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燃烧_肖像Ch5 ...

  •   
      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阎直一个用力徒手把画摘了下来,画框里的画面剧烈晃动,他伸手摸了摸……
      根本没有画布,这只是一个画框。
      所以,画框里刚刚是什么东西
      
      ——强烈的被窥视感。
      那视线来自屋角,比上一次更加强烈,不加掩饰,是明目张胆的偷窥。
      
      阎直抬头,肉眼看去,屋角什么东西也没有。
      他举起画框放在眼前……
      
      透过画框,可以看见有一只半人半蜥蜴形生物趴在屋角,浑身皮肤红彤彤的,像新生婴儿的皮肤,又像是被烫熟了,发着皱。
      圆圆的脑袋中央睁开了一只硕大的眼睛,由上而下地俯视着房间。
      
      见阎直看了过来,它吐出一条分叉的信子,巨大的眼睛怨恨地盯住阎直。
      
      阎直再次朝它开了一枪。
      
      子弹嵌入瞳孔,红皮人尖叫一声,从天花板上吊了下来,在地上打滚,然后用手痛苦地挤压着脑袋。
      很快,那颗眼珠像被挤痘痘似地挤了出来,掉在地毯上。
      
      几秒钟后,眼眶里又新长出了一只眼睛。
      “玩游戏吗?有,奖励。”
      
      阎直大概想明白了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或许不是因为违规,而是因为通关提示词。
      他问:“游戏通关提示词不是直接给,而是要先赢得游戏才能获取?”
      
      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点头答应,“规则?”
      “捉迷藏,你藏,我找。”
      “时限是”
      
      红皮人四脚并用,朝画框爬了过来,阎直将警惕心提到最高,立马把画框扔远。
      
      像章鱼一般,它从窄小的画框里挤了出来,慢慢地出现在屋子里,堆积着,像一摊被剥皮剔骨后的红肉。
      
      毫无感情的电子声在阎直脑海里响起。
      [系统:非法偷渡玩家阎直,触发通关提示词,具体规则请与npc交流。]
      
      “我问你,npc,捉迷藏时限是多久”阎直大声问。
      总不可能让他躲起来,然后红皮人就一直找。
      
      “数到3哦。”红皮人没答,用双手蒙住脑袋上的大眼睛,“快,躲好。”
      它蒙上了大眼睛,但与此同时,它皱巴巴的皮肤上,皱纹似眼皮般地睁开,成千上万只大小不同的眼珠一齐咕噜噜转动。
      
      然后全都盯住阎直。
      
      “1……”
      阎直死心了。规则请与npc交流这怎么交流
      
      “2……”
      阎直沉吟道:“上帝说,要有光。”
      
      “3……”
      “现在没有了。”说着,阎直吹灭了蜡烛。
      
      红皮人:……
      窗帘拉得很严严实实,失去了光源,屋内黑漆漆一片。长再多眼睛也毫无用武之地。
      
      阎直直接闭上眼,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房间的构造和东西的摆放,朝红皮人所在位置开了一枪。
      如果躲起来任好红皮人找,只要时间充足,找到只是迟早的事。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尖叫,接着是眼珠掉落的声音。
      “发现,你的,位置。”
      
      红皮人朝阎直开枪处扑去,但扑了个空。
      阎直早在开完枪之后就变换了位置,三次试探下来,他也发现红皮人似乎是杀不死的,这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刚刚三枪都是朝着红皮人的头部打的,可是它并没有死,只剩下三发子弹,该往哪里打?它的弱点在哪?
      或者,逃跑更明智一点
      
      现在没有光,红皮人看不见,按逻辑来说,它最先做的事应该是拉开窗帘,外面虽然是晚上,但好歹不是全黑。
      阎直是这么猜测的,窗在门的斜对面,阎直准备等红皮人去拉窗帘,他就往门的地方跑,先跑出去再说,屋里空间太小,对他不利。
      
      但他高估了红皮人的智商。
      
      “我发现,你了。”
      声音从房间中央传来,阎直记得那是摆放桌子的地方。
      
      半分钟后。
      “你要被,追上了。”
      
      声音依旧是从房间中央摆放桌子的地方传来。
      红皮人在绕着桌子转圈圈,并且觉得阎直也在和它一起绕着桌子转圈圈,只要绕得够快,它就能追上阎直。
      
      已经轻手轻脚走到门边的阎直:……
      要不是忌惮红皮人移动速度快,距离太近跑不过,他现在就拧动门把手逃跑了。
      
      黑暗里时间的流逝不易估计,阎直百无聊赖,在他觉得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时,红皮人终于迟钝发现了问题所在。
      
      窗帘被拉开,屋外不算明亮的光线撒进室内。
      
      阎直当机立断,立马拧动门把手……
      拧不开!
      
      怎么回事?自己的门还拧不开
      正用力拼命拧动着,一阵劲风从身后袭来,阎直立马一个前滚翻躲开,借着光线朝红皮人一连开了三枪。头部,胸口偏左,肚子。
      
      又趁红皮人惨叫的时候跑到了窗户旁。
      ……窗户果然不出所料,跟门一样打不开。
      可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
      
      地上多了几颗眼珠子,红皮人怨毒地爬动,吐着信子,嘶嘶作响。
      
      阎直屋里翻东西被翻动的声音。
      衣柜被打开,桌布被掀开,椅子被绊倒。
      既然会绊到东西,那么他猜测红皮人夜视能力不怎么好,长那么多眼睛,也是白搭。
      
      肢体与地毯摩擦的唰唰声离床越来越近,阎直知道是它往床边过来了。
      而他正躲在床下。
      
      突如其来的安静。
      所有声音都停止了。
      
      “找到你了哦。”
      阎直的心脏剧烈地跳了一下。
      然后才反映过来这不过是红皮人在诈他。
      
      但已经迟了,那一瞬间陡然变化的呼吸已经暴露他的位置。
      两只红手伸入床底,阎直用脚抵住床板背面的木床栏,撑高身体,两手支撑在地上。
      红手险而又险地与他的身体错开,皮肤上蠕动的眼睛呆滞无神,看起来像是恶俗装饰品。
      
      阎直大气也不敢喘。
      但这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红皮人智商确实不行,夜视能力也不好,但它处于优势。
      捉迷藏,只要被它找到,它就赢了。
      而自己没有能获胜的规则。
      
      阎直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在拖延时间,拼命地想制服红皮人的方法。
      这里只是第一关,出现一个打不死的红皮人,实在时不合常理,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床下的红手被收了回去,阎直的心也跟着稍稍放了下去。
      然后又提到了嗓子眼儿。
      
      “嘿嘿。”
      红皮人缓慢地爬到床下。
      阎直两手抓住床板背面的木床栏,手臂上的肌肉鼓起,他一用力,整个人贴到了床板上。
      
      红皮人躺平在床底的地上,与阎直几乎是面对面。
      “在,哪里?”红皮人陷入疑惑,他看不到阎直,在床下也没摸到阎直,以它的智商,暂时还没想清楚这个问题。
      
      阎直极力放轻呼吸,一滴冷汗抑制不住地从额头与发际线的交界处流出,他轻轻晃了晃头,试图让那滴汗流回去。
      
      发丝碰到床底,发出细微的声音,他立马不敢动了。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滴汗流下额头,划过鼻梁。
      最后悬停在鼻尖上。
      
      千万别滴下去……阎直祈祷。
      汗珠颤巍巍地晃了晃。
      然后突然朝下滴落,糟糕!
      阎直的瞳孔缩成针尖大小,几乎就要动用自己最后的底牌。
      
      千钧一发之际,门处传来门锁被急速拧响的声音。
      红皮人迅速朝外移动,汗珠几乎是擦着它的身体滴落在地上,前后相差不到十分之一秒钟。
      
      阎直脱力地跪到地上,双手颤抖到握不起来,危机暂时解除,可要是不解决红皮人,那就只是治标不治本。
      该怎么做?
      
      眼角余光忽地瞥见掉在角落里的画框——刚才红皮人就是通过画框,出现在了房间里的。
      在那之前,阎直根本看不到它。
      
      阎直恍然大悟,几乎就在他捡起画框的瞬间,红皮人就速度极快地扑了过来。
      阎直转身,将画框挡在身前。
      
      仿佛变魔术一般,红皮人一接触到画框,就像被什么力量拉扯着往里吸,凄厉地尖叫着。
      
      而本来空空如也的画框里,缓缓出现一张画布。
      画上是一只紧闭的巨大眼睛,画框下部贴着画的名字——《偷窥者》
      
      “闭着眼睛的偷窥者?”
      阎直坐在地上,一直等喘匀了气儿才站起来。
      多亏了刚才的门锁转动声,吸引了红皮人的注意力,也为他争取到最后的一点时间。
      否则他只能动用自己的底牌来获胜。
      
      可这大半夜的,谁会来拧他的门锁?
      他将手放在把手上,门刚才打不开,现在倒是很容易就拧开了。
      
      门外冷冷清清,走廊里只有风经过,静悄悄的。
      
      总不可能是风拧动了门把手。
      阎直站在门口抽了支烟,心跳也在烟雾中平复下来。
      他将画捡起。
      一张带字的小卡片掉落在地。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张带字的小卡片掉落在地,阎直俯身拾起。
    ——xxx会所,二十四小时□□,包~您~满~意~
    阎直:……走错片场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