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贾蓉 ...

  •   田驸马直到傍晚才回到了家中。
      他今日在宁国公府多喝了几杯,感觉有些晕道。也不用人扶着,自己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华泰公主的院子前。
      看着暮色之中的月亮门,田驸马眼睛有些发沉。
      虽然尚未搬入公主府,但华泰身份毕竟摆在那里,他不能再如从前那般随意进入公主的院落,须得公主宣召,或是求见被允才可。
      哪怕身份由仪宾升格成了驸马,田驸马最初的欣喜过后,心里头剩下更多的,其实还是有些个烦恼的——任何一个男人,约莫都不大喜欢妻子太过高贵强势。
      平心而论,华泰公主容色绝艳,性情也好,出身又是那般高贵,田驸马不是不满意的。只是作为一个男人,想见见妻子还得经过个老嬷嬷来传话宣召,又不免憋屈了些。
      想到今天宁府贾珍恭维自己那些话,田驸马苦笑一声,转身便想要离开。正巧里面走出一位侍女,言及公主有请,田驸马只好又跟着她进去了。
      华泰公主已经卸了妆沐浴过,披在肩头的秀发犹自带着几分水汽。
      “驸马吃酒了?”嗅到了田驸马身上的酒气,华泰公主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鼻尖,转头吩咐侍女,“取醒酒汤来。”
      侍女应声退下,房中只剩了夫妻二人。
      “多谢殿下。”华泰公主一直以来温柔有加,笑意盈盈之下,田驸马酒意上头,心也有些热了起来。坐到了华泰公主身旁,壮着胆子握住了她的手,轻轻一捻,“殿下待我,真好。”
      有侍女奉上了醒酒汤,田驸马喝了半盏,皱着鼻子,“酸,不好喝。”
      “知道不好喝,驸马下次出门,就不要多吃了酒。”华泰公主轻笑,“这会儿只是酸的你难受,明儿一早起来才是头疼呢,更受不得了。”
      打发了讪笑不已的田驸马先去沐浴了,等人回来后,才细问他这一天往宁府里如何 。
      田驸马并不蠢,他只是念书念得有些迂了。听华泰公主问,便摆了摆手,“今儿我一去,也并不单单是给我下了帖子的,还好几个人呢。”
      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田驸马叹道,“往后再有这样的酒,我可是不去了。”
      “这是为何?”华泰公主有些纳罕。要说她这个驸马,好性儿是出了名的,耳朵也软,经不住人说几句好话。能叫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是实在不喜了。
      驸马抱怨道:“我本以为只是简简单单吃顿酒。咱们家和宁府也素来有走动,不好抹了贾珍面子,这才去了。到了才知道,他还请了不少人,有我认得的,也有不认得的。吃了酒又要习射,我又不懂,也怪没意思的。”
      华泰公主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虚咳了两声,驸马脸上比才回来的时候还要红热些,凑近了华泰公主吭哧了半天才嗫嚅道,“席上有几个伺候的,我听着他们一口一个孩子的叫着,觉得怪膈应的。”
      “孩子?”华泰公主显然并不懂。
      驸马搓了搓手,只好在华泰耳边小声地告诉了她。
      “呸呸呸!”华泰连仪态都不顾了,啐了一口,怒目嗔道,“以后再有送这样帖子来的,都给我打出去!”
      “莫气莫气,以后我都不去了。”驸马忙劝,“都是在京中的,不好撕破了脸的。”
      华泰公主柳眉竖起冷笑,“我用得着给他们脸?”
      她这一怒,驸马顿时唯唯起来,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遮着脸躲到了床上去。
      田驸马走后,宁府请的诸人散去,贾蓉亲自将人都送了一回,等人或是坐车或是骑马走了,才折了回去。贾珍已经不在宴客厅中,贾蓉乐得自在,命人撤了残席,左右各一个搂着两个娈-童,笑道:“就剩了咱们,且好生乐一乐。”
      “蓉大爷倒是好意,只怕不得自在。”左面娈-童名唤春柳儿,不过十四五岁,生得甚是清秀,言笑晏晏的,看得贾蓉眼珠子都发直了,忍不住的就将嘴凑了过去。春柳儿躲过了,“我们听说,蓉大奶奶如今正病着,蓉大爷怎么好与我们亲近?叫人看了笑话呢。”
      另一个叫如花的童子也笑,“我们虽不怕人骂,可也得想着大爷的名声不是?”
      贾蓉立时站直了,松开了手拍着胸脯,“谁敢笑话我宁国府蓉大爷?叫人拔了他满口牙!”
      春柳儿如花相视一笑。他们这样的出身,也不过是任人玩弄的,贾蓉出身又好,容貌又俊俏,手面儿也大方,他们自然是愿意多服侍的,总比那些脑满肠肥的老头子好呢。当下好一通奉承贾蓉,哄得贾蓉晕头转向的,带了他两个去了外头置办的一个小宅子里找乐子了。
      贾蓉得了这两个,喜得难以自持。至于病重的秦氏,早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闹腾了老长的功夫,才颇为大方地每人赏了五两银子,又许他们在外宅里歇到天明再离开。春柳儿如花有意钓着贾蓉,只摆出了难舍难分的模样,又撒娇弄痴地将贾蓉身上的荷包香囊都抢了去。贾蓉也不计较,看看夜色深了,不敢多留,慌慌忙忙地回了宁府。
      自从秦氏搬入了天香楼养病,贾蓉已经多日没见过这个妻子了。许是方才与春柳儿两个有些意犹未尽,贾蓉心头发热,就往着会芳园走去。不成想,会芳园门口守着两个人。借着花木遮掩,贾蓉细看了一回,认得是贾珍身边服侍的小厮。
      秦氏与贾珍之间那点事,瞒得住旁人,却瞒不住身为丈夫的贾蓉。况且,贾珍向来肆意妄为,行事并无顾忌,日常言语之中,总是秦氏如何如何,便是个傻子,也得觉察出些端倪来。
      贾蓉是气恼,又惧贾珍,只觉得脑袋上戴了顶翡翠帽儿。可叫他冲进会芳园去将此事闹开,他也不敢。站在会芳园门口愤愤了一阵子,盯着会芳园的围墙,心下转了几转,冷笑了一声,转身便走了。
      却说从隆熙帝登基,几个儿子都成了皇子。林皇后无出,便谈不上嫡子不嫡子的,作为林皇后亲手养大的,四皇子徒睿岚突然就成了京城里的香饽饽。
      他的皇子府选了离着华泰公主府不远处的一座府邸。对皇子府,徒睿岚还很是上心,工部那边着人修缮着,他自己还特意跑去看了。
      宅子本是前朝一位王爷的,轩敞阔朗自不必说,各处亭台楼阁也都齐备。徒睿岚看了一回,别的倒都还好,唯独对王府内的荷花池子不大满意——不说比不得靖王府里的大小,连里面种的花儿,也都不过是凡品。
      徒睿岚又让人将偌大的花池扩建了,还特意去请示了一回隆熙帝,要将靖王府中的名品莲花移到他的皇子府中。隆熙帝本就觉得,没出银子给孩子们新建府邸,多少有些委屈了儿女,这点儿小小的要求,自然没有不应的。
      徒睿岚便亲自安排了人去挖藕种莲,甚至还出了个主意,于花池不远处缓坡花树下立了两架秋千出来。
      他这样的热心,工部自然也不敢怠慢。紧赶慢赶的,将四皇子府先行修缮了出来。
      徒睿岚又去吹毛求疵了一回,才算是满意。
      这天正从皇子府要回宫里去,正骑马走在大街上,突然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贾蓉仰头看着马上的徒睿岚,只觉一身浅金色常服的四皇子看上去俊美逼人,也冷厉逼人。咽了咽口水,勉强压下不安,“殿下,我有要事禀告。”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妹妹虽然没出来,但她的小秋千出来啦。
    话说,大家第一次从跑步机上下来,会有晕眩感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