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燃烧_肖像Ch7 ...

  •   “白化的他。”阎直看着画上那个扭曲模糊的人形,喃喃自语:“是白化病人的肖像”
      
      三楼两边过道上铺着羊绒地毯,墙上每隔几步就有一个烛座,罩着玻璃灯罩。
      没有窗户,采光全靠这些蜡烛,在昏暗的光线下,画上的人影像是随时会转过身,然后扑下来。
      
      鹿仁大着胆子往前走了一段路,颤抖着声音开口,“三楼的画里……全都有人,都算是肖像画吗”
      
      “不太清楚。”阎直摇摇头,随手摘下一副半身像。
      
      画里人是位穿着睡袍的小少年,手支着额头,姿态放松随意,柔软的头发打着小卷儿,调皮地向四面八方翘起。
      可男子的脸上没有五官,只能根据喉结和身量判断出性别和年龄。
      
      这幅画的名字是《犯困的他》。
      
      “吃饭的他,逛街的他,走神的他……”杀马特边看边念出画名,“他是谁这么多画里,该不会都是同一个人吧”
      眼角余光瞥见鹿仁的背影,杀马特随口说了句:“小鹿,这画里的人怎么都……越看越像你。”
      
      鹿仁呆呆地“啊”了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说他。
      “像,像我”鹿仁害怕得快哭了。
      
      “他胆子小,别吓他。”阎直用眼神制止了杀马特。在这类没有竞争的解谜关卡中,一人解出谜底,全部玩家都会受益。
      所以不给别人添乱是基本的素养。
      
      基本上在第三关之后,就再也看不到添乱的和躺赢的玩家。因为他们都会死在前几关,下手多半是看这种行为不顺眼的队友或对家。
      
      低头整理了一下手套,阎直叹了口气,无奈地对鹿仁说:“别哭了,画里的人要么是背影,要么没有脸,而且头发都是白色的,跟你不一样。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不要别人说什么你都信。”
      
      一直冷眼旁观的飞采明冷笑一声,突然插话:“阎直,你真虚伪。你刚刚觉得很烦对吧,哭哭啼啼的人很烦。所以为什么,为什么不杀掉呢”
      
      鹿仁吓得立马把眼泪憋了回去。
      
      “我只杀比我强的人。”阎直随口回答,然后看着墙上密密麻麻的画,犯了难:“这儿有不止一幅画,画里都出现了人,我们该烧哪幅?”
      
      “我,我知道怎么区分出肖像画。”
      说话的是一位肥胖的中年人玩家,他边走边喘,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主体是人的画,就属于肖像画。”
      
      将耷拉着的眼皮极力向上掀开,他伸出粗短的手指指着墙上的画,侃侃而谈:“像这一幅,人躺在沙发上,人是主体,那就属于肖像画。
      像这一幅,画的是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人不是主体,那就算风景画,不算肖像画。
      再看这一幅……”
      
      “大概明白了,有劳您了。”阎直又重新摘了一幅画,建议道:“肖像画也不止一幅,不如把全部肖像画都那下来,然后去荆棘林边烧烧看?”
      
      “这都是艺术,都是画家的心血……”肥胖中年玩家叹息着摇头,“你们这些年轻人,唉,怎么可能会懂。”
      
      “我不懂什么艺术和心血,我只知道这只是游戏,别太当真。”飞采明淡淡地嘲讽了一句,摇着轮椅上前,也开始摘画。
      
      其它玩家陆陆续续也行动了起来,只除了肥胖中年玩家。
      
      杀马特一边摘画,一边嘴也没闲着,“没必要啊,大爷,画重要还是人重要?我还是那句话,想死别拉着别人。你要不让烧,到时候打起来可别说我不尊老爱幼!”
      
      “唉,我啊,一辈子就搞搞字画什么的。你们年轻人的什么什么游戏,我也搞不懂,我也不知道。
      一开始我还以为我是被绑架了,这些画,不管真的假的,都是心血,就这么烧了,多可惜。”
      
      “大爷你就别跟我犟了,有本事你别通关啊。”
      
      “我……”肥胖中年玩家急了,“我不通关!”
      
      “别吵了,爱它你就烧了它。”阎直安慰了一句,不过效果好像不太好,因为肥胖中年人玩家看起来更生气了。
      
      人多力量大,无奈工程量大,将所有肖像画都摘了下来并去除去画框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时间来到了早晨10点。
      
      一行人抱着成堆的画布画纸,沿着庄园里的小道赶往围绕庄园的荆棘林。
      树下的残雪还未化光,土壤微微湿润,空气却又干又冷,被包围在荆棘中的庄园枯败无比,像是所有生机都被荆棘所夺走。
      
      大片大片的荆棘林根本看不到尽头。
      
      阎直觉得情况不太乐观,“任务是走出荆棘环绕的庄园,通关提示词是燃烧肖像。
      是指将肖像燃烧?然后用燃烧的肖像点燃荆棘?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有点多此一举了,我们可以直接用火点燃荆棘,烧了这片荆棘林。”
      
      杀马特挠挠头:“大概,是用画引火要想烧大的柴,特别是这种还在土里长着的荆棘,把打火机直接凑上去根本烧不起来。
      都得先用东西引引火,这些肖像都是引火的东西。”
      
      “肖像的材料不是纸就是布,当然能引火。但引火的东西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要是肖像?用被子窗帘之类的不行?”
      
      杀马特答不出来,恼羞成怒:“我怎么知道,问问问,就知道问,亏你还不是第一次参加游戏。”
      
      已经赶到了荆棘林边,没有不试一试的道理。
      杀马特将怀里的画放到地上,又问阎直借了打火机。
      
      金黄的火舌舔上画纸,画像中的面孔被烧得扭曲狰狞,然后化为灰烬。
      肥胖中年人玩家重重地叹了口气,别过头不忍心再看。
      
      “哎,烧完了。”杀马特松开手,扔掉烧得只剩一个角的画,“我怎么感觉没感觉,你们有没有什么……不一般的感觉?”
      
      飞采明摇头。
      
      鹿仁小声说:“还……挺暖和的。”
      杀马特 :“这不废话吗,烧火不暖和还能冷不成?”
      
      阎直皱起来的眉头就没松开过,他抱起几张肖像画,点燃其中一张后,凑近外围的荆棘枝条。
      荆棘枝条完全没有被点燃的迹象,而是簌簌颤抖着,像感受到热源的蛇类,朝正在燃烧的肖像吐着性子。
      双方僵持了一阵,最终荆棘枝条往两边避开,让出了一条路。
      
      鹿仁欢呼:“哇,好厉害!”
      
      举着正在燃烧的肖像往前走,阎直叮嘱:“先别跟上来。”
      荆棘避开的速度很慢,逼得他也不得不耐着性子,慢慢往荆棘林里走。
      
      两张肖像烧完,阎直才往前走了大约两米,视线所及内,全是密密麻麻的荆棘枝条,比人还高出一大截,站在这儿就算踮起脚尖,也根本看不到还要走多远才到尽头。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小心!”眼见避开的荆棘又往回簌簌抖动着恢复原样,杀马特赶紧出声提醒。
      
      阎直对此早有预料,又点了两张肖像,原路返回。
      沉默了两秒之后,他说:“你们也看见了……说说你们的想法吧。”
      
      杀马特愁眉苦脸道:“可愁死了,通关方法是有了,但画在前面烧着,后面荆棘就合起来,我们这么多人,不得前后都烧画才不会把人扎死?我觉着这么点画吧,有点不够。”
      
      “那倒未必。”飞采明敲敲轮椅,给出了他目测出的数据。
      “我昨天在二楼窗口观察了一下,如果把环绕庄园的荆棘林比作一条布带,那带子的宽度大概是1千米,我们这儿大约有1000张肖像画。一张肖像画大概够前进一米,所以……”
      
      杀马特:“啊所以啥?你能不能把话说完?那个谁,女学生,你不是读过书吗?来给算一算。”
      
      “所以这些画未必不够。”
      这就是个小学算术题,阎直接上飞采明的话说:“荆棘避开的宽度只够一个人走,而且避开之后不久就会合上,走在后面的人如果不点燃肖像的话,也会有危险。
      
      依我估计,这些画最多只够三个人通关。
      走在最前面的人点燃一张肖像画,后面的两人排好队紧紧跟着,能趁荆棘还合上之前一直往前走。”
      
      寒风平掠而过,气氛降到了冰点。
      只够三个人通关的量,所以现在站在这里的9个人,都是竞争对手。
      
      

  • 作者有话要说:  快点写完快点写完。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