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小雨,米兰。
      
      T牌设计师丹妮拉的封山秀即将开始,明星千金云集,一涵难求。
      
      与其说是秀场,不如说是地位身份象征的战场。
      
      季窈下了飞机就被一群摄影师包围,她顾不上舟车劳顿,马上牵动唇角,摆出最完美的微笑。
      
      裙摆微动,记者们争先恐后按下快门,谁也不想错过这颗冉冉上升的新星风采。
      
      尽管这新星被网上被黑的体无完肤。
      
      红毯上人迹寥寥,季窈挺直了背,边走边摆出各种迷人造型,路程不长,她眼看就可以谢幕,只是老天爷向来不遂人愿。
      
      “姐姐。”
      
      不知道什么时候许晨雨已经追上季窈,眼下正袅袅婷婷站在不远处,眼波流转地对着镜头,还不忘和季窈打招呼。
      
      季窈有些意外,没想到许晨雨有能耐获得邀请。
      
      转念一想立刻明白,资本的力量向来是无穷的。她转过头装作什么也没听到,心中禁不住冷笑。
      
      蹭热度蹭到国际上了,真可谓坚持不懈。
      
      许晨雨受不了冷遇,咬了咬嘴唇,倔强地将下巴扬地更高。
      
      红毯的尽头是秀场,布置的极致奢华,百年复古吊灯洒出温柔的灯光,人影憧憧,穿着白衬衣黑马甲的侍从鞠着九十度躬将人引进去。
      
      没有镜头的拍摄,许晨雨卸下伪装,上前拉住季窈。
      
      “季窈你得意什么!你能来参加的我也能来,这还是妈妈费了好大的劲托人拿到的资格呢!”
      
      季窈回过头看她,眼神平静无波地说:“许氏的能耐也不怎么样。”
      
      “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我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让你进许家的大门。”
      
      许晨雨在季窈的身边咬牙切齿,像是随时吐出来舌信子的美女蛇。
      
      季窈退后几步,忍不住翻了白眼:“你别忘了,是你爸爸求着我当他女儿的。”
      
      说完她不再理会憋气的许晨雨,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
      
      第一排最好的位置大家都分心注意着,只见季窈身材颀长,细腰长腿,走近了才发现她眼睛明亮,嘴角挂着浅浅的梨涡。
      
      许晨雨的位置正好安排在季窈的身后,坐在她身旁的恰是她平时玩得不错的小姐妹。
      
      几个人坐在那里对季窈又妒又气,对着她指指点点。
      
      “黑料一大堆,要是我早就没脸呆在娱乐圈了。”
      
      “也不知道她背后到底是哪个眼瞎的金主?圈里那么多好看的,怎么就偏偏找了她。”
      
      “是不是她床上功夫好?伺候人的功夫应该不错吧。”
      
      许晨雨眼睛闪了闪,想到江远清隽冷峻的面孔,忍不住打了个寒碜。
      
      别人不知道季窈背后的金主,她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天之骄子江远,是多少人趋之若鹜的对象,相貌放在娱乐圈里丝毫不逊色,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家里的产业,更是把产业扩充到海外,是真正的豪门贵族。
      
      季窈真是走了狗屎运才嫁给了江远。
      
      可惜她的身份,说和江远认识都没有人相信。
      
      许晨雨跟着附和几句,把刚刚受的气都发泄出来。
      
      季窈的手机震动起来,微信备注【许母】的人发来语音通话,她头一次利索地接起来,许晨雨的话一字不差的都录了进去。
      
      对面的杜如冬原本打电话过来是想让季窈照顾一下许晨雨,没想到听到这些。
      
      她有些狼狈地挂了电话。
      
      第一个念头却是,季窈不会是故意的吧?许晨雨她从小看着长大,绝对不会是这样一副性子。
      
      季窈梨涡隐隐浮现,她回头像逗猫一样对许晨雨说:“你妈刚给我打电话,你说她听见了吗?”
      
      许晨雨的脸色一白。
      
      “你!”
      
      她声音陡然尖利,下一秒却生生卡在嗓子里。
      
      不远处的人群一阵骚动,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过来,主办方和丹妮拉亲自过去接,一群人簇拥着中间的男人缓慢移动。
      
      远远看过去,男人的身形高挑挺拔,西装裤包裹的双腿笔直修长。他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装,领带是深蓝色,一丝不苟的扎着。
      
      整个人都散发着矜贵禁欲的气息,冷淡的眸子不带任何情绪,眼尾往上挑,看起来十分招惹桃花。抬手的瞬间露出腕上的手表,季窈甚至听见后面倒吸凉气的声音。
      
      上百万的表对他们这些大小姐们来说还可以接受,再添一位数和他们就不是一个阶级的。
      
      更何况江远还有那张清俊禁欲的脸。
      
      旁边的米国人刚刚还一脸高傲的表情,现在却反过来拉着季窈问:“这是谁?也是你们国家的明星吗?”
      
      季窈还没有回答,后面其中之一的大小姐已经卖弄起来:“这是恒尧公司的总裁,还是剑桥毕业的高材生,生意做到了全球。主办方能把他请过来也算是有本事。”
      
      米国人对如雷贯耳的恒尧公司知晓一二,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总裁可以帅成这样。
      
      许晨雨惊慌失措地撇了几眼季窈,见她神色如常,背脊挺得笔直,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万种风情。
      
      江远,不会是为了季窈而来吧?
      
      有了这样的想法,她的心里一阵钻心的嫉妒。
      
      好在江远被主办方迎到了后台休息室,许晨雨见江远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季窈,莫名松了口气。
      
      季窈过的什么日子,她心里太清楚了。
      
      几个大小姐有些失望,他们兴奋地叽叽喳喳说着江远,还有人分享刚刚偷拍的照片。
      
      季窈放松了一下背脊,打开嗡嗡的手机,死党严雪给她发来消息,刚刚在红毯拍的无修图已经被摄影师传回了国内,登上了热搜。
      
      严雪:“我的妈啊,你不知道网上都在说你说神颜,被天使吻过的脸。”
      
      严雪:“你现在在看秀吗?”
      
      季窈低头打字:“没有,刚刚听了几只狗汪汪。”
      
      严雪:“!!是不是许晨雨那个丫头又找事了!我看网上也有她的生图,太不能打了!看起来比你大十岁,老子现在就去网上黑她丫的。”
      
      季窈和严雪从小一起长大,以前总是互相背锅,默契感十足。
      
      季窈回复:“不用,她那张脸本来就全是黑点。”
      
      走秀还没有开始,季窈干脆登上自己的微博看起来。严雪虽然没说,她也知道自己一定又被黑了。
      
      果然最新微博底下评论里,黑子们已经占据了高地,一水地说她整容脸。
      
      季窈摸了摸自己脸,忍不住想骂一句放屁。
      
      许晨雨的助理也截图发过来微博上的动静,她看得心情舒畅了不少。不管怎么说,她的路人缘要好太多。
      
      她让助理把生图撤下来,都换上她的精修图,然后把微博底下的评论挑了几个转到【有爱有钱大家庭】微信群里。
      
      许晨雨:“姐姐你怎么不让江少解释解释,你这么被黑我看得都心疼。”
      
      季窈没有回头看她一眼,怕自己的眼睛受到伤害。
      
      很快群里就有了动静,【许母】回复道:“小雨真善良,我看天气不怎么好,你有没有多穿一点?照顾好自己啊。”
      
      许晨雨乖巧回答,心里也松了口气。
      
      看来刚刚她说的话杜如冬没有听见。
      
      她继续添油加醋:“姐姐不会是和江少感情不好,所以他才不澄清的吧?姐姐你真是太辛苦了。”
      
      正等着季窈回复呢,突然许晨雨被旁边的人捅了一下,抬眼就看见江远正迈着长腿往这边走来。
      
      他们这边唯一的空位,就在季窈旁边。
      
      江远的助理白质先行一步,给季窈旁边的座位喷了喷空气清新剂。
      
      季窈闻着淡淡的橙子香味,心说江远真是矜贵。
      
      有钱到一定境界,连空气是什么味道的都会在意。
      
      江远长腿停下,一言不发坐下。周围人立刻对季窈投来羡慕的眼神,似乎是多大的荣耀。
      
      男人身上泠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是雪飘落下的松林,干净清冷,带着丝丝木质香。
      
      从始至终他的眼眸都没有落到季窈身上。
      
      季窈也假装和他不认识,挺直背脊,漫不经心地看着会场。
      
      许晨雨的手指蜷缩在一起,心里直发堵。
      
      几个大小姐向季窈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嗡嗡的小声嘀咕着。
      
      季窈突然回头看了许晨雨一眼,嘴角微微讥笑出来。
      
      然后她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发到刚刚的群里。
      
      照片里江远恰好看向镜头,眼神清冷疏远,和季窈的浅浅梨涡看起来十分登对养眼。
      
      不需要任何文字说明,这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据。
      
      许文直接发了一个点赞的表情:“我女儿真是棒。”
      
      季窈差点没恶心死。
      
      许文接着说:“晨雨以后不要瞎猜测了,窈窈大度才不和你计较。”
      
      许晨雨只好在群里发了个“知道了”,语气要多委屈就多委屈。
      
      看着许晨雨吃瘪,季窈觉得还算是划算。
      
      旁边的米国人低声要和她换座位,周围大胆的人还试图和江远搭讪,都被他助理直接冷漠拒绝。
      
      季窈巴不得离开江远,当即就要起身。灯光突然一暗,走秀马上要开始。
      
      黑暗中她的手被使劲一拽,差点跌倒,对上那双不含任何感情的眸子,季窈心中一凛,男人残留在她手上的温热气息,消散地一干二净。

  • 作者有话要说:  铛铛铛,开新文了。评论发红包哦
    这一本也是狗男人追妻火葬场,希望大家喜欢。
    下本开《不嫁豪门》求个预收,鞠躬
      
      1、
      程芝十六岁时随着妈妈嫁到傅家,一眼就看到站在二楼栏杆处的男人,清冷矜贵,颜值逆天,从此她没尊严的爱了傅言五年。
      圈里人都说她爱慕虚荣,背地里没少嘲笑她没骨气,麻雀也想做凤凰。
      傅言被问到是不是有这么一个未婚妻,他语气凉薄地说:“不过一个玩意儿。”
      幡然醒悟的程芝把订婚戒指扔给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傅家。
      2、
      傅言一直是圈里被追捧的对象,他一向桀骜不驯,态度疏离冷漠,懒懒散散一瞥,就有无数人前赴后继。
      画展采访,程芝明艳站在记者面前,挽着一个男人,相似的面庞让傅言心中一凛,钻心的嫉妒和慌乱灼热他的身体。
      “听说你之前是傅家的未婚妻?”
      程芝勾唇微笑:“年少不懂事喜欢错人了,从来没有爱过。”
      傅言眼睛猩红,发疯找到程芝,被女孩神色冷漠拒绝:“再也不想见。”
      窗外大雨倾盆,傅言单膝跪地,只求程芝回头再看他一眼。
      至此,圈里人都知道,一向日天日地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傅家大少爷,放下一切尊严,倾尽全力在追程芝。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