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带脑子看不要带脑子看,爽就完事了。
    安利一下林纤月,安利一下好基友林纤月。
  •   0.
      大战过后的巫师界人口稀少,为了让巫师血统能继续下去,魔法部发布新法令:任何在18至38之间的都必须要在一个星期内找到配偶并且填写结婚表格。一星期后没有找到的魔法部将会安排配偶,三天内必须填写表格,否则将逐出巫师界,没收魔杖,消除魔力与一切相关记忆。
      1.
      小巴蒂不愿意再和我说话。
      可能是因为我在斯莱特林休息室怼了他。
      “婚礼过后的第二个星期一,我会把你送回来的。如果你可以走得动的话。”那意味深长的坏笑让我实在忍不住了。
      “肯定走得动,你就算了。”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脸瞬间黑得发亮,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我,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因为不允许的话,我相信他会很乐意给我来一个阿瓦达索命咒。
      之后他就再也不肯和我说话了,尽管我已经在去魔法部的路上尝试了无数次暗示示好和道歉,他也依旧黑着那张脸,惜字如金,打死不妥协。
      但是,你要这样想,一见面他就威胁要打断我的腿哎!这可不算是我的错,我确实不觉得他能够打断我的腿。在斯内普教授面前皮了这么多年我的双腿都还健在,就凭他小巴蒂?算了算了。
      我们尴尬的坐在办理结婚的部门门口排队等候,中间夹着我们的父母。
      菲利普斯和乔安娜对这场婚姻倒是很满意的,虽然乔安娜一开始得到消息说我被安排给了一个比我年长大概19岁的人以后,那可是气得跳脚,和菲利普斯一起不停地托关系想方设法换人。但是得知是她的学弟小巴蒂后,就立刻笑逐言开了,在家里不停地给我洗脑,说他有多么多么好,恨不得自己是嫁过去的那一个。
      说实话,我对这场婚姻没有任何看法,我只想保住我的魔杖和我的魔力。我觉得很有必要和小巴蒂聊一下什么时候离婚,这样我们可以不互相干扰。大家继续佛系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思绪被小巴蒂的母亲贝弗莉打断了。她拉着乔安娜的手,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我的儿子巴蒂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孩子,他可会照顾人了,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女儿。他还很聪明…” 那样子似乎很害怕我们会不愿意,来到这里了都突然反悔。
      坐在她旁边的克劳奇父子倒是吸引着我的注意力。老克劳奇活脱脱的一个麻瓜界银行经理的样子,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穿着非常合身的西装,皮鞋擦得发亮。坐直着身板,非常认真的时不时帮助贝弗莉加入些什么能够赞扬他儿子的评论。而他的儿子,则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和我一样瘫坐在椅子上。他也一样穿着西装,只是那领带歪歪扭扭的随意挂在脖子上,头发已经被他时不时的小动作弄的凌乱不堪。这鲜明的对比。
      “在看你的未来夫婿吗?”菲利普斯用手肘撞了撞我的肩膀。
      “嗯…”
      “你们两个蛮配的,坐姿都一样。”菲利普斯打趣道,他瞄了一眼小巴蒂,“虽然进过阿兹卡班,但是那容貌还是不赖的。”
      “爸爸…”
      “克劳奇和布尔斯特罗德!”正当菲利普斯还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终于轮到了我们。我感谢着梅林,飞快的站了起来,故意的绕远了一点,不给菲利普斯一点机会。我知道我的父亲会拿我打趣。
      
      我们继续坐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我和小巴蒂被父母威胁着坐到了一起,而我们的父母坐在我们身后,用着一种很奇怪的阵势:我们的母亲分别坐在我们的身后,而两位男士也选择了坐在一起,坐在我的左后方。
      我们的母亲同时呵斥了我们瘫坐在椅子的行为,两个女人对这种心照不宣的行为感到开心,一下子关系变得很亲密,开始直呼对方的名字,还开始聊起了各种各样的话题。
      我不敢弯腰也不敢乱动,因为母亲正一边高兴的聊着天一边拿着魔杖戳着我的腰。我每一次回头无声抗议的时候都被她用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到投降。至于我身边的小巴蒂,自然也受到了同等待遇,只不过他可能已经学精了,不让他直着瘫,他就侧着。
      是的,这个可耻的人为了能够瘫坐着,把头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在我死命瞪他的时候,他回以一个狡猾的笑容。几个家长没有因为这件事而不满,反而有些许的高兴。
      “你看他们感情多好。”我那没心没肺的父亲拉着已经明显听起来有些尴尬的老克劳奇先生打趣道。
      我不打算跟他计较,这一件事就先这么算了,毕竟我一见面就怼了他。我干脆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坐在前方的那位女巫,她显然比这些不靠谱的人有趣多了。
      那位女巫正仔仔细细的审查着我们父母帮我们填的结婚申请,她拿着所有的身份资料,一个一个的对下去,好像我们会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还有名字写错一样。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那位穿着厚重大袍子的女巫抬起了头,“以斯帖布尔斯特罗德?”
      我心里一颤,开始回想到底是谁填写了我的那份申请。我微微举起了左手,右手已经被小巴蒂霸占了,“在...”
      “你的出生日期写错了。”
      小巴蒂忍不住“噗”的笑了。我猛地回过头去,看着那罪魁祸首。我的老父亲耸了耸肩,用嘴型回了我一句,“我不知道。”
      行吧,我恨这个世界。
      我先是突然抽开了右手臂,报复这个占我便宜的懒鬼,收获到了小巴蒂不满的“嘶”的一声。接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对不起女士,这是我委托我父亲帮我填写的,我当时在学校。我的父亲年龄大了,有点老人痴呆。”我得瑟的回过头,看着我那已经僵住的父亲,还有坐在他旁边已经因为尴尬而快要爆炸的老克劳奇。我发誓,今天是老克劳奇最痛苦的一天。
      那位女巫却信了我的鬼话,一脸很懂的样子,突然摆出慈祥的面孔,“噢,我理解的亲爱的。我帮你改一下。”
      
      资料终于审核完以后,女巫站了起来,“已经登记好了,请问各位有什么问题吗?”
      赶在父母说没问题之前,我和小巴蒂同一时间唰的站了起来,“有!”我们同时喊了出声,但是没有两位母亲那样关系变得亲密。我们选择了互相白对方一眼。
      小巴蒂再怎么样不好,也依旧选择了绅士一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女士优先。”
      为了不显现出我的真面目,我友好的微笑着道谢,接着立刻变脸看向了女巫,“什么时候可以离婚?”
      “我也想问同一个问题。”小巴蒂紧接着说道。
      背后已经不停地在接受着母亲的魔杖攻击了,她死命的戳着我的背。
      我对这位女巫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感到意外,但是接下来的回应才是让我崩溃的:“噢亲爱的,你们不是第一对问这个问题的。只是你们比较直接。”
      什么?我竟然不是第一个?我感到很震惊,如此操作竟然已有人领先?又一次的感受到了威胁,只不过这一次的威胁不是来自韦斯莱兄弟的。噢,那对双胞胎,我们至今没有在谁最皮这上面分出胜负。我依旧记得我们比赛谁能先把费里奇气疯,但是过了几个月后我们发现,费里奇早就被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的父亲与他的好友们气到疯癫了。为此我们对费里奇身残志坚的精神感到敬佩,精神上受到的伤害没阻止他继续他的工作—折磨学生。于是我们把目标放在了费里奇的爱猫身上,那可怜的猫到了后面见到我们就绕道走,宵禁后也不敢再和她的主子报告我们的夜游。
      就在我结束回忆的时候,女巫开口说话了,“三年后才可以。”
      “什么?“我们同时问了同一个问题,并且发出了惨叫。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