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燃烧_肖像Ch4 ...

  •   笃笃——
      时间仿佛随着敲门声,回到了当年的某个夏天。
      
      夏天的南方小镇又闷又热,一丝风也没有。
      榆树在烈日下闪闪发光,柏油路被烤得微微融化,踩上去粘粘的。
      
      上完体育课,阎直拎着一袋篮球,慢悠悠地往体育器材存放室走。
      
      他穿过盛夏的热浪,敲响器材存放室的门。
      
      他听见蛰伏数年的蝉爬上高树嘶声鸣叫,听见卖冰棍儿的老伯有气无力地吆喝,听见笃笃的敲门声,最后听见了一声“请进”。
      都是独属于记忆里的夏天的声音。
      
      阎直推开门,像推开了一段旧时光。
      他一向喜欢气质温柔干净的人,像夏天路过的暖风,痒痒地抚过脸颊,带着心动的气息,而屋内的这位正合他的心意——
      
      简烽身上是妥帖得当的白衬衫,在阳光下炫目得像是在发光,浅色的瞳孔在阳光下仿若淡色的琉璃,视线精准地捕捉到阎直。
      
      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阎直往后退了两步。
      “打扰了,走错了。”他说。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简烽。
      上课玩手机时,在厕所抽烟时,□□想出去上网时……这双浅色瞳孔的主人总是会很巧合地出现。
      然后对他说:“你的名字,我记下了。”
      
      第一次时阎直以为对方想跟他交朋友,于是带着点小激动地说:“你好,我是阎直,不是长相那个颜值……我写给你看。”
      他很热心地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简烽的本子里,顺便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简烽合上本子,笑意温柔,“嗯,你好,我是简烽,学生会纪检部部长。”
      
      阎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看见本子封面上的字时,他整个人都石化了。
      ——违纪名单
      
      从那以后,阎直都绕着简烽走。
      可惜成效不佳。
      时过境迁,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那些年他所避之不及的相遇,会成为如今梦寐以求的东西。
      ——让我再次遇到他吧。
      
      阎直贪婪地回视。
      言语失去了出口,在喉咙和胸腔里仿徨着。
      然后门里的简烽朝他微微笑起来,干净温柔,像极了初夏时节的风。
      
      “我很想你……”
      是比风声更微弱的声音,喉结上下滚动,阎直喃喃着朝简烽伸出手。
      从指尖传来的木门冰冷的触感,拉着他从回忆和幻觉的狂流中抽身而出。
      ***
      黄色的墙壁,红色的门,苍白消瘦的男人穿着黑色长风衣,半倚着墙,目光虚虚落在“01”门牌号上,长睫的阴影像两片合欢花。
      他的指间夹着快燃尽的烟头,火星子明明灭灭,看上去孤单又颓丧。
      
      鹿仁上楼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的内心很矛盾。一方面他害怕阎直,可另一方面当遇见什么困难时,他潜意识里又觉得阎直是可靠的,忍不住想向他求救。
      而现在他觉得阎直这副样子有点可怜。
      
      走在后面的杀马特推了推他,“你倒是走啊,别挡道。”
      
      鹿仁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我在10号房间,离楼梯口最近,已经到了。”
      再抬起头时,走廊里已经没有了阎直的身影,只有地毯上落了个被踩熄的烟头,昭示那里确实曾经有人站立。
      
      杀马特愤愤不平,语气中充满怨气:“有的人啊,没能力就算了,连同情心同胞爱也没有,你不帮别人,出了事儿也别指望别人帮你,你要是死了我都懒得帮你收尸。”
      
      “别这么说。”鹿仁知道杀马特在骂谁,他小声反驳,“他,他祝福我们好运了……”
      
      “那有什么大不了的谁不会啊我祝他祖宗十八代好运!”
      
      女学生白了他一眼:“当着人面儿你敢这么骂?你就是仗着屋子隔音好,趁别人听不见才敢这么骂。”
      
      屋子确实隔音很好,屋内一点声音都没有,连呼吸声都被吞噬掉。
      虚假的寂静。
      地上铺的地毯又软又厚,踩上去微微下陷,阎直边往床边走,边脱下风衣,挂在架子上。
      
      很累了,只想睡一觉。
      曲腿半跪在床上抖开被子时,他的动作突然顿住了。
      
      ——强烈的被窥视感。
      来自背后,像有电流流过皮肤一样,汗毛一根一根竖起,皮肤寸寸紧绷。
      
      那道窥视的视线隔着衣服,如有实质,缓慢地由下而上舔抵而过,阎直甚至听到了口水滴落的滴答声。
      他怀疑自己是幻听,可转身向后看时,还真的在地板上发现了一滩不明水渍。
      
      那道窥视的视线在他转身时迅速消失不见,在他背过身时又迫不及待地出现,像是在玩游戏,偷窥者躲在暗处,捂嘴偷笑,乐此不疲。
      
      他拿起床头的烛台,朝那滩水渍处走去。
      地上铺的是以杏色为主的土耳其风格的地毯,湿了的地方颜色比别的地方深,一眼望去很差别很明显。而且因为液体比较粘稠,还有不少液体粘在表面上,没往下渗。
      
      透明的,比水要粘稠一些,确实很像口水。
      看样子像是从天花板上滴落下来的,阎直举高烛台,微弱的光线撒在天花板上,很干燥,也没有什么异物,出乎意料地很正常。
      
      他绕着那滩水渍缓慢踱步。
      然后在那道偷窥的视线再次出现时,手腕一转,干脆利落地往后开了一枪。
      
      一声尖叫。
      一个皮球似的东西从门背后弹了出来,撞到墙壁,很有弹性地在墙壁和木门之间弹了几个来回,最后猛地朝阎直飞了过去。
      
      阎直抄起桌上的银盘子,反手就是一下。
      
      那东西被拍到了地毯上。
      是一颗大得离谱的眼珠子,玻璃体上爬满了蜘蛛网似的充血的血管,破损处流出一滩粘液,瞳孔扩散放大,中央嵌着一颗子弹。
      ……
      只是有点恶心罢了,阎直没再多看,走到门后,刚才眼珠子就是从门后弹出来的。
      此时凑近了仔细看,他才发现门后有个与木门同色的画框,画布也是与门同色。
      很不显眼。
      
      红色的画里,很潦草地用棕色颜料画了一横,看不出具体画的是什么……
      
      阎直想起他姐曾经讲过的一个恐怖故事,说的是一个人发现家里的墙上有个小孔,凑近了看只能看到一片红色。
      那个人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只当是邻居品味奇特,把墙都刷成红色。
      
      直到一个月后,有人告诉那个人,他隔壁住的是个得了红眼病的怪人。
      那个人被红眼病怪人偷窥了整整一个月。
      
      阎直被吓得不轻,后来他把这个恐怖故事讲给简烽听时,简烽说这个故事不成立,红眼病的症状是眼睛有很多红血丝,并不是眼珠变成红色。
      用科学打败恐惧。
      
      简烽总是过分冷静与认真,阎直觉得如果简烽在这里,大概也会告诉他,眼睛不会像这样一片通红。
      如果是闭上的眼睛,那周围的底色应该是肤色,而不是红色。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或许只是过分敏感了,这就是幅正常的画,画的是红布上放了根木柴,然后标榜为艺术品。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屋内有个看不见的东西,刚刚恰巧站在门后,然后被他打掉了一只眼珠……
      
      正这么想着,画中间那一横处动了动,裂开一小条缝隙,眼珠似的东西在里面一晃而过。
      仿佛正在捕食的冷血动物,暗中确认猎物的存在。
      

  • 作者有话要说:  阎直:我以为你想勾搭我,我太傻了,真的。
    简烽:不要轻易否定自己的想法。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