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3、第二十一章 嘉钱(二) ...

  •   
      永琪于是低声道:侍卫们就在这酒楼外面,不过是穿着便服,大人不用担心。但还是依言和两位格格一起上了二楼,免得他担干系。二楼有一间雅座里歌声响亮,关着门也听得很清楚。穆守泽要去喝管,永琪对他摇了摇头。进屋之后,穆守泽毕恭毕敬地介绍菜肴,张罗点菜,又略陪坐了一会儿,菜上来之前说自己还要办差,便走了。于是三人用饭。
      
      用完饭出来,竟然在楼道里看见了乔装改扮的德胜,见他打扮成大户人家的小厮模样。德胜看见他,也吃了一惊。永琪将他叫过一边,他便低声告诉永琪说,容妃和皇帝在这里。李玉陪皇帝坐在一间雅座里,他陪着容妃在另一间。
      
      永琪十分诧异,既然皇阿玛在这里,怎的未叫清场包楼,刚想去给皇帝请安,德胜忙摆摆手道:五阿哥,您和两位格格还是先回吧。皇上那里不让人打扰。永琪想了想,便说要见容妃,德胜无法阻拦,于是他带着两位格格去了容妃那间。只见容妃穿着民妇的衣服,头上戴着斗笠,遮住了脸,正在品茶。容妃见了他三人微服出现,也十分吃惊,永琪便把自己来赏景用饭的事说了,两位格格向容妃问安。容妃便要德胜带两位格格再去要一间雅座。
      
      三人走后,永琪问道:皇阿玛怎么会来这里?亲军在外面罢?容妃点了点头,永琪放下心来,只听外面一阵哀婉的歌声传来,听那词是: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永琪知道这是宋代柳永最著名的《雨霖铃》词,便问容妃。容妃告诉他,皇帝确实正在那间屋里听歌,这个唱歌的人便是那晚在西湖画舫赏月唱曲的那个歌妓妙妙姑娘,但要永琪保守这个秘密。
      
      永琪霎时明白了一切,点点头,道:容母妃放心。心想:怪不得才上来时,在楼道里听这个声音,觉得有点儿耳熟,幸好穆守泽一早去了。那日他和两位格格坐在自己小舟的船头也都赏了歌曲,因妙妙是第一个唱的,印象颇深。听了一会儿,永琪见那边一直在唱这首,不觉诧异,看着容妃,却见容妃眼里隐有泪光,更吃了一惊,心里为她难过,却不知她既然要在这里陪着皇阿玛,为何不去和皇阿玛待在一起,想想便告辞出来,带着两位格格先回去了。
      
      永琪走后,德胜进来,坐在容妃身边,二人默默无语。过了一会儿,李玉敲门进来了,对容妃道:娘娘,您还是去看看,万岁爷喝多了,那位姑娘有点儿不像样子。容妃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去了那边,李玉和德胜跟在后面。容妃进屋一看,皇帝已伏在案上,那位歌妓正靠在他身上,黄色外衫已开,里面只着一件薄薄的葱绿色肚兜,脖子里十分白嫩,连声唤道:四爷,四爷,您别睡嘛!她说的是杭州方言,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嗲糯,让人面红耳赤。她于是站去了远远一边,远离二人,也远离门口。
      
      妙妙见有人进来,忙慌乱地站起身来,一边扣回衣服,脸红了。李玉道:这是我们家娘娘。那日这妙妙只记得皇帝的模样,她是今日按约来了之后,才认出是皇帝,受宠若惊之余自然心花怒放。而那日皇帝的妃嫔好多人坐在那里,她只匆匆一瞥,并不知谁是谁,这时容妃遮着面容,站得又远,闻不见她身上的香气,李玉故此一说。
      
      容妃道:今天谢谢你了,你下去领赏吧,今日之事,不可向任何人提起,否则你性命不保。妙妙吃了一惊,没想到宫里的娘娘这么快便来了,竟然和颜悦色,还向自己道谢,不免诧异,但容妃沙沙的语音不知怎的又让她心惊,忙跪下道:是是,多谢娘娘饶恕奴婢性命,奴婢绝不告诉任何人。颤抖着手拿了琴,由李玉带着出去了。
      
      容妃取下头上的斗笠,叫德胜去外面守着,然后坐到皇帝身边,抱着他。皇帝已喝醉了,过了一会儿,他抱住容妃,压倒在案后的榻上,容妃并不挣扎,但他却没有动静,容妃便睁眼去瞧他,见他伏在自己身上,泪流满面。容妃叹了口气,坐起来,又将他抱在怀里,轻轻地拍他,却不说话。她知道,皇帝还是清醒的。
      
      过了好一会儿,李玉才回来,皇帝已睡着了。容妃还抱着他,示意李玉在凳子上坐了。李玉回道:娘娘放心,已好好赏了,那姑娘不敢乱说话的,而且她不过就是为万岁爷唱了几支歌,她什么都不知道。容妃点点头。李玉又道:娘娘,还是您想的好,专门在昨晚上告诉了万岁爷,今儿正好让他宣泄宣泄。这样大家放心。
      
      原来皇帝早定了离开杭州前一天叫那歌妓妙妙来唱曲,要容妃作陪,容妃便和李玉商量,在头天晚上告诉了皇帝纳兰夫人再孕之事,说是南巡之初便知道了。皇帝当时听了没说什么,一切如常。今日来这雅座,容妃一来便没进来,而是单独要了一间屋,皇帝知道她不愿和歌妓一起,也不勉强她。
      
      这妙妙姑娘,歌唱得好,长得端庄,却是个高级粉|头,自侍姿色,素日里结交的都是达官贵人,骨子里对男人极为淫|媚,更何况是对皇帝。白日光里,她才真正看清楚了皇帝,就不论尊贵之极的身份地位,微服也如此英俊有魄力,自是未成曲调先有情。开始弹唱的是白居易的《琵琶行》,那歌很长。唱完后,她问皇帝再唱什么,皇帝便说唱《雨霖铃》。唱《琵琶行》的时候,她一直向皇帝抛媚眼,微微扭动身子,皇帝也颇有兴致地受落,笑着瞧她。
      
      但开始唱《雨霖铃》后,皇帝便再不看她,而是一杯一杯地喝酒,叫她一直唱这首,她十分诧异,只能照做,还是边弹唱边各种暗示蛊惑皇帝,皇帝终于喝醉了,后来见李玉也不见了,屋内无人,心下有数又大喜,觉得这是皇帝的意思,连门也不去锁,就肆无忌惮地去靠在皇帝身上。衣服才解开,容妃就带着李玉进来了,她无奈只好离开。
      
      容妃听了李玉说的刚才皇帝的光景,不觉微笑了一下。李玉也笑道:这一路上多少女人想亲近万岁爷,皇上今天专门带着娘娘,就是给娘娘看的。原来李玉成日和皇帝一起,早将自南巡以来,外面各种女人想贴皇帝的事儿都一一告诉给了容妃。容妃看着熟睡的皇帝,笑道:他敢!李玉也笑道:还是娘娘想得开!要是那主子知道了,非和万岁爷闹崩了不可!可万岁爷是什么性子,越守越守不住!
      
      容妃再想起刚才看见那歌妓挂在皇帝身上的光景,那葱绿色的薄薄肚兜,和下面的微颤颤,她以前从未见过这等女人,忽然明白了,为何一路之上,皇帝对自己极之情浓,想来是他日里不知见多少这样的,不觉脸红了。
      
      这最后一天,傅恒还在处理安排各种公事,晚饭在浙江巡抚衙门吃的。因事情处理不完,所以这个晚饭是临时安排的。就他和浙江巡抚杨廷璋和他的师爷三个人,那师爷是傅恒叫他坐了一起吃,他只得告罪坐了,杨廷璋也不好说什么。吃到一半,进来好几个舞娘。
      
      傅恒立刻看着杨廷璋,杨廷璋忙道:傅恒大人,您明天就离开杭州了,下官知道大人乃堂堂君子,不喜排场,皇上也有严旨,要各级官员好好修身,这几个只是来跳舞松泛松泛的,容下官略表心意,大人莫恼。傅恒于是点了点头。这种安排一路之上屡见不鲜,只要不出格,他一般就不说什么,免得让下面的人难堪。
      
      璎珞得了信,说傅恒今晚不回来吃饭,倒也没在意。但饭吃完后,她忽然觉得心悸。珍珠忙扶她坐了,她心里怦怦直跳,过了一会儿,道:珍珠,我觉得傅恒有麻烦,你叫上他们几个,我们去巡抚衙门看看。珍珠吃了一惊。待她,小全子,扎提威和阿正拥着璎珞到了巡抚衙门的时候,门口的人拦着不让他们进,小全子道:这是忠勇公夫人,我们来找傅恒大人。
      
      其中一个衙役见璎珞穿着朴素,未施脂粉,头上连钗饰都没有,不屑地道:冒牌货儿吧!哪里来的民妇,胆大包天,敢闯巡抚衙门!还敢冒充忠勇公夫人!扎提威二话不说,上去将他的手反扭住,其余的衙役吓了一跳,见扎提威如此身手,立刻让开,扎提威放脱了这个衙役,护着璎珞进去。璎珞扶着珍珠,手心里都是汗,珍珠心里十分害怕。小全子当先而行。
      
      衙门里的人忽然见一行有男有女的陌生人直闯而入,都纷纷上来阻拦,扎提威和阿正打倒了一堆,强迫一人说出傅恒大人在何处。待他们到了后厅,只见傅恒和巡抚正坐着吃茶。傅恒见璎珞来了,吃了一惊,忙站起身迎上来,扶住她,低声道:怎么啦?出了什么事?璎珞怦怦直跳的心这才略略安定,但觉腹中一痛,晕倒在他怀里。
      
      傅恒大惊,立刻对杨廷璋道:杨大人,快去叫大夫来看内子!身后众人也惊呼一声。杨廷璋吓了一跳,他刚见璎珞衣着随便,傅恒又大为紧张恁地亲热,和在公堂上判若两人,还以为是傅恒在杭州找的相好,正自奇怪,这才明白这个民妇打扮的女子就是纳兰夫人,却不知她为何突然出现在巡抚府,怎的无人预先来通报一声,忙亲自去唤人找大夫。
      
      待大夫看过以后,对傅恒道:尊夫人有滑胎迹象,大人要小心。傅恒更吃了一惊,道:内子自怀孕以来,没有怎么害喜,怎会这样?于是这大夫又详细地问璎珞的情况,然后道:夫人身子本弱,生产未满半年便再孕,以致着胎不稳,不足为奇,没有害喜很可能就是着胎不稳。老夫开几剂安胎水服下,看有没有作用,但夫人最好卧床休息。
      
      傅恒忧心如焚,点了点头。和大夫一起出来后,众人便问情况,他只叫阿正和大夫去拿脉象和方子,说璎珞休息下便会好。然后叫珍珠进去守着璎珞,扎提威守在外面,自己还有一些事要和巡抚办好了才能走,叫小全子跟着自己一起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傅恒才带着小全子回来,小心翼翼地抱起还昏迷的璎珞,杨廷璋直送到衙门之外车上才回来。因傅恒并未告诉他璎珞有孕,他满腹狐疑,不知是怎么回事,回来便问纳兰夫人来的时候的情况,听了衙役们说的话,不觉流下汗来,心中骇怕,将涉事的一众人拿了,说看今晚和明天傅恒会不会回来发落。等了一夜,到第二日下午御舟一行驶离了港,才松了口气,将众人放回家去。
      
      傅恒带着璎珞回行宫后,璎珞便醒了过来,她立刻问起孩子,傅恒忙安慰她,又问她现在感觉如何,却并未提大夫说的话,只说大夫要她休息,那药汤是治伤风的,不会影响孩子。喝了药汤后,便上床将她抱在怀里,问她为什么会突然去巡抚衙门找自己。璎珞便说觉得他出了事,一定要去看看。傅恒笑道:我怎会出事?璎珞不好意思起来,脸红了。傅恒才明白了她的心思,道:你到今天才想起这个?于是便把一路之上,多少官员,在自己面前各种隐晦献人的事说了。说江南美女如云,知道他们都在待他自己看上谁……
      
      璎珞愈加不好意思起来。道:我不是不相信少爷,但……璎珞现在不能和少爷……所以……傅恒亲了亲她道:别胡思乱想,相信我,嗯?璎珞点点头,道:其实我也不是……我就是突然觉得心里跳得厉害,想见少爷。傅恒点了点头,心知是因为璎珞胎不稳,但要璎珞卧床却说不出口,璎珞是什么性子,他最清楚,好在回程的下一站是嘉兴,立刻就能见到叶天士。
      
      在御舟回驶的路上,容妃开始经常见到傅恒,因为皇帝常和他议事未完,便召了她去,中午和傍晚都会碰见傅恒,过了两日,她终于明白了皇帝意思,于是这日傍晚进去后,便闲闲地道:听纳兰夫人说她又有喜了,恭喜大人和夫人,好些日子没见到夫人,她可还好吗?傅恒道:好,谢娘娘挂念。皇帝在一边听着,却不说话。傅恒走后,容妃见皇帝还在发愣,便自己去外面传膳,路上又遇到折返来的傅恒。
      
      傅恒说自己还有一事忘了回皇帝,容妃便站下谢傅恒将福康安给了自己,最后道:傅恒大人,夫人是不是有什么不适?沉璧见大人脸上似有淡淡的忧愁,皇上自是也瞧出来了。傅恒见她这样说,便将杭州大夫说的话告诉给了她,但说自己还瞒着璎珞,要她也不要告诉皇帝。这几日璎珞又开始晕船,应该是胎不稳身子虚的原因,所以正好可以卧床,又说再过两日到了嘉兴,便见到叶大夫了,叫容妃也放心。
      
      容妃点点头,看着他,柔声道:大人放心罢,夫人吉人天相,她和孩子都不会有事,您叫她自己给皇上说罢。傅恒见她朦胧双眸里满是融融之意,听了这寥寥数语,心里忽然大慰,道:多谢娘娘!容妃对他嫣然一笑,自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
    乾隆二十二年的时候,浙江巡抚是【杨廷璋】,汉军镶黄旗,佐领【笔帖式】出身,后官至闽浙总督,两广总督。笔帖式,意为书记,是清朝满人专属官职之一,此官职配置于朝廷或地方的辅助部门,品等为正六品至正九品。该官职主要从事工作为负责翻译汉、满章奏与文书抄写,清初还负责奏章满汉文间的校注。很多官员要员都由笔帖式出身。
    -
    【进花】小说前面的章节里提到,康熙的后宫中有许多汉女,因有违宫中不纳汉女之祖训,且损及皇帝的圣主形象,遂遭隐晦,但在当时外国人的实录里提到亲眼目睹。康熙四十六年南巡时,曾命近臣王鸿绪调查骗买苏州女子一事,可知吴县监生范溥曾奉有密旨及御箭在苏州一带购买女子,当时叫做“进花”。康熙朱批里提及,只侍卫马武知道此事,马武便是傅恒的伯父,当时是随驾南巡的乾清门侍卫。富察家是皇家的世代亲信。后来范浦假借御箭私自买卖年轻男女,类似情形亦见于随驾官员及侍卫,目的是“或自买,或买来结交要紧人员”。
    -
    康熙朝时,当权阶层广纳江南美女的风气,乃以皇帝为始作踊者,而康熙调查骗买苏州女子一事,应该主要是为了掌握夺嫡斗争中诸人的行动。密妃王氏传为苏州织造李洵为康熙买的苏州小戏。乾隆帝有一些汉妃也是南巡时纳的,比如芳妃陈氏,原为明常在而后明贵人,扬州人。不怎么得宠,看起来是图新鲜纳的。而小说中的明贵人做了调整,设为早前汉军选秀上来的。
    -
    【乾隆南巡的路线】是按顺序苏州,江宁,嘉兴,杭州。小说为了情节安排,将嘉兴和江宁安排在回程。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