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燃烧_肖像Ch2 ...


  •   纸片人装作苦恼的样子,问:“是的,所以01号玩家是谁,又在哪里呢?”

      杀马特眼珠转了几圈,斜眼盯着女学生的肚子,操着公鸭嗓问:“嘿嘿,怀了?”

      女学生厌恶地扭过头:“我这是胖的。”

      “那少了一个人怎么说?难不成还能隐身?”
      “我怎么知道,关我什么事……”

      “瞪我干嘛,我就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
      “好笑的才叫玩笑。”

      “别吵了,大家都回忆一下,这几天还有没有看见过其他人……”

      消失的01号在哪?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阵,但没有得出答案。

      “其实这对游戏并无影响。”纸片人比了个让大家安静下来的手势:“提醒一句,时间其实很短暂。游戏里死亡不能复活,各位只有七天时间。通关者可获赠200小时生存时长,失败者不扣生存时长,并且将进入加赛,直至死亡或取得生存时长。”

      “怕什么,不就是离开荆棘环绕的庄园吗?”杀马特一开始没缓过劲儿来,跟别人吵了会架,他精神抖擞,现放开话匣子,指着地面说:“这里就是庄园。”

      他又指指窗外:“那些就是荆棘,要离开还不简单?七天时间,这么多人,就算用锄头挖用手刨,也能给弄出一条地道来。”。

      他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吊儿郎当地抖着腿:“而且根本用不着那么费劲儿,方法都不用自己想,你都说了今晚会给通关提示词。连方法都帮我们想好了,现在着什么急,吃饱睡好,等着就行,说不定一把火烧完我们就能出去。”

      大部分人都怀着同样的想法,在这个地方已经呆了几天,初来时的恐惧已经淡去,虽缺了第十个人,可从未遇到什么危险,警惕心只提得起那么一星半点。

      “那祝各位游戏愉快。”纸片人扯扯嘴角,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

      通关不会像杀马特说的那么简单,阎直知道现在就该去寻找线索,保守一点的做法是直接回房,不该安逸地坐在这吃吃喝喝。除非是不想通关了。

      他倒了杯热水,安安静静地喝着,热水带了点儿柠檬味,晃晃杯子,一小片柠檬从杯底浮到水面。这是他喜欢的喝法,喝水时总得泡上点什么东西,否则总觉得没滋味。

      热水刚喝了一小半,光线就暗了下去。
      他抬头看蜡烛,没熄。

      鹿仁坐在最靠外的位置,是最先发现异常的人,他惊讶地用手指着外面,“你们看,天好像黑了!”

      窗外天色极暗,无星也无月,飘着细雪,远处是黑红色的荆棘林,更远处的天边是一种漂亮而又诡异的粉紫色。

      杀马特吓得牛排都掉了,撸起袖子看手表,“这才快到中午吧?天怎么就黑了,这鬼地方还能有日食?”

      玩家们面面相觑,坐在主位上的纸片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身影。

      女学生合理质疑,“既然天黑了,七天时间,这算不算是过去了一天?”

      “不可能,游戏里不都是表几点就代表时间几点,表停了时间就停了,我表的时间可没变,大几千买的,不会出错。”

      女学生嘲了他一句:“那这表还挺恐怖的。”

      杀马特没听懂,低着头调了下表,看看窗外,反复几次之后,他开始怀疑人生:“没道理啊,为什么没用?我的表都变了,时间为什么还没变?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是你脑子出了问题。”女学生皱眉看着窗外,她年纪不大,但很有领导力,摸清现在的状况后,她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好了,大家别慌,都听我说。”

      特意停顿了几秒,见其他人都看过来之后,她才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现在天黑了,可能是日食,也可能是过了一天。请问阎直先生,您知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确定现在的时间呢?”

      阎直:“找游戏里本来就有的钟表,这种钟表显示的时间,会跟游戏内的时间保持一致。”

      女学生点点头:“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分成几个小组,先在房子里找找钟表,等找到了表,以后的时间就很方便确定了。你们觉得呢?”
      时间紧迫,她几乎没有给别人反应时间,急匆匆地拍板道:“没人有不同意见,那就按我说的来。”

      “等等,你说得太快了,我刚想说那个规则……”在女学生把视线转过来后,鹿仁飞快地低下头,小声嘟囔:“我们,我们,还是回房间吧……”

      “这么快就回房间,不合适吧。”有人说。

      “是不合适,现在大概已经迟了。”阎直放下杯子,示意鹿仁继续说。

      鹿仁:“规则是,晚上十二点后不能离开房间。现在天突然黑了,原因未知。日食确实可能导致天黑,但也不排除是时间变了的可能性。现在不知道具体几点,再耽误一会如果过了十二点,我们就全都违反了规则。”

      仿佛一道警钟敲响,反应最快的杀马特拔腿就跑。

      “你们要表?我有。”
      说话的是坐在03号位置的轮椅少年,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埋头苦吃,略长的头发垂落到蛋糕盘里,沾上了油腻腻的奶油。听到要找表,他也不慌不忙,直到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才慢悠悠地开口,反应比别人慢好几拍。

      “你有表怎么不早点拿出来!”杀马特头也不回,三步并做两步蹿上楼梯,“管它几点,先跑总没错!”

      轮椅少年利索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怀表,放在长桌上。

      剩余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表盘上。
      女学生咽了咽口水,“……快中午12点了?”

      “不。”轮椅少年曲起手指,敲敲表上浮现的月纹:“是晚上。”

      [23:59]

      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不到一分钟,秒针不快不慢,在众人的注视下继续冰冷地顺时针转动。
      滴答滴答,仿佛冰冷的刀刃切开血管,淋漓的鲜血顺着刀滴下的声音。

      有人挣扎着开始跑,椅子被推翻,你拉我,我扯你,生怕落了后,有人面色惨白地软倒在座位上,喃喃自语:“完了,完了……”

      轮椅少年摇晃着头,像一枚钟摆,冷静地开始倒数,“3,2,1,没有时间了——”

      阎直:“已经来不及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声音重叠在一起。

      00:00

      刚跑完楼梯的杀马特以及其余一干人等:“……”

      游戏的第一晚,全员违规。
      简直就像刽子手定下规则,如果不下雨就不杀人,结果扭头就整了几架飞机开始人工降雨。

      以规则之名,明目张胆地为所欲为。

      除了阎直和轮椅少年,所有人都面色凝重。

      “怎么办?我们……都会死吗?”女学生到底还只是个年轻姑娘,遇到这种情况难免害怕,不过比起其他人,她还算镇定,至少能理智地问出问题来。

      “感受到了吗?游戏的恶意。”轮椅少年轻轻地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我们都会死,只不过是早晚而已。有的人这关就会死,有的人会死在下关,所有人……所有人都会死在游戏里。”

      轮椅少年是彻底的悲观者,几位玩家看着阎直,隐约将他当做了主心骨。

      阎直想了想,摇摇头:“如果是必定会触发死亡的规则,在一开始就会有明确说明。规则说的是,12点后没回房,后果自负。”

      “会有什么后果?”

      “等发生了才知道。”

      “也就是说,确实可能会死人?”

      阎直点头。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轮椅少年突然竖起食指,轻轻地摇了摇:“不会是我哦。”

      杀马特早在刚才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会子边扶着楼梯扶手往下走,边没好气地大声嚷嚷:“你谁啊,大家都商量着找表,就你藏起表还一点不担心地吃吃喝喝,早晚吃死你。
      我看现在咱违反了规则,都得怪你!”

      轮椅少年:“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追究该怪谁,这种行为会让你死得快乐一点?再说了,就算是我的责任,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杀马特挠挠头:“你能一次只问一个问题吗,你一次问俩问题,我想不出来。”

      “……”

      “那个……”鹿仁乖巧地举手发问,“那个,我问个问题,你们……都不是第一次玩游戏对吧?”
      他的目光扫过阎直和轮椅少年。

      轮椅少年:“这还需要问吗?我觉得我们表现得已经足够明显了。”

      鹿仁疑惑地说:“可是,这里是第一关……”

      “对对对,我也想到了!”杀马特一拍脑袋,抢先说:“你们不是第一次玩,为什么会在第一关?既然是第一关,那就应该只有新人才对!说,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