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008章 缺衣服 ...

  •   
      蒋翠兰后悔死了。
      
      要是早知道已经怀孕,她就不会费那么大的劲头,去收养一个浪费粮食的小和尚了。
      
      她想把小和尚退回去。
      
      可是婆婆劝她,等小和尚养大了,还能嫁出去收一笔彩礼,给她儿子娶媳妇。
      
      她考虑了一下,觉得也有道理。
      
      小和尚长得那么漂亮,能换不少钱吧!
      
      于是她便让小和尚睡到灶间去。
      
      又不是亲生的,用不着对她好。
      
      有个睡的地方就不错了。
      
      怎么,一个野孩子难道还想睡进屋里?
      
      在土灶边上铺了些稻草,上面放上一条薄被,这就算是给小和尚的床。
      
      李建军走到老张头家门前时,听到里面蒋翠兰正在里面又叫又骂。
      
      “你个拖油瓶的东西,给你口饭吃就算对得起你了,要不是我们收留你,你早晚得饿死。怎么?还挑三拣四了?”
      
      “小王八蛋,你摆脸色给谁看,告诉你,你每天吃的粮食都是欠我们家的,将来都要还。”
      
      李建军一脚踹开了院门。
      
      灶间的门正对着院门,李建军一眼就看到指着小和尚破口大骂的蒋翠兰。
      
      小和尚被她骂地蜷缩在土灶的边上,两手拿着一个算不上馍的粗糠饼,难以下咽。
      
      “你来干什么?”蒋翠兰被突然出现的李建军吓了一跳,尤其是李建军怒气冲冲,眨眼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没多看蒋翠兰一眼,李建军抱起小和尚就走。
      
      小和尚乖乖任由李建军抱着,她两只软嫩的小手紧紧搂住李建军的脖子,生怕李建军再不要她,把她丢下。
      
      李建军看到小和尚的脸脏得像花猫,显然是好几天没洗脸了,想来她这几天也没个好觉,心里顿时疼得发紧。
      
      他下意识大手揉了揉小和尚的脸颊,眼含温柔地对她说:“我们回家。”
      
      眼见着李建军要把小和尚带走,蒋翠兰急了。
      
      她不敢阻拦李建军,只好冲着堂屋喊人:“快来人啊,光天化日抢孩子啦,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光是堂屋里的人听见,就连周围的邻居也都听见了,纷纷爬上墙头看老张家的热闹。
      
      张有忠一马当先从堂屋里冲出来,他壮着胆子拉住李建军:“这是我家的孩儿了,你凭什么抱走他?”
      
      “张有忠,这时候又是你们家孩儿了?你不是说她又不是你亲生的,只要让她饿不死就算对得住她了吗?”墙上一个冒出头的人看不惯张有忠假惺惺,忍不住拆穿道。
      
      墙上众人哄笑,张有忠被怼得脸一阵红一阵白,说不出话。
      
      李明凤一手拦住李建军的去路,一手推搡李建军,要把小和尚从他怀里抢过来。
      
      趴墙头的人里又有一个小年轻嘲笑她:“李明凤,你连你亲儿子都不管,倒是对别人家的孩子挺起劲。”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李建军没有停下脚步,李明凤也拦不住他,任老张家的人在他身后喊破了天,他也没有回头,一口气把小和尚抱回了家。
      
      老李头一家人看到李建军抱着小和尚进门,立刻前呼后拥了上去。
      
      小和尚走的几天里,他们担心坏了,都说小和尚去了老张头家,怕是要受罪了。
      
      周红霞心疼小和尚命苦,还偷偷难过地哭了一次。
      
      进屋后,小和尚还是怯生生的。她时不时扒上窗子往外看,生怕张有忠和蒋翠兰突然出现,又要把她带走。
      
      经过了几天的相处,小和尚更不喜欢老张头家的人了,他们老是不让她吃饱,不让她进屋,还总是骂她。
      
      李建军看得出小和尚担心什么。
      
      他把小和尚拉到身边,对他说道:“慧慈,不用怕了,以后你可以一直和我在一起。”
      
      “真的?”从进门到现在,小和尚的脸上第一次有了笑容。
      
      她的嘴角弯弯地勾起,双目盈盈,笑得甜极了。
      
      李建军点头,回笑道:“是真的。”
      
      煤油炉上锅里的水开了,李建军给小和尚擦干净脸,又擦干净了两只小手。
      
      小和尚任由李建军摆弄。在李建军给她擦手擦脸的时候,她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环视了一番屋子里的摆设。
      
      一张靠窗的炕床,一张木桌,几把藤椅,一个斑驳了漆的立柜靠着墙,柜子顶上堆满了书。
      
      屋子里的一切无不是粗粗笨笨的,东西都摆的很随意,典型的单身糙汉子住处。
      
      给小和尚擦完了手脸,李建军把她抱到了床上。
      
      转身,李建军将小和尚的乾坤袋挂了起来,把几件换洗的僧衣放进柜子,又把她常看的经书整齐地摞在桌子上。
      
      不光是小和尚,就连李建军也觉得,这样一收拾,原来的一间单身汉住处突然有了生气。
      
      多了一个人的物件。
      
      更像是一个家了。
      
      “以后这里就是小僧的家了!”小和尚笑道。
      
      “不对,”李建军对慧慈笑道,“这里是我们的家。”
      
      第五大队的人齐心协力忙秋收,紧赶慢赶,总算在半个月后忙完了。
      
      虽然离交公粮仍有些日子,李红旗还是不敢耽搁。
      
      他领着队里十几个壮小伙子,在第一时间就把粮食装运上车,送去公社。
      
      李建军在搬粮食的时候,慧慈就乖乖地等在一边。
      
      一干完了活,李建军就走向慧慈。慧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李建军笑了笑,张开双臂要他抱。李建军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一群下了工的汉子纷纷对慧慈打招呼。
      
      “小师傅又来啦?”
      
      “吃饭了没有,有空去我家,让你姨给你烙饼。”
      
      “诶,我家养了一只小狗崽子,小师傅你有空到我家来玩,那狗崽子可有意思了。”
      
      第五大队里的人虽然多数不喜欢李建军,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特别一致地喜欢慧慈。
      
      无论男女老少,一见到慧慈,都忍不住上前逗弄一番。
      
      慧慈被逗笑了,他们也跟着笑。
      
      在回家的一路上,李建军又碰到了好多个上前来跟慧慈打招呼的人。
      
      快到家门时,李建军也忍不住了,对慧慈打趣地说道:“你才来了几天,这里的人就认你不认我了。”
      
      “放心吧!就算所有人都不认你,我也会认你的。”慧慈以为李建军因为没人理他而难过,她有意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让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嫌弃他。
      
      李建军哭笑不得,其实对于队上那些人看他的眼光,他一点也不在意。
      
      现在看到小慧慈受到了全队人的喜爱,他心里只有高兴。
      
      他们说说笑笑了一路,刚进家门,窗外晴朗的天空突然响起了一阵惊雷,乌云很快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天空,一时间天上阴云密布。
      
      一阵狂风刮过来,黄豆粒大的雨点打在了窗沿上。
      
      李建军关上了窗子,暗暗庆幸亏得刚刚装公粮的车子已经开走了。
      
      这雨势头不小,看样子少说会连下个三四天。
      
      要是不赶巧,现在粮食还没收上来,又或者粮食都在大坝上晒着,那队上一整年的辛劳,可就全泡汤了。
      
      盘腿坐在床上念了会儿经,慧慈突然停了下来,眉心微蹙。
      
      “李建军,方丈说念经得要有个法器,你能帮我去买个木鱼吗?”
      
      关于慧慈称呼李建军什么,两人曾经商量过。
      
      刚开始,慧慈管李建军叫“施主”,李建军觉得太别扭了,到底他又不是去寺里上香的香客。
      
      后来,李建军对慧慈说,可以叫她“李叔”,这回觉得别扭的人是慧慈了,她有点执拗地不愿意这样称呼李建军。
      
      她更不愿意像其他人跟她说的那样,叫李建军“爹”。
      
      最后,慧慈索性直接叫李建军的名字,李建军倒也无所谓称呼,慧慈喜欢这样叫,那就这样叫好了。
      
      “这东西现在不容易买,我做一个给你吧!”李建军答应慧慈的同时,又环视了屋子一圈。
      
      木窗户框豁了口,桌子有两条腿崴了,东西一放上去就摇摇晃晃,还有那个大立柜,只看外表是好的,其实门不经开。
      
      每一次打开,都会连门带扣一起掉下来。
      
      李建军苦笑,抓了抓头发。
      
      看来这家里的这些东西,也都要大修一下了。
      
      以前他一个人生活,对这些从没放在心上过。
      
      现在家里多了一个小姑娘,他恍然觉得自己的屋子似乎破了些。
      
      于是暗暗在心里,他开始琢磨换大房子的办法。
      
      慧慈会长大,总不能一直和他挤在这一间屋子里吧。
      
      第二天,果真就像李建军预测的那样,大雨还是下个不停。
      
      跟红星公社其他生产大队都在抢收粮食不同,由于一早交完了公粮,整个第五生产大队的人都悠闲地待在家里。
      
      睡觉的睡觉,串门的串门......
      
      孩子们最开心了,趁着下大雨小河涨水,一伙向来胆子大的孩子们冲去了河边,摸鱼摸泥鳅。
      
      按照前一天计划好的,李建军给慧慈做好木鱼后,就开始修整屋里的各个破烂边角。
      
      锤子叮叮当当,从上午响到了下午。
      
      慧慈念完了经,便坐在床上,饶有趣味地看着李建军修东西。
      
      李建军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一双好看的大手格外有力,搬任何东西都似乎只要轻轻一拎,就拿起来了。
      
      无论修任何东西,李建军都非常专注,也很有条理,从小到大,从易到难。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的时候,整间屋子焕然一新。
      
      连吊在墙上的煤油灯也修好了,轻轻一拧,屋子里亮起了温馨的昏黄光亮。
      
      外面的雨越发大了,窗子没有关严,被狂风吹打地开开关关,劈劈啪啪响个不停。
      
      李建军正踩在椅子上收拾柜子上的书,慧慈跳下床,爬上窗户拉住窗把手,用力地关上了窗户。
      
      一股冷风迎面扑来,她打了个喷嚏。
      
      “多穿一件吧,你那件衣服太薄了。”
      
      李建军早觉得慧慈穿的太少了,成天就一件单薄的僧衣,现在天气越来越凉,要不了多久还会下雪,只穿这一件哪儿成。
      
      他把慧慈带来的僧衣都拿了出来,从上到下仔细翻了一遍,没找到一件厚的。
      
      “等过两天天好了,我带你去县城。”
      
      “去县城做什么?”慧慈兴奋地问。
      
      她只在一些人口中听过县城是个更好更大的地方,还从来都没有去过。因此对那里,她充满了好奇。
      
      李建军回道:“去给你买几件衣服。”
      
      就在慧慈缠着李建军,要他多给自己讲些有关县城的趣闻时,在距离第五生产大队十几公里外的卫生所里,蒋翠兰和张有忠得到了一个噩耗。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蒋翠兰不可置信地看着王大夫,怎么都不愿意承认她讲的话是真的。
      
      “大夫你一定弄错了吧?一定是你弄错了。”张有忠比蒋翠兰还不能接受王大夫讲的话,一个劲地拉着王大夫的胳膊,非要她改口。
      
      王大夫无奈地摇头,渴望生孩子的夫妇她见过不少,但像张有忠夫妇这么魔怔的,她还是头一次见。
      
      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她不得不对他们实话实说。
      
      对拳咳嗽了一声,王大夫说道:“没有弄错,确实是假性怀孕,这种例子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回去后多给你爱人吃点好的吧,估计她月经不来,还是因为营养不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