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2、番外——夏兆柏(新坑已开,地址在文案上) ...

  •   番外——夏兆柏
      
      夏兆柏先生最近有点烦。
      但任谁看来,他活得都滋润得不得了,海外公司已经正式上了轨道,请来的CEO能力卓著,现在正野心勃勃要开拓大陆市场。港岛这边,原有的夏氏自陈成涵仓皇败北后便分崩离析,但其主要几条渠道却被他授意悄然收购,并改朝换代,目前也走向良性运营的状态。夏兆柏长期呆在港岛,隔月飞一次欧洲,比起以前,无疑要空闲很多。
      有钱,有身份,有地位,还有闲,最最重要的,是他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这里面任一样拿出来,对许多人来说,几乎都是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达到的目标,但夏兆柏却运气好到令人憎恶,居然摊开双手,尽拥所有。
      
      可夏先生如此好的运气,他还是感到有点烦。
      
      原因在于他的爱人越长越好看。
      
      夏兆柏自认已经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不然上一世不会全心全意爱上名为林世东的长相平常的男子,他一直想着自己果然是有眼光的,能透过那肤浅的皮相,洞悉一个人灵魂的闪光。
      但他没想过当这个灵魂转了一圈,换了个美少年皮囊后,事情会变得如此麻烦。
      尤其是,当这个美少年随着年龄增长,在自己的精心呵护照顾下,一寸寸绽放出内里的光华时,即便摈弃所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因素,夏兆柏也不得不承认,简逸的外形,真的很勾人。
      成熟的温润与青葱鲜嫩的外形奇迹般混合在一起,这样的简逸已经勾人到他恨不得将这个男人藏在家里,锁入保险柜,加上三重密码,再把钥匙吞进肚子里,谁也别想拿。
      
      但这仅限于想想而已,夏兆柏知道,他舍不得。
      
      于是他只能防范于未然。
      
      但怎么防范?简逸在Z大穿梭,平白招惹了许多男女学生,年轻人求爱方式本就热烈而执着,那些成年人自认无法跨越的鸿沟,在年轻人看来根本不算什么。难怪有人说爱情和革命,总是最能激发年轻人热血的两样东西。
      甚至有一天,有个年轻男人跑到夏兆柏面前,冲动而义无反顾地宣布他爱简逸,绝对不会放弃他,让夏兆柏不要仗着有钱就老牛吃嫩草。
      夏兆柏大怒,虽然不至于对那莽撞的年轻人做什么,但心里却禁不住犯了嘀咕,难道我看起来老吗?与简逸鲜嫩青春的脸庞站一块,难道只能让人联想到威逼利诱,欺男霸女?
      
      这些如果能归于笑谈,则某位故人的招数令他真正感到威胁。
      那个人就是李世钦。
      当年的二世祖在金融风暴压迫下毅然出面当起李氏重担,处事成熟游刃有余,历练出来的收放自如,令夏兆柏恍惚之间,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只是比自己更年轻,更有活力,在外形上,显然也更陪衬简逸一些。
      而更重要的是,简逸与相处,看起来也颇愉快。
      
      如果坐视不管,那就不是夏兆柏了。但这一次,他不想用手段迫使谁不得不如何,他想看简逸的态度,在两个人相处中,自己始终处于主动那一方,这样的角色扮演久了,任是谁也会累。
      于是,在某次李世钦来访之时,夏兆柏没有如常那般虎视眈眈,而是避开出门,他也没有叫司机,只是自己驱车,开到港岛一家著名的西式餐厅。
      夏兆柏要了临窗位置,静静打量这里,这个地方,是他当年第一次遇到林世东的地方。恍惚之间,似乎又能见到鬓影衣香,绅士名媛济济一堂,那个清瘦男子越过众人朝他走来,面目和善,目光清澈温柔。
      夏兆柏闭上眼淡淡一笑,弹指间,多少年过去了。
      他一个人难得清闲坐了许久,直到日暮西斜,直到华灯初上,餐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忽然,有个少年急急忙忙冲了进来,看到他,脸上如释重负,却又气急败坏,立即朝他快步走来。
      
      这少年一出现,即吸引了许多人的眼光,剔透干净的容颜,颀长优雅的身段,夏兆柏靠在椅背上,笑了笑,心里有些自豪,这个少年是他的,但如此光彩夺目的人,却不是他一个人的。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想拉简逸的手,却被他一下甩开,咬牙切齿地问:“夏兆柏,为什么一声不响走开,为什么不开机?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夏兆柏淡淡一笑,坐了下来,柔声说:“宝贝,你先坐下。”
      “坐什么啊?”他嗓门一提高,立即察觉不妥,又压低了声音:“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坐下再说,”夏兆柏微微蹙眉:“大家都看着。”
      简逸悻悻然坐下,却仍气鼓鼓地瞪他,口气不善问:“说,为什么走开?”
      夏兆柏微笑着看他,轻声问:“你跟我在一起幸福吗?”
      简逸白净的脸上微微泛红,说:“你,你不是都知道?还要我说什么?”
      “我想听你说,”夏兆柏单手支着下颌:“如果你跟别人在一起,会不会也有同样的效果?”
      对面的男孩诧异地睁大眼,明亮璀璨的眼眸里掠过一丝难以置信,随即慢慢化为了然和温柔,微笑渐渐浮起来,然后,他伸出手握住夏兆柏的,轻声说:“你吃醋了。”
      夏兆柏老脸涨红,立即说:“没有。”
      简逸笑得眉眼弯弯,更紧地握住夏兆柏的手,说:“兆柏,你看我们的手。”
      夏兆柏低下头,却见自己的手与简逸的十字交叉,两个同款的白金钻戒在各自指头上相映成辉,听见爱人含笑的温柔声音说:“兆柏,你知道,我以前绝不可能承认自己喜欢男人,也绝不可能跟男人戴同一款戒指,更加不可能在公众场合这样握手,但现在都可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夏兆柏微眯双眼,狡黠地说:“我不知道。”
      简逸瞪了他一眼,又好气又宠溺地摇摇头,说:“好吧,我说,都是因为你,这下满意了吧?”
      夏兆柏笑了起来,说:“这还差不多。”
      “满意了就给我马上回家,下次再耍脾气离家出走,就给我睡一个月客房!”简逸凶巴巴地说:“听到没有,快结账!”
      他似乎还不解气,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大口水,骂道:“真是欠了你了,害我在同一家餐厅喝两次柠檬水。”
      夏兆柏眼睛一亮:“你还记得?”
      “废话,”简逸没好气地说:“不记得我怎么找到这的?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你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新的现代耽美文《如果没有昨天》已开,点击请进: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