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燃烧_肖像Ch3 ...

  •   老玩家确实不该出现在第一关,阎直几乎没怎么思考,也是实话实说:“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爱情。”
      
      就这个理由,怎么看都像假话!
      骗人也不找个好的理由!杀马特气得想打人,对比了一下觉得自己打不过,于是将矛头转向轮椅少年,没好气道:“那你呢,叫什么,来干什么的?”
      
      阎直的目光稍稍往旁边移了移,轮椅少年是03号,就坐在他斜对面,01号空位的旁边。
      本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例外,没想到还有第二个例外。
      
      从外表来看,那只是一个普通的阴郁少年,长长的刘海垂在额前 ,盖住双眼,两条细弱的腿上裹着御寒的毯子,整个人看起来弱小又无害,存在感几乎为零。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刚刚拿出了怀表。
      
      阎直可不会像杀马特一样以为那块怀表是在这一关里找到的,他觉得这块怀表,是轮椅少年本来就有的东西。
      
      “我可不想告诉要死的人那么多东西。”
      轮椅少年缓缓开口,语气轻蔑。
      
      杀马特抖了一下,立马骂回去,“说不定死的人是你,细胳膊细腿的,还坐轮椅,跑都跑不了,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死的就是你。不说在这里有什么阴谋就算了,连名字都不说,死了给你立碑都不知道碑上该写什么。”
      
      鹿仁皱了皱眉,觉得杀马特骂得太过分了。
      “真的会有人死吗?”他不确定地问,求救似地看向阎直。
      
      阎直沉默地看了回去。
      为什么会向他求助
      他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没有缜密的思维,没有过人的才智,更没有走一步看十步的远见。
      
      说到底,他只适合当一把枪,而不是握枪的手。
      要指望他,那就没指望了。
      
      最终,阎直诚恳建议:“没有任何提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不如洗洗睡,以不变应万变。”
      
      杀马特大失所望,“逗我呢?这算什么办法?亏你还不是第一次参与游戏,该不会是太菜,所以只能一直留在第一关?”
      
      “没有人会一直留在第一关,第一关如果通关失败,会立即被扔到第二关。如果成功,则获得生存时长,最终还是会去往第二关。如果死亡,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阎直很久没有一次性说这么多话了。
      
      他顿了顿,起身往楼上走,“我先睡了。”
      
      “不会吧!你认真的?洗洗睡?这么不靠谱?你也不怕一睡不醒。”杀马特一腔火气,语气充满怨念:“什么人啊这是,太没有责任心了,早晚睡死你……”
      
      走到楼梯最高处时,阎直突然止步不前,他微微侧过身子,戴着鹿皮手套的手虚虚扶上栏杆,姿态随意。
      
      杀马特立马住了嘴。
      
      阎直没管杀马特,他的目光轻飘飘地掠过众人,口吻虔诚,带着点奇特的腔调,像在念一串古老的咒语。
      他说:“祝你们好运。”
      
      ***
      
      二楼,墙面是火纸一般的土黄色,十扇木门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走廊两侧,刷了红漆,仿佛十块直挺挺的棺材板。
      令人感到不适。
      
      靠近一楼楼梯的是10号房间,01号房间在走廊尽头,再往前走是通往三楼的楼梯,隐没在一片黑暗中。
      
      阎直径直往前走,没有停顿,一直走到01号房间门前,将手放在门把儿上。
      
      “我认识你,阎直。”
      一道声音在走廊另一端响起。
      
      阎直扭过头。
      声音的主人是那位轮椅少年。
      
      轮椅少年接着说:“久仰大名。恐怕任何一个听说过你的人,都不会低估那句好运的分量,可他们谁都不懂,你不觉得可惜吗?”
      
      “可惜什么”
      
      “我猜你的技能是‘出口成真’,‘运气转赠’之类的吧,祝福了他们,却没有任何回报,你不觉得可惜”
      
      阎直从门把上收回手,眯眼打量轮椅少年一番,直接点破他的身份,“飞采明。”
      
      “是我。”飞采明敲了敲轮椅,仰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我猜对了你的技能。”
      
      “你猜错了,我没有技能。”
      
      “你不想透露那就算了,当我没猜中。”
      飞采明无所谓地耸耸肩,其实内心已经笃定自己猜中了。
      怎么可能会有人没有技能
      第一关结束后,所有人都会被系统赋予技能。阎直已经是个老玩家了。
      
      “那让我来猜猜你为什么在这里……难道说,你也去挑战了最后一关?然后也没通关吗?”飞采明又问。
      
      “我通关就从没失败过,包括最后一关。”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抽奖抽到了再来一次,所以重新开始,再来一次玩游戏……”说了一半,阎直说不下去了,靠着黄色的墙面沉默了好半天。
      “你信吗”他问。
      
      飞采明:“你觉得我会信吗?”
      
      “不会。”阎直说。
      抽奖抽到再来一次?
      这个理由说出来,就连阎直自己都不相信,更别说别人。
      
      但那张抽奖的奖票确确实实存在,现在就在他钱包里躺着,他正准备拿出来以证清白,就听见飞采明说:“跳过这个问题吧,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在这里?”
      
      阎直摇头,“不好奇。”
      
      “你知道吗,你撒的谎都很假,你是故意的?又或者你的技能是‘谎话’‘反话’这种类型?
      你十句话里,有九句都是谎话。”
      
      “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阎直耐着性子辩解。
      
      “你这句话就是假的。”飞采明反驳,“算了,计较这些东西没意思。我也挑战了最后一关,既然在这里碰见,不妨交流一下,别的人我都不屑于跟他们说话,我主动跟你说话,是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
      
      阎直彻底不耐烦了,说了又不信,不信又一直问,说到底飞采明想要的,只是他自己预想中的答案罢了,极度自负,自以为是。
      
      于是阎直果断拒绝:“别爱我,没结果。”
      
      飞采明疑惑:?
      飞采明震惊:!
      飞采明脸色发青:“……你大概弄错了什么?”
      
      “我已经拒绝得很清楚了。”阎直转过身,只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然后将手放在门把上,用力往下按。
      
      ……
      打不开。
      
      飞采明气得不行,本着最后一点良心提醒他,“这是01号房间,不是你的房间,你是02号。每个人只能打开自己对应的房间的房门,暴力破坏进入别人的屋子,很可能导致死亡。”
      
      “道理我都懂,可你怎么还在这里?你放弃吧。”
      “你误会了……”
      
      “我懂的。可我已经有爱人了。”
      “我……”
      
      “你不用解释了,我是不会听你解释的。”
      
      ——交流困难。
      飞采明语塞,两条细瘦的胳膊抬起又放下,手握成拳状,用力到骨节泛白,咔咔做响。
      他起初觉得阎直在演戏,可他没有证据。
      
      能在游戏里活下来的,哪一个会是好对付的角色?阎直每次的通关方式确实都很匪夷所思,但通关从没失败过。
      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强大而又孤僻。
      
      可他一开口说话……飞采明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就阎直这个性格,谁愿意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最终飞采明黑着脸,重重地关上了属于他自己的03号门。
      
      走廊里只剩下阎直一个人。
      也许是每夜的噩梦助长了焦虑,最近的耐心总是很快就告罄,他知道别人有错,也知道自己有错。
      他明明可以好好回答,没必要这么偏激。
      可他就偏偏这么做了。
      
      圣人才完美无瑕,而人都多多少少有其劣根性。自己不痛快的时候,往往也会给别人找点不痛快,将无法排解转化的情绪宣泄出去。
      有理由,不代表正当,阎直等着报应来的那一天。
      
      而现在,在报应降临之前,他只想知道01号玩家在哪。
      打不开的紧闭的01号门,仍然没能让他死心,怀着“敲敲看,说不定里面有人”的想法,他曲起手指。
      
      当手抬起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在竟然颤抖。
      脉搏贴着柔软的手套内里,跳得有点快,微微发烫,像是生了病。

  • 作者有话要说:  飞采明:我……
    阎直:丑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