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一章 狐皮(四) ...

  •   
      屋外是一个大雪后的晴天,亮亮白白的雪像被捆了金边,在化雪,空气特别冷冽。二人默默地走了一阵,璎珞想起那年在雪地里下跪的情景来。忽听傅恒说道:璎珞,那年你跪遍东西六宫,一定很冷吧!璎珞知道他也想起了同一件事,只“嗯”了一声。傅恒又道:那天,你看见我和尔晴站在一起,一定很难过吧。璎珞长长地叹了口气,道:那天我心很痛,虽然我知道你娶尔晴是皇上逼迫于你的,你是为了救我。傅恒道:那天我看你也很心痛,我很想上去告诉你,我和她没有,真的没有。但我不能,因为如果我那么做,你的处境会更艰难。皇上他不准我们俩在一起。
      
      璎珞道:少爷,你可知道,皇上让我去告诉你,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是因为荣华富贵才想和你在一起。但我选择了跪雪地。傅恒嗤的冷笑了一声,道:德胜和我说,皇上说你跪遍东西六宫就让你回长春宫伺候,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你就应该听他的话,来和我说,这样你就不用受苦了。璎珞道:我不会那么做的,你待我那样好,我怎能那样去伤害你。傅恒道:后来你回了长春宫姐姐身边,我才放了心。
      
      璎珞摇了摇头,陷在痛苦的回忆里,道:少爷,你可知道,跪雪地之后,皇上想要我,但被我拒绝了。傅恒心里只觉得惊痛,道:他……然后他停下来,把璎珞抱在怀里,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说道:璎珞,你原谅我好不好,那个时候,我不应该离开你,让你受了许许多多的苦。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不要再伤心,我怕你伤了身子。刚才在姐姐那里,我看着你,很担心。
      
      璎珞道:你是知道我的,素日心肠有多硬,但这两天,我动不动就想流泪。然后她一笑,道:原来是因为有了孩子。然后又转为黯然,道:刚才我是想起七阿哥,他那么小就……姐姐心里得有多苦多痛,所以我才流泪的。傅恒道:你已经为了姐姐为了七阿哥做了你能做的一切,你再这样,姐姐心里是会不安的。
      
      两人说着,发现已经到了后花园那一头的抱夏外面,于是拾阶而上,推门而入。屋里温暖如春,小福在坐榻边照看炉子上的滚水。见他们俩进来,忙上来请安,为他们俩脱了外衣。见璎珞神情郁郁,心中惊疑,傅恒教她沏了滚滚的茶来,又添好了水,调小了炭火和炉火,道:你下去吧。她才如释重负带上门进内里去了。两人在榻上坐了,傅恒见璎珞一直不说话,于是自己端起茶来,只见色作金黄,香气馥郁,正是自己最爱的安溪铁观音,家里的茶现在都换成了这个,这么多年了,璎珞一直记得,他不觉微微一笑,喝了一口。
      
      两人待了一会儿,璎珞也喝了茶,身子暖和,情绪也渐渐安定。傅恒把茶桌推在一旁,靠近她坐着,道:璎珞,我给你看样东西。璎珞很诧异,他不是送了白毛斗篷?傅恒已经把一样五色斑斓的东西放到了她手里。她定睛一看,竟然是当年自己送给他的香囊!它不是早就被自己丢掉了吗?!然后她看见香囊上绣的扁豆蜻蜓有好几处线也已经破损。原来,他一直带着它,而且黑色都被他摩挲的发亮了!她心里感到无比震动,热泪霎时冲进了她的眼睛,不置信地看着他。傅恒微笑道:打开来看看。
      
      她更感到诧异,这香囊并无什么香气,里面显然没有放香。她打开香囊的口,只见里面是一片纸,于是抽出来瞧,只见这是一张小小的发黄的宣纸,有很多折痕,四角都起毛损坏了,上面写着两行小字,墨迹也黯淡了,但还是清晰可辨,“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她随手一反,发现背面还有两个小字:“等我”。她心中怦怦直跳,不置信地看着傅恒。傅恒微微一笑,道:还记得那天我去辛者库还香囊吗?我说的话是不是很无情?
      
      璎珞想了想,却回想不起什么细节,道:我记不清了。傅恒道:我故意那样说,就是想让你生气,把香囊收回去,这样你就可以看见我写的字,但你把香囊扔在了水里。自己把香囊扔在水里,璎珞倒是清清楚楚地记得,所以她以为它早没了。只听傅恒又道:我写了那两句诗,但我怕那时候的你看不懂,所以我又在反面写了那两个字。但你一直没收回去,所以不知道。
      
      璎珞的眼泪夺眶而出。傅恒微微一笑,把她抱在自己怀里,他的胸前立刻濡湿了一大片,他轻声道:好了好了,璎珞,不哭了。璎珞哽咽地说: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傅恒道:后来在长春宫几次见你,我又想把它给你,但你总不理我,我也实在提不起勇气,我知道我娶了尔晴,你很生我的气。后来尔晴告诉我,她怀孕了,孩子是皇上的……璎珞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傅恒继续说:香囊一直和我在一起,辗转征战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但我一直不敢打开来看,我真的害怕看见那张纸已经破了,那就是我的希望全没了……我从金川回来,发现你成了皇上的令嫔,才知道,我的希望真的没了…..璎珞心痛地轻轻说道:傅恒,傅恒……傅恒继续道:姐姐祭日那天,在长春宫,你和我说叫我离开紫禁城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我觉得我又有希望了。后来,去准噶尔之前,你特地去送我,我明白了,你都是为了我,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不忌妒皇上了。说着,闭上了眼睛。
      
      璎珞道:傻瓜,不然我是为了谁?傅恒道:为了明玉和姐姐。璎珞道:为了姐姐,不就是为了你吗?少爷,你可知,我送你香囊那天,我就把这一生许给你了。但没两天,皇上来了长春宫,要我离开你,那时候他就要我,所以我知道,他拆散我们,是因为想得到我。傅恒更加心痛莫名,道:我想起来了,皇上突然给我和尔晴赐婚,但我没想到,他还……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璎珞道:我连皇后娘娘也没有告诉,我怕你们俩伤心,我也不想你因为我得罪了皇上,毁了大好前程,我还要为阿满姐姐报仇,所以我让你离开我,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傅恒抱紧了她。
      
      璎珞继续说着:你为我娶了尔晴,我知道你很不快乐。后来皇后娘娘不在了,我去了圆明园,我一直期盼你来看我,但你一直没有来,我知道你也生我的气了。再后来,你去了金川,我想你在那么艰苦的地方,不知吃的下睡的着不?明玉告诉我她被纯贵妃虐待,叶大夫发现了银针的事,她如果再回去,就没命了,而七阿哥的死也和纯贵妃有关。我想报答姐姐报答你保护明玉,皇上既然想得到我,我就利用他给娘娘报仇,所以我就跟了皇上,我觉得我的选择没错。但你回来的那天,我见你流泪,原来你还记挂着我,你还那么喜欢我,我知道我错了!但你身边有尔晴还有孩子,既然我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我就必须为姐姐报仇。我知道你在家里不快乐,去准噶尔会比较快乐,而皇上果然答应了。后来从琥珀那里,我知道了尔晴和皇上……连孩子都不是你的。尔晴告诉我她是如何地羞辱你,而你早就知道了一切,她因为我羞辱你还逼死了娘娘,我愤怒痛苦到极点……我才知道,我和尔晴都成了皇上的女人,而你还忍着心痛助我上位。
      
      傅恒道:你怎么能牺牲你自己呢?宫里那是什么地方,姐姐她会有多不安!我没有生你的气,去金川之前,我去圆明园想见你,但我看见你和袁春望在一起,我又怕别人知道我去找你,所以没出来见你。如果我去金川回不来了,你就可以忘了我,我觉得这样也好。后来你跟了皇上,还是因为怪我恨我吧?两人都没有说话,只听炭火在哔啵作响,傅恒松开璎珞,站起身来,去加炭,还添了碗里的茶,璎珞见他忙碌,想起了那年皇帝冷落自己,他给自己送火锅子送护手霜,还专门在炭火里加松柏香,心里温暖,道:你胡说。袁春望,你在乎他做什么!小嘉嫔那件事后,你到底和皇上说了什么?
      
      傅恒说:我知道你要为姐姐报仇,所以我说你本是我的妻子,既然他喜欢你,他就应该好好地待你。璎珞摇头道:你让他把我放在心里,那你怎么办?傅恒道:我觉得你恨我不要紧,你和我不能在一起也不要紧,但你在宫里一定要平平安安,他把你放在心里,好好待你,你才能平安。但我又忌妒他可以和你在一起,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
      
      璎珞悠悠地道:傻瓜,我不会永远跟着皇上的。纯贵妃死了,皇后让我知道真相,我杀了尔晴,她又和袁春望一起让皇上发现我在喝避子药,我被打入冷宫,明玉被他们欺负,所以我跟了太后。在圆明园的三年,我教明玉珍珠读书写字刺绣,我觉得挺好,但你在准噶尔毫无消息,我真的很害怕,我怕你在战场上….还是我亲手把你送去的准噶尔,我真的很害怕。少爷,我爱你。如果我真的曾经恨过你,也是因为我爱你。我绝不原谅伤害过你的人,皇上他如此对我对你对姐姐,我怎么会对他….我不过就是借用他的身份报仇而已。
      
      傅恒道:我知道你对我的心……在准噶尔的时候,我也一直想着你念着你恨不能早点回来见你,但仗打了那么久,我只想着必须活着回来见你,哪怕我们不能在一起,只要在你身边守着能看见你也是好的。从准噶尔回来以后,我听说尔晴死了,我一猜就是你,但我原来真的不知道,竟然是尔晴去逼死了姐姐。你既然知道了一切,那你一定很难过。而你离宫好几年了,我就觉得自己又有希望了。我去圆明园找你,因为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哪怕失去一切,我也要让你得到幸福。那不仅是姐姐的心愿,璎珞,你本就是我的,我早就发过誓,要娶你为妻。璎珞“嗯”了一声,靠进他怀里,他抱住了她。
      
      过了一会儿,傅恒道:皇上,他不是故意侮辱我和姐姐,那是尔晴…..因为她恨我恨姐姐。璎珞诧异地看着他,傅恒点了点头,璎珞想了想,道:我明白了,谁叫他是皇上!说完,反过身来,右手把那个香囊放在胸前,闭上眼睛,轻轻地说道: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傅恒从后面圈住她,下巴轻轻靠在她头上,也闭上了眼睛。两人都在失而复得的情绪里后怕,安定,幸福。
      
      待了一会儿,璎珞忽然睁眼说道:少爷,青莲是谁?傅恒还闭着眼睛,道:什么?璎珞不高兴了,道:在长春宫,我听尔晴和姐姐说,她是额娘为你备下的妾,她……和你去山西……如今她还在富察府跟着额娘吗?傅恒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和她什么也没有。然后把青莲的事原原本本告诉给了她。璎珞听完,悲愤交集地说道:尔晴果然死有余辜,她对你对姐姐犯下大罪,还对青莲犯下大罪,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傅恒道:尔晴和她都不在了,说了就是让你难过而已。我觉得尔晴是因为我,我对她始终有愧疚。如果不是我,姐姐也不会…….璎珞道:少爷,你就是人太好了。你不知道,当年在长春宫,尔晴就要攀附皇上,我警告过她,如果她让皇后娘娘伤心,我绝饶不了她。那不是你的错,我不许你责备自己,姐姐地下有知,她也不会怪你。傅恒点点头,心里明白,但尔晴都已经死了,他不想再说她的不是。
      
      璎珞又道:你不准纳妾。傅恒一笑,道:青莲走的时候,我连来生都没答应她,你还在吃谁的醋?璎珞脸红了,把脸埋在他怀里,都是自己犯傻离开了他,让别人有机可趁,虽然他和尔晴和青莲什么都没有,但只要一想到她们都曾是他身边亲近之人,心里就不痛快,赖皮地道:我不管,你是我的!傅恒把她的头捧起来,笑道:好好好,少爷是璎珞的。璎珞一本正经地道:我们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以前的事,把所有的旧事就留在今年的最后一天。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