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7 ...

  •   7.
      碧绿茂盛的森林里洒落着阳光,清澈的小溪上飘忽着跟随着风流浪的绿叶,各色叫不出名字的小碎花,吸引着蜜蜂在花丛中积极的工作。知了在树上歌颂着上帝给予了人间夏天,蟋蟀藏在草丛里奏乐。远处的麻瓜村庄里的教堂传来悠远的钟声,还有唱诗班虔诚的歌声,身后的一个长相奇特的房子里烟囱飘出阵阵炊烟。
      我敲了敲门,希望乔安娜能在炸厨房的时候注意一下其他的声音。
      在小巴蒂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之后,我决定带他去我家,作为赔偿。虽然他有些不乐意,“噢,去你家干什么?这算什么赔偿。”但也还是因为好奇,跟了过来。
      他全程警惕的看着我,深怕我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倒不是很在意他对我的看法,只要他不会让我的日子难过就好了。
      开门的是菲利普斯,他的手里拿着把菜刀,穿着厨房的围裙,“哎哟,你们怎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他好像忘了菜刀这回事,一直拿着,仿佛随时准备要剁我。
      我们不敢动,一起很默契的盯着他。
      菲利普斯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的看着我,“干什么呢这是,我留的位置不够宽吗?这个门很宽的啊。”他挪了一下子。
      “爸,刀。”
      
      “我似乎明白你蠢的原因了。”我一关上房间门,小巴蒂就忍不住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耸了耸肩,“基因遗传。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他开始看起了我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从一个小箱子里抽出了我收集的磁带,“这些是什么?”他一脸疑惑的看着那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这上面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一动不动。”他摇了摇盒子。
      我看着那张磁带,有些紧张。真是不肯放过我。最后咬牙强迫自己回归正常。有些东西,不能躲一辈子。
      “磁带,你别搞烂了。”我说完,转身从我混乱的衣柜里拿出磁带播放机,还是赫敏格兰杰在我一年级的时候教会了我如何使用这个播放机,“我从麻瓜的二手市场弄来的,播放机。“我伸出手向他讨要磁带,接着放入后靠着记忆调好了,”啊哈,可以了。“
      播放机传出了音乐,小巴蒂十分好奇的看着播放器,“这就是麻瓜的东西吗?”他戳了戳播放机,“这是麻瓜的音乐?”
      “嗯,是的。KISS乐队的歌曲。”我点了点头,把床上的书本放到了地上,挪出了位置坐了下来,“很喜欢的歌曲。I was made for lovin’ you。“我轻轻的说着歌曲的名字。
      他坐到了我的身旁,安安静静的听着。
      我看着他的侧脸,他跟着节拍微微动着。这场面竟是如此熟悉,熟悉到让我难受。那个金发扎着小辫子的男人也曾这样和我坐在一起,听着同一首歌。我咬住自己的嘴唇,强忍着心里的疼痛。我以为时间已经把支离破碎的我粘了起来,看来那胶水并不是那么坚实。还不如用魔法。
      
      “以斯帖,我很喜欢这首歌。“那低沉的声音总是让人那么的安心。
      还有和他的头发一样耀眼的笑容。
      
      我摇头,试图甩开那段记忆。我看了一眼小巴蒂,他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我总是要面对那一件事情的。
      “以斯帖,我很喜欢这首歌。”他冲着我笑了笑。和那个男人一样温和的笑容。
      一瞬之间那个金发的身影闪过眼前。我揉了揉眼睛,还是有些撑不住。看来今天又是失败的无法面对。我走了过去关闭了播放机。过往的事情,就像鬼魅一般不肯放过我。
      “嘿!”小巴蒂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我没有看向他,而是随便把磁带拿了出来,把播放机随意扔到了一旁,接着从那一大堆物品中抽出一只尖叫鸡,“你知道这个吗?”我没有解释先前的行为,希望他能放过我而不要问。
      小巴蒂也算配合,一直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情。他和我一起愉快的折磨着尖叫鸡,和我一起玩起了我刚学会的麻瓜桌游。
      “哈!我又赢了。”他高兴的说道,嘴角微微上扬。不愧是12个O的人,教会之后,他也只是开头输了两次。
      “梅林的裤子,你是怎么没有被分到拉文克劳的!”我假装很惊讶道。他看上去心情好多了。
      他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接着坏坏的笑着,“真想知道?”
      我故意点了点头。梅林,我当然知道他和我一样丝毫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被扔进蛇窝的。除了分院帽,没有人知道。当然,除了像马尔福他们那种特例。他们就像是从蛇蛋里出生的一样,从小就是大写的斯莱特林。
      “那你也要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被分到斯莱特林。”
      我转了转眼睛,“成交。”
      他凑到了我的耳旁,“我贿赂了分院帽,信吗?”
      “我威胁了分院帽,信吗?”我挑了挑眉。呵,和我皮。
      
      我收拾着桌游,而他继续在我的房间里走来走去,看这看那,“以斯帖,这是谁?”
      一个问题吓到了我。我没有在房间里放任何照片,除了藏起来的那一张。我飞速的扔下了桌游,跑到了他的身旁,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照片,“你从哪里找到的?”照片上的金发男人笑得十分灿烂,穿着那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军绿色大衣,搂着身旁那一个穿着霍格沃茨校服的姑娘。那个姑娘是十六岁的我,还留着到腰间的长发。
      “从一本书里面掉出来的。诗翁彼豆故事集。“那是他送给我的。
      我拿起那本书,把照片塞进了书里面,接着粗暴的把书放进了一个有钥匙的柜子里,把柜子锁上。
      他看着我那一系列的动作,皱了皱眉头,“那个人是?”
      “我舅舅,他已经死了。”动作十分利索的把钥匙扔到了随意一个角落。
      我甩了甩头发,却像一个白痴一样不小心把本来应该甩到后面的头发糊到了脸上。我连忙用手去理。
      已经齐肩了吗?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