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许晨风不知道季窈的力气为什么那么大,无论他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地挨打。
      
      杜如冬和许文是最着急的,可佣人都被他们赶走了,两个人也没敢上前一步,只喃喃地说:“别打了,他是你弟弟啊。季窈你快住手!”
      
      许晨风嘴里还骂骂咧咧:“季窈你疯了!你信不信我让你后悔一辈子,你以为嫁给江远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我可是许家的大少爷……”
      
      他越说季窈下手的力气越大,许晨风到后来再也忍不住,开始求饶起来。
      
      “季窈,姐,我错了。我以后不瞎说了,我再也不去找事了。我错了……”
      
      许文赶紧劝道:“窈窈,你弟弟知道错了。他这个脾气一直不好,你不要往心里去。快停手吧。”
      
      季窈正好也打累了,停下手来看着许晨风:“你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姐,我再也不敢了。”
      
      话虽然这么说,眼神却透着凶狠和不甘。
      
      季窈也没想让他一次就变乖,先打一顿出出气。
      
      许文拉住要理论的杜如冬,问季窈:“窈窈,满意了吗?你是姐姐,不满意教训教训弟弟也应该。”
      
      季窈一个人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其他人或坐在地上,或站着,女孩儿仿佛女皇一般掌握着目前的局势。
      
      杜如冬没想到许文到了现在还在袒护季窈,她一把甩开许文的胳膊:“我今天算是知道你是什么人了!季窈是嫁给了江远没错,可晨雨和晨风就不是你孩子了吗?”
      
      许晨风和许晨雨都看向许文,就连季窈也把视线挪过去,好整以暇地看他怎么回答。
      
      “……你说这是什么话!窈窈是我亲闺女,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是我们不对。你怎么回事?眼里还有窈窈这个孩子吗?”
      
      杜如冬下意识看向季窈,发现她的目光清冷淡然,就是没有一丝伤心和难过。
      
      她第一次发现,季窈或许也不想有她这样一个母亲。
      
      原本想要闹下去的她闭了嘴,许晨雨失落地重新低下头。
      
      她就知道,不管杜如冬说的多美好听,季窈永远是他们的亲女儿。
      
      “说完了吗?”季窈冷漠开口,“我不管你们家里的私事。不过那块地你们既然那么喜欢在上面动土,我就还给你们。”
      
      说完她不再多留,踩着高跟鞋哒哒走来。
      
      乌黑的头发在身后一甩一甩,完全不知道这个消息给许文带来了多大的震惊。
      
      许晨风见她走了,站起来嗤笑一声:“哈哈她还是怂了吧!敢和小爷我做对?”
      
      许文却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
      
      当时是他拿捏着这块地让季窈答应回许家并嫁给江远的,现在季窈说不要那块地了,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儿子还在那里幸灾乐祸,脸上的巴掌印红肿成一片,他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力的感觉。
      
      凭良心说,季窈要比许晨风优秀太多了。
      
      他看了一眼正在安慰许晨雨的杜如冬,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放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管,去关心一个陪伴了二十几年的养女,到底是善还是恶?
      
      当初他们商量要不要把季窈认回来的时候,许老爷子坚持要让回来,杜如冬却犹豫不决。
      
      尤其当许晨雨偷偷喝药自杀,被许晨风发现之后,她就更加不想把季窈认回来。
      
      这么多年过去,许晨雨日日夜夜的陪伴,从小婴儿开始到现在亭亭玉立,季窈和他们之间的感情自然是拍马不及。
      
      杜如冬那时候在心里想,为什么季窈要回来呢?她早就当季窈死掉了,现在回来有什么意义?
      
      *
      
      季窈出了许家的大门,就接到张俪的电话。
      
      “昨天插花还没有学完,你今天抽时间再过来一趟。”
      
      她就不信治不了季窈,江远昨天能恰好回来救她,今天还能吗?
      
      季窈看着车前的反光镜,勾唇笑了笑:“好啊,我迫不及待。”
      
      她往自己的唇上涂了一层口红,明艳艳的长相夺人心魄,利索的发动车开走。
      
      张俪挂了电话还一头雾水,季窈刚刚是说了迫不及待吧?迫不及待什么?
      
      她让佣人把狗牵了进来,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摸着狗脖颈处的毛,一边嘀咕:“你一定要给我争气啊,再吓吓季窈。”
      
      狗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汪汪了几声。
      
      季窈很快就到了,穿过一片片紫藤萝花海,还没有进去,就听到了狗的叫声。
      
      佣人在院内看着她,生怕她跑了似的,率先开开门:“太太,请吧。”
      
      季窈横了她一眼,只一眼就把佣人给吓了一跳。这还是小白花什么都笑意盈盈的太太吗?为什么她觉得那么害怕?
      
      压住心里的不适感,她紧跟在季窈的身后进到屋内。
      
      老宅的别墅建的相当豪华,四层的高楼里设施非常齐全,会客厅内的摆设没有一件下来六位数,最不起眼的也够拿出去买栋楼。
      
      张俪每次让她在这里学习,就是存了心看她笑话,让她知道和江远的差距有多大。
      
      季窈捏紧手里的东西,淡定地走进去。
      
      张俪回头看见她过来,懒懒散散招呼她:“怎么过来这么晚?还得我请你不成?”
      
      狗立刻汪汪起来,张俪好整以暇地要看季窈吓得惊慌失措的脸,松开了狗的绳子。
      
      季窈脸色的确不好看,却不是吓的。她按下手里的按钮,刚刚还狗仗人势的狗,立刻被吓得只往后退。
      
      局势在一瞬间发生扭转,张俪细长尖细的声音陡然发出:“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婆婆。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看着你的脸色行事。”
      
      她给自己慢悠悠倒了杯水,神态说不出的悠闲懒散,说出的话却让张俪恼羞成怒。
      
      “看我的脸色行事?江远是个冤大头,放着那么多千金大小姐不娶,非得娶你一个村女?现在许家还没有承认你的身份吧?你看看自己,身上有哪一点能当江太太?”
      
      季窈放下水杯,唇上沾着几滴水珠,衬得她更风情万种。眸子里是化不开的凌厉,不带一丝伪装。
      
      “这个江太太,我还真的一点也不想做。”
      
      她的声音冷清遥远,好似冰雪融化汇成的小溪,汩汩流畅。说出的话却让张俪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她再也顾不得姿态是不是优美,站起来和季窈横眉冷对。
      
      有佣人想过来帮忙,可季窈上次被江远救走,让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说,我要和江远离婚。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比起学插花装豪门太太,我更喜欢的是自由。”
      
      她的身形比张俪要高很多,踩着高跟鞋的一双腿又细又直,无形中给人压迫。
      
      她走了两步,又扭过头来看着张俪:“江夫人戾气太重,平时还是多护护肝,做做慈善比较好。”
      
      张俪气得捂住胸口,她戾气重?刚刚伶牙俐齿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人是谁!
      
      季窈这是发什么疯?她要和江远离婚?可能吗?
      
      多少豪门千金大小姐想嫁到江家,季窈怎么可能舍得放弃。
      
      季窈的高跟鞋踩的哒哒的,她心里非常痛快,自从和江远结婚以来受的所有的委屈都消散地干干净净。
      
      女孩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像是大雪之后湛蓝的晴天,不带一丝阴霾,梨涡里像是能溺下一整个夏天的繁星。
      
      佣人没有一个敢阻拦,甚至还有人恭敬地给她开门,狗子见了她立刻害怕地躲进狗窝,毛发都在瑟瑟发抖。
      
      季窈的脚步微顿,自嘲地笑了笑,从车上拿下来点零食远远扔给它。
      
      “不是故意要吓你,谁让你先吓我。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离我远点。”
      
      狗子见到吃的兴奋起来,却还是不敢离季窈太近。
      
      季窈也不敢让它靠近,扔完东西就要走。
      
      “大嫂?”江兴在门口看了一场闹剧,玩味地叫了一声。
      
      他一直在国外读书,和季窈的接触非常少,印象中一直以为她是个小白花,当时还诧异原来大哥喜欢的是这种类型。
      
      没想到今天倒让他大吃一惊。
      
      季窈抬眼看他,江兴和江远的眼睛一样,都是一双自带风情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也不知遗传了谁。
      
      她轻轻点头,迈着步子潇洒离去。
      
      像是抓不住尾的鱼,银白色的车湮没在路的尽头。
      
      张俪正在屋里给江远打电话,哭诉季窈以上犯下:“我当时就说了她能有什么教养,今天风风火火过来让我以后不要找她,还说要和你离婚!儿子你必须和她离婚!”
      
      江远揉着眉心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听到离婚的时候眼光倒是闪了闪。
      
      “妈,季窈要拍戏,以后少找她。还有那只狗你处理了吗?她怕狗,你之前拿狗吓唬她,她当然心情不好。”
      
      张俪没想到江远还向着季窈说话,气得说不出话来。
      
      江远这两天在国外出差,下了飞机就把衬衣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一颗,做工考究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浑然天成的禁欲气息扑面而来,让几个同乘的旅客不由地红了脸。
      
      一个大胆的女孩上前一步,还没有靠近就被白质身旁的保镖拦住。
      
      江远从头到尾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投过来。
      
      他迈着大长腿快速离开,边走边问白质:“太太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发红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