑶依旧不紧不慢的走着。
      早已习惯了众人的视线聚集处的她,并未有什么不妥。即使是在繁华的荷市,她也经常被人这样驻足观望。
      从荷市到及县,下火车的时候就已经是半下午了。
      天色将黑,她不敢久留在外。拿着介绍信,找了一间招待所,要了一整间的房间,匆匆洗了澡,换好衣服,连饭都没敢出去吃。
      她妈说了,“长得美不是自己的错,大晚上的独自出门晃悠就是自己找事了。”
      她乖的很。
      也惜命的紧,从不找事。
      紧紧地锁好门后,她从空间里掏出两三块饼干和一块鸡蛋糕,就着空间里放着的还温着的牛奶吃了晚饭。
      是的,孟瑶有一个空间。
      其实说空间不太恰当,应该说一个空间系统。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系统。但是好像从她有意识起,这个系统就是一直存在着的。
      小的时候她曾经天真地问过系统,“我妈妈说,有人是含着玉出生的,那我是不是含着你出生的呀?”
      系统413很抓狂,“.....不是,是我在荷市千千万万的人中挑中了你。这是你的荣幸,你懂吗?是我挑的你!”
      孟瑶一脸天真:“那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最好看呀?”
      “咳。”4·真颜控·13心想:当然了。
      我当时用残存的电量,扫了扫这么多的人,就你预计长成的样子,最为惊艳。
      让我头脑一热,什么都不顾的钻了进去。从此,便开始了我一生哄骗孩子做任务的生涯。
      “我明白了。你这是馋我的美貌。所以,这是你的荣幸。那你就应该对我好点,做任务的奖励要再丰富一点。我还想要布布,做漂亮的衣服。”抱着布娃娃的粉雕玉琢,奶声奶气的说着。
      不足七岁的小娃娃,就已经会了讨价还价。渐渐地展开了她的小黑翅膀,笑的一脸的狡猾,“不然,我就不帮你做任务了。反正我妈妈说了,我们家里有好多好多的粮食,我又饿不着。哼。”
      413一边跟自己说,这只是个小姑娘,还不知道这个年代的粮食的重要性。孩子嘛,先哄,先哄;一边又调出她长大后的预计模样,看看这个,我还能忍,还能坚持!
      害,不就是哄个孩子么?
      有时处在崩溃边缘的413,还是会忍不住的想: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
      413看了看她的预期模样,别过眼。
      一咬牙,一跺脚,心下发誓:那我就.......
      那我就再来一次的。
      不就是哄个孩子嘛,害,多大点事。4·真看脸·13想。
      后来,413的眼泪流下来(如果它有的话)“事可大了,这姑娘最难哄了。”
      系统自称是“413号超级无敌大系统”。孟瑶简称它为“413”。
      当然,在巴结它的时候会亲切的称呼它“超级无敌413”。
      413口嫌体正直,每次都说,“小瑶瑶这个现实的女人。”
      每次还都乐呵的不行,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
      一般413会告诉孟瑶有哪些人是带着任务点的,帮助他们或者是得到他们的帮助会得到相应的奖励,也就是一袋子面粉。
      不是玩笑,真的就是一袋,而且重量随机。
      在她过往的十七年中,充分的见证了这个系统有多狗。
      将近十七年的时间里,在数不清的任务里。她就抽中了一回重量高达两百斤的大米,其他的基本上就是十斤,二十斤。
      运气好的话就是五十斤往上,一百斤以下。要是运气不好了,一斤的也不是没有抽中过。
      有一年,她连着两个月,回回都是抽一斤,导致她一度就想砸了这个狗系统。
      当然,在后来的413随手送了她一匹真丝雪纺布后,她觉得它和413还是可以很好的相处的。
      完全可以拥有感天动地的宿主系统情。
      413:“......”
      不,是我不配。
      ...............
      次日清晨,孟瑶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两只手熟练地编了两个麻花辫,垂到两侧;换了身她妈妈在外贸行给她买的桃花粉色碎花连衣裙,腰部还配着一条白色的皮带。
      她坐在床上,弯腰系着脚下小皮鞋的鞋带。嘴里轻声哼唱着软语小调,声音软糯,尾音微微上翘,带着少女特有的娇媚。
      孟瑶心里高兴地不行,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奶奶了。她都好久没见过奶奶了。
      从年初到现在,都好几好几个月啦!
      退完房间,她拎着自己的红皮箱,斜挎着自己在外贸行里买的粉色小挎包,伴随着小皮鞋“哒哒”的声音,出了招待所。
      没走几步,就闻见从国营饭店里飘出来的肉包子的香气。
      她肚子里的小馋虫就被勾呀勾呀的勾出来了。
      她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还挺充裕的。
      一口气花钱买了十个大肉包子,惊呆了一众排队的人。
      这个时候买肉包子的,既要钱又要票,一般人哪舍得这么造呀!?
      大都是发了工资,买了一个肉包子,还要闻几天,解解馋的那种。
      众人心下不免猜测,长得这么漂亮,穿着这么好看的衣服,也不像穷人家的姑娘。何况,这气度,这模样,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养出来的。
      就是不知道是县城里哪一家领导的千金。
      这么多年了,怎么都没见过呢?也没听说这几天换领导班子了呀?
      就连服务员心里都免不了打鼓,客客气气的收了钱和票,还帮着她打包了个纸袋子,跟刚才的颐指气使的,简直就是两个人。
      她道谢后,拎着东西,打听了一下钢铁厂的家属院的位置,顺着他们给的方向,找了过去。
      还没走到院门口呢,她就看见自家奶奶和一群老太太坐在那一排柳树下唠嗑(聊天)。
      忍不住轻轻地笑了,奶奶还是这样,最怕一个人待着。
      孟家人多,光是她爸爸就有六个兄弟姐妹,孙子孙女还有重孙子辈的,更是没数。不过,这么多的孙子孙女甚至是重孙辈中,孟瑶是唯一一个被李翠萍亲手带大的。
      也就是今天开春,她妈妈工作调动,加上自己也准备下乡,老人家才被暂时送了回来。
      现在跟着她在县城里的钢铁厂当门卫的大儿子一起住。
      “奶,奶!”孟瑶隔着老远就开始摇着手喊。
      孟奶奶李翠萍看了一会儿,才认出来孟瑶。她拿着自己的垫子,迈着小脚,“瑶瑶,是瑶瑶吗?”
      孟瑶年纪轻,脚步快,不一会儿就走到李翠萍的眼前,亲昵的挽着她,“是呀。奶,奶奶,你想我没有呀?我想死你了。”
      “奶也想你。呀,瘦了。本来就没几两肉,怎么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呀。”李翠萍握着她的手腕,细细的打量着她,一脸心疼。
      “没有。奶,你看我给你买你最喜欢吃的肉包子了。”她拎着纸袋子,转移话题。
      李翠萍皱眉道:“又乱花钱。走,我带你回家,你大伯他们都没在家呢.....”
      她挽着她奶奶的胳膊,陪她慢慢的走着,听她絮絮的说着话。
      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到了她大伯家。这是个小平房,几家挤在一起的那种,面积十分有限。
      她奶奶住的房间就更小了,基本上放个床,再贴着墙放个小柜子就没有多大的地方了。跟在荷市的屋子完全都没法比。
      她环顾四周,破破旧旧的墙壁,狭窄的屋子,更是觉得自己奶奶受委屈了,“奶,我大伯他们是不是对你不好呀?”
      “没有。”李翠萍手脚麻利地给她泡了半杯麦乳精,泡的稠稠的,又加了两勺奶粉,拿着勺子搅了搅。头也不抬,“挺好的,你大伯还算孝顺,每个月还给我两块钱呢。吃喝都不缺我的,你大姑他们也时不时也来看看我。还有你爸爸每个月邮的钱,都在我这呢。我都给你攒着呢,到时候你结婚的时候,给你添箱子。”
      “我不要。”她微撅着小嘴,嘟囔道,“您还是留着给自己花吧。您看您,衣服都这么破了,也不换一件。我妈给你买的衣服,你怎么都不穿啊。”
      “傻丫头。”她奶奶伸着手指头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拉她在自己旁边坐着,“这些衣服呀,我一拿出来,你大伯娘他们就该想方设法的从我这拿走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行了,先把饭吃了吧,吃完饭再说。”
      “奥。”
      孟瑶饭量小,一个大肉包子还剩小半个,麦乳精杯子里还有一点没喝完。
      李翠萍心疼粮食,“又是剩一口。歇歇再吃,可不能浪费粮食。”
      “哦。”
      孟瑶拖着长长的声音应着,但就是不吃。
      李翠萍愁的不行,瑶瑶呀,哪都好,就是吃得少。
      这些个东西,就是换了她那个五岁的重孙子,估计吃的头都不抬的,哪跟瑶瑶一样。
      吃饭跟吃药一样!
      “唉。”李翠萍叹了口气,“瑶瑶呀,你看你瘦的,都没个人样了。”
      孟瑶:“....奶,我这是刚好。我同学都羡慕我这身材呢。”
      前凸后翘,该有肉的地方都有着呢。
      “净胡说。”李翠萍明显的不信。
      孟瑶道:“真的。就以前住咱们家对面的江荷,您还有印象没有。她现在不是去文工团了吗,天天想着减肥呢。就是想瘦成我这个样子。在她们团里,胖一点都没有节目呢!”
      李翠萍摇了摇头,“那我还是觉得胖了好看。白白胖胖的,这看着心情就好!”
      孟瑶:“.....”
      我才不要,白白胖胖的就穿不了橱窗里的衣服了。
      她转移话题,把自己下乡的事说了说,又撒娇卖萌问李翠萍,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回孟庄。
      “你下乡下到孟庄了?”李翠萍惊喜的不行,碎碎念叨着,“好。这可是太好了。孟庄是咱的根,你过去了也不受欺负。真是太好了。”
      孟庄,就是孟瑶他爸孟成的生长的地方,也是孟瑶的老家。
      “哎,也不知道现在的大队长是谁?我记得那时候咱们回来的时候,是你小爷当的,现在都十几年了,也不知道换人了没有?”
      “没换。”终于可以插上话的孟瑶,给她奶奶端了杯水,很确定的点了点头,“我爸前段时间,给我小爷写了信,还寄了东西。奶,我小爷现在有六十了吧?”
      “多。他跟你爷差了17岁呢。今年估计都六十六,六十七了。”李翠萍明显比她记性好,“我记得他重孙子就比你大三四岁。你小时候回来的那一次,他还带你玩过,你没印象了?”
      孟瑶一脸的懵,试图挽尊,“那时候,我才三四岁。”
      怎么可能会有印象?
      “也是。”李翠萍明显的兴致上来了,“算了,我还是收拾收拾东西,跟着你一起回去吧。村里面,你也没几个认识的人,我回去也能帮你认认人,打扫打扫屋子。”
      “奶,奶,你先别急呀。我先回去办一下手续,打扫一下屋子。到时候,我再来接你呗。”孟瑶好声好气的劝着。
      她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现在一声不吭地就把老人家拐走。
      找骂也不是这个找法呀
      李翠萍一脸慈祥:“你着啥也不会,我这也不放心啊。我和你一起回去,还能帮你照顾点儿。”
      “奶,不用。我爸给我二大伯邮钱了,让他们帮着打扫,您就放心吧。而且,您好歹也得和我大伯大姑他们说一声吧。”
      “你二大伯也是个不着调的。我回来这么久,也没来看过我,钱也没给过。还不如你三大伯呢,至少还来了一次。”李翠萍撇嘴,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最清楚,“指望你二大伯一家,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呢。一家子都懒得不行。”
      “呃,”这话她没法接。
      她是看不惯二大伯一家,这次提前回来,也是存着收拾他们一家的想法。但是让她在背后说长辈,她也做不出来这种事。
      “可是,您这东西也多,一时半会儿的也收拾不完。这急里忙慌的,在忘点啥了,回头也不好找。这样,我先回去,您这几天先收拾着。等我弄完了,我一定来接您。行不?”她深谙李翠萍的命门,继续劝说。
      李翠萍想了想,也是。确实要好好收拾一下,省的落下了什么,白白的便宜了别人。
      “你说的在理,我是得好好收拾收拾。可千万别丢了点啥,便宜了你大伯娘他们。”她看着孟瑶的箱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箱子怪大的。瑶瑶,我给你装点东西。省的到走的时候你大伯娘看见了,心里不舒服。咱先提前装走点。”
      “好。”孟瑶的眼睛亮了亮。
      这种事情,她和李翠萍以前没少干,两个人经常一起藏个什么东西。
      记得有一年,有人给他们家送个一麻袋的生板栗。李翠萍偷偷放起来一小部分,孟瑶当时还觉得怪好玩的,也学着放起来一小袋子,藏在客房的衣柜里。
      放到最后,她自己都忘了这回事。等到被她妈发现的时候,板栗上的毛都长的老长了。
      李翠萍从内兜里掏出钥匙,开了自己的小的柜子,拿出一罐麦乳精,又相继拿出:鸡蛋糕、饼干、桃酥、红糖、一个铁罐子没拆封的大白兔奶糖、一袋子奶粉、还有两包挂面,都交给孟瑶放好。再三叮嘱,千万别丢了。
      她想了想,又从柜子里掏了掏,掏出一袋子奶粉“你喜欢喝着个,再多拿点。”
      孟瑶其实也有点吃惊,这才多久呀,奶就放了这么多好东西。
      别以为她没看见,她奶奶柜子里还有不少东西呢。
      其实,这些东西,李翠萍自己也舍不得吃。最喜欢就是放着,白白便宜了自己。
      临走的时候,李翠萍又给她塞了两张团结、一些零钱和一沓票子。
      与奶奶挥手告别后,孟瑶拎着重重的箱子,四处看看,寻了个偏僻的地方,开了箱子,把箱子里的东西收到了空间。
      刹那间,鼓的快要崩开的箱子,又变成了只装着几件单薄衣物,瘪瘪的小皮箱。
      413问:“你觉得你二伯娘会帮你收拾好屋子吗?”
      孟瑶笑了笑,阳光透过树荫,散射到她白皙的侧脸上,长长的睫毛时不时地上下扫动,像是眼睛上面挂了两把精致的小扇子。
      美人如画。
      413都不由的看呆了两秒。
      “她不收拾,我可就要收拾她了。”她蹲在地上,手上拿着麦乳精的罐子,细细的生产日期,随口问道“413,你能不能施点法术什么的,让我二伯娘不收拾屋子。”
      413被美色所耽误两秒的智商又回来了,机械的声音下难以掩盖它的自傲,“愚蠢的人类,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好几遍了。最后一遍回答,本系统不能也不会做这样愚蠢的事情。”
      “哼”
      她轻哼一声,倒并不意外,继续往空间里塞东西。
      当然,被孟瑶称为“狗系统”的413,确实没让她意外,收取了她一斤面粉的作为报酬。
      

  • 作者有话要说:  祝看文的宝宝们,天天好心情呀。
    (*^▽^*)
    请大家多多支持瑶宝与大海子!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