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燃烧_肖像Ch6 ...

  •   灰色的天空。
      湿滑的昏暗的街道,雨水在车窗上蜿蜒。
      
      为什么在下雨?
      好像什么都是一场噩梦,只有雨的声音持续着,如嘶吼般,如呐喊般,狰狞的,混乱的。
      当时的记忆被鲜明地存活于脑海中。
      
      在一起的第N年,矛盾渐渐爆发,精疲力尽。
      ——不如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两个人默契地都这么想。
      只是一段时间。
      
      “你什么时候回来?”
      坐在不同的车里,两人同时开口问。
      
      阎直看天,看树,看雨幕,什么都看,可就是故意偏偏不看简烽。
      简烽慢悠悠地吻着手上的戒指,目光专注又轻柔地落在阎直身上,唇畔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最后阎直说:“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简烽也回他:“你想我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耳畔是永不停歇的嘈杂的雨声,在这场梦里,阎直永远无能为力。
      
      他呐喊,他挣扎,他崩溃痛哭。
      他平静地踩下油门,驱车驶向街道的尽头,然后从后视镜里,目送简烽的车缓缓驶向街道的另一头。
      
      很快就会见面的吧。
      很快。
      
      ——醒来了。
      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阎直死死攥住枕巾,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浮出水面。
      
      枕头上放着一只手,冰凉苍白。
      阎直警惕地摸了一下,顺着手指摸到小臂,后知后觉地发现那其实是自己的另外一只手。
      被枕在头底下枕了一夜,已经发麻到失去知觉。
      
      昏暗的房间,仿佛是噩梦的延续,这里也的的确确是另外一个噩梦。
      他坐起身,靠在床头,将没有知觉的手搁置在一旁,单手从挂在床边的风衣里掏出钱包。
      钱包里有写字的纸,也有一只短笔。
      
      他写下——梦,雨声,雨。
      
      纸上已经有不少类似的字眼,在梦里他不知道梦是梦,所以醒来之后,他反复暗示自己,有雨的地方就是梦。
      简单粗暴。
      
      如果说旋转不停的陀螺是《盗梦空间》里判断梦里梦外的标杆,那他的梦与现实的大概就是雨声。
      永不停歇的雨声。
      
      不断重复地暗示,总有一天,他相信自己会在梦里醒来,而不是在梦外醒来。
      他不会永远无能为力,即使只是梦,他也想要改变。
      
      两三分钟后,脑海里的梦境就像一滩蒸发掉的水,或者是被擦除的字迹,只剩下一点点浅淡的痕迹。
      阎直记得自己做了梦,梦里的那种无力感还残留着。
      是个噩梦吧,他想。
      
      笃笃——
      门被敲响。
      阎直打开门。
      
      所有人都站在走廊里。
      
      “齐了。”见到他,鹿仁明显松了口气,挠了挠满脑袋的小卷毛,很开心地说:“昨晚全都违反了规则,还好,大家都没事。”
      
      “没死就没死吧。”杀马特催促:“抓紧时间,活着才有空得意,想死的别拉着别人啊!”
      
      “抱歉,起晚了。”阎直知道杀马特在说他,他关上门,问飞采明,“几点了?”
      
      “早上8点。”
      
      “如果像昨天一样中午12点过后,时间就跳跃到晚上12点,那我们现在还有4个小时的时间。先去问问一楼那个npc”阎直提议。
      
      所有人的意见达成了一致。
      
      一楼,长餐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食物,与昨天的大体类似,细看又不同。
      纸片人仍旧坐在首位,若无其事地打招呼:“奥,亲爱的玩家们,游戏第二天愉快……”
      
      “还真的是第二天,你时间怎么算的”杀马特没好气地嚷嚷。
      今天杀马特对纸片人的俱意明显没昨天高。
      他甚至大着胆子开始骂:“你是什么鬼东西?npc?我昨天还以为是个成精的画啊,鬼什么的,那些聊斋里都这么拍的,画中仙。
      我就问问啊,你怕火烧吗?”
      
      “当然。”
      
      阎直拦住杀马特伸向烛台的手:“别冲动,这种非对战类的npc,大多都受游戏保护,直接伤害之后会有惩罚。”
      
      “那怎么搞定它?”杀马特立马怂了,眼珠一转,出了个主意:“要不你上”
      
      “我上就我上……用这个。”
      阎直围着餐桌转了两圈,从中挑出一个塑料小瓶子,然后朝几人使了个眼色,“按住它!”
      
      几个离纸片人近的玩家大着胆子,七手八脚将纸片人按住,薄薄的纸张,仿佛一用力就会撕开。
      
      阎直一个用力掰开瓶嘴,将里面的液体涂抹在纸片人背面,按在椅子上。
      
      液体数量太少,又不具有腐蚀性,看起来实在没多大威胁。
      纸片人连挣扎都懒得挣扎,慢腾腾地抽出一只手,用手碰了碰滴在腿上的一滴液体,“这是什么?”
      
      然后他的手和腿被粘在了一起,粘得死死的。
      阎直:“三秒干胶水。”
      
      “可以可以!这不算直接伤害吧?连根毛都没少,还多了层胶水。昨天它就偷偷跑,今天就算要跑,也得带着椅子……”杀马特乐了。
      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段话,他突然发现不对劲,“桌上怎么会有胶水?哪来的不小心吃下去死人了怎么办?”
      
      这里没有厨房,更没有人做饭,但桌上的美食每天都会出现。
      
      “昨天的一个猜测而已,或许这张桌子能心想事成。今天验证了一下,果然是这样。”
      阎直解释说:“我猜测在一定范围内,你晚上想要在餐桌上见到的东西,早上就会真的出现在餐桌上。如果你没想,那桌子就自动填充出现食物。”
      
      昨天,前天,他在荆棘旁等待的时候就很渴。他想坐在在餐桌旁喝杯水,最好是加了柠檬片的。
      白开水喝起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然后那杯水,就真的在桌子上出现了。
      阎直不相信这只是巧合。
      
      杀马特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说!不是我抬杠啊,我就是忍不住说一下,知道了心想事成……结果你就想看见一瓶胶水?
      这不跟孙悟空定住七仙女,扭头就去摘桃一样吗?来个意大利炮它不香吗?”
      
      连话都只听前半句的人,阎直懒得理他。
      时间不多了,他拍了拍纸片人的肩膀,问:“昨天时间从晚上12点后就直接跳到了晚上12点,是关卡设定,还是有其他触发点?”
      
      纸片人微笑:“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哦。”
      
      “随你,昨天在吃饭的时候,如果说发生了什么可以作为触发点的事,那就是你消失了。今天试试就知道,你消失和天黑有没有直接关系。
      如果有,那就麻烦你一直待在这里,如果没有,那就是关卡设定。”
      
      鹿仁有点担心:“可是,它什么都不说,那通关提示找谁要?”
      如果没有提示词,就只能真的去砍荆棘挖地道了,可他们连锄头都没有。
      
      “我。”飞采明言简意赅。
      他拿出一张小卡片,放在桌上。
      
      纸片人:“……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因为上面写着肖像,那不就是你吗?”杀马特说。
      
      “我也拿到了一张通关提示,昨晚拿到的。”阎直把小卡片从兜里掏出来,也放到了桌上。
      
      纸片人:“……你们为什么还看着我?”
      “因为上面写着燃烧。燃烧肖像,肖像燃烧,无论怎么组合,那不还是烧你吗?你就是通关提示里的东西,难不成你心里都没点数?
      对了,还有人拿到通关提示吗?”
      
      所有人都摇头,杀马特愈发兴奋了,指着纸片人说:“还等什么,就是它啊!那我们把它抬出去烧了!走啊,走啊!”
      
      会这么简单?其他人都不像杀马特这么乐观。
      鹿仁说:“可是刚才不是说,伤害非对战类npc会受到惩罚吗”
      
      昨日女学生发言积极,今天却异常地闭口不言,披散着头发,发间露出一张憔悴的脸,眼下有黑色的水流痕迹,像是睫毛膏没卸干净。
      
      阎直的视线不动声色地从她身上划过,敲了敲桌子,提高音量说:“燃烧肖像,不一定它就是那幅肖像。我房间里有幅画,或许你们的房间里也有,还有三楼……谁上去过三楼?”
      
      “我今早起得早,上去过,三楼全是画。但是……”鹿仁皱起眉头,吞吞吐吐。
      
      杀马特锤了他一下:“你想急死个人啊,不就是在昨晚之前只有一楼和二楼吗?一楼吃饭,二楼睡觉,三楼是昨晚才出现的,这有什么不好说的?”
      
      阎直陷入沉思,“三楼昨晚才出现……”
      他想起做完看到的隐没在黑暗中的,通往三楼的楼梯。
      不过既然全是画,那就很有上去看看的必要。
      
      吃完饭后,阎直和其他人一起上到三楼。
      
      三楼是个小画廊的模样,呈环形,过道两边果然像鹿仁说的一样,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画。
      放眼望去,素描,油画,水彩,彩铅等等风格的画皆有,密密麻麻,挨挨挤挤。
      不过最显眼的,是挂在正对楼梯口处的那幅画。
      
      那是一副巨大的画,灰色和白色的油彩在画上疯狂涂抹出一个人形。
      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白色的人。
      画框下/部贴了画的名字——《白化的他》

  • 作者有话要说:  受要好几章之后才正式出场。
    走那之前,他会活在攻的梦里和心里。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