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1、高等动物Ch1 ...

  •   
      【系统:欢迎来到主关卡第四关“高等动物”,本关卡所有玩家为同一阵营,通关时长无限制,最先找到通关方法的玩家可获得一张主关卡第五关邀请卡。通关要求为——找到高等动物。
      重复播报第二次……】
      
      距离两人确定关系才过去没几天,阎直就进入了第四关,此刻他正站在楼梯转角处,耐心地听完了系统的三次播报。
      “找到高等动物?”
      阎直目露思索,这还需要找吗,他自己就是高等动物,别的玩家也是高等动物。
      
      于是他转身,盯着简烽看了一分钟。
      简烽是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此刻就站在他身后,两人原本是背对背站着,做对方的后盾,现在又变成了面对面。
      
      一分钟之后,简烽说:“我们是人,人是动物,高等动物我记得是靠身体结构的复杂度来分的,人应该属于高等动物。”
      
      阎直:“是不是还得说什么话,比如说‘我找到你了’之类的?”
      
      两人试了又试,等了好半天也没听到通关提示音响起。楼梯间里灰尘安静地飞舞着,呼吸声和说话声就特别明显,这里很明显是某个酒店的楼梯间,墙壁上贴了带有房间编号的地图,安全出口灯牌亮着莹莹绿光。可能是这个时间段房客们都在休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阎直心情复杂:“看来按系统的划分方法,我们不是高等动物。”
      他就知道通关不会这么简单。
      
      “去别的地方看看吧。”简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房卡,“我们应该是这里的房客,我住0217,二楼十七号房,这里是七楼,我得往下走几层。你的房号是多少?”
      
      “管他多少,我跟你住一起。先去房间里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行。”简烽警惕地顺着楼梯往下走,走了三层之后依旧没有遇到任何人,他稍稍放松了些,边走边说:“我们的运气挺好,这个开局不错,地方不危险,而且还有住处。”
      
      “还是得小心点,危险不止来自于游戏本身,还来自于玩家。第四关虽然所有玩家都是同一阵营,但是第四关的玩家人数很多,几十人甚至几百人都有可能。这么多玩家,总有那么几个是疯子……”阎直想了想,举了个例子,“比如说苏利文,虽然他杀死队友都是有理由的,可他的理由很明显是借口。”
      
      简烽也回忆起了苏利文的那些借口,最荒谬的一个,是苏利文喜欢偶数,但存活的玩家人数是奇数,于是他杀死了一个玩家。
      “他只是想杀人。”简烽用拇指压住嘴唇,“人多的优势在于力量大,反正这关的通关时长没有限制,如果不想要关卡邀请卡的话,我们可以一直待在房间里,等别的玩家通关,我们就能坐享其成。这么多玩家,总不可能所有人都是蠢蛋。”
      
      阎直毫不犹豫地说:“我选择坐享其成。”
      
      “刚好我也是。”
      
      下到第三层时,从楼下传来了“嗒嗒嗒”的高跟鞋声。很明显,脚步声属于一位女性,如果继续往下走的话,和那位女性迎面碰上是必然的事。
      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地暂时拐进三楼,准备避一避,既然选择了坐享其成,那就没必要冒险。
      
      然而刚从楼梯出来,走到三楼的走廊上,距离他们最近的那扇门就开了。
      
      阎直听到声音,下意识地朝门口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差点直接开/枪。
      他很难形容自己看到的是个什么怪物,从那扇门里走出的房客长着一个黑绿色的鳄鱼头,本该是双手的地方长了一对粉白色的猪蹄。可这个怪物却穿着人的衣服,西装的领口处打了规整的领结,猪蹄里还挂了个公文包。
      
      房客那双本该鳄鱼的竖瞳狐疑地盯着他们,从长满獠牙的嘴里吐出几个音节:“@#¥%?”
      
      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简烽的动作要比阎直快得多,在阎直还处于震惊中时,他一把按住阎直准备拔枪的手,拉着他重新往楼下跑。理论上来说往楼下跑总是没错的,至少不会是死路,跑到人多的地方会比较安全。
      
      他拉着阎直转过楼梯转角,在迎面碰上那位穿高跟鞋的女性时,他百忙之中还好心地出声提醒了一句:“快跑!”
      
      “π&α?”那位女性抬起头看向简烽,藏在帽子底下的脸暴露在简烽的视线里。
      她宽大的遮阳帽帽檐下露出的是一个兔头,白色的兔头上镶嵌着一双如红宝石般的眼睛,湿润的三瓣嘴唇蠕动着,而她弓在身前的手很明显是一双属于老鼠的手,裹扎旗袍里的身体则是蛇的形状。
      
      她站在两人前面,那个怪物房客已经走到了两人身后。
      
      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能成精,可游戏里却有两只怪物在跑来跑去。阎直想拔枪,但手被简烽牢牢地按着,没办法动作。
      
      简烽不动声色地拉着他退到墙边,留出空来,做出让路的样子。
      怪物房客又对着他们说了一句听不懂的话,语气愤怒,然后他抬起猪蹄看了看手表,从留出的空隙里急匆匆地走下了楼。
      怪物女性则警惕地盯着他们,侧着身子从他们俩旁边经过后,甩着蛇尾忙不迭地往楼上跑,高跟鞋还在楼梯上崴了一下。
      
      阎直:???
      害怕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吧。
      
      楼梯上又恢复了安静,阎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从他们的反应来看,或许他们是人,在他们眼里他们自己是正常的,我们也是正常的?”
      
      简烽:“我的想法跟你一样。”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楼上传来,伴随着鼓掌声和脚步声,很快,一位戴墨镜的男人装过楼梯转角,出现在他们面前。
      “应该是这样没错。”
      
      墨镜男的面孔和身体都很正常,阎直问道:“你是玩家?”
      
      “嗯?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还是说因为我刚才袖手旁观,所以你生气了,才装作不认识我?”
      
      阎直是真的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墨镜男看了他一会,从兜里拿出名片,强硬地塞在他手里,语气轻快:“那重新认识认识,阎先生你好,久仰大名。自我介绍一下,我的技能其实是等价交换,只要付得起代价,就能从任一已被通关的游戏关卡里得到想要的东西。给你一个建议,你最好记住我。”
      
      墨镜男在介绍自己的时候没说名字,阎直只好低下头看名片,“你的名字是……嗯……魔鬼?”
      
      “只是代号。”墨镜男笑着反问他:“你有可能跟魔鬼做交易,也有可能跟我做交易,四舍五入,我就等于魔鬼。我不仅能从关卡中交换出东西,还能负责丧葬一条龙。”
      
      阎直想起墨镜男是谁了,在第二关中邓抛和阮睫子死亡,飞采明请墨镜男把他们的尸体从关卡里运出来,然后在BMW别墅前,他见过墨镜男一面。
      他收起名片,说:“这个关卡,如果你要找人合作的话,建议找别人。”
      
      “真可惜。”墨镜男耸耸肩,他已经明白了阎直的意思,“不合作也没什么,至少我们不是敌人,这关的奖励是关卡邀请卡,很丰厚的奖励,或许能救下一关的命。没有人会不心动,如果你反悔了想合作的话,可以今晚来找我,我住在0505号房……”
      他掏出房卡,在阎直眼前飞快地晃了晃,以确保阎直能看到上面的数字。
      
      简烽不动声色地拉住了阎直的手。
      
      墨镜男挥了挥手,“嗨,兄弟,我可没那个意思,你们一起来找我也可以。”
      
      “再说吧,我考虑考虑。”阎直心里有疑惑,但这里实在不适合交谈,他反握住简烽的手,略一点头后就下了楼。
      简烽的住处是0217号房间,根据墙上贴的地图,很容易找到地方。这里的房门都是很牢固的厚铁门,刷了嫩黄色的漆,挂了门牌号。
      
      房间里的洗漱用具和床被都整整齐齐的,没有被人动过。
      
      “看来游戏给我的东西,除了这张房卡就没别的了,希望已经交够了房费,我身上可没带钱。”简烽一边与阎直交谈,一边站在窗前往窗外看,这间房邻街,从这里可以轻易地观察到路过的行人。
      窗户上贴了单向透光的窗户纸,他不担心从街上路过的人抬起头会发现他。
      
      现在时间已经是傍晚,街道上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看了一分钟以后,简烽说:“全都不正常,才这么一会儿,我就看到了长着蚂蚁头,蛇头,鹰头的人。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些人在我们的眼里,为什么长着别的动物的器官?”
      
      “或许是他们的问题,我们看到的并没有错,他们本来就长得这么奇怪,在他们眼里我们也许也长得很奇怪。”阎直回想了一下怪物房客和怪物女性的表情,房客发现他们鬼鬼祟祟地在自己房前,所以觉得疑惑又生气;而女怪物则是因为他们举止奇怪,所以感到害怕。
      
      都是很正常的反应。
      
      简烽摇摇头:“如果他们本来就长成这样,不可能正常生活……不过这是游戏,发生什么都有可能,当我没说吧。总之,在他们眼里我们跟他们是同类。”
      
      同类。
      阎直默念着这个词,“玩家才更应该是同类,同类要么相残,要么互相帮助。刚才‘魔鬼’晃动他的房卡的时候,你看清楚了没?”
      
      “看到了,0626。”简烽拉上窗帘,“他好像有什么事要跟你说,你准备要什么时候去找他?”
      刚才眼镜男说他的房间号是0505,而他拿出来在阎直眼前一晃而过的房卡,上面写着的房间号是0626。如果不是因为粗心大意,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隔墙有耳,而且,他被盯上了。
      
      阎直觉得宜早不宜晚,反正现在房间也检查完了,也没什么其他事情,不如现在就去。
      出门的时候,阎直突然一阵心慌。他掏出枪,谨慎地顺着楼梯往上走,他们没在楼梯上遇到人,一路上风平浪静。
      
      走到0626号房间前面之时,阎直总算知道自己心慌的源头是什么了。
      
      眼镜男死了,他以一个向外爬的姿势趴在门口,手直直地向外伸着,双眼处血肉模糊,一道长长的血痕从床边一直延伸到他身下。血迹还是温热湿润的,离他遇害应该过去没多久。
      甚至凶手可能还在房内,尚未离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