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3
      
      大都督府有棵桃花树。
      
      很大的桃花树,盘根错节,枝干遒劲,花繁叶茂。
      
      一到花开的季节宛若大片粉色霓霞,灼华灿灿,推开书斋窗扉,常有落红随风而至,磨墨掩卷,皆有芬芳扑鼻。
      
      树下一汪碧水,深不见底,乃引活泉至此汇聚而成,水气清凉,至池边便能觉神清气爽。池中偶能见有色泽璀璨的鱼尾,哗啦一声滑行甚远,钓也不上钩,撒鱼食也不相就,见与不见,端看鱼的心情,因此有好文墨又善拍马的人曾赞叹大都督府养的神仙鱼品格高洁,一如闲云野鹤,悠哉自如。
      
      这当然是穿凿附会,事情的真相只有汤牧辛自己知道。他建这样的书斋,移这样的桃花,挖这样的碧水深潭,不过是他以为人族读书人都要有这样的诗情画意,他们拿方寸之地也能垒石头凿石孔,注泉水栽松柏,硬是于墙角屋后整出山川流觞的缩影。汤牧辛一直觉得这件事很美妙也很神奇,在入主天启,筹建大都督府之时,亲自命人弄了这么一个地方。当时他正在读一个人族诗人写的桃花诗,属下回禀此处植何物为好,要不要种些宁州常见的铁杉以慰思乡之情,汤牧辛却摇头道,不若桃花。
      
      于是天启城最繁茂的一整棵桃树便被移植至此,移来当日正巧赶上花季,府内一路都洒满落英缤纷。他的很多直系下属都借故来大都督府这瞧新鲜,这些羽人大多与汤牧辛一样出身宁州,在他们的家乡,树木都挺拔直立,枝丫分明,树冠往往长得亭亭如盖,完全不像中州这边,你种点什么下去,不注意修剪,它都会十里八方乱糟糟往横里长出枝桠。
      
      当然也长不了桃花这样细碎娇嫩的东西,难怪人族的读书人要咏叹之,写出那样色泽绚烂,几乎暗香袭人的诗篇。
      
      但汤牧辛很快发现自己搞错了,人族的读书人象征物很多,桃花绝不在其行列。倒是闺阁的小娘子会以桃花形容,捣胭脂做花饼不亦乐乎。当年他看的那首咏桃花的诗,意思全在以桃花的芳华易逝来比拟自身,跟桃花完全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犯了错,周围却无人提点,无人提点倒也罢了,指不定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这事还成了人族暗地里的笑柄。汤牧辛恼羞成怒,那时他还未在大都督位置上与老奸巨猾的人族常年周旋,还保留羽人将领直截了当的思维,于是他命人将写桃花诗的人抓来,找个名头惩罚一番出口恶气。
      
      没想到抓来的是天启城大名鼎鼎的公子哥儿,陶氏长子陶巽之。
      
      陶氏诗书传家,陶巽之更是饱读诗书,能言善道,两人虽然相识的过程不甚愉快,但过后却成莫逆之交,陶巽之不杵汤牧辛天启城大都督的凶名,汤牧辛也以礼相待,从他那学了不少真正的人族学识。当初还是陶巽之出的主意,在桃花树下挖深潭,饮活泉,顿时令这书斋从闺阁之貌变成读书人的闲情雅致。池中养的鱼倒是货真价实从宁州运来,当初陶巽之感慨潭中无鱼,想垂钓都不行,于是汤牧辛命人千里之遥自宁州杉右城弄来这种滋味鲜美,中州见不着的凤尾鱼,途中死了一大半,养的时候又死了许多,剩下的鱼们整日诚惶诚恐,蛰伏水底,轻易不上来。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活下来的鱼倒养出顽强无赖的品性,吃得多,肥得紧,一直该怎么活怎么活,当初倾盖如故的挚友,却当面服毒自尽。
      
      其实就算他不自尽,结局多半也要死在自己手里。
      
      这才是羽人与人族之间最残酷的现实,汤牧辛漠然地想,你死我活,无路可退,且在羽人强大的武力面前,死和退的那方往往只能是人族,二十年一场相识相知的梦,最终却有人一定要唱酬国仇家恨,有人就只能应答锄奸平乱,在这样尖锐的现状面前,那场梦,到底是还是烟消云散了。
      
      汤牧辛端坐在池塘前,他的气息大概还是比较与杉右城来的鱼亲近,只要看到他,残存又顽强的鱼时不时还是会浮上来亮亮尾巴。
      
      空中传来扑翼的簌簌声,片刻之后,他的下属收了光翼,垂手步入园中,站在离他数步之遥的地方并不冒然上前打扰。汤牧辛头也不抬问:“何事?”
      
      “秉大都督。人族太子万东牒已入宫,人王拒不相见。”
      
      汤牧辛淡淡道:“苟延残喘,也就剩这点能耐了。传位诏书呢?”
      
      “传位诏书倒是宣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给人族太子改了名字,叫什么万牒,被人族太子当场否了,他说,谁爱叫万牒,谁就来做太子,他只叫万东牒。”
      
      汤牧辛蓦地回头,目光锐利:“哦?居然有这事?”
      
      “是。”
      
      “万东牒?”汤牧辛重复了一遍这个姓名,问他的下属,“你觉得这位新太子如何?”
      
      “行事无状,粗野无礼,与其他人族的王子王族都不同,而且,他与人王之间互相厌恶,不像父子,倒像仇敌。”
      
      “所以连一个名字也不愿让步?”
      
      “想必如此,据说人族太子早年在宫中吃尽苦头,人王对他不闻不问,甚至有传闻其母之死是人王下令。”
      
      “杀母之仇啊?”汤牧辛点头,“如此说来,不愿改名倒也说得过去。”
      
      “是,大都督,这人还且颇有些市井无赖的习气,懂得向我羽人借势,压制那些恨不得吃了他的人族。”
      
      汤牧辛脸上现出一丝笑意:“狐假虎威,倒也不算蠢笨,只是越朝咱们借势,便越要跟他那些好臣子们离心离德咯。”
      
      “如此甚好。”
      
      “如此确实甚好。一个粗鄙不堪,毫无根基的太子,一群虎视眈眈,各存异心的贵族大臣,再加上那几个野心勃勃的王子们,人族内部狗咬狗的闹得越来劲,咱们才越省事。”
      
      “大都督英明。”属下笑着道,“那看来这人族太子,还得先留着。”
      
      “嗯,暂时别让其他人手伸得太长,弄死了,一时半会上哪找不着这么合适的。”汤牧辛漫不经心地朝池中丢下鱼食,哗啦一声,凤尾鱼极为赏脸,冒头而出。
      
      “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