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燃烧_肖像Ch8 ...

  •   “搞什么,只能三个人通关?”杀马特立马退后几步,“打一架?”
      
      鹿仁害怕得发抖,不受控制地将手伸进口袋里。
      他的口袋里,依旧躺着那把银制小刀,他曾想用这把刀杀了阎直。
      
      另外几人也各有小动作,互相警惕地打量,但谁都没主动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
      
      画只够三个人通关,无论怎么做,都会有人注定被淘汰。
      但前提是通关提示词没出错。
      
      淡淡的烟草的气息随风飘散,阎直用牙齿磨着烟头。咬得实了,吸起来挺费力,舌尖上能尝到苦涩的焦油味。
      掸去烟灰后,猩红的火星子暴露在冷风中。
      
      这支烟已经时日无多了。
      阎直把它摁熄在泥土里,就地埋葬。
      
      他拍拍长风衣,站起身来。
      立马有三样武器对准了他。
      
      动手的是这两天几乎没发过言,一直很沉默的三个年轻人,他们一直关注着通关进展,只准备坐享其成。
      
      领头的人死死瞪住阎直,说:“不好意思了,只能有三个人幸存,活下去的三个人,只会是我们三个。”
      
      阎直环视了一圈,无奈道:“道理我都懂,可你们为什么只针对我?不管其他人?”
      
      “因为这里你看起来最有威胁。”飞采明微笑着拍拍轮椅,“我是坐轮椅的残疾人,除了我和那三个人,就只剩三个青年人,一个中年人,以及你。先对付最厉害的,剩下的人自然不足为虑。”
      
      阎直觉得很冤枉:“这不对,人不可貌相,最有威胁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你们俩少废话,总之今天……”
      
      “好吧,动手不动口。”
      阎直朝三人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闭上嘴,没什么悬念地将三人撂倒,轻轻松松。
      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甚至连衣服都没怎么乱。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个玩家用眼神交流,似乎很熟稔的样子,阎直拍了拍手套上沾到的灰,“小团体吗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我呸。”
      对视几眼后,三人的领头者知道是遇上了硬茬,不服气地说:“凭什么让新玩家和老玩家一起参加第一关?这根本不公平!这里站着的9个人,如果没有你,其他的人根本没威胁……”
      
      阎直反问:“什么是公平?你是得利者就公平?你不是得利者就不公平
      你们三个抱团,难道对其他人公平?如果没有我,现在被打倒的,就会是其他人。”
      
      顿了顿,他接着说:“现在该做的不是内讧,我不敢肯定是不是提示词出了问题,但至少有一点我们搞错了,这里站着的不是9个人……”
      
      “我的老哥!”杀马特早在刚才阎直撂倒三人时,就被惊掉了下巴。
      他态度立马来了个大转弯,舔着脸跟阎直套近乎,“说得太好了!我懂您意思,有的人啊,就不是人,是畜生!”
      
      阎直:……
      这阅读理解有点过分啊。
      “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现在站在这里的不是9个人,只有8个人,8个活人。”
      说完,他双眼逼视着女学生,低声问道:“你说对吗?”
      
      杀马特又不明白了:“等会,什么意思?你问她干嘛?难道她知道?”
      眼尖地看见女学生披散的头发在往下滴黑水,杀马特好奇地凑近了:“怎么回事?染发膏掉色?”
      
      好奇心使他走过去,求生欲使他跑回来。
      
      女学生抬起头。
      
      她的头发在融化。
      她的五官也在融化,眼珠子垂到下巴,嘴唇滴滴答答地往下流,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就连牙齿也在融化。
      
      在看不见的地方,她的声带也在融化,从融合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笑声,她说:“对呀。”
      
      在8双眼睛的注视下,她融化掉,像在烈日照射下融化的冰淇淋。
      
      最终衣物伏在地上,衣服里的她化为了一大滩各色掺杂的浓稠液体。黑色的是头发,红色的是血液,米色的是皮肤,粉色的是肌肉,白色的是骨骼。
      
      眼前的一幕刺激着众人的眼球,鹿仁惊恐地退后,承受不住般地跑开,扶着树呕吐。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除了飞采明。
      他不进反退,歪着头观察了一番,然后淡定地转动轮椅,朝着来时的路折返,“昨晚人就死了,先回去吧,现在11点多,今天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
      
      鹿仁擦擦嘴角,“人死了,就,不埋一下吗?”
      
      “不用了,尸体会消失掉的。”阎直看着脚下的烟头,说:“人死了,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
      
      回去时的气氛明显沉重了很多,再次坐在餐桌上时,没有人能笑得出来。
      女学生的死让大多数人的心头蒙上了阴影。
      
      鹿仁被吓蔫儿了,杀马特没什么精神,肥胖中年人玩家看着桌上的一堆画唉声叹气。
      那个三人小团体则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时不时不怀好意地往餐桌边瞟几眼。
      
      阎直没了主意,他看向飞采明,想问问飞采明接下去该怎么办。
      
      飞采明老神在在地拿起一只纸杯蛋糕,一口就咬掉一半。见阎直看过来,他飞快地将剩下的半只纸杯蛋糕塞进嘴里,一口吞了下去。
      然后从嘴里拉出一张纸。
      
      半点没有要管事的样子。
      
      阎直:……
      阎直本以为自己是最靠不住的人,无奈环视一圈后,尴尬地发现周围所有人都比他更靠不住。
      
      但是游戏依旧在继续。
      
      每当这种时候,阎直对简烽的想念就会达到顶峰。
      在他的记忆中,简烽总是很冷静,仿佛天下间所有事情都难不倒他。
      像一个藏在黑暗中的狩猎者,伸出白净修长的双手,极富耐心地将线头从一团乱麻中寻出来,缠得整整齐齐,然后再编织成网。
      
      阎直知道自己就是那只甘愿掉进网里的猎物。
      但简烽总有本事让他心甘情愿。
      
      如果简烽在这里,会怎么处理安排这一团乱麻?
      阎直隔着手套,轻轻地地转动着无名指上的银戒指,开始思索
      他在回忆,并模仿简烽的思考方式。
      
      半晌后,阎直敲了敲桌子,沉声开口道:“时间不多了,现在摆在面前的有三件事。”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个解谜关卡。不恐怖。
    取名太麻烦,所以那些没起名的角色,会被分成几波,全带走。
    阎直=颜值=帅
    简烽=简单方便
    鹿仁=路人=不是主角
    起名废已经尽力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