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2
      
      肚子好饿,杜衡好想吃妈妈做的烧鸡公。他都答应得好好的了,本来想着今天一早就赶回家可是出了这档子事,他还怎么回?他摸索着储物袋,从里面摸出了一瓶辟谷丹。
      
      根据原主的记忆,修士没有筑基之前,可以服用这种辟谷丹代替日常饮食。一粒黄豆一般大小的丹药,能让修士三日腹中不饥饿。杜衡揭开了瓶塞,他有些期待了,辟谷丹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是不是甜甜的像糖豆子呢?
      
      结果他失望了,瓶子里面空了,一粒丹药都没有了。杜衡将空瓶子丢到了储物袋中,他看了看洞穴后方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么大的人了,问别人要吃的实在不好意思。何况他也算是半个厨子哪!
      
      杜衡看向洞穴口,洞口有淡淡的光亮传来。他绕过了梵天鸡的尸体走到了洞口,说不定外面能找到什么吃的。可是一眼看去,他大吃一惊,他置身在云端之中,洞口下方一片白茫茫的云海。他只能看到几座孤峰矗立在不远处的云海上,谁知道云朵下方是什么样子的?
      
      凭着感觉,杜衡觉得他没办法离开山洞,至少以他现在的实力他是离不开这里的。
      
      杜衡再一次回到了石头上,这一次他认真的翻起了储物袋。杜衡原身是外门杂役,有时候会为了宗门出去采买,宗门多在深山之中,他免不了要风餐露宿。他幸运的找到了锅碗瓢盆和一袋子灵米,还有装在一个竹簸箕里面的花生米。
      
      食物想要好吃,调味品必不可少。杜衡找到了一些调味品,原身只准备了一些盐,除了盐之外还有一些酱油,和一小瓶酒。和现代的那些调味料比起来,杜衡的调味品太少了。不过这不算什么,至少难不倒杜衡。
      
      饭和调味品都有了,菜呢?杜衡的目光看向了地上惨死的梵天鸡。他搓搓小手走向了梵天鸡,这么大的鸡,吃起来味道应该挺不错吧?确认过眼神,是能吃的东西。
      
      修真界的符篆是个好东西,有引火的,有取水的,有化土的,还有生出木头和变成利刃的。杜衡第一次使用符篆就成功的做出了简易的灶台。
      
      他做的灶台有两个锅,就是乡下最常见的那种灶台,一口锅用来煮饭,一口锅用来炒菜。杜衡原来只有一口锅,他用符篆变出了另一铁锅,这才烧好了一大锅水。
      
      两米高的梵天鸡想要整个褪毛有点难度,杜衡对鸡说了抱歉之后就手起刀落将它分尸了。虽然褪毛的过程有点狼狈,虽然杜衡的锅碗瓢盆用起来不顺手,不过他还是得到了一大锅亮白白的处理干净的鸡肉和鸡杂。
      
      杜衡的爸爸有一家私房菜馆子,杜衡从小耳濡目染,跟着杜爸爸学了不少东西。杜爸爸说过,食材是老天送给人们的礼物,只要能用的都不能浪费。杜衡处理梵天鸡也处理得极为细致,能利用的东西,他都好好的收起来了。
      
      土灶上已经开始煮米饭了,杜衡看了看手中的食材。他是江南人士不太能吃辣,但是这个时候他莫名的想吃点辣的东西。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手里连辣椒都没有,只能随性搭配一下吧。
      
      他准备做一个简单的宫保鸡丁,没有辣椒没有糖没有米醋也没有葱姜的可怜寒酸的宫保鸡丁,简陋得他都快哭出来了。
      
      黄色的鸡油入热锅之后发出了刺啦的声音,一缕缕青烟冒出。黑色的锅底慢慢的沾上了油花,趁着熬油的功夫,杜衡开始准备食材。
      
      他切下了拳头大的两块鸡胸肉,然后切成了大小均匀的鸡丁。其实他是狂热的鸡皮爱好者,看着大片大片的鸡皮,杜衡吞了吞口水,这么大的一只鸡,鸡皮要是做成烤串一定能吃过瘾。
      
      一边切鸡丁,杜衡还一边翻动着锅中的鸡油,此时的鸡油已经缩水了,边缘出现了液态的油。
      
      杜衡欣赏的将筷子搁在了碗上,他喜欢符篆生出来的这种筷子,比家里的还要趁手一些。
      
      鸡丁切好之后,杜衡在鸡丁上撒了一些盐和酒搅合搅合,这时候应该加一些淀粉让鸡肉更加嫩滑,只是条件有限,不要计较这些了。等鸡丁变得有些粘稠之后,杜衡就将碗放在了灶台边去看了看火。
      
      灶台中的木头是符篆生出的,杜衡将大根的木材往外抽了些,这样锅底的火焰就会小些,锅里的鸡油不容易焦糊。
      
      没一会儿,杜衡就用梵天鸡身上扒下来的油脂熬了一大碗金灿灿滚烫烫的鸡油。他将多余的液态油盛在了罐子中,还在里面加了一勺盐。
      
      如果这是猪油的话,加食盐和糖能让油脂凝固之后更加洁白且不容易坏。杜衡加完了食盐才想起来,这是鸡油,他好像多此一举了,鸡油凝固之后是黄色的,白不白又有什么关系?
      
      他往锅中倒入花生米,锅铲轻轻捣了几下之后,花生米受热,外皮开始裂开发出了细微的声响。等到响声开始密集的时候,杜衡盛出了花生米。花生米本该冷锅冷油下锅,这样不易糊。但是还是那句话,条件不允许,杜衡只能凭经验做事了。油滋滋的花生米在盘子中红润润,散发着一股坚果的香味。
      
      此时的花生米还是软的,要等到凉了之后,花生米就会变得香香脆脆了。
      
      从杜衡开始熬鸡油的时候,山洞中就弥漫出了一股强烈的油脂香味。这种香味冲淡了山洞中的阴冷,强势又霸道的充斥在山洞的每个角落中,盖过了医修们炼丹的香味,惊醒了熟睡的人的美梦。
      
      云中鹤不知何时站在了杜衡身后,而杜衡满心都投到了他的锅里,根本没发现云中鹤的到来。
      
      杜衡在锅底搅了搅,将火给升的大了些。此时煮饭的锅已经发出了炸锅巴的声音,杜衡便将饭锅下方的火给抽到了炒菜的锅底。火焰慢慢变大,锅里的油冒出了青烟,杜衡眼疾手快将鸡丁给倒入锅里。
      
      没有调料汁,没有葱姜蒜,没有辣椒花椒。他做的是全世界最不正宗的宫保鸡丁!不过他还是很期待,等到锅里的鸡丁发白之后,他往里面倒了一点酱油。这是他能给与自己的最后的温柔——虽然没有辣椒做不出红艳艳的感觉,有酱油好歹能上个色啊!
      
      然而他翻车了,酱油一入锅之后鸡丁都变黑了,杜衡看着锅里差点哭出声来。然而他还是坚强的翻炒着鸡丁,直到它们都成熟了。待到鸡丁成熟之时,杜衡将花生米倒入锅中翻炒了两下就出锅了。
      
      看着一盘黑漆漆的宫保鸡丁,杜衡安慰自己,这个时候有吃的就不错了,而且闻着也挺不错的。细细看去,颜色也没有那么不堪嘛,先前觉得黑漆漆的,只是因为锅是黑色的,周围的光线又暗。现在宫保鸡丁摆在盘中,倒是有一种浓油赤酱的感觉。
      
      细细看去,鸡丁被染成了红棕色,花生米油亮亮的躺在鸡丁中间。虽然缺少了葱姜的点缀,也少了辣椒的香味,但是却有一种家常菜安心的感觉。闻起来也挺不错的,像红烧鸡的味道。
      
      他揭开了饭锅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正当他要大快朵颐之时,他听到了云中鹤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杜衡一扭头,只见云中鹤表情复杂的站在他身后。杜衡有些虚,他讪讪的笑道:“吃饭,你吃了吗?一起吃?”云中鹤皱眉:“可是辟谷丹没了?”杜衡点点头:“嗯,没了。”
      
      云中鹤瞅着旁边木盆中光溜溜的被分尸的梵天鸡:“难为你了。”杜衡不解其意,他顺着云中鹤的话说道:“不为难不为难。”云中鹤叹道:“你大可不必这么激怒魔尊,他虽是魔尊,却也不会为难你这样修为的人。他本来会让你死的很痛快的……”
      
      杜衡疑惑的问道:“本来会死的很痛快?那现在呢?”云中鹤指指木盆里面光秃秃的死鸡:“现在不敢保证了,可能你的下场会和那只鸡一样。”
      
      杜衡的脸都快裂开了,大哥,你为什么能这么淡定的说出这么可怕的话来?不过想想也能想得通,梵天鸡是魔尊言不悔的灵宠,要是杜衡看到自己的小宠物到了别人的餐桌上,他也会疯啊!
      
      杜衡的冷汗潺潺而下:“那……怎么办?”云中鹤同情的说道:“多吃点吧,吃饱了好上路。”
      
      杜衡:!!!
      
      此时洞口传来一阵令人窒息的感觉,杜衡端着饭碗惊悚的看着洞口。只见洞口闪来一个身着红色长袍气势惊人的男人,男人一脸戾气,每一个细胞都写着:我就是魔尊!
      
      杜衡一口老血卡喉咙口,苍天啊,他这是作了什么孽!吃人宠物还被主人逮了个现形,一紧张杜衡大脑一片空白,他的手竟然自动的夹了一块鸡肉和花生米送到了口中。
      
      咬一口,鸡肉嫩滑有弹性,还有一点甜味,弥补了没有糖的缺憾。混合着酱油的咸味,加上花生米的香脆,杜衡觉得自己能扒三碗饭。真是好吃的想要落泪,就是杜衡眼含悲泪:“来的太快了吧,根本不给我吃饱的时间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不告诉你们今天有双更,我就看看你们有几个人能发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