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一个垃圾写手。
  •   4.
      以斯帖是一个比我还要罪恶的人。这是我这么多天的观察下得出的结论。
      她把自己包装的十分完美,人畜无害的面孔和那瘦小的身躯,还有那对天真无邪的双眼。完全看不出她内心的丑恶。
      我也一样被她给骗了。
      见她的第一眼我就以为她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为此我还动了想要调戏她的心。
      谁知道反被说无能了。
      噢,是的,这个看上去如此美好圣洁的姑娘,像撒旦一般邪恶,当着众人的面惩罚了我。
      
      小恶魔终于进了卫生间洗簌。我穿着许多年前母亲买给我的睡衣,坐在我的书桌前。上一次进到自己的房间,是十几年前,我被捕的那一天。
      我摸着椅子的扶手,那一天他们冲进来的时候,我也是坐在这里,一手摸着椅子的扶手,一手拿着魔杖,思考着加入食死徒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父亲领着三个凶神恶煞的巫师一脚踢开了我的房门,他的表情比平时的还要可怕几分。我来不及说话,更没有来得及站起来,一个“除你武器”还有“昏昏倒地”就击中了我。那个“除你武器”来自我的父亲。
      父亲看到了我手里的魔杖,毫不犹豫就认定了我准备攻击他们。这比他大吼我不是他的儿子还要伤人心。
      我闭上了眼睛,心里的绞痛让我感到窒息,忽然的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颗炸弹,在自动的倒计时。
      “啊!”我大吼一声站了起来把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扫到了地上,连同那个台灯。
      我看着破碎的台灯还有慢慢落地的纸张,大口地喘着气。我只好蹲下去捡纸张和破碎的台灯,台灯上的玻璃片划开了我的手,“嘶。”
      “哎?”那个罪恶的人出来了,她正用着浴巾擦着头发,那蠢样子看上去丝毫没有想过要用魔杖烘干头发。
      “要怎么说都可以,随你!“我没好气地说道,闭上了眼睛等她说些什么刺痛人心的话。肯定又会是像那些人一样,说什么我的精神不正常,说什么摄魂怪摧毁了我的心智,还有什么我具备严重攻击性。
      但是她没有,我只是听到了她走近的脚步声,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正蹲在地上帮我捡着那一堆纸张。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没心没肺的笑了笑,露出那两排整齐的牙齿,还有那两颗小虎牙。
      “你不怕吗?”我小声问着,有些害怕却又好奇她的回答。
      “怕什么?”她挠了挠后脑勺,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梅林啊,你不会以为就你会砸东西吧!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试过把整张椅子从窗户扔出去,差点还把在花园浇花的菲利普斯给砸了。哎,你受伤了。”她把纸张堆好,没有任何顾忌的抓住了我的手,“要小心啊。很痛吧,吹吹。”她在我的手指上呼了呼气。
      我把手扯了回来,“你在干什么!”
      “小的时候我摔倒了,乔安娜就会给我吹吹,吹吹就不痛了。”那正经的脸让我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我别开了头,有些别扭的决定说声谢谢,“以斯帖...”
      然而那人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她又一次抓住了我的手,用着坚定的眼神看着我,“没关系,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是个大傻叉这种事情的!我还真没见过这样自残的人!”她对我竖了个大拇指,开始继续收拾着纸张。
      果然,三秒都撑不过就露出了狐狸尾巴。真是个白痴。
      我看了她一眼,她正聚精会神的整理着那些纸还有玻璃碎。
      我偷偷吹了吹自己的手。
      
      收完东西后,以斯帖就开始在我的房间里窜上窜下。
      “巴蒂,这是你七年级的魔药笔记吗?给我看看可以吗?”
      “可以。”
      “巴蒂,这是你的魔咒笔记吗?给我看看?”
      “好的。”
      “巴蒂,这是你的黑魔法防御术笔记吗?“
      “拿去吧。“
      “巴...“
      “别问了,你爱看什么看什么。“我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
      她开心极了,像一只猴子一样跑来跑去,开始在我的书柜上寻宝。我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她兴奋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
      我也曾和她一样,热爱书本,热爱学习新的知识。不止一次被同学质疑我是否是一个斯莱特林,还有人怀疑过我是不是贿赂了分院帽。
      但是,以斯帖说的下一句话就让我意识到她根本和我不一样。
      “嘿嘿,太好了,有学霸的笔记我就不用挂科了。”
      嗯????
      我看着她把那些书拿下来接着一本一本放好,堆在她的行李旁边。她拒绝了让闪闪帮她把衣服放进我的衣柜,而是全部都还装在她的行李箱里,一副随时都准备卷铺走人的样子。
      “以斯帖,我们有必要谈谈一个问题。”我没有询问她是否可以叫她以斯帖,因为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怎么称呼她。克劳奇夫人?算了吧。布尔斯特罗德?法律上她已经不是了。巨怪?好像十分不礼貌,特别是在她帮了我以后。
      她转过身看向了我,“唔?什么?”她蹦哒蹦哒的跳到了我的面前,眨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到睡觉时间了,我们今天要怎么睡...”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看向了别处,我并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母亲在吃晚饭的时候就强调了他们绝对不会让以斯帖或我睡客房或者沙发,还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毛骨悚然。之后就听到了一个重物掉落到了床上的声响。
      “舒服。“依旧是那淡定的表情还有那平静的声音,啊该死的恶魔。她看了我一眼,继续眨着眼睛,”一起睡?“在我诧异的眼神下,她从我的睡裤口袋抽出我的魔杖,接着口中小小声的念了一个咒语,在床上画了一条线,“三八线,那边是你睡的地方,这边是我睡的地方,不准过界,就这样。”
      我看着那条线,嘴巴抽了抽。她的那一边占了床的一大半,而我的那一边小到可怜,“以斯帖...”
      那万恶的人用着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乖乖的上交了魔杖,趴在我的床上像一只猫一般乖巧。
      “你是认真的吗?”我问她,我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
      她点了点头,十分认真。
      “下去,去睡沙发吧。”我的样子估计有些狰狞,她委屈的看了我一眼,慢慢的挪开了,离开床后一步三回头的看我,迈开的步子故意很小,好像在逼着我叫她回去。乱画线和现在装可怜的做法也是符合她搞事的天性。我开始同情她以前的院长斯内普,让她搞事也不好,扣她的分也不好。让人头大。
      而我现在估计就是和斯内普差不多处境,只不过情况不一样。
      我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回来吧。”不是我心软,我其实蛮想给她来个昏昏倒地接着把她塞进衣柜里的。只是我怀疑这么做的话,这个人间撒旦会用尽方法折磨我。为了我以后的快乐,我决定先忍着,反正三年后就可以离婚了。
      果然,那动作一下子就快了,飞奔而来,跳上了床,溜进了被子里。她乖巧的抱着一个枕头,一脸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我要这边位置,睡觉了。”
      我挥了挥魔杖,熄灭了蜡烛,钻进了被窝.
      “晚安,巴蒂。“
      “晚安。”
      晚安,和我一样罪恶的小恶魔。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