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2、高等动物Ch2 ...

  •   阎直用鞋尖将门踢得更开,铁门砸在墙上,哐地一声巨响。
      巨响过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屋内的窗开着,风无声地吹起窗帘。他顺着血迹往里走,在窗台上发现了一个脚印,脚尖朝内。屋里有打斗的痕迹,但不多,从这点可以看出眼镜男很快就被凶手杀死。
      
      床下、衣柜、窗帘后等地方都是藏匿的好地点,阎直耐着性子仔细找了一圈后,确认凶手不在屋里。
      
      他放下枪,走到床前。
      早在没进门时,他就注意到了床上有什么东西,此刻走近了,他才看清那是个信封。信封的开口处已被撕开,纸纤维毛茸茸地,他没用手直接接触,而是谨慎用枪托将信封翻了个个,露出正面。
      
      “这是……”阎直很意外地在信封正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是飞采明留给你的东西。”简烽看完信封上的字后说,“看来这就是‘魔鬼’让你到他房间找他的理由,他跟飞采明有交情,大概是飞采明让他把信转交给你。信封是才刚被撕开的,里面原本应该有什么东西。”
      
      “信封里现在也还有东西。”确认不是什么陷阱后,阎直弯腰捡起被撕开的信封,从中拿出一张黑金色的卡片。
      他忍不住惊讶道:“关卡邀请卡?这个很珍贵吧?”
      第四关的最佳奖励就是一张关卡邀请卡,而飞采明现在直接送了一张给他。
      
      飞采明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真不珍贵先不谈,简烽摸摸下巴,冷静地分析道:“有四种可能,第一种是这个信封是凶手给你留的,这种可能基本排除;第二种是凶手撕开信封,拿走了里面的东西,偷梁换柱,给你留了邀请卡;第三种是凶手拿走了里面的其它东西,却没把邀请卡拿走;第四种是凶手撕开信封后只是看了看,没拿走里面的邀请卡。”
      
      阎直思考了一会,说:“需要更多线索。”
      
      简烽点点头,卷起袖子,走到眼镜男的尸体前蹲下。
      
      在心底说了声抱歉后,他开始检查眼镜男的尸体。。
      眼镜男的双眼上有刀伤,血肉模糊,致命伤在脖颈,只一刀,血管和气管就都被利落地割断了,可见凶器很锋利,凶手的力气也很大。胸腹处还有七八处刀伤,不致命,流的血倒很多,淋淋漓漓流了满地。
      
      简烽闭上眼睛,脑海里想象出整个场景。
      眼镜男与他们告别之后走到自己房门前,将房卡插入。开门后,他敏锐地发现房间里有别人来过的痕迹,他顺着痕迹来到窗前,刚好发现了窗上的脚印,他想一探究竟,于是探出头去。
      
      藏在窗外的凶手趁机一刀割向他的眼睛。
      
      墨镜在刀刃下碎裂,与刀刃一齐扎入了眼睛,失去光明后,墨镜男在搏斗中占了下风,很快就被找到破绽,一刀割喉。
      
      凶手蹲在他不断挣扎的身体前,很好奇地在他腹部扎了好几刀,在发现这没什么意思之后,凶手就对他失去了兴趣,转而撕开信封,最终大摇大摆地从门口离开。
      
      他留下了整个凶杀现场作为炫耀。
      连门都没关。
      
      还没有死透的眼镜男听着他的脚步声,向门口爬去。
      
      会有什么线索呢?
      
      简烽睁开眼,仔细检查眼镜男的双手,指缝,袖口,最终在他紧闭的嘴巴里,发现了与凶手身份有关的东西——一根金色的长发。
      在暖橘色的夕阳里,这根金发熠熠生辉,漂亮得不像话。
      
      “是苏利文。”阎直一眼就认了出来。
      在游戏里,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头发。
      
      知道了凶手,这件事要追查起来就容易得多。
      
      阎直关上门,把充满血腥味的空气关在了门内。长长的过道里只有两端有窗户,0626号房恰好就在过道的一端,他打开窗,这会儿天已经慢慢黑了下去,晚风还带着夕阳的热度。
      
      或许是风太暖,他拽住领口松了松,觉得烦闷得不行。摸了摸风衣口袋后,又想起那盒薄荷糖早就已经吃完了。
      
      “你可能需要这个。”简烽适时把烟递了过去。
      吸烟有害健康,可有没有命活到最后还是个问题,健康问题可以放到第二位,他也不介意偶尔对阎直宽容一些,
      
      阎直接了过去,低头看烟的牌子,“什么时候买的?”
      
      “前不久。”
      
      犹豫了一会之后,阎直觉得让简烽吸二手烟不太好,于是把烟还了回去,问道:“你热吗?”
      
      “有点。”简烽靠在窗边,颜色浅淡的眸子眺望着远处,眼神古井无波,他的表情也很平静,像是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值得他的心泛起波澜。
      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于是阎直拉着他换了个位置,让落日的最后一缕晕红染在简烽脸上。
      
      简烽面无表情地说:“现在更热……”
      
      “嘘。”
      阎直用唇压在他的唇上,交换了一个很温柔的吻。
      他迫切地想做些什么,至少跟简烽接触的时候,他的心是平静的,其它的任何事都不算得上麻烦。
      
      “现在还热吗?”他一边亲,一边用手为简烽挡住阳光,“你脸红了,看来你很热。”
      
      “是有点。”
      
      “那来点清凉。”阎直笑着解开简烽的扣子。
      
      眼看事情的发展就要以待高审为开始,以锁章结束,过道里亮起的灯拯救了这个局面。
      
      当光线暗到一定程度之后,光敏电阻的阻值会增大到一个值,使得从另外一条线路流过的电流增加,电灯在达成另外一个条件后亮起。
      这个条件大多数是一定分贝的声音,也有的是红外线热能感应,感应到了有东西经过。
      
      阎直和简烽站在过道一端,在他的余光里,过道中部,靠近楼梯口处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灯亮的时候发出了“嗒”的一声轻响,这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过道里,明亮的光线驱逐了一小片黑暗。如果仅仅是这样,那阎直也不会格外注意到这件小事。
      
      让他察觉到异常的是第二盏灯的亮起。
      亮起的第二盏灯与第一盏相邻,离他们的距离更近一些。
      
      安静的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很快,灯由远至近,一盏一盏亮起。
      不断亮起的灯,与他们的距离不断缩短。
      
      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过来了。
      
      阎直沉住气,把简烽挡在身后,朝空气开了一枪,“少装神弄鬼的,出来!”
      
      “嘻嘻嘻嘻嘻,来找我呀!”
      尖细的孩子的笑声在过道里响起。
      
      子弹在中途转了好几个弯,没入了空气中。
      听声音是打中了。
      
      还没等阎直松口气,一道空灵的歌声在过道里响起。
      阎直听出了这道歌声,他脸色一变,当机立断地召唤出了命运之轮,穿白色骑士服的人凭空出现在走廊里。
      
      下一秒,阎直周围的空气猛地压缩,几乎就在同时,命运之轮伸出手,让压缩的空气又恢复了正常。阎直知道自己差点死了,只要再晚上那么一会,他和简烽就会被挤碎。
      
      “咦?”
      在离他们五米远处,两个手拉手的小姑娘现出身影。
      
      这俩个小姑娘都是六岁左右,长得一摸一样,身上穿着巴洛克风格的小裙子,头发都是软软的,别着草莓发卡,看上去软萌又可爱,站在一起像是在照镜子。
      
      区别只在于其中一个身上有个弹孔,但是没有流血。
      
      “你是谁呀?”左边的小姑娘抱紧手里的小熊,奶声奶气地问。
      
      她在问命运之轮。
      
      然而命运之轮连一个眼神也没给她。
      “好久不见。”他向阎直行了个礼,肩上的金色流苏簌簌响动着。
      
      “嗯。我们遇到了很棘手的玩家。”阎直说。
      他靠歌声认了出来,那两个小姑娘是游戏里有名的“噩梦双子”,喜爱杀戮,技能是吞噬类型的,能吞噬所有攻击。
      
      命运之轮这才轻飘飘地看了噩梦双子一眼,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似地,他很快移开目光,厌恶地说:“她们靠杀死拥有牌属的玩家,手里囤了五张本不该属于她们的塔罗牌。不能具现化的牌,只是用来战斗的工具而已,弱极了,不值一提。”
      
      这意思就是打得过,阎直放心了:“把她们抓起来。”
      
      “不。”命运之轮思考之后,拒绝了他,“她们手里的牌勉强是我的同类,按照成长阶段来划分,还是幼崽。她们的生命无关紧要,但在抓捕过程中她们会使用牌,如果我将牌杀死,或者牌内的力量被用光,游戏失去支撑,将会有崩塌的危险。”
      
      游戏崩塌?
      还有这种好事?
      
      双方僵持住了。
      
      最后,右边的小姑娘歪着头提议道:“叔叔,我们玩捉迷藏吧,我闭上眼从六数到一,再睁开眼。如果我在十分钟之内没找到你们,我就把五张牌都给你,如果十分钟之内我找到了你们,那你把他给我。”
      
      她的手指指向命运之轮。
      
      阎直摇头拒绝。
      
      命运之轮劝他,“请答应她,我要拯救我的同类,我不会输。”
      
      “那行吧。”
      
      两个小姑娘一齐闭上双眼,开始倒数:“六,五,四……”
      
      阎直想跳窗,探出头去才想起这是六楼,他向命运之轮使了个眼色,暗示命运之轮出手。
      
      命运之轮双手抱臂,淡定地回视着他。
      
      “二,一……”
      两个小姑娘睁开双眼,她们面前已经没有了阎直三人的身影。
      
      

  • 作者有话要说:  要完结要完结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