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小时候,万东牒还以为天启皇城的宫墙才是世间最坚固的存在。
      
      它遍体朱红,蜿蜒不尽,哪怕经历再多的春华秋实,风霜雨打,依然屹立不动。
      
      无梁殿的人王换了不知凡几,入主天启城,肆无忌惮飞过万氏宗庙上空的羽人军士不知更换过几批。数十年间,多少英雄事尽被西风吹尽了,今日烧了哪座亭台,明日塌了哪座楼阁,然而唯有宫墙依然挺立,蜿蜒如昔,它一路向北,一望无际。
      
      人族以北为尊,北边,是吾皇的无梁殿。
      
      无梁殿之后呢?宫墙通向哪?沿着它一直走一直走,是否终有一日,会走到极北天际,走到那颗最亮最璀璨的帝星那?
      
      万东牒记得幼小的自己执着于这个问题,那是他一生中仅有的幼稚期,短暂而美好,因为在那段时日里,即便宫中人情淡漠,举步维艰,却仍有人细心照料他,竭尽所能让他吃饱穿暖,再殚精竭虑教他读书识字,那时候,他的问题再可笑,对方也会温柔而有耐心地回答。
      
      “不,人是走不到星星那的。”
      
      “那用的飞呢?”
      
      “飞的话,也许羽人能行吧。”
      
      “那等我长大了,我就抓几个羽人,命他们轮流背着我往星星那飞……”
      
      他的嘴被捂住。
      
      “嘘,不要说,这种话不能说。七王子,你要记住,心里怎么想不要紧,要紧的,是嘴里不能说出来。”
      
      “为什么?”
      
      “因为,说出来会叫人听见,叫人听见了就会惹祸,惹祸了,咱们就不能在这好好呆着了,你昨儿个想吃的粟米糕呀,红豆饼呀,就统统吃不上咯。”
      
      那个女人说话时总是带着笑,看向他时,眼底总是绵软温柔中掺着忧伤,常常忧伤会盖过温柔,满溢出来,令万东牒总有错觉,以为下一刻她便会不见,生离或死别,皆有小孩子亦能直白感知的触目惊心。惟其如此,所以她总是自相矛盾。她说不要乱讲话,言多必失,祸从口出,然而也是她,多年来坚持称呼他“七王子”,再没有第二个人这般称呼过万东牒了,唯有她执拗地,仿佛仅凭如此,便真的能赋予万东牒身为王子应有的尊严和荣光。
      
      她也从不让万东牒叫自己“娘亲”,从不伸手抱他,因为她坚持尊卑有序,她总觉得自己卑下,能亲手抚养孩子已是极大的运气,怎能真个把好端端的万氏子孙,人皇后裔变作宫女的儿子?至多,她也不过是于夜深人静,以为孩子睡着了,才悄悄用粗糙的掌心贴上他的后脑,轻轻地,恋恋不舍地摩挲两下。
      
      事实上,万东牒能一路平平安安,长到能蹦会跳,牙尖嘴利,甚至于没心没肺,个头比他那些个养尊处优的弟兄们还高,原来,都是以耗费那个女人的全副心神与智慧为代价。无人知道一个粗使宫女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她必定受了无数磋磨,可她也必定有那些自以为是的宫人们始料不及的聪慧,灵活地利用自己“生育王子之功”和人王深以为耻不闻不问的态度,在宫闱夹缝中犹如野草般悄无声息地滋长。
      
      万东牒闭上眼,似乎还能见到那一幕幕过往。宫墙下,她细心地教小万东牒数青砖,一二三四,加减算数,用洗干净的桑叶当教具。桑树真是个好东西,长得太野,失了修剪的必要,于是也失了宫中那些自持高贵者垂青的可能。然而在他们住的偏殿,却不知何人种了两株,长得枝繁叶茂,肆意又生机盎然。桑叶摘下揉烂了,被虫子咬伤可以贴上,柔软的桑枝可以编成筐,最好是它结的果子,一小串一小串紫亮透明,可以生吃可以熬糖膏,那就是万东牒小时候最爱的零嘴,连它的枝干砍下烧成灰都有用,摔伤、碰伤,被谁打伤,出血了拿灰调水糊上,立马就能止血。
      
      桑树成荫,绿叶如盖,树下那个女人还曾小声地教他唱歌,唱的全是小小的万东牒完全不能明白意思的歌谣:
      
      苍苍黄天,茫茫下土,
      
      凄凄鸠鸣,交交桑扈,
      
      燹氏建都,晁氏鼎铸,
      
      三分人族,壮哉东陆,
      
      矫矫虎臣,济济多士,
      
      恒恒于征,淮夷咸服。
      
      ……
      
      “桑扈是咱们院里的树吗?”
      
      “不是,桑扈是一种鸟。”
      
      “我干嘛要记这玩意?”
      
      “因为这歌里头唱的,都是你的祖先。”
      
      “麻烦,祖先都死了那么多年,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不是无根之萍,你是有来处的 ,你的来处,是我们人族出了无数英明君王的天启之主,人皇万氏……”
      
      “可宫里从没有人称呼我王子,除了你。”
      
      “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凡夫俗子,他们都没有一双慧眼,他们看不到,总有一天你会堂堂正正站在无梁殿,你会昭告天下,你身上流着万氏的血,你跟人们传唱的英雄一样高贵。”
      
      他虽然年幼,却带着与生俱来的明白,一针见血道:“除非能比王子冕、王子庚他们更高贵,那样讲高贵才有点用,不然还不是照样挨打不能还手?”
      
      女人表情一顿,慢慢地,如同豁出去一般,一点点绽开了微笑,她点头,哑声道:“在奴婢看来,我们七王子啊,将来必定比他们哪一个都强……”
      
      他笑了,孩子气地问:“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嘘,还没成熟的果实,要有将它留在枝头上的耐心,还没到时候兑现的话,要先藏在心底。走吧,七王子,不要站在风口,咱们回去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