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林黛玉别父上京都 ...

  •   “姑娘,夜深了,且先安置了吧。”张嬷嬷苦口婆心地劝黛玉,“这几日吃不下睡不好,总这么熬着,哪里受得了呢?”
      
      黛玉双眼含泪,抱膝坐在床上,缓缓摇了摇头。隔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嬷嬷,我不想去京城。”
      
      林海已经告诉了她,这次靖王府的表兄来扬州,一为吊唁她的母亲,二便是为了接她入京,去姑母身边。
      
      黛玉聪慧,从母亲的离世中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但终究年纪太小。她自出生,便是被林海夫妻娇养长大的,已经没有了母亲,无论如何,她也不想再离开父亲。
      
      眼泪一对对儿地落下,看得张嬷嬷大为心疼。她是黛玉的乳嬷嬷,照顾了她数年,名为主仆,情分上却与母女无异。
      
      侧身坐在了床边,张嬷嬷心疼地为黛玉拭去泪水,安慰道,“姑娘若是实在不愿去,何不与老爷说呢?老爷那样疼姑娘……”
      
      要张嬷嬷说,她也实在是想不明白,夫人热孝未过,老爷为何就要急匆匆将姑娘送到京城里去。姑奶奶那里再好,再是嫡亲的姑母,又哪里比得上在父亲身边自在呢?
      
      黛玉低泣,她并不想弃父离去,奈何父亲与她说了许多,不由得她不去。
      
      “父亲公务繁忙,母亲又不在了,若我留下,父亲还要分心照看于我。倒不如听父亲所言,去投奔姑母,也好令父亲少些顾盼之忧。”
      
      黛玉擦去眼角泪珠儿,强忍着心内悲伤,反过来劝起了张嬷嬷,“父亲说,这巡盐御史不会连任。或许过不多久,我便能和父亲在京城里团聚了。”
      
      “姑娘既是这么想,又何须再伤感呢?”张嬷嬷叫了丫鬟送水进来,服侍着黛玉净了脸,又看着她躺下,掖了掖被角,“横竖不过一两年的分别。姑娘且打起精神来,叫老爷看着也放心不是?”
      
      黛玉闭上了眼睛,长睫处尚有未干的泪渍。
      
      既要远行,需带的东西并不算少,又有安排随着黛玉同上京城的丫鬟婆子等,忙乱了足足四五天,才算湛湛妥当。
      
      林海本就是爱女如命之人,又怜惜黛玉小小年纪便要寄居人下,便一一叮嘱黛玉:“进了京,你姑母必会另外与你丫鬟婆子,你只管安心使唤便是。如有不好或不惯之处,也不必忍气吞声,只管告与你姑母。咱们并非无依无靠才去投靠的,只是一来是我精力着实不足,恐不能照管与你;二来,也是因你母不在了,须得有长辈教导于你。我已经这把年纪,并没有再娶之心,你姑母贵为亲王妃,身份正合适。你且记住,这一去京城,固然要谨言慎行,却也不必委屈了自己。林家几代列侯,世代书香。为父虽是不才,也算得一方大员。你是我林家女儿,并不低于人。”
      
      “你这一去,带的人倒是不需要太多。我命张嬷嬷与你同去,她是你的乳嬷嬷,向来尽心妥当。至于王嬷嬷,她家人尚在这边,已是求了管家,要留下来的。大丫鬟里,你身边有紫燕青霜两个,她们如今不过十五六岁,服侍你这几年也很周到,便叫她们跟着你吧。另有两个小丫鬟雪雁和雪鹃,日常跑跑腿传传话也很机灵。至于粗使的婆子,倒是不用了,你姑母自然会安排。咱们便只带贴身服侍的便可好。另外,咱们家在京中的宅子,在平安巷。有什么事,你可遣人往那儿去寻林忠。”
      
      “日常用度,且不必与你姑母提,你姑母家也并不缺了这个,她向来细致,既是遣了阿岚来接你,想必京中早已做了准备。不过,出门在外,小门小户都知一句‘穷家富路’,何况咱们呢?你是个女孩儿,从前并不理会这金银俗务,日后却要留心起来。为父为你预备了一万两的银票,若有使唤的时候,叫人出去兑了便可。另 有一些零散银子金玉等物,是留给你赏人用的,都放在了紫燕青霜那里。”
      
      “靖王府里,你也有几个表姐妹。虽不是你姑母所出,但王府贵女,想来规矩礼数都不会差,相处起来应是不难。若实在有不投缘的,你不去理会也就是了。有你姑母在,谁还敢去欺负了你不成?急切之间,个人的脾气秉性咱们不知,不过我也叫人预备了几样表礼,这些人情往来,你母亲往里也曾教导过你,日后你姑母也会,且慢慢地学着吧。”
      
      黛玉一一应下,哽咽道:“玉儿走后,父亲也要保重身体才是。不然,我在姑母家住着,也不能安心呢。”
      
      “放心吧,就是为了我的玉儿,父亲也且得好生顾念身子。”林海絮絮叨叨,只觉这半日里,将过去一年的话都说了,却还觉得有许多没有想到的。爱惜地抚摸着黛玉的头发,只在心中长叹:虽他安慰黛玉不过两三年便可团聚,可谁又能说得准呢?
      
      五六日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了,虽有万般不舍,黛玉也只得拜过了母亲灵位,辞别了慈父,与徒睿岚登上大船,往京城里去了。
      
      直到她与徒睿岚离开扬州的第五天,荣国公府的人才姗姗来迟。
      
      来的是贾琏,荣国公府长房长子,人都叫一声琏二爷的。
      
      贾琏不喜读书,却极是机灵,早早捐了个虚职在身上。及到了扬州才知道林夫人已经仙逝,跌足不已,哭着跟林海道了恼,方才解释:“从接了姑父的信,老太太便厥了过去,阖家都伤心,打发了侄儿来。一路也是日夜行船,不想竟是未能见到姑母最后一面……”
      
      说着,便以袖拭泪。
      
      林海叹道:“我亦没想到你姑母走得那样急。后面灵堂尚在,你且去为她上柱香吧。”
      
      贾琏应下,不过两盏茶功夫回来。又问黛玉何在,得知已经离开扬州去了京城,贾琏失声道,“表妹竟已去了京城?”
      
      见林海投来异样目光,忙咳声说道,“老太太十分惦念林表妹。侄儿来时,再三叮嘱,让侄儿将林表妹接回京城去。没想到侄儿竟是错过了……只是不知,姑父派了何人送表妹过去?可还妥当?”
      
      林海微微一笑,“自然。靖王府四公子前来吊唁,论起来,玉儿也需叫一声四表哥。我因有送玉儿进京之意,索性便叫他们兄妹同行了。”
      
      林家与靖王府有亲,贾琏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也听说两家日常走动并不亲近。倒是没想到,这次叫靖王府的人抢了先。
      
      “表妹日后,可要长住王府?”心下盘算了一回,贾琏试探问。
      
      若是,可这么好?家里老太太是下了话的,必要让他将林家表妹一同带回去的。
      
      老太太的心,贾琏多少猜到了点。林家并无嫡枝近脉,姑母一病而亡,老太太思女心切,要接了外孙女过去,倒也说不出别的来。不过……
      
      “你姑父年纪并不算大,他那样的身份,多少人巴望着?我只恐日后续弦进门,你表妹要受多少的磋磨呢。接到咱家来养活,就在我跟前,也好歹叫我放心些。”
      
      老太太的话犹在耳边,贾琏这一趟要接的人,却连面儿都没见着。想着回去后不好交差,贾琏不免有些惴惴之意。
      
      到底年轻,心中如何,脸上便难免露出了些。
      
      咳嗽了几声,林海颇有些虚弱的样子,“我如何舍得?只是如今我亦病着,王妃又写了信来,便也只好将黛玉送过去了。我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哪里舍得她不在身边?日后定要接回来的。”
      
      “确该如此。”贾琏笑道,“老太太也念着表妹,到时候,我们往王府里去看望她。”
      
      林海颔首一笑,不置可否。
      
      却说徒睿岚与黛玉一路走水路,便比来时慢了许多。
      
      见黛玉总是难掩伤感,神色间又有茫然惶惑,徒睿岚一想便知,表妹经历母丧,热孝未过,便只身进京投奔亲戚,小小年纪,也是难免的。
      
      徒睿岚不免多了些怜惜。
      
      这天趁着日头晴好,便让张嬷嬷和紫燕青霜陪着黛玉到外面观景。
      
      张嬷嬷也怕黛玉只闷在船舱里更加凝结郁气,也就和紫燕青霜一起,三说四劝地,给黛玉披上了厚些的斗篷,簇拥着她出来了。
      
      正是春日,两岸新染浅绿,柳拂碧波,夹杂了许多桃杏初绽,景致倒是不错。
      
      “表妹。”
      
      徒睿岚立在船头,浅金色锦衣,墨发黑眸,一身少年特有的英气。
      
      这船极大,原是林海恐黛玉上京,一路辛苦,命人特意雇来,不似寻常船只那样漂泊不稳,且各种所用之物齐备。此时船头小桌上,已经摆上了几样清茶果点。
      
      徒睿岚请黛玉坐下,笑道:“这船就是日夜不停,到京城也还需些日子呢。表妹总在船舱里,岂不闷得慌?无事的时候,出来透透气也好。”
      
      黛玉本自敏感,原就只有个小她一岁的兄弟,还在前年夭折了。是以她并不知兄弟姐妹间日常该如何相处。面对徒睿岚的时候,难免局促了些。听他说完,便点了点头,极低的声音应了,“表哥说的,我都知道了。”
      
      徒睿岚失笑,“怎么这样怕我?”
      
      不是他说,虽有些传言说他性子不大好,可待姐妹们,他还是很有些风度的。
      
      黛玉便不说话了。
      
      徒睿岚双手一拍,笑道:“我知道了。定是表妹见了这桌上点心不合心意,又不好意思说,是不是?”
      
      黛玉愕然抬起了眼。她父母都是斯文人,平日里说话文雅得很,几时听过这样俏皮的话?饶是满心中还有着与父亲离别的不舍,黛玉也忍不住笑了。
      
      她年纪尚小,却是仙姿玉容,更兼那通身飘逸灵透的气质,更是世所罕见。一抹笑容虽浅,也转瞬便消失了,还是叫徒睿岚心中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意——这样的笑,往后还要多些才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