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第二十章 苏杭(六) ...

  •   
      接下来两日,皇帝晚间去了舒妃处,虽然并无亲热,但舒妃依然欢喜得了不得,好好地服侍了皇帝两个晚上,吃饭散步赏花。待他再回了容妃那里时,见容妃精神奕奕,神采飞扬,心里也十分高兴。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故意道:朕走了,你这么开心?容妃笑道:您明知道的!皇帝也笑起来,道: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先斩后奏,直接睡了拒绝朕。容妃不答,问道:庆妃姐姐高兴吧?皇帝点点头,但忧心地道:沉璧,朕怎么觉得,你真的是朕走了就开心呢。
      
      容妃笑起来,道:您又孩子气了!沉璧要和皇上过一辈子,几天不见算什么,您别胡思乱想。皇帝问道:这次,你真是为了庆妃?容妃摇摇头,道:是沉璧想休息休息,出来玩儿累的。皇帝道:这么说,你想回去了?以前你不是总想着出门?
      
      容妃道:和您在一起,在哪里都是一样的。皇帝放下心来,她还是依恋自己的。晚上,他见容妃身上光洁如初,不觉叹息道:沉璧,你真是得天独厚。容妃笑道:所以才没有孩子。皇帝听她话的意思,不知道她是难过还是开玩笑,于是说起福康安来。
      
      两人说了一会儿,便就寝。容妃见皇帝不靠近自己,想他去了别人那里好几日,便自己睡了。皇帝却一直没睡,他看着容妃,眼神慢慢变了,低声道:沉璧,你心里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此时已是三月底,春意正浓。睡到半夜,皇帝忽然觉得很热,一惊而醒,发现容妃在亲自己。他不觉笑起来,开始回应她,心里觉得自己先前那个想法很好笑,自己果然是喜欢她,受不了她的不在乎,故意试探她,结果是胡思乱想……两人亲吻了很久,薄被子里全是柔情蜜意,他心里也全是柔情蜜意,简直不知道要如何爱她惜她才好……结束后,还把她拢在身下抱着。
      
      容妃任他在她脸上柔柔地亲吻,心里舒畅到极点,低声道:皇上,沉壁曾说过,不知道是不是真地喜欢皇上,如今沉壁知道了,沉壁现在是真地喜欢皇上。说着,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睛,道:我爱您。皇帝大出意外,不再亲她,只是紧紧抱着她,闭上了眼睛。
      
      容妃见他一直不说话,笑道:原来皇上还只是喜欢和沉壁在一起,却不爱沉璧。皇帝立刻道:朕也爱你,十分十分爱,永远爱。然后亲住了她的唇,两人亲了好久,都不愿意分开。最终分开后,皇帝躺到枕头上,看着容妃,眼里心里都满满的幸福。容妃微微一笑,靠近他怀里,头抵在他下巴之下,眼睛忽闪忽闪,皇帝闭上眼睛,长长吁了一口气。
      
      又一个大晴天,傅恒带着璎珞去西湖苏堤。苏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栖霞岭下,全长近六里,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葑泥构筑而成,所以叫做苏堤。苏堤共有六桥,各领风骚。映波桥,垂杨带跨雨,烟波摇漾;锁澜桥近看小瀛洲,远望保俶塔,近实远虚;在望山桥上西望,丁家山岚翠可挹,双峰插云巍然入目;压堤桥下湖船东来西去,“苏堤春晓”景碑亭就在桥南;束浦桥是湖上观日出之佳点;在跨虹桥看雨后长空彩虹飞架,湖山沐晖,如入仙境。
      
      苏堤上有不少游人,傅恒穿着浅青色布长袍,腰里束着一根细黑带子,带子上挂着同心结玉佩,璎珞穿着同色的浅青色布衣,上面绣着白色的小花和飞舞的蝴蝶,头上插着傅恒送的那两根簪子。两人手拉着手,在苏堤上缓缓而行。小全子和珍珠在坡下走着。前几日春雨过后,空气清新,堤岸两边列种的全是柳树,此时才发了嫩芽,映衬着红粉盈盈的桃花,美不胜收。
      
      璎珞叹道:以前在宫里,竟然不知有这样的地方,这比圆明园还美多了!傅恒道:江南美景自比幽燕之地好上百倍,小桥流水人家的写意,天气又温暖宜人。皇上的园子都是人工开凿的,比这自然景致还是有所不及。璎珞道:我们的春和园,吴大人做的和这是一个风格。傅恒道:嗯,他本是江南人士,春和园皇上满意,如今还要他参与为太后修建的清漪园工程,他终于可以一展他的所愿所长。璎珞点点头,道:少爷,若是哪天我们可以搬到这里该多好。
      
      傅恒道:恐怕很难。璎珞知道他在说皇帝绝不会放他离开。于公,他乃军机重臣,朝廷离不开他,于私,皇帝要时时看见自己,也绝不会放他们俩离开。于是便笑道:既然他不放我们,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傅恒知道她在说凭借皇帝做到各种事,也莞尔一笑。璎珞又朗声吟道: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傅恒听她吟诵苏轼这首词,看着她闪闪的目光,心中感慨万千。
      
      走了一会儿,两人坐在岸边的土坡上,看着浩瀚的湖水,湖上的游船画舫,只觉得心里平和舒适。璎珞靠在傅恒肩上,竟朦胧睡去。傅恒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小脸,知道她怀着孩子,还是容易疲累。然后将她放倒,躺在自己腿上。
      
      花香鸟鸣,傅恒也闭上了眼睛。不知过了多久,璎珞醒来,见傅恒在看着自己,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喜悦和温暖之意,于是坐在来,坐在他腿上,去亲吻他。周围有游人,傅恒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亲了一下就分开了,两人依偎而坐。如此这般,走走坐坐,踏遍六桥,还去湖中泛舟,消磨了一天好时光。
      
      这一晚是月圆之夜,春风拂面,皇帝带着太后妃嫔上了西湖里的一只大画舫。皇帝钦点了一些臣工的船在画舫周围同乐,包括弘昼夫妇,刘统勋夫妇,汪由敦夫妇等,还有永琪和两位格格,傅恒担心随侍时间太长,白日游玩已久,璎珞需要休息,告了假没到。
      
      画舫上众人在船头看月,皇帝和太后并排坐在椅子里,皇帝左边站着皇后,太后右边站着容妃。皇后望着天上大大亮亮的明月,不免思念留在京中的十二阿哥和五格格。皇帝一直悄悄拿眼去看那边的容妃,见她眼眸深深,思绪悠悠,想起昨夜她说爱自己的话来,心里甜蜜,觉得她定是想起了家乡伊犁。舒妃和庆妃站在后排,令嫔因为有孕,所以赐了一张凳子,坐在众人侧下首。
      
      舒妃在给太后捶肩膀,边捶边笑道:老祖宗,这西湖夜景可真漂亮!去年您的寿日在秋围路上,今年皇上定要在宫里给您好好办办!太后笑道:哎,老啦,一年老一年,也别铺张了,省下银子给那些水患灾民罢,算我的心意。皇帝微笑道:皇额娘,您这是数落儿子吧!我大清国库充盈,哪里要省皇额娘,舒妃说的对,今年您的寿辰,儿子一定要好好让皇额娘热闹热闹!
      
      容妃看着太后,道:皇额娘,沉壁进宫这么久了,看您一点儿没变!就应您所愿,沉璧将今日头上这所有钗饰捐出帮补灾民。说着便下头钗,彩云在一旁忙找了盘子捧上来。庆妃道:那些灾民听闻皇上都做了妥善安排,太后请放心。臣妾也应太后所愿。说着也拔头饰。所有人都依样捐了,彩云捧着沉甸甸的一盘。太后十分高兴,也叫刘嬷嬷卸自己的头饰,对容妃道:咱娘儿俩定要一起才好。容妃忙笑应道:是,皇额娘。令嫔瞧着那边皇帝喜笑颜开,喜道:皇上见太后开心,那比自己开心还高兴呢!
      
      接着开始讨论太后寿辰的安排,说要在圆明园万方安和演几日的戏等,虽然还有六七个月之遥,皇帝饶有兴致,太后更笑得合不拢嘴。众人欢喜地说着话,那拉氏却默默无语,心里忽然起了悲凉之意,看着一家子母慈子孝,美妾如云,而且马上又得一个孩儿,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而自己的父母亲人全已埋骨地下……去看皇帝,发现他在看容妃,心里一酸,几要落下泪来。恰好袁春望上来回道:皇上,彩舫到了。她才忍住。
      
      众人看去,波光粼粼中,许多五彩小船靠近了画舫,小船上都挂着帘子,看不见里面,船头都点着一盏纸做的小灯,或是荷花,或是兔子,或是蝴蝶,或是猴子,不一而足,在暗夜里闪着幽美朦胧的光,都感十分欣喜。
      
      皇帝对太后道:皇额娘,‘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如此良辰美景,花好月圆,这些是儿子命人安排来凑趣儿的歌舫,看皇额娘喜欢听什么歌。他话音刚落,袁春望便奉上了两本点歌名册,一本给皇帝,一本给太后。太后点了两首,又拿给容妃,接着舒妃,庆妃各点了一首,令嫔告罪也点了一首。皇帝点了两首,拿给皇后,皇后接过来一看,觉得辞藻华靡,心中不喜,但不便拂逆众人的兴致,也勉强点了一首。
      
      袁春望收了册子去,皇帝叫李玉给所有人上了座。过了一会儿,一只悬挂着黄色帘子的彩船开到画舫船头,接着帘子被打起,里面一个女子抱着琵琶,曼声歌道: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这是皇帝点的唐代温庭筠的《菩萨蛮》。唱罢众人都拍起手来。那女子从舱中出来,抱着琵琶盈盈下拜。只见她约莫十八九岁年纪,圆圆脸儿,脸颊边两个小小的酒窝,竟生的十分端庄秀丽。皇帝笑看着她,道:唱得好,赏!李玉在皇帝身后也笑。德胜捧上银子来,这女子谢恩回船去了。那拉氏心里十分不快。
      
      接着便是第二只挂着粉色帘子的彩船开到船头,听唱道:
      
      寒草烟光阔,渭水波声咽。春潮雨霁轻尘歇。征鞍发。指青青杨柳,又是轻攀折。动黯然,知有后会甚时节?
      
      更进一杯酒,歌一阕。叹人生,最难欢聚易离别。且莫辞沉醉,听取阳关彻。念故人,千里至此共明月。
      
      曲悠扬,歌浩渺,这是太后点的宋代寇准的《踏莎行》。一曲歌罢,众人心里都不免感喟。接着又是行赏,这歌女也长得有模有样,绝非庸脂俗粉,可见办这个事儿的官员下了好功夫,皇帝又说赏他,袁春望都一一记下了。
      ……
      ……
      最后一首是令嫔点的宋代晏几道的《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唱到最后“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时,容妃特别上了心,因她的侍女便叫彩云,而天上正有明月,忽然勾起了无数的心事,皇帝还在看她,她却懵然不觉。因魏湄和她坐在一起,皇帝的眼光魏湄全看了去,心中叹息。忽见那边的皇后狠狠地看了这边一眼,正是冲着她和容妃,她还从未见过和蔼的那拉氏这个样子,心中大惊,纳兰夫人那时说的话在脑海里回响起来。赏月听歌散了之后,皇帝和皇后奉太后回舱,,她便将刚才皇后那眼告诉给容妃,容妃一笑,道:你不要担心,有我呢。
      
      回了行宫之后,进了容妃的屋,皇帝便揽过她来,赞她领头慷慨捐灾,然后问道:今晚想家了?容妃温柔地一笑,道:臣妾的家在这里,有您还有皇额娘和安儿。皇帝听了这话心里十分温暖。容妃又道:皇上,臣妾瞧今天晚上皇后娘娘不怎么高兴。皇帝哼了一声,不言语。容妃便道:今天那些歌女长得好,嗓子又好,皇上若是喜欢,臣妾哪日陪您在岸上听?
      
      皇帝一笑,道:好!然后道:她们唱得没有你好!容妃笑道:袁总管说,唱第一支曲子那位妙妙姑娘,可是杭州城里的“金嗓子”呢!皇帝道:朕喜欢你的声音。容妃便道:那臣妾现在为您唱一首?皇帝很惊奇,容妃已经挣脱了他,彩云送上琵琶来。容妃调了弦,唱道:
      
      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
      海榴初绽,朵朵簇红罗。
      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
      骤雨过,琼珠乱撒,打遍新荷。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
      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
      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
      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这是金朝元好问的《骤雨打新荷》,并非今晚那些歌女唱的宋词,而是元曲,有舒阔之像,她沙沙柔柔的嗓音唱来如天籁一般,又仿佛叮咚的细雨打在阶前的空碗里。一曲歌罢,皇帝立刻大声拍掌,道: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唱的好!李玉笑道:果然还是容妃娘娘唱得好!皇帝笑问:你什么时候又排了新曲子?南巡这么久了,才唱给朕听?容妃笑谑道:您想听吗?臣妾和陆师傅每日都在排练呢。
      
      皇帝知容妃在揶揄自己,自南巡以来,自己总想和她床第之欢,确实是好久没有看她的歌舞了,不觉脸微微红了。李玉在一旁暗笑。容妃南巡只带了陆文洪一位乐师,皇帝知道她十分地看重这位师傅,便咳嗽一声,道:陆师傅朕要重赏!容妃立刻盈盈下拜,道:臣妾替陆师傅谢恩,您知道纳兰夫人也十分地喜欢他,之前他每隔几日便要去春和园教小戏,只是年前您太忙,年后又出门,纳兰夫人和我说,他们新排了《荆钗记》,只等您南巡回去开戏呢!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