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傅言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片刻,这样的场合,他向来不爱参加。
      
      他一下飞机就接到张凯的电话,本来开往公司的车,被傅言直接开到了这里。
      
      “我靠我没有听错吧?傅言这是承认程芝的身份?”
      
      “他好像一直没有否认过,不都是王艺苑在背后说傅言不喜欢程芝吗?你看王艺苑的脸色。”
      
      “江弄影今天是真的惨哈。”
      
      江弄影惨白着一张脸,身上滴答着红酒渍,手腕被傅言捏的通红,平时总是精致的一张脸妆也化了,怎么看怎么狼狈。
      
      王艺苑往前小走了两步,挤出一抹笑叫了声:“表哥。”
      
      傅言连个眼神都没有看她,轻嗤了一声。
      
      “江家的女儿都是这么没教养?”
      
      程芝听到傅言这句话,惊讶的眸子一下子抬起来。
      
      傅言就站在她身边,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没有系领带,最上面的扣子有两颗没有系,露着微微凸起的喉结,眸子里是瘆人的狠戾。
      
      半个月的时间没有见,程芝竟然觉得有点陌生。
      
      傅言也注意到她的目光,视线往下偏了一点,就看见她被扯坏的裙子下,露出的那双笔直的腿。
      
      纤细修长,莹白如玉。
      
      平日缠着他的时候,又是另一副模样。
      
      江弄影颤颤巍巍的回应,打破了傅言内心泛起的涟漪。
      
      “是她先动的手,你没看见我浑身是红酒吗?”
      
      “这样啊。”傅言的嘴角向上翘起一个弧度,怎么看怎么像是讥笑,“你说傅家太太这个身份,泼你一杯酒怎么了?”
      
      江弄影被气的脸色由白转成了红,又变成了白。
      
      “傅言。”
      
      这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黄珊珊笑意盈盈地站在那里。
      
      她把手里拿着一杯酒递给他,抿着唇打圆场:“都是一个圈里的姐妹,刚刚是在闹着玩呢。弄影这孩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放在心上。”
      
      傅言回身看她,黄珊珊想从他的眸子里看出来一些什么,发现除了淡淡的不屑和嘲弄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了。
      
      傅言沉默了几秒,松了手,接过黄珊珊手里的那杯酒。
      
      周围有倒吸凉气的声音传来,程芝站在旁观者的视角看他们,有那么一瞬间感觉,眼前的这两个人是如此的相配。
      
      她又重新垂下了头。
      
      黄珊珊的笑意一点点变大,语气熟稔地说:“过几天咱们几个老同学说要聚会,你可一定要来参加哦,都是圈里人。算是给我个面子。”
      
      最后一句话音调里不自觉加了点撒娇,眼尾却往程芝这边撇。
      
      傅言眸子里压下不耐烦,唇角却勾着笑。
      
      “好啊,没问题。”
      
      黄珊珊抿嘴一笑,眼神带着雀跃:“那到时候见。”
      
      傅言嗯了一声,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喝完。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
      
      江弄影理亏,被傅言这么嘲讽都不敢告状,委委屈屈的被王艺苑拉到一旁,又被阮红给怼了一通。
      
      程芝今天真/他/妈A爆了。
      
      阮红真想给她放彩虹屁,就连最后被傅言带走,都有了那么一点壮士断腕的感觉。
      
      黄珊珊垂眼看杯子里的红酒,她知道傅言的心思深,可直到刚刚她才发现,她竟然一点也摸不透他的想法。
      
      -
      
      程芝亦步亦趋的跟着傅言上了车,眸子一直低垂着,不敢看他。
      
      傅言觉得好笑,勾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唇角带着玩味的笑容:“刚刚泼酒的凌厉劲儿呢?”
      
      程芝咬着唇,等着傅言给她算帐。
      
      江弄影是江家的小公主,虽然是王艺苑的跟屁虫,她泼了酒就是下了江家的面子,这场合不好收。
      
      “我要是不来,你打算怎么办?”
      
      “……可能就让她打吧。”
      
      傅言一下子被气笑了,摸着她下巴的软肉用上了力:“我他妈养你这么大,是让你去挨打的?”
      
      程芝眸子明显怔了一下。
      
      养她?她从十六岁住到傅家,真说起来的确是傅言养着她。
      
      程芝身子往后撤了一下,所以才会帮她出头?
      
      傅言拉她回来,勾着她的头发丝把玩,女孩乌黑的头发又长又直披在身后,尤其是裸着的时候,黑与白的极致对比,他的眸子一点点加深。
      
      下一刻,男人俯下身子,勾起程芝的唇吻了上去。
      
      修长的手也不闲着,一路从锁骨顺着下来,直接挑进了裙子了。
      
      江弄影把她的裙子扯下来,还是有点好处的。
      
      不过敢这么下他的面子,的确该敲打掉打江家。
      
      程芝被吻的气息不稳,纤细的手却附在他的腕上。
      
      “不要。”
      
      傅言停顿了一下,没有理会,继续攻城。
      
      程芝犯了倔,突然厌烦。不想每次和傅言冷战之后,都是通过身体来和好,何况这里还在宴会的停车场,随时都有人来。
      
      她恼火的推了一把傅言,牙齿咬上去,没敢用多大的力气,却也足够疼。
      
      傅言蹙着眉,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别闹。”
      
      “不要在这里。”
      
      程芝别过脸,被吻的发红的脸在苍白的脸上 点缀,湿漉漉的眸子像狐狸一样勾着人。
      
      傅言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幅模样,平日里如果程芝的颜有九分的话,这样的她就有十二分的艳丽。
      
      傅言眸子里染上低笑,心情突然很好,“你是我未婚妻,在哪里都是合法的。”
      
      程芝的心被这句话一下子弄软了。
      
      -
      
      到底没有抵挡住傅言,在车上肆无忌惮来了一次之后,程芝就沉沉睡了过去,还是傅言抱着她回别墅上了楼。
      
      女佣和保姆悄声嘀咕:“这又是和好了?”
      
      “可不是,咱们少爷也太好哄了点。”
      
      “我看是程芝手段太高明了。”
      
      傅言把程芝抱进浴室,水汽氤氲中程芝勉强睁开眼,轻声嘟囔着:“不要来了。”
      
      “嗯,给你洗洗。”
      
      傅言尽管不想放过她,还是没有再有任何动作。
      
      屋里的灯亮了一夜。
      
      程芝睡得不安稳,她再次梦到那天晚上,少年傅言留着寸头,刚和他父亲吵完架,心情非常不好,见了她出来,嘴角带着讥笑:“怎么?来看哥哥笑话?”
      
      时间往前拨几年,傅言那股狠明白白写在脸上,手上拿着个打火机,懒懒散散靠在墙上,故意找茬。
      
      他生气的时候,会故意让程芝叫他哥哥,她那点非分之想他都知道,就故意看她涨红着脸不知所措。
      
      这次也是,狭长眸子里的讥笑都快溢出来。
      
      程芝手心出着汗,她刚刚偷听到两个人的争吵,一反常态走了上来,莹润如玉的脚踩在地板上,一声声扣响他的心弦。
      
      她站在他面前轻声说:“哥哥,你别生气了。”
      
      那声哥哥让他没由来的更加烦躁,他拨动几下打火机,如墨的眸子渐渐加深:“穿这么少,是来勾搭人?”
      
      傅言突然上前俯下身,窗外是电闪雷鸣,介于男孩与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敢不敢脱了陪我睡?”
      
      程芝眸子里都是慌乱和水汽,巴掌大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他觉得没意思,逗也逗了,起身就要走。
      
      程芝略带冰凉的手却附上来,拉住他。
      
      “敢。”
      
      那个字音落下,身上的裙子也应声拉下。
      
      -
      
      程芝梦到这里,不安稳地翻了个身,傅言搂着她细腰的手却牢牢不动。
      
      他想事情的时候,总是喜欢摸点东西。傅岭把他扔到亏损最严重的公司让他历练,派来的人一个比一个大爷,摆明了不把他放在眼里。
      
      父子两个向来关系不好,傅言总是能把傅岭气的半死,这次米景调查出来的东西关系倒是让他失了分寸。
      
      父子两个人的关系头一次降到冰点,他在外面跑了半个月,对程芝的示好丝毫顾不上看。
      
      他知道程芝就在家里等他。
      
      原本下了飞机是要去公司,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接了那通电话却改了主意。
      
      不知道怎么想的,脑子里划过的都是程芝那双如鹿一般的眸子。
      
      程芝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傅言还在,正扶着栏杆站在卧室外面的阳台抽烟。
      
      男人修长白皙的指尖夹着一根烟,奶白色的烟雾升起,并不见他抽,额前垂下的碎发掩住他的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芝光着脚跑过去,轻轻叫了一声:“傅言。”
      
      傅言转身,把手里的烟掐灭,程芝这才看见他的眸子,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你没去公司?”
      
      “嗯。”傅言蹙着眉看她光着的脚,一把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饿了。”
      
      程芝的眸子染了笑意:“你等我,我去给你做饭。”
      
      傅言在沙发上懒散靠着,看着程芝洗漱好,穿上米黄色的碎花长裙,乌黑的头发散落着。
      
      他一只手把玩着打火机,目光落在她脖颈儿间的草莓印。
      
      也就这个时候最可爱。
      
      -
      
      傅言穿着黑色的睡袍从楼上下来,程芝已经做好了早餐,碎花裙前系着围裙,忙碌的像个小蜜蜂。
      
      “过来。”
      
      他拉住程芝,让她坐到自己腿上。程芝做的都是傅言爱吃的,她手艺其实一般,不过为了傅言才学着做饭,傅言吃的也是这种感觉。
      
      程芝欲言又止的表情太多明显,傅言边擦手边问:“有什么想说的?”
      
      “江弄影那边?”
      
      傅言抬眼看了她一眼:“不用你操心,昨天泼酒的时候怎么就见你害怕?”
      
      程芝有点不好意思,把头偏过去。
      
      过了一会儿,程芝又想起她的毕业设计,没忍住问了出来。
      
      傅言放下勺子:“这事我会让米景去查查的。”
      
      程芝放了心。
      
      傅言不满她一直说别的事情,往她嘴里塞了一口煎蛋:“快吃。”
      
      “那我们真的和好了?”
      
      傅言斜睨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程芝识趣不再多问,送傅言出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起他和黄珊珊聚会的事情。
      
      两个人之间关系非同一般,傅言又是陪她去露面去聚会,又是答应一起去同学会,程芝的心里没底。
      
      傅言本来懒散的目光又重新变得冰冷,把程芝推开,“别瞎操心。”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读者,太开心了!谢谢你们一直在,笔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