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季窈只好不好意思地和米国人道歉,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
      
      手机翁的一声响起来,季窈拿起来一看,是【到期就滚蛋】,发来的短短两个字“刺鼻”。
      
      她这才后知后觉发现,米国人身上的香水味有些浓。
      
      手机的灯光在黑暗的环境下有些刺眼,她合上手机之前瞥了一眼江远,发现他嘴角玩味地看着她手机。
      
      她迅速把手机收起来,若无其事地挺直腰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江远从鼻子发出轻轻冷哼,让她越发挺得笔直。
      
      半个小时后,江远提前离场。他能抽出时间来看一场秀,已经是给了主办方和设计师的面子。
      
      季窈等他一离开,立刻放松下来。
      
      后面的许晨雨也松了口气,虽然江远和季窈没有说一句话,已经很让她难过了。
      
      如果不是季窈的话,嫁给江远的人说不定会是她。
      
      还有许文和杜如冬,两个人嘴上说着对她有感情,到了关键时刻还不是让季窈嫁过去。
      
      几个人各怀心思地看完秀,季窈把东西给了助理小景,自己往洗手间走去。
      
      许晨雨和几个大小姐正在讨论江远,他们好多人都在可惜江远早早退场,不然指不定还能要到联系方式。
      
      “也不知道那个季窈走了什么狗屎运,能和江总坐在一起。”
      
      “我猜她一定想着法子勾搭江总,毕竟比起她那些□□的金主,江总光看脸就太值了。”
      
      许晨雨:“她小地方出来的人,能巴结江总这样的人物,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还看见她偷偷和江总合照,指不定拿这些照片怎么炫耀呢。”
      
      季窈推开厕所门,心想她还真就是炫耀了。
      
      几个人的面色都显出一阵尴尬。
      
      季窈慢条斯理地洗手,烘干,对着镜子端起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梨涡浅浅,转头一个利索拉住许晨雨的手腕,将她往旁边拽。
      
      今天许晨雨蹦跶的有点太厉害,让她烦得不行。
      
      许晨雨一个痛呼出声。
      
      别人不知道季窈的力气多大,许晨雨却是觉得手腕都快被捏掉了。
      
      季窈不愧是从县城里来的,就是装也装不像大小姐!
      
      其他几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季窈和许晨雨看起来就有过节,他们要不要上前帮忙?
      
      “季……季窈,你放开我!”
      
      有人看不过说道:“你想打人吗?别以为和江总坐在了一起,你就牛掰了!你不怕得罪许家吗?”
      
      季窈脸上笑着,梨涡浅浅浮现,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不好意思,我还真不怕许家。”
      
      “你!”林灵也不敢上前,许晨雨疼的汗珠子掉下来,咬着牙不敢喊疼。
      
      “要不报警吧?”
      
      “报什么警,录下来曝光到网上!就是她金主也保不了她,我看她还敢嚣张!”
      
      旁边的人真的拿出来手机要录,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突然传进来。
      
      “季小姐,江总请您过去一续。”
      
      白质站在门口,恭敬地对季窈说。
      
      其他人都愣在原地。
      
      就连许晨雨都忘了疼。
      
      他们刚刚都见了江远身边的白质,断然是不会错的。
      
      季窈真的勾搭上了江远?
      
      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又气又妒,白质让另一个女助理上前把几个人的手机都检查一遍,先带着季窈上车。
      
      几个人不敢不让检查,他们家庭条件再好,对上江家都要让一步,只好憋屈地拿出手机才算完。
      
      林灵扶住许晨雨:“你没事吧?”
      
      许晨雨摇摇头,她的手腕特别疼,可看起来一点也不见皮外伤。
      
      “季窈……长得那副狐狸样子,还真是让她勾搭上江总了。江总怎么也能着了她的道呢?”
      
      许晨雨没有吭声,季窈和江远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难道今天来看秀,也是为了季窈吗?
      
      许晨雨咬着牙拨通电话:“晨风,姐……被季窈那丫头打了。”
      
      *
      
      季窈坐上黑色豪车之后,才觉得自己冲动了。
      
      许晨雨什么时候教训都可以,让他们录下把柄就不好了。
      
      江远没有在车上,想来已经先回酒店了。她扭头问白质:“你们怎么来看秀了?”
      
      “江总要收购丹妮拉的品牌,是来谈合作。”
      
      “谈得怎么样?”
      
      “谈好了,下周就会签合同。”白质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好像这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丹妮拉的品牌是她一辈子的心血,商业价值非常高,但在资本面前还是低头弯腰。
      
      有钱果然可以为所欲为。
      
      季窈有些累的靠在椅背上,透过车窗看向米兰的夜景,繁华灯光照映在她的眼眸,汇聚成一片温柔的橙光。
      
      这样的一个城市,的确不适合一个人居住。
      
      她被带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夜深,细长的高跟鞋穿的小腿和脚趾都发痛,一进门她就迫不及待地脱下鞋。
      
      江远穿着黑色丝质睡袍在书桌前工作,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十分禁欲。男人抬头看见她过来,身形纹丝不动,淡淡吩咐了一句:“去洗澡。”
      
      季窈心里骂了句娘,面上不显,浅浅梨涡浮现,转身往浴室走去。
      
      总统套房里的浴室装修的非常豪华,弥漫着淡淡的清新剂味道,季窈在里面折腾了好大一会儿才出来。
      
      她穿着白色吊带长裙,露出圆润的肩头和大片白皙的皮肤,天鹅颈一般的脖子修长细腻,身材玲珑有致,说不出诱人的味道。
      
      季窈一直觉得,她能和江远签订协议结婚,完全是因为她对了江远的胃口。
      
      江远掀了掀眼皮,从文件中抬起头,淡淡抬眸看她,用清冷疏离的语调说:“过来。”
      
      过去?不在床上吗?
      
      季窈缓缓挪过去,江远伸手揽住她,一把抱在了腿上。
      
      女孩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不张扬不显露,也不让他那么讨厌。
      
      “到期就换?”他的气息就喷在她的身边,带起阵阵颤栗。
      
      现在是秋后算账?
      
      季窈堆起假笑来:“怎么可能,你看错了。”
      
      “哼。”
      
      江远的声音低沉克制,她的吊带裙被弄得凌乱,男人身上的衣服还是一如既往的整齐,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季窈,记住我们之间的协议,不要搞小动作。”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季窈被男人抱起,一夜荒唐。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季窈觉得腰和腿都不是自己的。
      
      她在床上又休息了会儿,发现床边已经挂着一排衣服,都是昨天丹妮拉设计的新款衣服,江远这么早就拿到了。
      
      季窈心情很好,不得不说江远要是想哄一个女人的话,还是让人很开心的。
      
      这算是对她昨晚表现的奖励?
      
      随便选了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慵懒的长发披在脑后,细腰长腿,人间尤物。
      
      助理小景打来电话,订好的航班快要起飞。她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见了季窈身上的衣服,比划着说:“姐,这衣服也太好看了吧!是江总送的吗?”
      
      “嗯。”
      
      “哇江总好贴心啊,江总对你真好。你们两个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季窈所在的公司和经纪人都是江远那边的人在打理,小景也是他们派过来的。对她和江远的情况略知一二。
      
      她心情不错,就没有纠正小景的话。
      
      临上飞机的时候季窈接到了季奶奶的电话。
      
      这二十几年可以说都是祖孙两个人在相依为命,感情非常好。
      
      可惜季奶奶后来认不清人,就连她也时不时的认不出来。
      
      通常都是护工苏姨给她打电话,季奶奶打过来还是第一次。
      
      “奶奶!我是窈窈。”
      
      “窈窈啊,你现在在忙工作吗?”
      
      季奶奶的声线一直是温柔的,就像小时候一样。
      
      季窈的声音也跟着低了下来,提着唇角笑了一下:“我在机场呢,很快就飞回去,奶奶您是不是想我了?”
      
      “是啊,你抽时间回来一趟吧。”
      
      “好,我回去就去看您。”
      
      季奶奶挂了电话之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看着电视上季窈的黑料久久不能平静。
      
      电视上正放的是季窈在机场的路透照,女孩儿穿着丹妮拉最新款的连衣裙,衬得身材高挑,双腿笔直。绸缎般的黑发披散在脑后,多了几分灵动明艳的美。
      
      戴着墨镜的双眼看不见神色,单单剩下的五官就让人惊叹不已,感叹造物主的偏心。
      
      女孩儿颈窝衣服交接的地方若隐若现着几个吻痕,正被媒体大肆宣扬。
      
      “当红花旦季窈真可以说黑料一大堆,网友扒出来她家境普通,但是入圈以来资源简直逆天。这次去米兰看秀,据说傍上一名大老板,顺利拿到了最新款的高定!我们能从路人拍的照片里看到,脖颈处的吻痕非常显眼!”
      
      网上也激烈地讨论,没多大会儿功夫已经上了热搜。
      
      【卖力一晚上换了一身衣服?季窈你怎么这么J?】
      
      【这是又换金主了?之前进剧组不就是说换了一个,这才多长时间?】
      
      【人尽可夫,真可怜。】
      
      【U1S1,季窈长得可真好看,生图都能好看成这样,真人得多美。】
      
      【楼上的,美不美的,你不也只能看看。】
      
      【怀疑楼上的楼上是粉丝!】
      
      【所以季窈金主到底是谁?有谁知道吗?】
      
      【我有一个亲戚在娱乐圈工作,据说季窈的金主已经六十好几了。不得不说,她为了资源也真是拼。】
      
      【我靠,楼上说的是真的吗?】
      
      这次被黑和之前不一样,很明显是有人在搞她。
      
      季窈身上的最新款高定,不知道碍了多少人的眼。
      
      圈里都知道她背后有金主,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轻易没有人敢这么针对她。
      
      小景看得那些爆料直生气。
      
      什么娱乐圈的亲戚,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姐,你不生气吗?”小景捧着手机小心翼翼问。
      
      “有什么好生气的,用不了多久黑料就都没了,你要相信郑风的实力。”
      
      郑风是圈里资历最老的经纪人,手里带过不少顶流,资源一撕一个准。
      
      郑风咬着牙说:“叫我知道谁在背后玩这一手,看我不整死他们。”
      
      要是江总那边看到网上有人说他是六十岁的老头子,他也别想在圈里混了。
      
      “小季,你放心,我一准给你出气。”
      
      季窈无所谓点点头,被黑的习惯了,她都无动于衷。
      
      她急着去看季奶奶,季奶奶这次能把她想起来,让她心里非常高兴。
      
      飞机一降落,她把行李拜托给小景,接过司机手里低调的银灰色宾利,干净利落的线条在夜空里划过,驶向郊区。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昨天大家的评论好开心啊,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今天还是发红包的一章!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