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季窈到季奶奶家里时已经天黑,她今天晚上打算住到这里,想多陪陪她老人家。
      
      这是郊区一个县城的村落,季奶奶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住在这里,对这里有着非常深的感情。
      
      当初许家要来这里拆迁盖工厂,季奶奶天天抹泪舍不得,甚至还想拼了命不让他们盖。
      
      年轻的村民都搬到大城市,留下的大多都是老人。他们和季奶奶一样,都不想这里被拆迁。
      
      许文就是来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发现的季窈,季窈和杜如冬长得非常像,明艳的长相在这个村落格格不入,想让人不注意到都不行。
      
      地保了下来,季窈也成了江远的秘密妻子。
      
      季奶奶已经睡下,护工苏姨是她的远方亲戚,照顾人很仔细。
      
      “窈窈你回来了。你奶奶最近好多了。清醒的时候也多。”
      
      “医生怎么说?”
      
      “继续服药就行。”
      
      季窈忍不住扯着唇角笑起来,梨涡一点点发大,带了几丝调皮可爱。
      
      小时候她特别皮,把邻居家的小孩打伤了,被人家父母找上门来,季奶奶当着人家的面把她训了一顿,回头一句重话也不说。
      
      她当时还奇怪地问季奶奶,为什么不骂她了。
      
      季奶奶摸摸她的头说:“我知道窈窈是个有分寸的孩子,你打人一定有原因。”
      
      一向有原则的老太太,在外人面前骂了她,事后连骂也舍不得。
      
      她想到这里鼻子一酸,季奶奶年纪越来越大,她能陪伴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慈祥和蔼的声音响起:“窈窈你来了。”
      
      “奶奶,你醒了?”
      
      季窈连忙让自己的眼泪收回去,扬起笑脸凑过去。
      
      季奶奶挣扎着要起身:“我看你最近又瘦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我最近要拍戏,吃的有点少。”她老实承认。
      
      “你不说我都知道。”季奶奶沉默了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季窈。
      
      “窈窈,奶奶问你,电视上那些新闻都是怎么回事?咳咳,就什么包养,金主之类的!你不是和奶奶说,你在许家的安排下嫁给一个大老板吗?”
      
      季窈心里一惊,抬头看奶奶的眼睛,有些发慌的解释:“奶奶电视上都是瞎说的。你别信。”
      
      季奶奶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难受,咳嗽了好长时间,季窈连忙递给他水,又让季奶奶躺下,折腾了好长时间。
      
      季奶奶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说:“你苏姨都告诉我了,网上骂你的人才多呢!你……你不能让人往你身上泼脏!窈窈,名声对一个人太重要了!你让奶奶怎么能安心呢?怎么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沉默了。
      
      季窈知道,季奶奶是不放心自己。
      
      她就是一普通老太太,收养她之后一辈子没有结婚,就怕她受到难为。听说亲生父母找到了她,还给她安排了一门不错的亲事,她再舍不得也让她回去。
      
      从前季窈都瞒得非常好,这一次要不是电视上播八卦,苏姨又说漏了,季窈打算一直都不说的。
      
      “奶,你别着急。我……我会让江远澄清的。”
      
      季奶奶终于笑起来:“这就对了,你既然嫁给了他,让他澄清一下也应该。女孩子,清清白白多好。窈窈记住,永远不要让人往你身上泼脏手。”
      
      因为只是收养她的奶奶,又一直不清醒,她和江远即便是结婚,他也从来没有来看过。
      
      “好。”季窈点头应了,就像从前一样。
      
      “你和奶奶再说说,他对你怎么样?你们婚礼在哪里举行的?”
      
      季奶奶闭上眼睛,听季窈慢慢说起来。
      
      “他对我挺好的,这次我去国外他也去了,还给我买了好几身衣服……我们婚礼可热闹了,请了好多朋友。”
      
      季窈说着假话,看着季奶奶慢慢又睡着了。
      
      她摸了摸奶奶的手,趴在她身边闭上眼睛。
      
      比起许家那些算计来算计去的豪门大户,只有在季奶奶这里她才能得到片刻的安慰。
      
      她想到江远,脑子里乱哄哄一片。
      
      第二天吃了早饭季窈直接去剧组,她因为参加米兰的时装秀特地请了几天假。
      
      小景已经等在剧组里,见了她就说:“风哥已经查出来是谁在黑姐了 。”
      
      “谁?”
      
      “许晨雨。”
      
      季窈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小景不解地问:“姐,这许晨雨怎么回事?怎么老和你死磕蹭热度?”
      
      “大概心里有病吧。郑哥怎么说?”
      
      “风哥说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许家再有钱,郑风背后的人可是江远,季窈这个江家太太身份瞒得很好,那也不是她能来碰瓷的。
      
      “那我可就等着看好戏了。”
      
      剧组的人见了季窈都热情打了招呼,热搜他们看了。丹妮拉的高定衣服第二天就能穿到合身的,季窈背后的金主那是相当厉害。
      
      即便心里再不屑,他们没一个人敢明面上露出来。
      
      这个剧组是郑风给她撕的一部都市时装剧,剧本一般般,投资却不小。就是为了将来播出上星的时候,刷她的国民好感度。
      
      请假几天,导演便集中拍季窈的戏。一整天下来穿着细高跟鞋的脚累得都站不住。
      
      好不容易收工,张俪的电话打了进来。
      
      “今天来老宅,我让司机等在了门口。”
      
      季窈沉默了一会儿,想到还有事要求江远,还是应了。
      
      剧组的工作人员看见豪车来接季窈都感叹了一番。
      
      “季姐这是又换了一个金主?之前来接她的不是迈巴赫吗?”
      
      “估计是换了,你没看热搜吗?说她在看秀的时候勾搭上一个六十岁土豪,估计是这个?”
      
      “季窈也真是下得去嘴。”
      
      “要我我也下得去嘴,没看见她又官宣了一个代言。”
      
      江家的老宅在C市的富人区,别墅建造的非常豪华,院内种着特别多名贵的花草树木,初夏的天气已经飘着沁人的香。
      
      季窈挤出一抹笑,梨涡看起来都无精打采。
      
      “怎么这么晚才来?难不成我找你来一趟还要再三请你?”
      
      张俪坐在沙发上,一只手翘着兰花指端着茶杯,一个佣人半蹲着给她拿水果吃。
      
      “对不起妈,剧组有点事。”
      
      “别叫我妈,听到就头疼!”
      
      张俪指着不远处的椅子:“坐吧,今天我来教你怎么插花。作为江家的儿媳妇,你看你什么都不会,到头来还得我来教你,真不知道我是做了什么孽。”
      
      每周雷打不动的学艺,不管季窈在哪里,有多忙,都得回来学习。
      
      就因为张俪觉得季窈在县城的村子长大,不配做她的儿媳妇。
      
      季窈头昏脑胀地学了一会儿,张俪说什么她都不顶嘴,期盼着赶紧到点走人。
      
      突然一阵汪汪叫,一只大狗突然蹿了出来,把季窈吓了一跳,失声叫了出来。
      
      “你怎么回事?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吓到我宝贝了。”
      
      张俪责备看了她一眼,不满的意味溢于言表。
      
      这只狗是张俪刚领回来的,正是心头宠。
      
      季窈脸色苍白的小心挪动一下,尽量不让那只狗注意到自己。
      
      季窈——季一霸,曾经打败了村里一众同龄男孩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却是狗。
      
      这只狗她也不知道什么品种,看起来牙齿就非常厉害,正好奇地打量着季窈,饶有兴趣地围着她转了几圈,成功让季窈又吓了起来。
      
      “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季窈起身拿了东西要离开。
      
      张俪冷笑几声:“你这是甩脸子给谁看呢?我让你走了吗?过一段时间有个聚会,我要带你去的话,那些太太们就笑话死我了。”
      
      季窈是江家太太这件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一方面是她和江远签的协议,另一方面就是张俪看不上她。
      
      这次的聚会时江远的姑姑举办的,张俪推脱不过才要带季窈过去。
      
      狗子似乎感到女主人的不愉快,朝着季窈汪汪起来,一副随时进攻的模样,一下子让季窈就窜到了沙发,觉得不安全,又跳到了柜子上。
      
      狗子似乎被激怒了,汪的更厉害。
      
      季窈站在柜子上,和地下的狗子较着劲。
      
      张俪在一旁哈哈笑,老宅内的管家保姆之类的,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没有一个人出来。
      
      “我说季窈,你不是从县城里来的吗?那里不是应该有很多狗吗?你怎么还能害怕?”
      
      “呵呵。”季窈真想把桌子上的花瓶扔下去,看她那张脸还能笑出来不。
      
      张俪正开心着,江远的司机推开了门。
      
      男人迈着大长腿进来,冷眼看着他们,眉毛微蹙,周身的气场像是万年冰川聚在一起。
      
      “儿子,你回来了?”
      
      张俪好久没看见江远,也不看季窈笑话了,笑着迎上去,语气都是柔柔的。
      
      “远点。”江远拿出丝质手帕捂住鼻子,声音闷闷的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冷淡。
      
      张俪一愣,想起江远对味道比较敏感,屋子里有狗味,她这是被江远给嫌弃了。
      
      季窈看得直乐呵,差点没忍住笑起来。
      
      “你。”江远把视线移向她,“赶紧下来。”
      
      季窈拿出娇弱的腔调:“老公,我不敢下去。”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叫江远,江远神情微顿,抬腿把她给抱下来。
      
      张俪不情愿地把狗让保姆牵出去,刚刚还不知道在哪里的保姆管家都出来,恭恭敬敬的去完成。
      
      张俪洗漱之后,亲热的要上前拉江远,江远甩手没有搭理:“妈,狗怎么回事?”
      
      她脸色不好看起来,以为是季窈在告状:“我没事养着玩呢,难道碍了谁的眼?”
      
      季窈被莫名其妙一瞪,悄悄朝江远瞪回去。
      
      “狗味道重。妈处理好了我再回来吃饭。”
      
      江远说完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西装,边走边系扣子。
      
      几步之后扭过头冲季窈说:“不走吗?”
      
      季窈立刻跟上,之前的狗被安置在院子里的狗窝,见他们出来还汪汪了几声。
      
      她往江远这边靠了靠,微风吹过,带动着庭院缠绕的紫藤萝,空气中夹杂着淡淡香甜味道,混合着男人身上的松针木质香。
      
      簌簌声响,初夏的天气让她竟然觉得有点甜。
      
      张俪在屋内窝在沙发上,等他们走远了才发起脾气,刚刚捉弄季窈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一向冷漠自持的江远,怎么会护着季窈?
      
      *
      
      黑色迈巴赫车厢后座,季窈一上车就被江远嫌弃一瞥,男人的目光清冷疏离,白色衬衣一丝不苟地穿在身上。
      
      “离我远点,有狗味。”
      
      季窈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她离狗能有几米的距离,哪里来的狗味。
      
      “我觉得你鼻子这么灵,倒像是只狗。”
      
      “你说什么?”江远声调有了一丝起伏,好像季窈再多说一个字,他就停车把她扔下去。
      
      “没什么,天气真暖和。”
      
      江远用修长白皙的手指解开了衬衣的两颗扣子,季窈在他脖颈喉结处停留一秒,又漫不经心地移开。
      
      “以后我妈叫你过去,你想办法推了。”
      
      季窈勾起一个端庄的笑容,眼睛明亮:“好。”
      
      “我不想闻到狗的味道。”江远看到她明晃晃的笑容,特意补充一句。
      
      季窈没有和他争辩,犹豫着澄清的事情,要不要现在开口。
      
      她撇了一眼江远,见他闭着眼睛在养神,眉宇间带着淡淡疲累,到嘴的话就说不出口。
      
      到了婚房,司机恭敬打开车门,江远将西装搭在胳膊上,率先下车往别墅走去。
      
      季窈小跑几步跟上:“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佣人接过西装,叫了一声先生太太,自觉离开。
      
      江远脚步没有停下,头也不回地说:“看上什么资源了直接和郑风说。”
      
      “不是资源。”季窈轻咬一下贝齿,明亮干净的眸子带着祈求,上前一步拉着江远的衣袖说:“你能不能帮我在网上澄清一下,他们都说我是潜规则得到的资源。”
      
      江远突然转身,冷淡甩开她的手:“季窈,你别忘了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交易。”
      
      “不要肖想你不该得到的东西。”
      
      

  • 作者有话要说:  季窈:狗男人,你完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