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季窈愣在原地。
      
      江远已经进了卧室,不多时就传来微弱的哗啦啦声响,他若无其事地在洗澡。
      
      管家把东西收拾好,忍不住提醒季窈:“太太,别惹先生不高兴。让别人说几句又能怎么样?”
      
      他和季窈相处的不错,不愿意她触了霉头。
      
      季窈想挤出笑来,却发现她做不到。
      
      脑子都是季奶奶躺在病床上的身影,和小时候带她到处玩,她惹事之后善后的无奈表情。
      
      季窈突然厌倦了每天装模作样端着假笑,去哄着狗眼看人低的婆婆,还有一身毛病的江远。
      
      她捏了捏拳头,想上去说什么。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把季窈的思绪拉了回来,低头一看是苏姨的号码。
      
      她心里一阵发紧,连忙接起来。
      
      早上她被叫走的时候,季奶奶还在睡觉,她嘱咐了苏姨几句就离开了。
      
      “窈窈啊,你快过来吧,你奶奶……你奶奶受伤了。”
      
      “我马上过去!”
      
      季窈忍住颤抖的声音,快速套上刚刚脱下的风衣,随便踩上一双鞋她就开车出去,银灰色的宾利车犹如一道离鞘的剑,在夜空中急速划过。
      
      江远洗完澡出来发现季窈不见了,蹙着眉问管家:“太太去哪里了?”
      
      “太太接了电话就开车出去了。”
      
      管家恭敬地回道,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起来季窈面色不太好。
      
      江远看了眼时间,夜幕才刚刚降临,深蓝色的天空笼罩住大地,给人一种无端的压抑。
      
      什么事情这么急?
      
      还是在闹脾气?
      
      江远不再把时间浪费在季窈身上,让助理白质把文件拿到书房看起来。
      
      暮色将至,黑夜到来。初夏的风还是凉的,季窈一边行驶一边着急,不知道季奶奶现在的伤势怎么样。
      
      苏姨话也说不清,倒让她心里发紧。
      
      到家时苏姨和严雪正等在村口,见她头发凌乱地下来,还没有站稳就问季奶奶怎么样了,神态焦急。
      
      “就是皮外伤,已经让医生看了。就是……情绪不太好。”严雪搀扶着她往前走。
      
      “怎么就情绪不好了呢?”
      
      严雪咬咬牙说:“下午的时候,许晨雨和许晨风过来了。”
      
      许晨雨在米兰被季窈教训之后就像许晨风告了状,在网上雇黑子骂季窈没有多大效果反而被截胡了一个资源之后,两个人想到了季奶奶。
      
      她大概是季窈唯一的软肋。
      
      当初季窈被认回来的过程他们都看在眼里,知道老太太最在乎的就是这块地。许晨风便带着几辆挖掘机要强拆,有村民过来请季奶奶过去,被许晨雨奚落了一顿,还说了很多季窈的难听话。
      
      季奶奶一时着急头晕,就摔倒在地,磕破了头。
      
      季窈听到这里,已经怒火中烧。
      
      她不去招惹许晨雨就是了,许晨雨竟然带着许晨风那个傻蛋来惹她。
      
      女孩儿的眸子里像是燃烧的火焰,在灯光下明艳亮丽。紧紧抿着的嘴唇泄漏着她的情绪。
      
      今天真的是糟糕的一天。
      
      严雪劝道:“奶奶现在正生气,一会儿说了什么你不要往心里去。”
      
      季窈点点头,知道那些她掩盖不愿意说出来的东西,都被许晨雨扯了下来,放在日头下让大家评头论足。
      
      那些话锋利地像刀子一样捅进季奶奶的心里,甚至还要扭转几圈,让她更疼。
      
      季奶奶的屋子满满当当坐着几个老人,都是和她关系不错的。见季窈回来了,和她点头打招呼。
      
      季窈勉强笑了笑,快步走到季奶奶身边:“奶奶,你怎么样了?”
      
      季奶奶睁开眼睛,见季窈额前的头发因为赶路垂了下来,慢慢抬手给她放到耳朵后面。
      
      下一秒,虚弱中带着凌厉的话语响起:“窈窈,给我跪下。”
      
      其他人见状都起身离开,季奶奶看着跪下也倔强的季窈:“许晨雨都和我说了,你和江远到底怎么回事我也知道了。奶奶现在岁数大了,管不了你!但是你只要姓季一天,就不能让别人踩着你!”
      
      季奶奶咬着牙继续问:“你当初是不是因为这块地答应你爸爸条件的!”
      
      “是。”她背脊挺得笔直,知道已经隐瞒不成。
      
      季奶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去把你严叔他们请进来吧。”
      
      季窈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只好去请他们进来。
      
      几个老人又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窈窈,你奶奶和你说了吧。我们决定拆迁。”
      
      “什么?”
      
      “我们都知道了,是你保下了这块地,可我们不能让你一个女孩白白受那么多委屈。拆了吧,拆了也好。”
      
      季奶奶附和:“窈窈,不要有顾虑,不要被这块地束缚。你不欠任何人。奶奶不想让别人骂你,不想看你受委屈。”
      
      所有人都同意拆迁,他们以为季窈被认回许家会过的不错,却不知道真相这么鲜血淋漓。
      
      夜深人静,季窈坐在季奶奶的床边,被她强行赶走。
      
      “在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好之前,我不想见你。”
      
      季窈执拗地在隔间陪了季奶奶一夜,第二天双眼通红地给季奶奶磕头,转身离开。
      
      许晨雨和许晨风还等着她去收拾。
      
      这场荆棘之战,纵然她满身伤痕,也要撑起羽翼,保护她爱的人。
      
      *
      
      许晨风见季奶奶摔倒那一刻,就知道他们闯祸了。
      
      两个人慌不择路地跑回来,到家之后都闭口不谈。
      
      季窈就算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吧。
      
      她要是想继续做在江太太的位置上,就需要许家的支持。
      
      等季窈坐在客厅的时候,两个人面目都是一颤,相互对视一眼。
      
      许文倒是挺高兴:“窈窈今天怎么想着过来了?”
      
      杜如冬在旁边嘀咕:“都从米兰回来几天了,我听说她去看了婆婆,去看了她奶奶,最后才来咱们这里。”
      
      她不喜欢季窈,却希望季窈心里时时刻刻惦记她。
      
      季窈身上还是穿着那一身衣服,整个人都像是被浸入了寒霜一般,就连杜如冬说完话她也没有给一个眼神。
      
      许文终于发现了她的异样,放下手里的手机问:“窈窈,今天过来是有事?”
      
      季窈扭头看他,眸子深邃冷淡,就连见惯形形色色人的许文也被惊了一下。
      
      “当然有事。昨天下午许晨雨和许晨风开着铲车要去拆了严家村。我奶奶那么大岁数了,还被许晨雨推了一把。”
      
      她语调不急不慢,却如冰雪降落降落,敲击在每个人的心里。
      
      许晨雨有些害怕的咬着嘴唇躲在许晨风的身后,一脸的不知所措。
      
      许文还没有说话,杜如冬已经开口:“晨雨和晨风这两个孩子就是脾气太直了。我了解他们的性子了。之前你在米兰不是欺负晨雨了,他们撒撒气而起。季窈你奶奶应该没事吧?”
      
      杜如冬的话音刚落下,季窈的唇边就勾着一抹冷笑,猛的一看和江远的动作如出一辙。
      
      许文心里一咯噔,知道坏事了。
      
      “窈窈,你别听你妈说。她什么也不知道,晨雨和晨风做的太过分了,你等着我收拾他们。”
      
      许晨风不满地叫了一声:“爸!”
      
      季窈能嫁给江远,还不是靠着她是许家的姑娘,牛气什么!
      
      虽然季窈是他的亲姐姐,可他从小就是和许晨雨一起长大。姐弟两个感情非常好,他不喜欢这个从村里来的季窈。
      
      季窈调整了一下坐姿,两个腿翘在一起,好整以暇地看着许文:“那我倒想知道爸爸打算收拾他们。”
      
      她的话嚣张至极,“爸爸”两个字咬的非常重,把没有什么城府的许晨风气得都站了起来。
      
      “你牛什么牛!这里是许家,给我滚出去!”
      
      许文啪打过去一巴掌,“你怎么对你姐姐说话呢?”
      
      现在许家的生意大不如以前,前不久的投资中他还亏了好大一笔。现在完全要仰仗江家的势力。
      
      季窈可是江远的太太。许晨雨再说两个人关系不好,米兰看秀江远也陪着她去了。
      
      屋内一片混乱,许晨风不可置信地看着许文,从小到大他就没有挨过打。今天许文竟然为了季窈打他!
      
      杜如冬和许晨雨都围着他转,杜如冬回头瞪着许文:“你打儿子干什么!”
      
      许文憋的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和杜如冬说。
      
      “爸,你要打就打我吧。晨风都是替我出气,是我不好。”
      
      许晨雨知道现在是非常好的时机拉拢许晨风和杜如冬,表演非常卖力。
      
      许晨雨和许晨风到底年轻,他们不管怎么说把季奶奶给弄伤了。季窈敢单枪匹马过来算帐,那是算准了他们的软肋。
      
      许文扭过来看季窈:“现在满意了吗?”
      
      季窈素净的脸上带着和年龄不符合的沉静,被她的眼眸一盯,许文正发的火就像哑炮一样,着了半道突然熄火了。
      
      她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一直嚎叫的许晨风,淡声说:“不满意。他挨那一巴掌是他自己嘴里有屎,我奶奶受的伤可比这个重多了。”
      
      “那你想怎么样?”
      
      季窈起身,一个利索拽住许晨雨的头发:“当然是以牙还牙。”
      
      许晨风看见许晨雨疼的龇牙咧嘴,就要上前。也不知道杜如冬是真的没有拉住,还是故意的,许晨风很容易就挣脱了。
      
      季窈冷眼旁观,见许晨风抬手有打她,她手上一个用力将许晨雨拉过来,巴掌声响,一屋子人都愣了。
      
      许晨雨的脸上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巴掌,白净的脸上一片殷红,可想而之许晨风的力气有多大。
      
      “姐……姐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打季窈,姐你别哭了。你打回来吧。”
      
      许晨风知道自己用了几乎全身的力气,清晰的巴掌印提醒着这一切是多么的荒唐。
      
      许晨雨错愕抬头,捂着脸看着周遭的人,心脏被重重一击。
      
      季窈这么嚣张,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亲生的许家女儿,嫁给了江家。
      
      她凭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
      
      许晨风还在安慰,季窈的巴掌就不客气的打过来,一声声脆响在屋里回荡。
      
      “既然这么想挨打,我虽然不愿意当你姐姐,也乐意送你几个耳光。”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