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没有,不是……”
      
      程芝的话苍白无力,傅言嘴角冷冷一哼,啪的扣上相框,抬腿离开。
      
      画室又重新回归安静。
      
      好像刚才傅言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只有唇上他淡淡的味道残留。
      
      程芝咬着唇,她之前想问那场宴会的事情也无疾而终。
      
      接下来的几天,她给傅言打了好几个电话,都石沉大海。
      
      程芝去学校交毕业设计的时候,阮红拉着她直叫好。
      
      “你那天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hallo kitty也有变成老虎的一天哈哈,我一想到王艺苑的表情我就乐的睡不着觉。”
      
      程芝有些不好意思:“我应该谢谢你呢,你总是为我出头。”
      
      “谢什么,当初可是你帮的我忙。对了,你和傅言怎么样?”
      
      程芝声音一下子放轻:“他还是不理我。”
      
      以往每次吵架,都是她主动去求和,傅言一般生气个几天,回来狠狠在她身上发泄几回,气也就消了。
      
      阮红安慰她:“别搭理他了,叫我说你早点离开他得了,图什么是不是?你可是咱们美院的一枝花,多少人等着追你呢。”
      
      程芝脾气好,性格软,长得又好看,的确有不少人追。
      
      可惜所有人都知道,程芝的男朋友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但是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见过两个人在一起,不少人都猜测其实程芝是被包了。
      
      什么男朋友,不过叫着好听罢了。
      
      毕业设计提交没多久,导员打过来电话,说她的画涉嫌抄袭。
      
      程芝一慌:“老师,是不是搞错了?我都是自己画的。”
      
      导员:“没错,对方的画比你交的早,构图什么的和你的都一样,你今天下午过来学校一趟,看看怎么回事。”
      
      挂了电话,程芝的心还是紧紧揪起来。
      
      背靠傅言,一张毕业证算不得什么,可她现在压根就联系不上他。
      
      指控她抄袭的是和她邻班的一个学生,程芝和学校的人来往很少,这个女生她几乎没有见过几次。
      
      大部分的时间,她都在家里画,怎么可能和人撞脑电波到这种程度。
      
      导员安慰她:“现在开始调查,你们两个的设计都暂时不会通过的。”
      
      正好在导员办公室的班长点点头:“程芝每次都是第一名,肯定不会抄袭的。”
      
      在这个时候还能帮着她说话,程芝感激的笑了笑,倒是让班长不好意思起来。
      
      出了办公室的门,程芝再次认真的向班长道谢。
      
      “没事,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我联系方式就是班级群里,你有事可以找我。”
      
      “嗯,好。”
      
      程芝的声音柔柔的,等她走远了,班长还摸着后脑勺傻笑。
      
      阮红一见她就问:“怎么回事?解释清楚了吗?”
      
      程芝摇摇头,有些无奈:“对方也有设计思路初稿,还有室友证实的讨论内容,在教室画画的场景都有,反而是我,什么都没有。”
      
      阮红着急:“这可怎么办?你画画那么好,抄袭可能吗?你来学校都没有来两次,怎么抄?我怎么觉得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两个人找了草地坐下,临近毕业季,好多人都在学校照相留念,程芝却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
      
      王艺苑收到那个女生打来的电话,哼着歌给黄珊珊献殷情。
      
      “程芝之前还横的不行,现在是自身难保。她毕业设计抄袭,我哥也好久没有理她,都不回别墅住了。”
      
      黄珊珊没回应,回头却开了一个趴,找了几个小姐妹过来玩。
      
      都是圈里人,有王艺苑这个大喇叭在,来聚会的所有人都知道程芝最近的事。
      
      江弄影:“我就知道她那天打碎傅言的瓶子的事就不能善了,她以为她是谁啊?”
      
      赵娜娜:“程芝真被傅言玩腻了吧,迟早被甩。要不是她死皮赖览留在傅言身边,傅言连脚趾头都看不上。”
      
      “我听说是她半夜自荐枕席跑去睡傅言的?艺苑是不是真的啊?”
      
      “我也听说过,程芝真和她妈一样,太骚了。”
      
      这事是王艺苑传出去的,她点点头说:“没错,那时候程芝才刚上大一,主动跑到我哥屋里脱衣服,啧啧。”
      
      黄珊珊抿了一口酒,似是无意提起:“你舅舅最近都在老宅这边?”
      
      “没。”王艺苑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最近没有听我妈说过我舅舅的事。”
      
      黄珊珊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王艺苑又把话题扯回来,对大家说:“过几天我办宴会,到时候给大家个惊喜,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话音落,几个人脸上都带着好玩的表情。
      
      黄珊珊阻止:“也别太过分了,去的都是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王艺苑吹捧她:“珊珊你真是太善良了,她夺走的可是你的位置,你本来才是傅太太。”
      
      傅太太三个字一出,黄珊珊再也没说过话。
      
      -
      
      毕业设计的事和傅月岚说的宴会沉甸甸的压在程芝的心里,她浏览了一会儿学校论坛,握着手机给傅言的秘书长打过去。
      
      秘书长Lucy刘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公事公办接了电话,语气没有什么起伏:“程小姐,傅总现在在米国开会,您有什么事吗?”
      
      “能让傅言接一下电话吗?我想问一下宴会和我毕业设计的事。”
      
      Lucy刘:“程小姐,傅总在忙。”
      
      潜台词是什么程芝听了出来,她无力坐在画室,茫然无措。
      
      傅言开完会,Lucy刘上前回报工作,直接把程芝的这通电话给忽略了。
      
      一直到程芝要去参加宴会,傅言还是没有消息传来。
      
      阮红在家里骂傅言:“到底什么最重要他不知道?芝芝就他这个样子,你有什么好留恋的,趁早分了算。”
      
      程芝安静的低着头,看着脚尖上一双精美的高跟鞋。
      
      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也不知道了。
      
      宴会当天,程芝直接被傅月岚接走,她饶有兴趣的指挥着化妆师给程芝打扮。
      
      程芝一直不安,坐在那里不动。
      
      “像个木头人一样。”
      
      傅月岚啧了一声,挑了一件最丑的大红色礼服,长长的后摆拖着,拖沓难看。
      
      “就这件。”
      
      程芝捏紧了手指,想反驳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这是傅言的姑姑,她不能让傅言为难。
      
      没多大的功夫,程芝换好了衣服,王艺苑恰好过来,满意点点头。
      
      “你就该穿这种衣服,过季的一看就知道你的身份。”
      
      王艺苑心情好,特地说:“对了,今天晚上有个惊喜给你。”
      
      程芝的心漏了一拍,王艺苑说的惊喜,恐怕对她来说是惊吓。
      
      她忍不住期冀的问:“傅言呢?”
      
      傅月岚嘴角带着讥笑:“你是他未婚妻,你难道不知道?”
      
      未婚妻那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王艺苑欣赏了一会儿程芝的表情,就去前面招待客人,倒是让程芝松了口气。
      
      阮红到这里第一时间就找她,皱着眉看她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难看?”
      
      把她十分的容貌硬生生压到了五分。
      
      程芝垂着眸子轻摇了头,不想多事。
      
      人影憧憧,穿着马甲的侍从在人群中穿来穿去,手上平稳地端着酒盘,程芝坐在偏僻的角落,看着王艺苑和傅月岚招待客人,一边给傅言发信息。
      
      这场宴会办的不大,请的都是小姐太太,年轻人居多,气氛十分热烈,不少人都见了程芝身上的礼服,窃窃私语一通,拿她和程晓芸做对比。
      
      王艺苑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她已经被我哥给甩了,想做傅家的太太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江弄影故意夸张比划了一下她的裙子:“太丑了哈哈,傅言早该甩了她了。”
      
      程芝一直沉默没有说话,纤细的手指捏着裙角,心里的大洞像裂开一下,被傅言甩了这种事,她连否认都不敢。
      
      低垂的眸子好似被中指上的戒指吸引,她平日的时候从来不戴,画画的时候不方便不说,她也怕弄丢了。
      
      也许王艺苑说的没错呢,毕竟傅言已经好久都不联系她,连她的消息都不回。
      
      王艺苑得意挑眉,那神情和傅月岚一模一样。
      
      阮红再也听不下去了,要拉着程芝离开。
      
      “傅言这个狗逼,芝芝你别伤心,谁甩谁还不一定呢。”
      
      有几个小姐和阮红程芝关系不错,在一旁劝着,越劝倒是让王艺苑这拨人兴致高涨。
      
      程芝干脆随着阮红站起来,想一走了之。
      
      江弄影上前一步踩在她的裙摆上,扯着程芝身上冗长的礼服裙,嘲笑道:“哈哈这件衣服到底是什么鬼,太他妈搞笑了。哎。”
      
      来不及反应,礼服裙的下半段瞬间就撕扯了下来,露出里面莹白如玉的双腿。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
      
      当众扯人衣服的事情,在宴会上还是第一次发生。
      
      程芝低低惊呼了一声,咬着唇不做声,拉住要上前理论的阮红。
      
      不能每次都让阮红替她出头。
      
      程芝眼眶泛着红,江弄影在最初的惊讶之后,觉得特别好玩,拿着手机咔咔拍了几张,周围嬉笑的人不少,各种声音都嘣了出来。
      
      “嗐,要我说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真是可怜,傅言甩了她,毕业设计还抄袭,啧啧。”
      
      “哎你们说,她要是扫地出门了,会不会去投奔她妈妈?我听说她妈妈现在在国外呢……”
      
      江弄影的声音最刺耳:“投奔什么妈妈,她妈就是个狐狸精,她是个小狐狸精,都不是什么好货色,靠着男人上位。”
      
      程芝的眉毛一点点蹙起来,抓着阮红的手不自觉捏紧。
      
      “我要是她就没脸去找,干脆在圈里再找一个富二代公子哥不好吗?我知道好几个人都觊觎她身体呢。”
      
      王艺苑一下子来了兴趣:“要不今天咱们就给她介绍一个?”
      
      程芝终于忍不住,拿过阮红手里的酒杯,闭着眼泼了过去。
      
      冰凉凉红色的液体洒下,江弄影身上和头发上都被撒满,看上去狼狈不堪。
      
      “你找死!”江弄影崩溃的尖叫,其他人怕程芝还要泼,迟迟不敢上前。
      
      找死不找死的,程芝竟然有一种从来没有的快感。
      
      凭什么一直都是她受委屈,她性格就是再懦弱,也有崩溃的一天。
      
      下一秒,带着凌厉的掌风袭来,程芝认命的闭上眼。
      
      一个冷漠清冷的声音响起:“怎么?要打我未婚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