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9、夜哭郎Ch7 ...

  •   阎直把日记本和尸骨放回原位,走出门后在门外看到了苏利文。
      
      苏利文靠在墙上,雨丝打湿了他的长发,金色的发丝一缕一缕地粘在一起,碧绿的眼睛在雨夜里反射着微光,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水妖。
      他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嗅到了线索被找齐的味道,有兴趣交换线索,合作通关吗?”
      
      有。
      阎直给足了自己的诚意,先开口道:“在放棺材的楼里找到了一个金佛。在树下找到了钥匙,据说能打开一个柜子。在学校里找到了日记本,最后的日期是四月二十七,也就是明天,明天应该会发生什么导致玩家死亡的事,我们必须在那件事发生之前通关。”
      
      苏利文沉思了几秒钟,笑着说,“那个金佛是邪佛,四月二十七会发生的事,是祭祀。这里的人会拿活人做祭祀,祈求邪佛保佑他们长生不死,他们确实也不会死,沉睡一段时间后会陆续苏醒过来,继续拿活人做祭祀。夜哭郎是第一个被祭祀的人,后来被他们用来做祭祀的,是玩家,一批又一批的玩家。”
      
      阎直说:“那钥匙呢?”
      
      “我在祠堂找到的线索是一个柜子,钥匙应该是用来开那个柜子的。”苏利文转了转手里的□□,“食堂找到的线索是汽油,作用是用来烧死祭祀的活人。我把汽油泼了,可过一会之后原地又会出现新的汽油。”
      
      那看来柜子里的东西就是通关的关键。
      柜子里到底有什么?
      
      阎直捏紧了钥匙,三人隐蔽地在雨夜中行进,朝着祠堂走去。
      
      深夜连着黎明匆匆而过,当天边微微泛起亮光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柜子前,阎直也总算明白了这柜子为什么一定要用钥匙来开,而不能直接暴力打破。
      
      柜子是保险箱,上面连接着很先进的□□管道,如果用其它方式开门,恐怕这里会被直接炸平。
      
      “这么先进,太突兀了。”阎直吐槽了一句,后来一想,这游戏的存在本身就是很不科学的。
      他释然了。
      
      打开柜子以后,里面除了几把刀,就只有一张地图,出乎意料地简单。
      
      阎直抖开地图,铺在桌子上。
      
      “是这个村庄的地图,有一,二,三……一共六处标红的地方。”苏利文用手指点了点地图旁边的小字,“这里有说明,标红的地方是金佛所在之处,需要不移动金佛的位置,用柜子里的刀在同一时刻销毁……我记得你刚才说你找到了一个金佛?”
      
      阎直把金佛从兜里掏了出来,“嗯。位置已经移动了。不过移不移动也没有区别,六个金佛需要用刀在同一时刻销毁,我们现在只剩下三个人,根本做不到同时刻销毁。”
      
      除非能策反村民,但这是不可能的。
      
      “就算我没有杀队友,你也已经移动过金佛了,我们注定没办法用这个方法通关。我们都有错,谁也怪不了谁。”苏利文耸耸肩,看向一直没说话的简烽,“现在该怎么办?”
      
      路已经被堵死,如果想通关,只能另辟蹊径。
      
      简烽:“村民是不是杀不死?”
      
      “确实是,可你又不像我一样杀过村民,你怎么知道他们杀不死?”苏利文惊讶地问。
      
      “通关要求是走出村外,游戏给出的正规办法是破坏邪佛,所以我推测隔离村内村外的屏障的力量来源就是邪佛。邪佛既然需要村民们向它以活人献祭,就说明它没办法直接杀人,它是靠村民的信仰或者献祭的活人来汲取力量。
      所以理论上来说,只要让它的力量得不到补充,屏障总有一天消失,我们只需要活到那一天就够了。
      这就是我的办法,这方法一定有别人会想到,所以游戏又设定村民用普通工具杀不死。”
      简烽咬了咬舌尖,评价道:“苛刻又傲慢的游戏规则。”
      
      苏利文觉得理解这段话比杀人还要难,“能用英文再翻译一次吗?你到底在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阎直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刀。
      刀锋上的冷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闭上眼,过往的记忆如一群飞鸟,从脑海中倏忽而过。
      
      手艺课上手里的陶泥,画着神祗的巨大壁画,夏天里踩着行人曼曼而过的树影,这些全都是美好的,鲜活的记忆。而他现在必须要握紧手里的刀。
      
      他说,“这些刀应该能杀死村民,通关方法就是——杀光他们。”
      
      村民们用活人献祭确实有罪,但罪不致死,至少里面的那些懵懵懂懂的孩子是无辜的。
      
      “这是令人愉快的奖赏,可你却像是要哭出来一样。”苏利文舔了舔嘴唇,他回忆着教堂里神父的表情,垂下眼眸,露出一个慈悲的微笑,“我来吧。”
      
      他夺过了阎直手里的刀。
      
      几天后,他们通过了关卡。
      
      回到纯白噩梦后,阎直关上门,独自待了两天。谁也不理,谁也不见。
      
      他觉得自己在发芽,种子在他骨髓里破开外壳,白嫩的根系深深扎入血肉里,藤蔓顺着脊骨顺时针往上攀爬,肆无忌惮地靠着他身体提供的养分长叶开花结果,在抽干他血管里的最后一滴血液后,植物枯萎。
      
      他走下楼梯,看到妖男在兴致勃勃地做甜点,杀马特和鹿仁坐在沙发上,像是两只嗷嗷待哺的小鸡仔,而简烽正站在窗边,把旺盛的植物枝条一一捋出窗外,窗外阳光明媚,天空是海一般的湛蓝色,通透明净。
      
      于是他从噩梦里脱离出来,走到令皮肤刺痛的阳光下。
      
      简烽说:“今天是鹿仁的十八岁生日。”
      
      阎直找他有别的事,“生日是得好好过。关于我们俩的事,我……”
      
      “嘘。”简烽竖起食指,压在嘴唇上,“答案无非是继续或者分开,人的语速大概是一秒钟三个字,我不想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听到这么……至关重要的答案。所以你别说话,如果是继续在一起,你今晚来我房间找我,如果是分开,那就别来了。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阎直觉得这个主意很好。
      
      鹿仁的生日蛋糕是在中午做好的。
      妖男将蜡烛插进精致的奶油花里,悠悠叹了口气,“我就没见过比我更贤惠的人。”
      
      “哇,好漂亮!”鹿仁看着那个蛋糕,蛋糕的所有地方都让他很满意,他小心地摸了摸蛋糕底盘,喃喃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过生日。”
      
      杀马特拉上厚厚的窗帘,又把蛋糕上的蜡烛都点上,听到鹿仁这么说,他笑了:“你过去的十七年都活狗肚子里了?”
      
      “也对哦,有道理。”鹿仁晃晃脑袋,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
      在他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说之前,妖男已经把他拎过去按在蛋糕旁边,又强硬地给他戴了个纸冠。
      
      于是他没再继续想,而是闭上眼,将下巴放在并在一起的手指上,很认真地许愿。
      
      事先调好的延时摄像机开始工作,喀嚓一声记录下了这一刻。
      那个让他很满意的蛋糕最后一点都没有浪费,全都进了几人的肚子里。
      
      下午时,阎直跟着妖男出了门。
      妖男开了一家店卖人造宝石,他把卷帘门旁边的玫瑰花朝旁边踢开,“其实也赚不了钱,只是我想找点事做,我以前……我是说,在进入到游戏之前,我也是卖宝石的。”
      
      阎直帮他把卷帘门拉上去,“也是假宝石吗?”
      
      “不是假宝石,是人造宝石。”妖男瞪了他一眼,“实验室里氢气和氧气在点燃的条件下生成水,难道生成的水是假水?人造宝石也分好几种,我所做的只是人工干预宝石的形成过程,让它形成得快一点。再说了,宝石的价格是人为规定的,送的是那种‘我愿意花大价钱给你买块石头’的心意,人造宝石又怎么了,只要卖得贵,就不比天然宝石差。”
      
      阎直:“……”
      
      说完后他想了想,又问:“要不要给你家那位买点宝石?或者我直接送你也行,反正也卖不出去……”
      
      “已经有戒指了。”阎直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门口的玫瑰花,是怎么回事?”
      
      妖男坐在柜台后面,拎着鸡毛掸子四处乱扫,有点开心地说:“当然是追求者送的,像我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不缺追求者。有玩家是花匠,进游戏的时候带了花种,然后就慢慢种了起来,进行售卖,不过很贵。”
      
      阎直知道妖男有个既骗感情又骗钱的人渣前任,在那以后妖男颓丧了很长时间,一直到进入游戏后才慢慢地好起来。
      
      他看着妖男神采飞扬的面孔,发自内心地说:“花很漂亮,这样很好。”
      
      一切都会好起来。
      ***
      简烽站在窗前,看着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天边。
      夜晚开始了。
      
      他在处理绝大多数事的时候都是游刃有余的,很少会紧张。
      可他现在紧张到坐立难安。
      
      “他就算来,也大概会拖到很晚才会来。”简烽无意识地咬着手腕,心想如果阎直不来,他就过去找阎直。
      
      总之分开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想都别想。
      
      手心和额头出了层细汗,他脱下外衣,准备洗澡。
      
      门就是这时候被敲响的,连续被敲了四下,不急不缓,这是阎直特有的敲门习惯。
      
      简烽没有立马去开门。直到门第二次被敲响,他才确认这不是幻听,他一边扯开衬衫的扣子,一边快速往门口走去。
      
      或许一起洗也不错。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