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林黛玉初见靖王妃 ...

  •   黛玉年纪太小,与父母生离死别的,徒睿岚怕她旅程中悲苦,会更加伤身,便有意逗她欢喜。但逢路过热闹的城镇,便叫停船,打发护卫上去采买各种小女孩儿喜欢的玩意儿,更订来许多风味儿的吃食儿,又知道黛玉喜欢读书,还哄着黛玉:“家里有个院子,专门藏书用的。到时候,我陪着表妹去看。”
      
      又小声告诉黛玉,“可要悄悄的,别叫人知道,父王也爱书,轻易都不许人进去呢。表妹喜欢什么,到时候我顺出来送你。”
      
      边说,又边促狭眨眼。
      
      他生得极好,尤其一双眼睛,形似桃花,眼角微挑,明媚春光映照下流光溢彩,自带一段飞扬的神采。
      
      同行数日,黛玉与他渐渐相熟,不再如初时一般局促。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偏头笑问,“表哥如此,不会被姑父责罚么?”
      
      姑父是当今圣上亲子,钦封的亲王,黛玉却还从未见过。不过,她喜欢没事儿的时候便多想一想,据她猜测,王爷呢,该是个伟岸端方,肃凝严厉的吧?
      
      表哥竟说要去偷他的藏书!
      
      小黛玉觉得,这岚表哥非但人有趣,他的胆子,更也是忒大了些的。
      
      “罚什么?”见黛玉一双杏眼睁得老大,似笑非笑,似惊非惊的,与那平日里蹙眉凝愁的模样大不一样,颇有些小女孩儿的憨态。也不知怎的,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勾了指头在她鼻尖一划,“谁能知道是我拿的呢?只要表妹不做告状精出卖了我,无忧也。”
      
      服侍在旁的张嬷嬷见黛玉低头掩口偷笑,心下不禁大慰。晚间黛玉洗漱后,张嬷嬷一下下地替她梳着头发,感慨道:“四表公子真是好人。”
      
      生得那样出众不说,周到细致体贴,又能耐下性子来哄着自家姑娘,张嬷嬷觉得,徒睿岚从头到脚,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不好的了。当然,这会儿的张嬷嬷还不知道,徒睿岚是属狗的,当真是狗脸,说翻就翻的,且爪尖嘴利,咬住了谁不见血不要命都不带松口的。
      
      想到徒睿岚这一路对自己的照顾,黛玉也点头,又加了一句,“就是促狭了些。”
      
      想到了什么,黛玉小声问张嬷嬷,“我从未见过姑母,也不知道姑母性子如何。嬷嬷您可知道?”
      
      张嬷嬷放下象牙梳,叹道,“嬷嬷是做奴婢的,从前也听说过王妃娘娘的名儿,自然都是好的。可若是细说起来,却也不知道了。”
      
      黛玉默然。
      
      她是个有心的,眼看着离京城越来越近,便寻了机会请教徒睿岚,打听靖王夫妻日常的喜好等事。
      
      徒睿岚也不藏私,都细细地告诉了她。
      
      “父王面冷,看着不好相处,其实为人正直。我不是告诉表妹了么,他喜读书,也爱下棋,不过是个臭棋篓子,连我都下不过的,更别提母亲了。他对内院也并不大关注,都是母亲管着。你去了,见着他的时候少之又少。”
      
      “母亲么……”徒睿岚想了想,“日后相处起来你便知道了,她为人再好不过了,公正宽和,待我们兄弟姐妹都好,连皇祖父都赞她。”
      
      见黛玉还盯着自己,目光如清水一般,徒睿岚屈指点她额头,“剩下的慢慢告诉你。不然,一猛子都说了,后边你不是不理我了?”
      
      于是剩下的行程里,徒睿岚便为黛玉一一介绍了靖王府中的人。
      
      这一日船到码头,早有王府的马车在这里候着。前来迎接的,是王府大管家和内院管事。
      
      见到徒睿岚一行人下船,二人连忙先行下礼去。
      
      徒睿岚微微颔首,叫了二人起身,且先顾不得他们,只小心翼翼,亲自扶了黛玉上车后,方才转过头去笑问,“怎么就知道我们今日到?”
      
      大管家圆润如球,弥勒似的笑道,“扬州舅老爷那边遣人送了信来,王妃娘娘估算着日子,说公子和表姑娘也该这几天到的,早早就打发了我和钱嫂子过来。这几天,我们是时时在这里候着的。”
      
      钱嫂子,靖王府内院管事媳妇,专门管着靖王妃出入事务的,很得王妃器重,最是个伶俐不过的人。知道靖王妃极是看重这位表姑娘,又见府内四公子也如此小心谨慎地照顾表姑娘,自己也便将那本来就有九分的恭敬,提到了十二分去。隔着马车与黛玉请安问好,哪怕是黛玉看不到她,亦是笑容满面。
      
      徒睿岚向来知道自己府中这两个人的,见他们待黛玉礼数周到,自是满意。翻身上马,对大管家说道:“恐母亲也等的急了,我先和表妹回去。表妹带来的东西不少,你好生看着人装车,仔细着些。”
      
      然后回头,与马车里的黛玉说道:“表妹,咱们回家了。”
      
      从下了船,黛玉心中便开始忐忑起来。听到徒睿岚一句“回家”,眼睛便有些发热,却还是细细地应了一声,“好。”
      
      马车里很是宽敞,黛玉带了张嬷嬷坐在里面,丝毫不显局促。透过窗纱,街上热闹的人声传了进来。
      
      到底也还是孩子,外面人声鼎沸,黛玉便忍不住顺着窗纱向外看。
      
      天气渐热了起来,这车上青白色的窗纱也才换过,正巧叫她能够看个影影焯焯。
      
      茶楼酒馆,金楼银店,立满了大街两侧。
      
      “这是朱雀大街,京城里最为繁华的地界儿之一。等后边有了空,我带表妹出来好生逛逛。”徒睿岚声音响起,他就骑马跟在车旁。
      
      黛玉手指一绞,方才不过看了数眼,确看到许多女子走在街上。观衣着打扮,并不都是小家或寒苦人家的。
      
      京城风气果然较江南更加开化些。黛玉想着,却也生出许多期盼来,或许有天,自己真的也能如街上那些女眷一般,出来走走?
      
      林海夫妻两个都是在京城住过多年的,黛玉小时候,没少听他们讲起京中风物人情,早有向往之心。
      
      护国寺,神仙楼,京中万竹园,京西桃花山……竟有恁多的好去处呢。若有机会,先去哪里好?
      
      表哥到底是亲戚,不如等父亲卸任回京,央了父亲带自己一同去?
      
      胡思乱想间,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靖王府。直到钱嫂子一句“表姑娘,请下车吧”,才将她唤回。
      
      钱嫂子打起车帘,张嬷嬷先下了车,正要扶了黛玉下来,徒睿岚已经抢先一步伸出手去。
      
      在此候着的众人都屏息凝神,盯住了马车,很想看一看,这位从江南而来,叫王爷王妃都十分惦念着的,还能叫四公子亲自欲扶下马车的表姑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儿。
      
      静默片刻后,便见从马车中探出一只素白的手,放在了徒睿岚的掌心中。
      
      只看这么一只纤巧细润,葱尖儿似的手,便能知道人物儿必是不凡的了。
      
      黛玉很是有些紧张,先检视了一下衣裙有无不妥,才搭着徒睿岚的手低头出了马车。
      
      她身量纤瘦,较之同龄人要单弱许多。徒睿岚托着那只冰玉似的手,总觉自己一用力,都能折断了那细瘦的腕子。
      
      还是弱了点儿,该多补一补。不然这京城风大,冬天里都能把人吹走了。
      
      这么想着,徒睿岚索性双手一合,将黛玉从马车上抱了下来,心内只道,果然太瘦,纸片儿似的哪。
      
      张嬷嬷:哎!
      
      将已经惊呆了的黛玉放在地上,徒睿岚顺手帮着她将身上的夹缎子披风理了一下,笑道,“表妹,随我进去吧。”
      
      黛玉只是没有想到徒睿岚会抱自己下车,未能反应过来。缓过了神,应了一声,将腰背挺直,平复了略显不安的心态,在众人的簇拥下,往王府内院走去。
      
      越往里走,黛玉便越能感受到王府的肃穆,内院中不知道多少的丫鬟婆子穿梭忙碌,却半点杂音不闻。
      
      “前面,就是母亲日常所居的地方了。”徒睿岚低声告诉黛玉。
      
      黛玉点点头,被徒睿岚牵着进了靖王妃居所。
      
      若单论五官,林家这姑侄二人,当真有五六分的相似。一样的眉横远山,一样的目若秋水,便是那种书香门第中所蕴养处的特有气质,也十分相近。
      
      只是,靖王妃身上另有一种沉静端凝,就仿佛无论什么样的变故,都不能令她惊讶动容。而黛玉,终究缺少岁月的历练,眼神通透澄净,不然半分凡俗。
      
      姑侄两个头次见面,又是在这种情形之下,难免又有一番伤感。黛玉被靖王妃抱在怀里,哽咽不止。
      
      “莫要太难过了。”靖王妃眼中亦有悲色,为黛玉拭去泪水,温声抚慰,“我与你母亲,既有姑嫂情分,又有当年手帕之交的情谊。她这一去,不说是你,便是我心中也着实难过。只是玉儿,天下做父母的心大凡都是一样的,我想你母亲在天上,也是望你放开了苦痛,快活过日子的。”
      
      黛玉哽咽点头。
      
      “从扬州到京城走了近一个月,也不见表妹在我跟前掉半滴眼泪。才见了母亲就这般,可见与我是不如母亲亲近哪。”徒睿岚恐这姑侄二人继续难过下去,插科打诨地岔开话。
      
      靖王妃目光落在这儿子身上,眼中透出笑来,“那怕是你待表妹不够尽心了。”
      
      母子之间日常说话从来都是如此,徒睿岚满口叫屈,“冤枉死我了!母亲只问表妹,我可有不尽心的地方?”
      
      黛玉含泪一笑,偏过头去,“我可不知。”
      
      一时靖王妃只将黛玉揽在身边坐着,黛玉又叫了自己带来的张嬷嬷和四个丫鬟上来给王妃磕头。靖王妃看了一回,点了点头,与黛玉说道:“我已叫人收拾出了紫藤院,回头我送你过去。玉儿你安心住在那里便是,丫鬟婆子都是现成的,只做粗使就好,你自然还是用家里带来的,我叫人带了她们去各处认认,日后做什么,便可便宜了。”
      
      “王爷要晚间才能回来,到时再相见。这府里还有你几个表兄弟表姐妹,我想着你刚到,既忙且累,索性都等到晚间一并厮见也就罢了。”
      
      徒睿岚摇头拈酸叹道,“表妹一来,母亲眼里心里便都是表妹了。往后,儿子可要退一射之地了。”
      
      “莫非不该?”靖王妃挑眉问道。
      
      “该,自然都是应该的!”徒睿岚忙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徒小四:我真的是属狗的
    黛玉:我属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