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9、番外之扫墓(一) ...

  •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我跟夏兆柏一起去看我前世的墓地。
      这完全是一次临时的决定,近来我们很喜欢做这样的事,上一次临时起意,我决定自己晒萝卜干,和夏兆柏两个人带了帽子冒着大太阳在花园绿茵地上摊开许多萝卜,晒了十来天后便逢上阴雨天气,所有的萝卜全部发霉,交给佣人们拿去扔掉;再上一次,我缠着夏兆柏带我出海试试江天独一人的钓鱼翁情怀,结果鱼没钓上来,却结结实实一头栽到海里,吓得他什么也不顾就跳进海中捞我;再再上次,我看越王勾践剑的图片时心情激荡,决定自己也打造一把神器,夏兆柏这回没由着我胡来,命人找到国内工匠定制了一把仿制品,迄今还放在我书房中,闲暇时拿出来磨磨,倒也挺能吓吓不知情的人;再再再上次,我看古籍记载研墨方法时突发奇想,古人有“兰墨”、“梅墨”,那么我今天能不能配一款独一无二的“英格兰玫瑰墨”?夏兆柏听了,专门让人装了一间屋子配上蒸馏器等东西,购齐原料,让我自己鼓捣,结果我除了每天晚上把自己弄成一只腌臜猫外一无所获,不得不放弃我振兴文化的伟大事业。
      
      我的想象力和任性程度一起发育迟缓,但一旦打开那扇门扉,竟然如雨后野草般疯长。一切都因为,我无论多诡异多匪夷所思的想法,在夏兆柏这里都只分成两类,一类是对我有危险,一类是对我没危险,前者他坚决抵御,后者他听之任之,用他的话说,就是“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好好玩过,现在玩够本吧。”
      于是我就这样无后顾之忧,没心没肺地继续玩下去。去我前世的墓地上玩,也是这一系列突发奇想中的一个,对那一刻的我来说,只不过为了某种故地重游的好奇,并没有想过太多。但夏兆柏一向宠溺我的脸上,却难得迟疑了几秒钟,问:“为什么要去那里?”
      “清明祭祖嘛,我们俩没什么可祭拜的,去看看林世东不是挺好?”
      他略微想了想,终于叹了口气,无奈而宠爱地对我说:“那好吧。”
      
      于是我们挑了个日子,带上阿彪等几个人一起驱车前往那个豪华公墓。我一路上兴致很高,指点着那些排列整齐的墓碑对夏兆柏说:“我们死了也埋这吧,我觉得这里空气挺好。”
      “别胡说。”夏兆柏拉住我的手,轻轻打了两下,脸色出奇凝重说:“走吧。”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古怪之处,不禁狐疑问:“兆柏,怎么啦?”
      “没,”他对着我勉强一笑,将我紧紧搂在怀里,边走边说:“腿不痛吧?能爬上去吗?”
      “没问题,”我微笑着说:“你这段时间老帮我热敷按摩,我感觉好了很多。”
      “那就好。”他拥着我往上走。
      入口处有卖元宝香烛的小店,还供应鲜花。夏兆柏想了想,买了束洁白的百合花,命阿彪拿了跟着上来。我兴致勃勃,正要走到林世东的墓,却看见他的墓前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半跪着拿手绢擦拭墓碑,旁边放着好大一束白色玫瑰,朵朵含苞待放。我诧异地抬头看了夏兆柏一眼,却发现他低沉着脸,仿佛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酝酿狂风骤雨。我又疑惑又不安,忍不住握紧了我们交叉的双手,夏兆柏回过神来,冲我轻轻一笑,低声说:“是林俊清。”
      
      俊清的背影我曾经凝望了十来年,早就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来,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他,我轻咳一声,他受惊一样缩回手,回头见是我们,愣了一愣,随即站起来,态度坦然地打了声招呼:“你们好,这么巧,你们也来看东哥?”
      夏兆柏过了几秒,才淡淡地回答:“是啊,没想到会撞见你。”
      林俊清垂下头,一缕过长的刘海盖上眼睑,阳光下只看到他长而直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后,他抬起头,眼眸清亮,笑了一笑说:“不是过清明吗?我以为没人会来看他,所以想过来陪陪他。”
      
      “也许,他已经不在这里了,也不需要谁来陪。”夏兆柏闷闷地说,接过阿彪递上来的百合花,挨着那束白玫瑰放在墓碑前。
      “说的也是,”林俊清目光柔和地看着墓碑上林世东的照片,自言自语一样说:“东哥人那么好,现在就算不在天堂,也肯定转世投胎,过得比以前好吧?”他垂下头讪笑了一下:“我不过来这里尽下活人的心意而已。”
      他的声音中有说不出的惆怅和黯然,我仔细打量林俊清,似乎黑瘦了不少,但身体却明显比从前壮实,以往飞扬跋扈的耀眼漂亮,渐渐沉淀成一种内敛温润的光芒。他看起来,似乎与照片上的林世东有某种相像之处,神态坦荡自然,眼眸中即便有哀伤,却更多的是平静自若。我看着他,心底忽然涌起类似于自家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和感慨,情不自禁微笑了起来,轻声道:“林医生,很久不见了,过得还好吗?”
      
      “我?很好,谢谢。”林俊清仿佛惊醒一样,飞快地答道,又看向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点头说:“简先生看起来身体应该有所好转了,恭喜你。”
      “谢谢。”我含笑看他:“无国界医生的任务完成了?”
      “啊,对。”他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去苏丹呆了八个月,差点死在动乱流弹下,不过现在回来了,先休息一段时间,迟点可能会去大陆西北地区帮他们展开妇女生育调查。”
      我一听有些担忧,忍不住道:“什么?那你有没有受伤?”
      “胳膊上中了一个,”他乐呵呵地说:“当时车子还陷入泥坑,以为要交待在那了,呵呵,没想到还是命大,被队友救了,于是又活了回来。”
      我心里感慨万千,想他从小被我精心呵护,当年林氏里的污垢我尚且不舍得让他面对,现在这孩子却能独立承担生死,而且豁达不惧。这样的成长,怕也经历着我难以想象的艰难吧?我踏前一步,关切地说:“这么危险,条件又差,你别去了好不好?想做医生,帮助病人在哪里都可以的,港岛这么多医院,你想去哪里都可以,私家医院没意思的话,公家医院也行,能帮到更多的人啊。俊清,你真的没必要那么冒险……”
      
      林俊清深深地看着我,忽然温柔地笑了,他从未对我这样笑过,那笑容中有释然,有感激,有不以为然,也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然后,他挑高眉毛,戏谑地说:“简逸,你不怕我留在港岛跟你抢夏兆柏吗?我对他可一直没死心。”
      “啊?”我愕然了几秒,确实完全忘记他还有这层“情敌”身份,不觉尴尬了起来,夏兆柏在一旁轻笑出声,搂住我的身子,说:“行了林俊清,别逗他,他可是个实心眼的人,就跟以前世东一样。”
      林俊清呵呵低笑,伸出手真诚地说:“简逸,我们在东哥的墓前,重新认识一下吧。”
      我瞪了夏兆柏一眼,伸出手握住俊清的,点头说:“很高兴认识你林医生。”
      “我的荣幸,简逸。”他微微颔首,放开我的手。这个时候,在他敞开的衣襟中,我看到他脖子上的饰品,那是用一根简单的牛皮绳挂着一枚明晃晃的戒指。我一见之下不由一呆,那是很多年前,我特地从欧洲订制的戒指。
      
      林俊清注意到我的视线,低头看看,忽而一笑,拉出来晃了晃说:“这个是东哥的遗物,现在是我的护身符。好看吗?”
      我喉咙有些哽住,无言地点了点头。
      林俊清转头看着林世东的墓,缓缓地说:“我本来也有一个,但我当时很小不懂事,拿过来就随手扔掉,后来东哥去世了,我很难才在夏先生眼皮底下保留了这件东西。”他笑了笑,说:“我其实不信邪,但在苏丹性命垂危那次,我真的听到送我这个的人在我耳边说话。”
      “说,什么?”我问。
      “说让我要坚持下去,无论如何要坚持活下去。”林俊清悠悠地回答,脸上带着微笑,说:“我从小就在东哥的照顾下长大,他这个人,有时候很婆妈,又很感性,是会说这种话的人。所以我相信,他就算走了,可也一直在天上看着我。”
      夏兆柏冷笑道:“看个屁,他活着的时候关照了你十几年还不够?死了还要关照你?别做梦了。”
      “是吗?也许是我自私了。”林俊清笑了笑说:“但我真的觉得他没有走,我要做出一点成绩来,我不会再令他失望。”
      我长久地凝视他,点了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说:“加油。”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原来还不知道,写这个文还有这么多人不满,以至于完结篇后底下差点成了批斗场和辩论场。
    好吧,请允许我说一句,觉得不好的童鞋请继续保持你的不满,因为我要坚持我自己的表达,所以没办法顾及你的看法,但是请你砸砖的时候轻一点,当然直接无视我是最好的选择,谢谢你们。
    一直以来坚定地站在我这一边的童鞋也请接受我的感谢之情,但请不要再发生争辩了,我的文说到底只是一个娱乐通俗小说,又不是要成为经典名著,你看了,觉得乐到了,这就够了,非常感谢。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