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将返 ...

  •   隆熙帝将四皇子从长青殿里赶了出去,就连太上皇都知道了,特将徒睿岚叫到了清晏殿里看了一回,见他脸上老大一块儿乌青,很是心疼。打发走了孙子,又把儿子叫到了跟前,问他,“从前我可是这样教导你们兄弟的?”
      隆熙帝笑着分辩,“阿岚那小子,实在是口无遮拦,儿子这才给他点教训,叫他知道什么是谨言慎行。”
      “我看孩子好得很!”太上皇哼了一声。
      隆熙帝笑而不语,又与太上皇说了几句话后提起,“正有事要与父皇商量。”
      “哦?”
      “儿臣欲使人巡边。”
      太上皇略沉吟,“巡边?”
      隆熙帝笑道:“是。自泰祖皇帝起,历来便有兵部巡边之例。如今南有蛮越,北有北戎,更有海外茜香国女王狼子野心。不若使人巡边,已堪军备。”
      太上皇点了点头,“正该如此。你心下可有人选?”
      “历来巡边之臣,均是自兵部尚书和两位侍郎中遴选。只是如今兵部这三位,年纪都已不小。巡边一场,便只算功夫,至少也要两三年。”
      “这倒是。六部天官,着实都不年轻了。”太上皇感慨一回,才看隆熙帝,“看这样子,你心中有了人选?”
      隆熙帝笑,“父皇英明。依您看来,王子腾如何?”
      “王子腾?他若出京巡边,京营交给哪个?”
      京营便是禁军,担戍卫京畿重职,兼管皇宫护卫。京营节度使一职,非皇帝心腹不能任。
      在王子腾之前,两任京营节度使都是出自荣国府贾家。
      听太上皇问起,隆熙帝笑道,“父皇心中可有人选?”
      太上皇摇手笑道,“朝中的事,你决定吧。”
      “父皇掌眼,儿臣心中才有底。”
      隆熙帝这句话,显然很让太上皇受用。略一沉吟,太上皇建议,“忠靖侯史鼎,忠心可嘉。”
      史鼎出身四大家族的史家,史家一门两侯,说起来似是不如一门双公的贾家,但宁荣两府如今早不复曾经辉煌,贾赦贾珍,一个一等将军,一个三等将军,都是虚爵,不领实职。与世袭罔替的保龄侯,真正靠军功封爵的忠靖侯相比,不说云泥之别,也不远也。
      “论能为,史鼎亦不输王子腾。”隆熙帝顺势应下,又捡了几件朝中人事与太上皇讨教了一回,最后便道,“另有户部尚书秦远上书乞骸骨。”
      秦远也是三朝老臣了,几十年兢兢业业,倒也君臣相得。听闻他致仕,太上皇颇为感慨,“算一算,秦远今年也有……七十出头了吧?”
      “是。”
      “户部左侍郎吴天佑,倒也勤谨。”太上皇说完,紧接着便摇头,否定了吴天佑,“不过,吴天佑虽精细,为人却油滑了些,难当一部要职。”
      隆熙帝附和,“儿臣也是这样想的。父皇看,林海如何?”
      “林海啊……”
      “正是。算下来,他掌江南盐政也有三年了,也到了召他回京的时候。”
      太上皇眯着眼睛,视线落在清晏殿外,良久方才说道,“林海确是个人才。当年盐民生乱,也还多亏了他平息。他在江南这几年,盐税这块儿,一年比一年丰润。他回京来,入主户部,想来也能服众。更何况,他为国丈,长守江南,也不像个样子。”
      “如此,儿臣便下旨令他回京。另外,林海若卸任,遣何人往江南主持盐政,也还需择贤。”
      太上皇摆了摆手,“你看着办吧。我既禅位于你,总不能事事都替你决定。”
      隆熙帝便应了一声是,又与太上皇说了一会儿话,便即离开了清晏殿。
      隆熙帝心中甚是松快,迈着方步就去了凤阳宫。
      谁都知道盐政是个肥缺,既是肥缺,那风险便大。不说前朝,便是本朝,折在盐政上的官员就不知多少。其中既有任上索贿受贿的,亦有贪墨税银的,却也不乏廉政清明,不肯同流合污被人陷害的。从隆熙帝本心来说,大舅子在盐政这个位子上,不但皇后时时担忧,就是隆熙帝本身,也很有些忐忑。费了一番心思,借着朝中人事之变,一方面将大舅子捞出来,一方面也是为了后面做些准备。
      没忍住心中得意,隆熙帝便先去了凤阳宫炫耀了一回,兼对着林皇后邀功。
      圣旨一下,前朝如何不说,黛玉先就欢喜不已了。她与父亲分开一年有余,虽常有书信来往,但每每想起父亲孤身一人留在江南,黛玉便很是担忧不安。
      眼看着父亲归京有期,黛玉便忍不住喜气盈腮。
      徒睿岚笑她,“就这么高兴?”
      “那当然啦。”黛玉手里握着画笔,歪头笑眯眯的。父亲回京,她就可以回自己家里了。
      徒睿岚显然也想到了,“等舅舅回来,定然会把表妹接出宫去住。到时候家里就你一个人,未免冷清了些。”
      “世上的事都是如此,有聚就有散。无论是聚还是散,只要在一处的时候彼此都欢欢喜喜的,也就是了。”黛玉说着,在画纸上添了两笔。
      徒睿岚看时,便见她画的是工笔芙蕖,花叶亭亭,笔触有些稚拙,用色却是清雅。
      “表妹喜欢这个?”徒睿岚接过黛玉手里的画笔,眼睛盯着画纸,思忖着在哪里添上两笔,嘴里却道,“可惜我府里的荷花都是才种下的,过一两年开得才好。不过,赶明儿我叫人在岸边修一画室,等表妹过去玩,专门给你作画用。”
      “那敢情好了。”黛玉没有兄弟姐妹,她心中素来将徒睿岚看得亲近,亲兄长一般的,也并不觉得徒睿岚有何不妥,“我也并不是独爱莲花的。在扬州时候我的院子里几片玉竹,两树紫薇,每逢花开的时候,翠竹掩映花影,既好看又热闹。后来我到了京城,住在紫藤院,来的时候也正是花期,整个院子就好似笼在烟岚之中,也叫我喜欢得紧。我只想着,以后住的地方能有一扇月洞窗,窗前两株花树,闲来无事的时候,坐在窗前迎风赏月,饮茶观花。”
      “小小的人儿,想的倒是挺多。”徒睿岚倒转笔头敲了敲黛玉的头,“有趣。”
      一个不留神,墨便顺着笔头落到了纸上,好好的一团碧色荷叶上,顿时便多了个粉红的点子。
      黛玉抬头,眼睛瞪圆了,声音都提高了三分,“表哥!”
      她好不容易画了个七八成,就这么毁了。
      迎着她哀怨中带着点儿小火苗的眼神,徒睿岚掩饰地咳嗽了一下,忙命人收了废画,安抚黛玉,“宫中有画师程旭,工笔花鸟是一绝,我与母后说一声,让他来教表妹和四妹妹如何?”
      黛玉将头一扭,哼了声,“只看表哥行动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