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纯白噩梦 ...

  •   飞采明通过了关卡。
      
      这一关要通关,必须完成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死去,第二步是复活。
      他的队友们都成功地完成了第一个步骤,然后又整整齐齐地没有完成第二个步骤,只有他靠着道具“替死鬼”,成功通关。
      
      真是抱歉呢,他想,他比较不合群。
      通关成功的提示音在耳边响起,他摇着轮椅,在茫茫雪原上留下两道轮子印。印痕所朝的方向,是雪原中心的王座。
      
      飞采明的轮椅最终停在布满裂纹的石阶前,他仰头,用目睹过无数条生命逝去的双眼直视着暗金色的王座,目光冰冷又轻蔑。
      他明白自己没办法跟游戏对抗,就像一只蝼蚁没办法打败人类一样。但是他绝对不会因此就认为自己该低头。
      
      “修个轮椅通行道吧,费用记阎直账上。”他敲敲轮椅。
      他的轮椅坏了,只能正常行驶,爬不了楼梯。
      
      王座走近了他,石阶沉默地阵列在他背后。只一瞬间,他就已到达高台之上,离王座很近,近得能看到岁月在上面留下的痕迹。
      
      一道冷淡的声音从王座上响起,“世界,你将得到一个愿望成真的机会,以及一次抽奖机会。”
      
      飞采明摸摸下巴,反问道:“任何愿望?”
      他知道阎直的愿望是再见到简烽。
      他没有什么想见的人,亲人,朋友,敌人,他谁也不想见。至于前女友……他漫不经心地想:“那是谁?很重要吗?”
      
      “不是任何愿望都能实现。”
      
      飞采明换了个坐着的姿势,双腿恢复健康对他来说很有吸引力 ,双腿残疾对于他来说是一切悲剧的源头,现在的医疗技术治不好他的腿,但游戏一定可以,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能恢复健康。
      但他更想活命,并且在活命之前,他要皮一下。
      
      “我比较贪心。”他说,“我的愿望是成神,能实现吗?”
      “不行。”
      
      “那换一个,我的愿望是你死,游戏毁灭。”
      “不行。”
      
      “世界和平呢?”
      “不行。”
      
      “听声音你是位男性吧,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不行要早点割以用治,不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可真是个废物玩意儿。”飞采明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其实他早就想好了自己的愿望,刚才只是想恶心恶心游戏罢了,这种感觉真爽!
      
      他得意了一会,正色道:“我的愿望是——待会抽奖抽到‘活着离开游戏’,或者抽到意思与这相近的奖券,你懂我意思吧?”
      
      过了好一会后,那道声音才回答他:“抽奖箱里没有这样的奖券。”
      
      飞采明挑眉,“真有意思,居然没有?如果我待会抽到了‘死亡’,而我的愿望是活着离开游戏,这岂不是很矛盾?”
      
      “你会活着离开游戏后死亡。”
      
      “真的不能抽到‘活着离开游戏’?”
      “没有这样的奖券。”
      
      僵持了一会,飞采明只得妥协,“好吧好吧,那我的愿望是活着离开游戏。”
      说完愿望,接下来就该抽奖了。
      抽奖箱自王座上浮起,他郑重地将手伸进去,运气这种东西是虚无缥缈的,现在能做的只有祈祷……思考一秒钟之后,他闭上眼睛,决定向阎直祈祷。
      
      他已经靠自己的脑子走到了这里,现在需要的是运气。
      
      当刮开奖券上的银色图层,看到下面的字之后,飞采明在心里骂了阎直一百遍。
      
      已经结束了。周围的事物飞速褪色,最终变得一片纯白。
      
      飞采明曾在纯白噩梦看过类似的景象,那天他从钟塔里出来,发现路边的所有植物、建筑、天空……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纯白色。而路的尽头有一片很小村庄,那是唯一不是白色的地方,很突兀。
      
      他摇着轮椅行了过去,然后在村庄里看到了一张令自己日思夜想的脸,那张脸的主人叫做吴纱慈,是他前女友。
      
      在那个小村庄里,吴纱慈坐在书桌前写东西,旁边还有一个瘦高的男人,两人时不时地交谈几句,很亲密的样子。
      
      这样的场景或许是幻觉,或许是真的存在,飞采明在窗外看了很久,直到周围的景象恢复原样。于是他也把自己恢复成原样,装做这件事从没发生过。
      
      “真糟糕。”飞采明回忆起了当时的心情。
      他现在的心情倒不是很糟糕,因为他已经离开了游戏,出现在了现实世界中。
      
      “我做到了。
      不愧是我。”
      
      他出现在一大片麦田中间。
      麦田是很普通的麦田,这个清晨也很普通,微凉的风吹乱他的头发,麦叶上的露珠在朝阳下闪闪发光,远处铁路上有火车鸣笛而过。
      他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双手则艰难地摇着轮椅,想去远方看更多的风景,麦秆朝两边倒伏,金黄的麦粒在轮椅的碾压下炸开。
      
      远处的稻草人挥了挥手,似乎是想驱逐这位破坏麦田的不速之客。
      
      于是飞采明停了下来,说了声抱歉。
      只能停在这里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只表——命运之轮。
      表盘上的秒针正在疯狂地转动,然后是分针,时针。三根针的转动越来越快,逐渐变成残影,难以看清。与此同时,他的身体迅速衰老。
      
      他抽到的奖券是“偿还时间”。
      在游戏里他曾无数次拨动命运之轮,一次又一次借走时间,现在他该把借走的时间都还回去。
      
      当太阳整个地升起的时候,坐在轮椅上的人已白发苍苍。
      
      飞采明衰老的手垂落下去,枯瘦的手指再也没力气去抓住什么东西,命运之轮从他的指缝间滑落,表盘上绽开一道裂痕。
      “还没有结束,我不会输。”他用最后的力气说。
      
      他给阎直留了两样东西。
      
      ***
      阎直对飞采明的死亡一无所知。
      
      此刻,他正在敲响简烽的门。他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与简烽的关系比较合适,所以他决定不想太多,跟着内心的感觉走,自私一点也好,他想跟简烽在一起。
      无论是游戏里还是现实中,是活着还是死亡,都在一起。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阎直的眼神柔软下来。
      
      简烽脖颈处的扣子散开几粒,露出了漂亮的锁骨,阎直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触碰到的皮肤有点凉。于是他摸完就顺手帮简烽把扣子扣了回去,一直扣到最高处的一粒。
      
      简烽磨了磨牙,笑容微微僵硬。
      
      阎直被逗笑了,解释说:“我没有不解风情,我是怕你着凉。”
      
      “有什么关系,反正待会都得脱。”简烽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臂,“还是说,你想穿着做?”
      
      阎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最后只好抓起简烽的手,拉着他往外走。
      
      “去你的房间?”
      
      “对。”阎直确实是拉着简烽往自己的房间走,他边走边解释,“我原本想的是让你跟我住一起,所以就没有单独给你准备房间,但你刚来的时候失忆了,我总不能趁人之危,只好让你住在客房。现在既然确定了关系……”
      
      他举起两人相握的手,眼里满是笑意,“当然得把你带回家。”
      
      阎直的房间要比别人的大得多,也冷清得多。最有生气的是窗台上的那一排绿植,吊兰的藤蔓长呀长,往下垂,一直垂到软而厚的浅色地毯上。
      
      进门后,阎直拿起藏在旁边的一束玫瑰花,塞到简烽手里。
      “送你的。”
      
      简烽低下头,将脸埋进花瓣里,软软的花瓣几乎要贴上他的脸颊,他嗅到了花的香味。代表爱情的玫瑰花,他喜欢这一份心意。做了几个深呼吸后,他才抬起头,轻声说:“我很喜欢。”
      
      “我接受你的告白。”阎直用手护住简烽的后脑勺,把他抵在门后。在简烽的头发下面有一道伤口,阎直问:“还痛吗?”
      
      “有点痒。”
      
      海风撩起窗帘,于是月光也跟着涌入,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到鼻尖相抵,呼吸几乎要交缠在一起,中间虽然隔着一束玫瑰花,但他们的眼里都只看得见彼此。
      
      过了一会,阎直小声说:“我好像忘了怎么接吻。”
      
      “我们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谁也不会,只好一起磕磕绊绊地学,现在我会,所以就由我教你……你要在门后站着学吗?”简烽笑着亲了亲他,眼神戏谑,“还有一个问题你没回答我,你觉得待会衣服是穿着比较好还是脱了比较好?”
      
      门后是一个很适合学习的好地方,阎直注意力很集中,不一会就充分复习了被遗忘的知识点,玫瑰花在挤压之下溢出红色的汁液,染红了简烽的白衬衫,连香气也一同沾了上去。
      
      学完后他俩转移阵地,在床上玩了一晚上解扣子、扣扣子的游戏,劳逸结合。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投雷、营养液和留言,有点心虚哈哈哈。
    感谢支持,我会认真写完的,拍胸保证,我会为这篇文负责。
    它确实不及格,收到雷和营养液我问心有愧。希望将来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嗯……这是我能想出的最好的回报。
    感谢在2020-06-22 20:59:47~2020-06-24 01:20: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汀 2个;巫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巫瑾 3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