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一章 狐皮(三) ...

  •   
      二人待了一会儿,璎珞见傅恒一直很安静,抬起脸来看他,只见他泪痕满面,心下也自感慨,伸出手去,为他拭泪。傅恒道:我以为……璎珞接口道:以为什么?以为我在喝药?傅恒没说话,他最了解她对生子的恐惧,二人成婚以后,他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不问,更不去问珍珠。而璎珞和皇帝的那两年,也没有孩子,定是同一个原因。
      
      璎珞道:傻瓜,一个女人,只会为她心爱的男人生孩子。那两年我是真的在喝避子药。说完,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傅恒。傅恒心花怒放,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你待我真好。璎珞道:你待我才是真的好。你为了我娶尔晴,却从来没有和她……傅恒笑道:幸好没有。璎珞,你肚子饿不饿,我叫人把早饭送进来,我们就在屋里一起吃好不好!
      
      周大夫在门房写好脉象方子,交给小全子,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夫人为什么让你们叫她作主子?小全子一笑,道:这可不是主子的意思,这是大人的意思。主子奶奶,省略后面两个字,可不就叫主子吗?周大夫心道:主子奶奶,真是好大的口气!忠勇公正室才当得起这个称呼,可她不过一个外门妾,连富察府的门槛儿都还没迈进去。但傅恒大人乃朝廷重臣,绝非轻浮之人,只怕这里面另有缘故。这女子不知什么来历,就是这个全管事看着也不像普通人。
      
      小全子知道他的心思,便笑道:周大夫,我们主子可是厉害人,我们大人嘛,嘻嘻。周大夫忙道:谢全爷提点,老夫必定会小心,务必让夫人和小公子周全。素闻忠勇公大人聪敏持重,少年英雄,功在社稷,皇上极为爱重,倒未曾听说他惧内。小全子心里哼了一声,暗道:别说是傅恒大人,就是皇上,也让着我们主子三分。口中笑道:唉,周大夫,您多担待,小的胡说八道的话,可不好去外面乱讲!不然主子绝饶不了小的!周大夫心里雪亮,道:全爷放心,老夫明白,今儿天寒地冻,老夫并未出诊,告辞了!小全子陪笑着恭恭敬敬送他出去上车。
      
      周大夫早在璎珞住入这府里时便被召来过一次看诊,说是给夫人补益身体,只是隔着床帐没见过璎珞的样貌,今天是凑巧见着了。这府里成天遮遮掩掩的一些说法,是为了掩人耳目,而他自然是以为傅恒大人不愿富察老夫人知道自己置外室的事,所以他刚才最后说应该告诉老夫人,实是一片好心。其实早在皇帝允诺让璎珞出宫跟着傅恒之后,傅恒就把事情的本源告诉给了老夫人。
      
      他说的是,璎珞是姐姐身边最得力的大宫女,自己喜欢她,她本就是姐姐给了自己的,后来他奉旨和喜塔腊氏成亲,姐姐身体不好又生七阿哥,璎珞要留宫照顾姐姐,这件事就搁下了。后来璎珞为姐姐和七阿哥报仇,委身皇帝,而她对自己一往情深,助自己赢得准噶尔之战,是富察家的大恩人。她报仇之后便离开皇帝,在圆明园等了自己三年。如今太后做主把她给了自己,为了完成姐姐的遗愿,让璎珞幸福。只是因为她之前的妃嫔身份,不能对外声张。
      
      富察老夫人是明理之人,直感动的热泪盈眶。而且璎珞既然是太后和皇帝给的,富察府也无法抗旨。若是老夫人不知道,傅恒又怎会让周大夫来看诊。待璎珞入住椿树胡同后,老夫人秘密来访过一次,她倒是喜欢这个伶俐能干又对傅恒一心一意的媳妇儿,虽然对她的出身和过往难免有心结,但见小两口恩爱甚笃,便暗示二人早日生子,傅恒立刻顾左右而言他。于是后来她趁傅恒不在,又和璎珞明说一遍,璎珞立刻爽快的答应了,她满意而归,而傅恒并不知道。
      
      傅恒去吩咐人,又叫珍珠进来给璎珞洗漱梳洗,整理床铺。少时,小全子带人把早饭送了进来,满满摆了一桌,夫妇二人坐在一起吃饭。璎珞知道傅恒不肯讲以前的事,是怕自己感伤,低声道:你老不在家,我担心我要对不起额娘了呢,你还以为是我……傅恒忙着吃饭,听了这话,笑道:我去告诉皇上,让我回家多陪你,好不好?璎珞忙道:不要,先不要告诉他。傅恒笑着点点头。
      
      她看傅恒喜形于色,吃的津津有味,连碧粳粥都多喝了几碗,而自己全无胃口,只是现在明白了,自己最近都不怎么吃的下饭,原来是在害喜,而这十余日,傅恒连晚饭也不回来吃了,都是深更半夜才回家,所以他什么都不知道。一时想:傅恒都三十五了,虽然功成名就,其实才真正地娶妻生子,他对自己如此情深意重,自己一路走来受的所有苦全值得了。那个大夫不知道,这个孩子才是他的头胎呢!想到此处,心里很得意。
      
      却听傅恒说道:璎珞,你再不要爬梯子了,我想起来真是害怕。你……一定要让我放心,好不好?璎珞听他说话声音有点颤抖,心中十分不忍,知道他已去问明了自己近来的各种情况,忙道:前几天,我想着额娘要来过年,就和他们一起布置,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你可不要怪他们,他们拦不住我的。以后我听你的话,好不好?傅恒道:额娘眼睛根本看不见,你还折腾,就是布置,你看着叫他们做就好了。顿了顿,又道:璎珞,我知道,你天天在这府里闷的难受,这都是我不好,你和我在一起,可受委屈了。
      
      璎珞道:少爷,你再说。能嫁给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呢!和你喝交杯酒的那天,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我和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还有珍珠和小全子,现在都可以经常回去见自己的家人,我很为他们高兴。你知道我爹好几年前就没了,因那时我已入宫,家里的事都安排好了,那个家我也不想回去,就是要在这府里待一辈子,我也高兴!傅恒点了点头,没说话。
      
      璎珞又笑道:傅恒大人,炙手可热,权倾朝野,我一个……可是得了大便宜呢!京城里多少女人羡慕我!傅恒一笑,道:这都是你的功劳!不知道是谁得了便宜!璎珞本想说自己一个包衣奴才来说笑,又怕傅恒伤怀旧事,但她听傅恒的话,知道他所指的却是狐皮的事,也就是她和皇帝的过往,但也不说破,谁叫他还在介意呢!转言对他道:要早点儿告诉额娘吧?
      
      傅恒还未答话,突听外面珍珠的声音说道:老夫人来了!傅恒和璎珞已吃完了饭,立刻站起身来。璎珞看着傅恒,傅恒低声道:我早就叫小全子去接了。
      
      说话间,富察老夫人已经扶着珍珠进来了。她视物不清,一片模糊,但高兴地说道:璎珞,来额娘这里,让额娘看看你!璎珞见她如此,眼睛不觉湿润了,快步走上前去,接住她的手,道:额娘,我在这里。然后引着她走到椅子里坐下,又从一旁的珍珠手里拿过手炉来,放入她怀中。
      
      傅恒看着她们俩,心中感慨万千,眼睛也湿润了。老夫人道:璎珞,你真是一个好孩子,傅恒的阿玛若是还在世,他也会喜欢你的,容音选的人,真是没错的!璎珞道:谢谢额娘,额娘怎么说,璎珞就怎么做。
      
      老夫人道:好好,又转头对傅恒说:傅恒,你不要成天不着家,公事要紧,但媳妇儿也要紧,知道吗?可千万不能像那时候对….那样,听见没有?她本想说喜塔腊氏,但话到嘴边缩了回去。她并不知道尔晴的真相,但这个媳妇和傅恒不合,直闹的家宅不宁,又在宫里死得蹊跷,她也不愿再提她。傅恒还未答话,璎珞忙道:是是是,额娘,傅恒待我可好了,今早紧张的,到现在才吃早饭!您放心吧!老夫人点点头,道:那就对了,傅恒要是待你不好,你来告诉我。
      
      傅恒道:额娘,儿子知道了,儿子一定听您的话。说话时却是看着璎珞笑。璎珞只作不见,道:额娘,本来是今天下午去接您来过年的,都是璎珞不好,劳动您一大早便来看我,您昨儿还送了那么多东西来,可折煞我们了。老夫人道:我们是一家人,我来看你是一样的,我还来看我的孙子!再别提那些个东西,这个年,额娘可是过好了!又是一年除夕了……说到此处,她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璎珞知她想起了先皇后和七阿哥,心里一酸,眼里立刻涌进了泪。傅恒见状,忙道:额娘,我们一起去给姐姐上柱香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三人去了东耳房,那里是先皇后的祭室,璎珞先让老夫人在椅子里坐了,然后自己和傅恒跪在先皇后画像前的两个蒲团上。傅恒见供桌上是新鲜的果品,还放上姐姐最爱吃的江米年糕,知道这都是璎珞的心思,心里十分安慰。
      
      两人拜了拜,上了香,璎珞对着画像道:皇后娘娘。老夫人立刻插口道:要叫姐姐。璎珞道:是,姐姐,今天璎珞有了少爷的孩子,我好幸福,真的实现了您的心愿,您一定也很高兴吧!傅恒道:姐姐,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璎珞和孩子,你在天上继续保佑我们!昨儿皇上提起你,额娘今天也来看你了。老夫人道:容音好孩子,额娘很想念你,你也过个好年。璎珞很好,我很喜欢她,还是你挑的人好。傅恒看看璎珞,用眼睛笑了一下,璎珞不理他。
      
      祭拜完了后,老夫人道:傅恒,你难得在家,好好陪陪璎珞。外面雪停了,你带她出去走走,有身子的人,最紧要的是心情愉快,你少招惹她。刚我来的时候,吩咐了珍珠,叫她去烧暖后花园的抱夏,你们去那里坐坐。一定要穿暖和了,仔细着你媳妇儿。珍珠在一旁道:是的,大人,主子,我一早吩咐下去了。然后她叫上两个小丫头翠儿和小福来,搀扶老夫人去客房休息。然后和夫妇俩一起回了主屋。
      
      璎珞刚才怕老人伤心,一直强忍着,到了此时,终于流下泪来。傅恒上前拥着她,在她耳边说道:哭什么,额娘要看见了,又是我的不是。她知道他又想逗她,一擦眼泪,低声道:看让珍珠笑话。说着走开几步,离了他身边。傅恒看她脸红了,便捉狭地笑。
      
      说话间,珍珠捧来了傅恒的外衣,是老夫人给的一件黑毛呢大氅,为傅恒穿上,却对她道:主子,您应该高兴,刚才我又给明玉姐姐上了一炷香,她也高兴着呢。但璎珞却毫无喜色。
      
      傅恒立刻对着珍珠轻轻摇了摇头,珍珠才反应过来,深悔自己不该提明玉,转身快步出屋去了。一会儿功夫,她又捧来了一件通体雪白的细毛斗篷,厚实轻软,看着异常名贵。璎珞问她道:这也是额娘给的?珍珠伺候她穿上,笑道:这是大人拿俄罗斯国水貂毛给您定做的,我收着了,他叫我不要告诉您,让您有个惊喜。璎珞看着傅恒,傅恒只微微一笑,给她戴好斗篷的帽子,拉起她的手,道:走吧。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